暗夜行者皂罗袍

一株开花的枣树可以酿多少蜜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193511
  • 开博时间:2004-02-26
  • 博客排名:第8502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早春

1

 

今年春天我没再寻找荠菜

去年收的荠菜种子藏在抽屉里

关于荠菜的种种我已烂熟于心

因此抽屉里的荠菜种子无需发芽长大

此时的荠菜长在假想的地方

我不再发愁认错它

虽然在早春认错一颗荠菜是件美好的事

虽然它和其它植物已经长得一模一样

 

2

 

荠菜长在草地上就象刻在那里

春风吹拂却一动不动

埋伏在我内心的荠菜苏醒过来

 

几年前我捧着另一种野草

说,这就是荠菜

后来我明白这只是荠菜在我内心的一次苏醒

 

长梗的荠菜开花结籽

被鸟衔走的荠菜远走他乡

 

3

 

相比于一棵荠菜

一把荠菜

分类:诗歌随笔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章

  20
  
  夜幕的料子在光线下显出纺织的光泽
  明暗边界凹凸
  一个人的梦境地理,如溪山行旅
  山峰往左,林泉在右
  
  对岸依然的瘦,小骨头般突着
  在梦境里走失的人绕到线条和逻辑的背面
  想象光线跟在后面
  
  2011-11-23
  
  
分类:诗歌随笔 | 评论:3 | 浏览:4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章

  19
  
  习惯了的愿望和突然生出的愿望
  有什么区别
  关于愿望我可以说到很多
  令人落寞的只有一种
  
  这偶合拆卸完的旋花科
  植物
  突然开花。鸟声是螺旋形的
  慢慢拧紧的桃红和暗绿
  突然松开
  你们熟悉的开放其实陌生
  
  在后街,皮肤很白的人走过糕点铺
  眼镜店,服装店
  一个心跳加速的人遇到另一个心跳加速的人
  鸟声是螺旋形的
  走上楼梯的人象柔软的一团
  
  2011-11-04
  
  
  
分类:诗歌随笔 | 评论:0 | 浏览:3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章

  17
  
  每个人在那里的成长都是一段奇妙之旅
  雨雪是最容易记住的东西
  停在空中的鲤鱼和水草的忧伤
  
  到处是开关窗户的声响
  到处是由记忆引发的呓语
  他们说对岸很远,他们说霜降
  小雪
  人们在码头互相送别
  
  去更宽阔的水面要经过很多陋巷
  
  18
  
  雨脚如麻,构不成音律
  停又不能,继续就夹了雪
  一个人缓缓地给另一个人号脉
  
  车站杂乱而忧伤
  为了记住
  这人罗列了车门,车窗,满地的痰迹
  窗后的长脸,和他的黑人妹妹
  
  为了记住
  
  2011-10-28
  
  
  
分类:诗歌随笔 | 评论:0 | 浏览:3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章

  16
  
  到了年底,这一大家子人又坐在一起
  说着互相听得懂的话
  房间逼仄,走动时木板吱呀作响
  木板下有儿童由听觉引发的梦魇
  
  豹子跟在食物后面
  食物带来的欢乐气氛缓解了对儿童的严厉训诫
  我哮喘的外祖母坐在床头吃了猪肉
  粽子,鱼
  还说了往事
  
  吃饱了的儿童尾随一头豹子上街
  看灯,又或是打麦场上的武术表演
  严寒季节
  人们依靠线条,逻辑和有限的寂静出门和回家
  
  2011-10-10
  
  
分类:诗歌随笔 | 评论:0 | 浏览:2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章

  13
  
  天凉下来,鸟声随季节更替
  从夏初的双音节变成后来的三音节
  又变成现在的五音节
  我想五音节是一种更易于操控的语言
  也更易于忘掉什么
  比如忘掉长久沉默后的自言自语
  没有任何回应,后来也没有
  继续自言自语,秋天就过去了一半
  
  14
  
  坐在微凉的台阶上,看它们奇怪的举动
  举翅,凌空,仰颈,停住
  这般的近
  初春时我只能远远地听到它们喝醉
  大哭一场,打电话
  思路象筑巢般散乱,继而闹翻
  正午光线,适合在对骂后沉沉睡去
  
  15
  
  一个人缓缓地给另一个人号脉
  
  2011-10-4
  
  
  
分类:诗歌随笔 | 评论:1 | 浏览:3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章

  12
  
  夏日猛烈,铁狼箕长得到处都是
  一个人站在新坟边上,慢慢晒黑
  晒得想起什么就抹掉什么
  山坳里只有一种鸟叫
  叫声象喊人,有时是季先生
  有时是金先生
  如果叫李先生,我说不定就会答应一声
  
  2011-7-6
  
  
  
分类:诗歌随笔 | 评论:1 | 浏览:3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章

  11
  
  深夜,兰花的开放被翻译
  成为讲述香气的肢体动作
  一个冬天的哑剧,昏睡的母亲
  
  花开六朵,期间有个哺育的动作
  还有挥手
  是说欢迎回家,还是告别?
  
  深夜里,人们开始沉迷于结构
  我梦到万花筒
  母亲说松果,好多的松果
  
  而兰花的开放终究是个断续的过程
  象隐藏得很深的悲伤
  
  2011-3-31
  
  
分类:诗歌随笔 | 评论:1 | 浏览:2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章

  10
  
  山顶的云象极了一群骑自行车的人
  儿童在门后躲了一会
  又到哮喘的外祖母家躲了一会
  把豹子吓了一跳
  
  当时一些人还活着,另一些人生死未卜
  反过来可能也成立
  如果这就是悬念
  那么当豹子拖着它迅速跑走
  
  我就会朝它大叫:
  小心!那上面有云
  我们都该离云远一点
  
  2010-10-20
  
  
分类:诗歌随笔 | 评论:3 | 浏览:3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章

  9
  
  一个人的梦境地理,有面目模糊的南方院落
  瓦檐,石子路,和它们的灰黑
  需要不时在同一地点出现,对细节作些许修改
  
  一个刚起好名字的人,没什么人招呼他
  日后学得一口方言压平了舌头
  试图用平舌音给街巷命名。用字非常谨慎
  象存储于右耳的另一套记忆
  
  其实本地从无码头。但如果让街巷通往虚构的码头
  就会有一些人挥别另一些人
  侧睡的人翻身
  一些人和另一些人便完成了从熟悉到陌生的瞬间转换
  
  2010-5-28
  
  
分类:诗歌随笔 | 评论:0 | 浏览:4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3页/32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