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县城人最幸福

无锡心理医生##无锡心理医生##无锡心理医生##无锡心理医生无锡心理医生##无锡心理医生##无锡心理医生##无锡心理医生无锡心理医生##无锡心理医生##无锡心理医生##无锡心理医生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5
  • 总访问量:162753
  • 开博时间:2009-01-15
  • 博客排名:第6749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无奈与苟且之间

  电话中最后一句话没有任何应答就被挂了。信息当然是传递成功了,但因为缺乏一句应答,却生出些莫名的愧疚来。人活在社会文化和家庭伦理中,生活的空间便在无奈与苟且之间,容不得大快淋漓地坦呈和伸展。若是因此而怄气,那就得一辈子活在怄气中。好在爱的本质是包容,一生相守,足以慰疗生活之痛伤。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认命了吧

  无条件尊奉规则甚至仅是别人的告知,不加思索、不作追究。我一直都是这样,而且屡屡认识到之后,仍旧这样。电信告知加装机顶盒须由他们派人上门,我便唯有等待,一丁点都没动“提前自己装”的念头。这是一件小事,却足以显透宿命,即所谓“性格决定命运”。既如此,还是不要与自己过不去,认命了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微笑

  成年后与父母不在同一城市居住的子女,偶尔利用节假日返家看望老人,临别前,往往看到父母作微笑、舒适状。于是便放心地离去,直到下次再“偶尔”返家前,会一直把这微笑神态和舒适场景作为十分有效的安心剂。其实,子女不在的时候,老人的日常心境和真实生活可想而知,只是子女们大多不去深想罢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6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安于民分

收到一个长辈转来的几篇文章,都是有关政治的,只看了标题,内容一字未读。要是早几年,看到这些标题,我会很有兴趣地读下去,一如我的母亲——她至今仍对政治充满兴趣。而我,却“过早”地淡化了这种兴趣。
   其实,越是自由、开放、民主、意识形态及其表达形式多元化的国家,大多数人越是远离政治、看淡政治,甚至根本没有政治的概念。我们国内,一直有个说法——“XXX是广大人民群众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其实,普通人哪里有什么政治生活,那些“大事”又与普通人何干?作为长辈,上一辈人可能不同意这种说法,因为过去的几十年间,确实有一批批人被卷入各种政治运动,个人的命运也因为“政治”而大起大落。但这绝不是政治学意义(基于起码的现代或曰普适理念——人性、自由、民主、平等)上的主动的政治活动,而是被动地、奴役式地受制于政治,是个人的尊严和权益被剥夺、被践踏。政治运动的年代似乎过去了,但留给国人一种既怕政治(深受其害)又好政治(津津乐道)的怪病。政治已经契入生活、深入骨髓,变成一种意识主导、生存方式乃至消遣食粮、娱乐谈资。正是这种病态的政治观,让很多人偏离了作为普通人应该享受的生活轨道,无谓地投入精力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6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冰箱事件

  六月二十几日发现冰箱的门吸条实在太松了,冷气漏出来不说,还愈加耗电,导致压缩机得不到休息。当时觉得只需换门吸条就能解决问题,第二天打电话联系了几个网上搜索到本地修理部,还好有两个说能上门换门吸条的,价钱也不贵,只要80元材料费+30元上门费,而且其中一家就在东亭,连30元上门费都不收。
  为了省30元上门费,回掉了原本答应隔天上午就上门来换的市区某修理部,一心等待东亭的修理部过几天订到材料后上门来换。一等就是好几天,说好的日子往后推了两次,终于在6月26日傍晚等来了,但他们把门吸条拽下来后又说没办法,而且原来说好专门去订的门吸条也并没带来,我白把尺寸量好告诉他们了。
  由于门吸条拽下后再粘上毕竟不如原来的密封度好,本来还能将就使用的冰箱只好彻底报废了。但又不能拿修理部的人怎么样,不是契约社会,也不是法治社会,再说修理工还是个懵懂小孩的模样,只当又“一如既往”地遇上了一件恨不起来的窝塞事。从6月26日傍晚起,买新冰箱的计划就启动了。
  接下来的三天,我和妈俩人在各大电器卖场和超市之间寻寻觅觅、犹犹豫豫,终于在6月29日出手买下一款容声冰箱,当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8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每天记下三件开心的事

  “每天记下三件开心的事”,这是我为病人开的疗方,自己也会经常照做。
  昨天是外婆火化、落葬的日子,要记下这一天中的三件开心事,得在精神层面上超越好多沉重的情绪,在客观理性层面上无视好多过往的人和事。
  
  美丽
  
  外婆的遗容给我的印象不是安详,是漂亮。一个女人最后的容颜大概凝结了她一生的情绪。外婆从小向往优秀,在乎别人的评价,在不同人生场景中的角色扮演都很辛苦:作为妻子和母亲,她被命运逼迫着以女性的柔弱身躯支撑起一个家;作为技术指导和统战干部,她为薪酬、为体制所累,勉力托举着工作的重压。外婆的人生角色扮演得并不成功,进入老年后,她的躯干严重驼背,她的心境始终纠结,但她还是尽量显出知书达理、礼貌得体的样子,维系着从少女时代开始的关于优秀的自我暗示。我愿意相信,外婆最后呈现的漂亮,是释放所有遗憾、原谅所有错误的结果,包括舅舅在她临终前不到一个月所做的那个决定,包括我知道的很少很少和我不知道的很多很多。
  妈妈将一束粉红的玫瑰花献在外婆的遗体上。这是外婆生前的愿望——一个女性特有的关于美丽的永恒愿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9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爱被挟持

  前天下午陪母亲最后一次去外婆家看外婆,因为外婆即将要被舅舅送到养老院去了。我和母亲刚走出小区,正好看到一个1岁多的小男孩跌倒在地上,随后就在他妈怀里哭了起来。旁边的人大多熟视无睹,我却看得心软、心痛。
  人在生命之初对母亲的依恋,会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而淡化,或转化为社会认可的孝心,或恶化为对母亲的冷漠、嫌弃乃至抛弃。后者的典型写照正如舅舅不日前嘴上那句“那就看她的造化了,活个半年差不多了”。
  世上很多性质恶劣的言行,虽然能从道德的立场上予以斥责,但却不能用有效的处置措施真正施与惩罚,而与之相对的美善,只好空置于道德的高点,令人无奈慨叹。
  母亲在外婆被送到养老院后的24个小时里,已经去看望了3次,每次都要转乘公交、斜穿几乎整个城市。母亲心中对外婆的爱和不忍,反被舅舅用作“将军”之要挟——“谁让你舍不得、放心不下”,似乎爱本身成了错,成了必须受罚的罪。
  我是外婆的隔代亲人,情感的性质不同于母亲和舅舅他们那辈。本不该对长辈作什么评价,而且我自己对外婆的情感也早已淡然,更没有资格说舅舅无情或不孝。我心痛的是母亲从此以后,隔一差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5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坚定的回家主义者

   每次打电话告知父母“晚回家”或“不回家”时,都能明显听出他们的失望。今晚在电话中告诉文文“不回家”的时候,那头匆匆挂掉的切断音,也表示出了同样的失望。父母的家与文文的家,因着某种观念,是不可能融合到一起的,而我就是两个家之间唯有的介质。回其中一个家,必定让另一个家中的人苦等乃至失落——这是我的双重之幸还是异常不幸?
   我还是把这体验成幸福吧!来自两个家的爱虽然属性不同,但纯粹的质地和无以复加的程度都是一样的。我幸运地成为这两份爱唯一且不可替代的指向。现在的我,已经习惯了一周之内以固定的次序间替回到父母或文文的家,用身心去感受爱,同时也回馈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0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遇每文咸心词

意外!记吃一顿饭、列几道菜单也会遇到每文咸心词。
较量中的双方,若有一方在暗中,往往就能控制明处的另一方。而占据暗中,需要使用卑鄙的或强制的手段,且一旦占据,便可耍无赖,不认规则、抛却良知。明处的一方,从较量的开始就注定了弱势,注定了失败——因为自己的备战行动,哪怕意念都在对方监视和控制之中。尽管双方的力量愈加悬殊,但这场较量依然无望地持续着——暗中的一方在自觉意义上竭力维护着既有的优势地位,明处的一方则近乎出于本能地挣扎着,徒劳地喘息在无氧的空气中,白白挥舞着无助的臂膀。
转机从来不是由愤怒催生的,解放也从来不是由抗争换来的,“革命”其实是事后臆造的概念。一切只是定数,到头了,就推倒重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6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I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吃饭小集团

人的一辈子,能一起吃满10顿饭的人,可能过一阵疏于联系就忘了;能一起吃满100顿饭的人,该是关系非常密切的朋友了,终生难忘;而一起吃满1000顿饭的,则屈指可数,除了家人,很难再有别人,彼此的感情透心彻骨。
  我和父母一起吃过多少顿饭,没有算过,1000顿是绝对不止的。还有文文,我们一起吃的饭,肯定也能大大超过这个数。
  3月6日,几乎每年的惊蛰都是这天,其他节气对应公历的日子有前有后,唯独惊蛰比较固定。中午,和父母一起到饭店,点了干煎旁皮鱼、花菜炒冬笋、洋葱鳝丝、清炒河虾仁,一瓶一斤装黄酒、两碗汤面。多吃无益,三个人中午一顿这么多足够了。有的宴席,菜要多上好几倍,其实吃到后来,菜啊、酒啊都成了毒药,而不是营养。
  吃得适量,吃得舒心,就能保持身体健康,一家人在一起吃营养美味的早、中、晚餐!我和父母是一家人。我和文文是一家人。我这辈子永远属于这4个人的吃饭小集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是什么让我无心悲悯?

  南半球那个仙境般的岛国再度遭受灾难,我居然感叹死的人太少,同时又觉得这种想法有悖良知。
  面对他人的苦难,大多数人往往无动于衷。如果只是这样,情况还不算太糟。现在,包括我在内,很多人面对他人的苦难,不仅无动于衷,还会生出“苦难的程度为何这么轻”的想法。虽然我们承受了当量大得多的苦难,但总量再小的苦难具体到一个人、一个家庭,其程度都是毁灭性的。
  我和他人,我们和他们,虽然属于同一物种,但地球上的人类数量实在庞大且分布散漫,疏远的空间距离,差异化的生存状况,造就了彼此间的冷漠、嫉妒乃至敌意。人与人之间没有感、触(本是一个词,但须分作俩字来表达),就不会生情。“他人”,尤其是国籍上有区分、文化上有隔阂的那些人们,更尤其拥有较多自由、财富和个人发展机会的那些人们,无法在我等情感中占据一席之地。博爱也好、大悲大悯也好,这些伟大的精神之所在不能广泛而充分地唤起,大概是因为人们在生活中遭受太多限制、太多剥夺、太多歧视,累积起来的屈辱、愤懑、无奈,让心变得越来越狭隘了吧。于是,“他们”不再是“我们”的同类,既然情感无法产生交集,那彼此就不过是新闻报道中的群体指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年后的满足与缺憾

  打开文文的博客,看到两年前的文章,那时尚憧憬着一个属于我们的小天地。我知道,那是一种处在无奈现实中的痛苦,隐隐有一丝屈辱感。当时的游荡和躲避,是因为无处安身,爱得不到承认和尊重。两年过去了,现在我们只欠缺一份理解、一句祝福。也许这样的欠缺将是终生的遗憾,也许带着这样的欠缺,就是我们爱情的极致幸福。每天回到属于自己的小天地,那里有文文,有爱,就够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嚣张的鞭炮

   一直很反感放鞭炮。
   早晨看到一家店面门口,一个年轻人独自在放新年开业的鞭炮,由于没有帮手,只能放好一个,再拿一个出来放,一点也没有别家那种连绵燃放的嚣张气焰。店面很小,大概是什么修理铺或加工铝合金的,为什么没个帮手呢?一个人支撑一份小小的生意估计不容易,就让他用鞭炮寄托点期待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4页/35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19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