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2587
  • 开博时间:2005-07-1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诗八首

  
  
  
  2005年单字标题诗盘点(共8首)
  
  1.《 云 》
  
  
  故乡的云座落在湖畔山村
  
  童年的白纸,照耀内心的地图
  当秋日里睡眠的女孩
  踩碎田野的骨节,她梦见了飞翔。
  那大片大片的,交给妈妈缝成嫁妆
  此时一刻,滑过肌肤,是水
  也是云。而我们紧紧相拥
  竟将它,挤碎。没有谁会相信。
  
  始终相信波德莱尔那忧郁的云
  喂过孩子,也流下过泪水。
  哦,将梦遗忘,将我的姑娘遗忘。
  
  在火车里,她长时间望着
  想起童年,穿裙子的云
  
  故乡的云是我的云。在天涯
  
  
  
  2.《退》
  
  
  往事如烟,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rttrgghjg

  welelkl;l;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火车,火车,春运的火车

火车,火车,春运的火车 ——有感东莞东站列车员帮旅客爬窗站长被免 我坐过车厢内气温高达40度的火车 我坐过一夜未睡仅能容下双脚的火车 我坐过误点多时心急如焚的火车 我坐过在黎明前醒来的火车 我坐过穿过黑暗在忽然开朗的山谷中长啸一声的火车 我坐过在田野上奔驰的火车 我坐过在窗前呼吸着乡村空气抬头看见日出的火车 我坐过对面有一个母亲抱着婴儿沉睡的火车 我坐过一个产妇一个婴儿出生全车相助的火车 我坐过一个中年人躲进厕所不出来没钱买票的火车 我坐过带着一家大小出来打工额前刻满皱纹的火车 我坐过一个女孩拖着沉重行李艰难前行的火车 我坐过一个胖子睡在走道中间经过了千山万水的火车 我坐过一个漂亮女孩解开衣领扣子和我交朋友的夏日火车 我坐过从家乡相亲带来的女友和我分手已致一生疼痛的火车 是的,我坐过,这些充满梦想、浪漫、快乐和痛苦的火车 这些尘埃在傍晚的阳光中下降的火车 这些坚硬铁轨碰撞声响载着千万人命运的火车 这些归心似箭思乡的火车 这些平凡而普通的火车 不正是千千万万中国的老百姓吗 我们不奢望坐火车去尼加拉瀑布 我们也不奢望像电影里一样美丽宽松的火车 我们只知道在春节必须有一辆火车载着我们 ——回家! 2010年1月25日下午 东莞东站 一个我多么熟悉的火车站 这些,在诗歌中多次出现的 “火车、火车,你开走了吗” “火车停在这,像我人生中的一个逗号” 火车没有开走,火车停在这 多少人提着大包小包涌进站台 多少人为了回家“奋不顾身” 我的农民兄弟,我的打工姐妹 他们艰难的生存经验告诉了他们 多少人生多少站台,多少命运被改写 食堂吃饭排队拥挤,进厂招工领工资拥挤 高考独木桥,办证为一个手续奔跑拥挤 从乡村到城市,多少条道路拥挤 我曾在十万余人的工厂,看到黑压压的人在流水线了 我听到那些机器发出的尖叫:我要吃饭!我要生存!我要寄钱回家! 可是,他们这些简单的愿望常常实现不了 他们也有理想,也有青春 在人生的旅途上被多少无情的列车甩在了身后 一个中年人回去看望年迈的父母 一对夫妇回去与留守的孩子团圆 一个青年回去与新婚的妻子相聚 一个女孩回去带着打工的钱再去读书 一个老人回去想落叶归根 可是,火车,火车 你停在那,多少人在拥挤 只有4分钟 1500人要上车 好不容易买到的票 好不容易请到的假 好不容易回家一趟 可是,火车,火车 你停在那,多少人在拥挤 多少人脚踩着脚 多少人行李压着行李 多少人喘着粗气 挣扎着,内心只有一个想法: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可是,火车,火车 你停在那,多少人在拥挤 只有4分钟,火车就要开了 谁能帮我一把,谁能推我一把 哪怕把我当成行李 从车窗塞进去 塞进去,我就可以回家了 塞进去,我就搭上了这辆车 塞进去,哪怕尴尬我都开心 在这火车开动的一瞬间 2009年清明节前一天 东莞东站 我清楚的记得 我好不容易挤进了火车的倒数第二节车厢 从东莞到南昌 我寸步未动,和那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农民兄弟 只有轮流站着,和蹲着 在火车开动不到一分钟时 车站广播反复播报:火车马上要开了,请乘务员做好准备 请未上车的旅客抓紧时间上车! 透过车窗 我看到还有上百人未上车 忽然,有几个青年开始爬车窗 里面的人拼命的把他们往里拉 爬进来的人和那些帮忙的人一起笑逐颜开 有人挂在了车窗上 一个列车员跑去推了他一把 我看到一时间来了近十个工作人员 站在人群后面有一个不到20岁的女孩 拖着行李无助的哭泣 我默默的看着,无能为力 内心也和她一起哭了起来 多少人啊,在异乡,是多么的无助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我在东莞十年最感人的一幕: 一个女列车员注意到了这个弱小孤单的女孩 叫来一个正在帮塞行李的高大一点的列车员 他安慰了二句,便把这个女孩抱着塞进了车厢 并且反复叮咛拿好她的行李 女孩擦干了眼泪,笑了 是的,我坐过无数的火车 我的童年坐着圣诞老人的火车经过长长的河流与森林 我的青年坐着创业的梦想与欢乐的火车周游列国 我的中年坐着满载黄金的火车经过非洲草原 看那奔跑的斑马和长颈鹿 我的老年将坐着夕阳中的火车来到西藏佛光之地 也许还有一个老人坐着火车去约会他的旧情人 是的,我坐过,这些充满梦想、浪漫、快乐和痛苦的火车 这些尘埃在傍晚的阳光中下降的火车 这些坚硬铁轨碰撞声响载着千万人命运的火车 这些归心似箭思乡的火车 这些平凡而普通的火车 不正是千千万万中国的老百姓吗 我们不奢望坐火车去尼加拉瀑布 我们也不奢望像电影里一样美丽宽松的火车 我们只知道在春节必须有一辆火车载着我们 ——回家!回家!回家! 2010年2月1日深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5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在印刷厂(组诗)

在印刷厂(组诗) 气味》 气味在指间游离,一棵植物的悲伤 停留在空中。我害怕说出 她们的名字,她们青春的脸 光滑皮肤上的伤口的刺痛和来自 胃部的酸痛,她们已经习惯了在黑暗 中呼吸腐蚀的空气。这些麻木的心 说出硫酸、胶水、甲苯,说出洗发水 沐浴露、香水,说出月光下的爱情 这些迷恋的事物,像清晨的露珠 像东江夜流不息呜咽的江水 胃》 这辽阔的土地,多像一张胃 火车停在三分钟的小站 深夜的饥饿,挤上了十五个 蛇皮袋。它在车厢蠕动,变形 破损。多么需要一个宽广的空间 但胃在紧缩,吐出不为人之的酸水 看不见远方的黑暗,悲伤的心事 像一个流动的车间,啊,印刷 油墨,甲苯,从我手掌漫延 血管如水槽,骨头如冲压机下的铁条 它们在失望中麻木,在爱的余温中电镀 它们如电路板,如发动机,220伏低于常人 而我的胃是多么挑剔,青菜、萝卜、豆腐 空心菜、土豆,没有一点油,没有一块肉 却在此时,面对化工油料 张大了胃口,一阵阵蠕动 发出呐喊如火燃烧般的疼痛 印刷车间》 印刷车间,位于工厂四楼 在高处,便于排风 便于,在一楼参观的客人 闻不到溶剂的气味 印刷车间,瓷砖地板 有专人清扫油污 是工厂最美的车间 从电梯或楼梯口进入 是高周波、注射仓、油墨仓 然后才是走板印刷台 所谓走板,是人走动印刷 网板、刮刀为工具 主要材料为皮料和PVC料 及少布料,那是休闲鞋 印刷车间,是最受重视的车间 一是利润高,二是常有客户环境经理参观 印刷,我曾以为豪 精美的图案,在我们手中生成 闪现在运动场上,甚至奥运场上 可以想象,运动之美 直到我的衣服沾满油墨溶剂 直到我的皮肤和肺…… 直到我的一位工友 一位老员工,被检查出职业病 镜中》 他说他的手变形了 因为印刷用力 他说他的手指每三天掉一次皮 因为长时间泡在油墨和溶剂里 他说他的胃常常阵痛 因为气味的反映 他说他的肺里有甲苯 因为空气中有太多的挥发溶剂 他说他曾经把流下的鲜血 当成红色油墨印到十五双鞋面里 在一次工伤事故中 他说他一直埋在心里 在世界工厂的这段往事 当在电视上看到某位运动名星 飞得老高,他的心跳加快 也激情澎湃 他看着镜中的自己 脸苍老,目光无神 想起20岁时的血液 流下了几颗 滚烫而浑浊的 泪水 东江,你哭了吗》 走来走去 在东江岸 不是在吹风 不是在游泳 更不是在看风景 从印刷厂、橡胶厂 到五金厂 走来走去 在东江岸 行李,行李跟着我 我进了一个又一个工厂 不是在挑工作 更不是在旅游 我只是 生存,生存如此艰难 与油墨溶剂为伍 与硫磺太白粉色胶为伍 与硫酸除锈剂粉体为伍 与混浊的空气燥音为伍 这些,像一个巨大的战场 所有牺牲者:打工仔、打工妹 这些,油墨溶剂、硫磺太白粉色胶 硫酸除锈剂粉体、汗水与血液 都排入了下水道 流到浩浩的东江 东江,你哭了吗 最后完工》 一个部件 一只鞋子的部件 一只运动鞋的部件 一只世界名牌运动鞋的部件 一个印刷工秩 分六道工秩 来完成 一个产品部件 要六个人 轮流套色完成 底色、白色、黄色、黑色、红色、金色 每种颜色,每个人再分二至六次完成 每一次,就是印刷一次 二至六次,就是 印刷、印刷 印刷、印刷、印刷、印刷、印刷、印刷 嗨,六个工友,轮流着 印刷、印刷 印刷、印刷、印刷、印刷、印刷、印刷 嗨,六种颜色,轮流着 印刷、印刷 印刷、印刷、印刷、印刷、印刷、印刷 嗨,大伙加快速度,8小时完成2000双 刷,刷刷刷,我们的汗水流在了六种颜色里 刷,刷刷刷,我们把青春也撒在了六种颜色里 刷,刷刷刷,我们把对足球的祝福印在了每一只鞋里 刷,刷刷刷,我们把对蓝球的祝福印在了每一只鞋里 刷,刷刷刷,我们把对体育运动的热爱印在了每一只鞋里 刷,刷刷刷,我们,中国,制造的鞋子 踏遍了五大洲 刷,刷刷刷—— 质量OK 最后完工: 七大洋吹来的风 吹干 诗生活专栏:http://www.poemlife.com/poetscan/poetscan.asp?vpsId=418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6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雨中的鸟》

雨中的鸟》 细雨中 一只花斑鸟 从乡村飞到矿区 在杉树上鸣叫了二声 在在招待所一株茶花上鸣叫了二声 散步的老矿工在草地上走过 放学的孩子从门口跳过 上班的矿工隐身于地下 运煤车像一头火爆的牛 驰过街道 在我的目光中远去 我目睹这日常生活 食堂,医院,澡堂,俱乐部 蓝球场,学校,商店,生活区 我目睹这,在细雨中匆匆的人群 夏、秋、冬、春 一如既往,不分昼夜 不管风雨的 工作,工作,工作 一如这位老矿工 在细雨中 散步,散步,散步 啊,我想起我的童年 也曾在细雨中张望 感受着额头上小小的雨珠 我知道 我的爱很多 我知道 我就是一只在细雨中飞进矿区的 小鸟 我知道 没有阳光 我也要在雨中歌唱 我知道 我是一名矿工的 儿子 啊,父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7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壮牛纯黑

壮牛纯黑 纯黑是一头牛,而且是一头壮牛。纯黑的毛黑的发亮,而且全身是黑,所以我把它叫纯黑。牛是没有姓名的,牛跟人姓。比如张家的牛,李家的牛,这好像叫张家的媳妇,李家的女人一样,因此,牛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在农村,没有女人可以,但不能没有牛。女人可以偷,村里的哪个光棍没偷过几回女人?牛却不行,你偷来了,它不给你犁田,要是凶猛的,可能起后脚。所以牛在刚上绳时就把它买来,养它个一年半载。不但给你犁田,放山里它还自给回来。 纯黑来到这个村庄时,正是秋天。一头母牛在田里吃多了红花草,肚里发胀,急冲冲地往回赶。牛生产不像人,急了在路上就生,根本就不管条件允许不允许。牛生产是不需要条件的,但牛知道生产的重要性。牛若不回牛栏,便是在它常休息的树下生产,决不会在陌生的地方生产。这一点可以看出牛对生命的重视,意识比人要强。而且生产完决不让人靠近它的子女。人在这一点还不如牲畜。这并不是在贬低人,人习惯了赞美。我这里就有一个例子,一女子以孩子没父亲为借口,生下来看都没看一眼就以一万元卖给了他人。前日读报,东莞大朗某工厂一女工在厕所内生下一男婴,男婴生下生未哭,该女工在厕所里待了二个多小时,因在深夜,不知怎么办,最后看婴儿未动疑是死了,于是把婴儿用塑料袋包好放进了厕所的垃圾桶。次日早上清洁工发现了婴儿和大滩血迹报了警。厂领导经过多方排查,找到了该女工,该女工一进办公室就说,我又没有迟到。 这不得不让人深思,在东莞有几千万女工,由于没有生育知识,亦没有生理的基本常识。事后她一脸轻松的对同事说,当时我以为大便,后来吓了一跳。 纯黑比这婴儿幸福多了。纯黑享受到了牛生下来时应有的待遇,母牛从头到脚将毛舔得干干净净。母牛围着纯黑打转,眼睛发亮,不许生人靠近。可以看出母牛很高兴,为一个生命的到来而高兴。 母牛不会去看生下来的是男是女,但人却会看,而且很重视。有的夫妻生了七八个女儿,还要生,为的就是生一个男孩。有的孩子在肚子里就打掉了。同样是生命,人和牛在对待上就绝然不同。 纯黑来到这个世界上就决定了它是一头牛。也就决定了它的命运。牛有牛的世界,牛和人有了生存关系后牛就成了人世界的小小部分。 纯黑的到来使牛主人增加了思考。耕田,放牛,牛肉,或者能卖多少钱。而纯黑不知道这些,它在草地上快活的蹦跳,呼吸着空气,吃着草,享受着阳光。 2006.10.22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3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夏日小虫

夏日小虫 田野,湖水 茂盛的林木 烈日下,公路伸向远方 在树叶上,有一条 夏日小虫 泉水在绿荫下流淌 草地,牛羊 峡谷中 一只青鸟带来白云的信件 在草丛里,有一条 夏日小虫 针叶林在风中呼啸着 山峰与水波,在光与影中 共舞。岩石与泥土紧紧相拥 在青石上,有一条 夏日小虫 清晨的露珠,傍晚的残阳 你是属于哪一刻的呢? 属于天空的蝴蝶 还是地下工程的幼蝉呢? 春华秋实,花开花落 多少候鸟寻找新的家园 多少人刻上了墓志铭 啊,唯有你 夏日小虫 轻轻的敲打吧 时间,姓名,地址 遗忘中的永恒—— 啊,夏日小虫 远望田野无限 村庄还会远吗 2008.11.1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2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顿》

《顿》 顿,停顿,顿号。 也像 呼吸 空出的一截,是生命 形象的风景,断桥残雪。 也像 时间的绸缎 挥手一刀,不见血 终于一个词语从胯下逃过: 抽刀断水水更流。 案下翻书,折角,删去一节。 一根黑发为记。 吞下二本,内容不祥 卡在喉咙,至肚中 如厕,尚未消化。 无我人生。饮酒 寻欢做乐。人散去,在清晨。 停留在黑暗的一刻,街上没有找到家的人。 嘴角的唾沫,擦了去。 无我人生。饮食不佳 食肉反胃,身体如钟摆微妙。 睡眠,24小时一天,一个月折合为30个小时。 捕柳窃笑。在失明前看一次桃花。 木鱼,那和尚不语。后禅院明月当空 晚来风恰似田野流水。 脚步留有侧影,沿石阶 点灯,上山。树叶潮湿。 传下一消息:明日早起 一同上山看日出。 2005。10。28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7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在地王广场

在地王广场 在地王广场 我看到一个女孩 似曾相识 在人群中 我认出了她 一个骑自行车的女孩 穿过地王广场 我想叫住她 说出那句 多年未曾说出的话 好漂亮的一个女孩 如果她停下来 我就请她吃饭 并问 你认识一个叫彭仕萍的女孩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1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我和一块煤坐在一起

我和一块煤坐在一起 我和一块煤坐在一起 他坐的是凳子 我坐的也是凳子 屋子变得空阔 光,从窗户照进来 照见了他的黑 他黑黑的身体不说话 我想起在澡堂 我们坐在地砖上 在矿医院,我们也在一起 坐过。我们用别的声音 这世界的声音来沟通: 一个婴儿的啼哭 一个护士的高跟鞋声 一个孩子喊着“爸、爸”追赶的声音 还有二个老矿工互相询问腰痛、关节炎 正在用什么药的谈话声 我侧过头看着他 看着这一块黑黑的煤 忽然心里有一个想法: 就这样坐着,不动 像二个雕像 永远凝望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2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共7页/6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