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596821
  • 开博时间:2009-01-03
  • 博客排名:第2242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影响我一辈子的几件事

   影响我一辈子的几件事
  
  感谢各位的光顾及留言。
  有几件事,深刻地影响了我一辈子,我永远难忘:
  在我们懂事时,妈妈给我们讲了很多有趣的故事,核心内容就是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在我们生活的社会里,人人生而平等,要学会对人的尊重,这是做一个人的基础。
  文革最黑暗的时代,父亲给我们学习马恩著作作辅导,告诉了一段历史。1789年8月,法兰西《人权与公民权宣言》庄严的宣告人人生而自由,平等。且始终如此。财产权神圣不可侵犯。“自由,平等,博爱 ”成为了法兰西人民,与世界人民的期盼与希望。可是在中国,经过了多少代人的曲折、灾难,直到今天才给人稍稍有了些憧憬和体验。
  我们学会并且懂得了应该怎么去做一个人。
  上世纪的末期,我们几位志同道合的同学辞职出来,合作开发一个相当新型的新能源产品。那是一段非常艰难及困苦的时期,整整四年多。我们费尽心机,开发出了这个新能源产品,从理论上、使用上都到达了先进性程度,而且前景相当可观。可是,产品在推向市场的过程中,碰到了成本、产品认证、性能的可靠保证、系列化
分类:杂文 | 评论:34 | 浏览:10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医院里的一个群体

   医院里的一个群体
  
  一位公司员工生病住院。
  这位年轻同事,家在外地,是在上海读了大学后凭自己的能力来到公司求取发展,单身一人,上海没有亲戚。因此乍一生病,而且病情还比较严重,没人照顾怎么行?
  作为公司管理人,员工都是我的伙伴及助手,大家为了公司的进步以及自身的发展进取,彼此在同一个环境里工作和生活,如同一个家庭的成员,互相帮助是刻不容缓的义务。
  我听从了医院里一位护士的建议,雇了一个护工来料理病人的日常生活。开始我有些犹豫,试想一个年轻男人被一个陌生女人摆布(护工大都是女性),实在很尴尬。白天有我们轮值伺候,可是晚上毕竟家家都有点事,难以开口了。而那位年轻同事吃喝拉撒都要人帮助,我只好“入乡随俗”了。
  一段时间相处下来 , 我发现护工居然是一个快乐的人群。
  她们从早上8时到晚上8时必须穿工作服,浅蓝衣裳,领圈、袖口镶白边,蓝天白云,清纯悦目,据说不准穿工作服上街,否则要罚款。她们与病员家属相处很融谐,得到大家的信任、尊重,时常得到“孝敬”,什么四时鲜果,可口菜肴,花
分类:杂文 | 评论:25 | 浏览:7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盆兰花

   一盆兰花
  
  公司一年前招了位小车司机,我们经常搭伴外出,彼此很熟。
  这位司机姓向,四川人。他比我大十几岁,有一个在社区做钟点工的妻子和二个在工厂里务工的女儿,四个人都在赚钱,可是在老家还有两对年老体弱的长辈,一个有些残疾的儿子,加上过去欠下的老债,经济负担还是很重,生活景况很差。这个人沉默寡言,脸上有一种沉稳,我很信任这种人。谈起他的处境,他一点不以为然,淡淡地笑笑:现在要好多了,公司给我的待遇不错,比起过去有希望多了。
  上次他来机场接我,已经中午了。回家路上我请他一起去路旁的饭店吃顿饭,点菜时特地给他点了一道“水煮鱼”,结果在结账时他竟然抢着要付钱,我把他给档了回去。在车上,我说:“老向,你有时间能帮我买盘花吗?” 老向咧着嘴:“你又要种花了。”我笑笑:“秋天了,我得种点东西,你瞅瞅种点什么好?” 老向当然不知道秋天跟种花之间的关系,但我托他的事情,他从来不问这问那,也从来没有耽误过,忠厚得可爱。
  老向特地伴了妻子去了一次陕西南路的花市,我知道他妻子过去是一位种花人,祖上还有些渊源。他们给我送来了一
分类:杂文 | 评论:33 | 浏览:8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一位朋友

   我的一位朋友
  我有一位朋友,上世纪末从小三线回上海后才结婚,那时已经四十余岁了。生了一个女儿,非常聪明漂亮,当年还是上海电视台“小荧星艺术团”的小演员。
  这位朋友是一次在文庙掏书时认识的。
  大约十年前的一个星期天,我在文庙书市见到一位高个子在与一个书商讨价一本书,差异十几元钱,那是一本民国年代的学术书。看来那位高个子很看好这本书,可是差了十几元钱,那个书商不肯放手。看着那位高个子“急吼吼”的神情,明白那是位爱书者。我不由自主地替他付了余款,于是我们认识了,而且成了好朋友。
  他是一位默默无闻的学人,特长是古典文学及近、现代历史,尤其是近代历史,涉猎相当广泛且钻研细微。他看书有一个特长,速度快记忆力强,一本很厚的学术书,往往一天就看完了,而且能够细细地叙述每个细节,让你由衷地佩服。
  可是,他的身世不幸,年轻时为了生活去了内地小三线。为了瞻养父母亲,尤其是父亲的看病,他耽搁了自己的婚姻,注入了全部的收入,以至于回上海时竟然身无分文。
  即使是在这样的处境下,包括当时险恶的社会环境,他还是利用了
分类:老上海的人、物、事 | 评论:38 | 浏览:8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上海滩的“老克勒”(二)

   上海滩的“老克勒”(二)
  
  老克勒的生活是悠闲的,雅致的。举手投足间流露出贵族的气息。在上海滩,他们有着宽敞的洋房和漂亮的花园,可以随意的驾驶着小汽车在马路上穿梭,他们疯狂的热爱西方的爵士乐,西方古典音乐当中比较通俗的部分,西方音乐当中一些非常有思想的东西,他们不听。说话喜欢带一点英文,是一些洋泾浜英文。老克勒狂热地收集爵士乐的老唱片,到后来不单是去听这些唱片,收集到放在那里就是一种巨大的满足,听到爵士乐就浑身颤抖,这就是非常有代表性的一个族群。
  他们走路笔直、穿花格子的衬衫、衣服一定要送到洗染店去洗、裤子上的两条熨线是一定要有的,皮鞋一丝不苟擦得非常亮。他们再穷,也会保持一种绅士的风度和生活状态,在想象的空间里,消费西方文化。
  老克勒们有着自己的朋友圈子,彼此有着共同的品位,信仰,爱好。平常老克勒们聚在一起,就在洋房里举办舞会。人们喝着浓郁香醇的咖啡,海阔天空的闲聊。或听着悠扬的爵士乐,翩翩起舞。在屋内轻柔舞动的人们,那一刻,旧上海的浮华逼真呈现。
  1949年后,老克勒们开始用劣质的咖啡茶代替南美咖
分类:老上海的人、物、事 | 评论:19 | 浏览:7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上海滩的“老克勒”(一)

   上海滩的“老克勒”(一)
  
  在上海著名的休闲街衡山路的端头是宝庆路3号。现在的大铁门旁挂了一块“上海地产(集团)有限总公司”的大牌子,原来居住在里面的人都被迁往去了社区公寓房。这幢房子被真正的房主子孙们以上亿元的价格卖给了上房集团,当时也是上海滩的一大新闻。
  这是一幢令人瞩目的西班牙式老洋房。近5000平方米的院落,两幢独立的洋房,一个大得令人向往的花园和碧绿的大草地。洋房里有五栋房子:一栋是主人们住的;一栋是给子女们造的;一栋是给佣人们住的;一栋是独立的厨房间;一栋是会客的宾客楼。这样的居住分配方式是只有欧洲人才用的。
  这么大的院落,新中国成立以后只住了一个人,他就是上个世纪20年代沪上染料大王周宗良的外孙。他的家是怀旧的上海人的美梦。他就是上海滩著名的“老克勒”徐元章。徐元章是这样来解释上海的“老克勒”文化:“一种土洋结合,上海当地的文化跟外来文化的一种结合。我们这种人其实就是殖民文化的最后一代。现在的人又重拾六七十年以前的那些东西。有人说风水轮流转,但我觉得有本质的不同,那时候对西方的开放是被迫的,现在是主动的
分类:老上海的人、物、事 | 评论:19 | 浏览:9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上海的淮海路

   上海的淮海路
  
  这几天,上海的淮海中路正在进行110周年的路庆活动。
  今天又是俄国十月革命(11月7日)纪念日。八十四年前的这天,俄罗斯革命者的十月革命成功,资产阶级和地主成了消灭对象。大批的俄国“资、地、富、反、坏、右”为了保性命,被迫离开家乡,亡命异乡。而上海作为“冒险家的乐园”,接纳了许多俄国流亡者。由于他们的政治面貌和红色政权的对异,上海人统称他们为“白俄”。
  上海的淮海路,过去叫霞飞路,老百姓又叫“罗宋大马路”。这条从前的法租界大马路,当时漫街都是白俄的商店,俄国餐馆尤其多。
  淮海路始建于1901年,法国人起名为“西江路”,1915年以法国功勋名将霞飞之名改为“霞飞路”。“罗宋大马路”之称,就形成在“霞飞路时期”,更有趣的是“罗宋大马路”之扬名,竟在1922年霞飞将军亲临上海“荣耀视察”前后。霞飞将军还特地去了“罗宋酒家”大快朵颐了一番。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后,白俄纷纷逃亡辗转来沪,大多聚居在霞飞路一带。为站住脚跟,他们纷纷开设俄菜馆、咖啡馆及各类商店。百货、钟表、
分类:老上海的人、物、事 | 评论:24 | 浏览:9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中有她”

“心中有她”

我的父母亲,二个普通人。在他们身上表现的中国人的平凡感情,在那个时代可以说是司空见惯的。但是,他们的一句简单的表述曾经深深地感动了我。
“红樱桃”时代,那是个斗争的年代,人人自危。特别是知识分子,年年经历着残酷的迫害和侮辱。我的父母亲就是这样生活过来的一代人。一位是南下干部,一位是人民教师。文革时期,一个下干校,一个靠边站。即使在这样的处境下,他们一直是相亲相爱,彼此爱护,挺过了这段非人的政治恐怖时期,尽管他们周围不少的同事和朋友无可奈何地走了自尽之路。
记得有一次,母亲要我去给在奉贤干校劳动改造的父亲去送点生活用品。临走前,妈妈在我的裤袋里装了一小瓶酒和一包花生米,告诉我如何在出来的时候拖父亲一起走一段路,找个地方让父亲安安心心喝点酒。这是父亲的一个嗜好,可是被造反派生生剥夺了。我按着母亲的嘱咐完成了对父亲的特别惠赠。和父亲分别时,父亲只盯嘱了我一句话:听妈妈的话。看着父亲褴褛的形象,却在喝酒后表现出来的那种满足感、幸福感,我感到了一种亲情的伟大,那不就是一种爱情的力量吗?寻常的家庭关心和夫妻恩爱,是那种如何时候
分类:老上海的人、物、事 | 评论:21 | 浏览:9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Grenoble异国观光点滴(续6)

Grenoble异国观光点滴(续6)

那天,Baylor和他几位好同学来我房间,看到几本东方航空送的中国画报,立即被中国的大好河山吸引。画报上有几幅中国婚礼的画面,那种穿红戴绿、花团锦簇、热闹非凡的场面让几位小家伙目瞪口呆:结婚这么豪华!我给他们讲了些中国婚礼的一些风俗习惯,民族风情,小家伙们面面相觑:呵,有意思。
过了几天,Baylor告诉我,要我一起去参加一场法国人的婚礼。是他同学姐姐的婚礼,特别给我下了请帖。
于是,我随那几个法国小朋友一起去参加了一次法国人的婚礼。
我特地携带了一只精致的景泰蓝小工艺品。
法国人的婚礼既传统又随意。一般婚礼由市长或他的一名副手主持,习惯上是在周二、四、五、六日,从早上9时至下午5时之间。一般的法国人都喜欢选择在周末结婚。这样便于更多的亲友们前来观礼。
我发现,法国与中国的传统婚礼有着非常明显的差别。
最突出的不同在于,在中国的传统婚礼的过程中,男方一般要给聘金。我在国内参加朋友的婚礼时,往往会听到新郎的父母给了多少聘金,请客花了多少
分类:杂文 | 评论:10 | 浏览:6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Grenoble异国观光点滴(续5)

   Grenoble异国观光点滴(续5)

周日的大街上,这么宽的马路我随便站在马路中间,张开双手,自由行走,无所顾忌,因为连车都没有。
其实逛在偌大的空荡荡的城区里,还真有点怕怕的。
一圈兜下来,停在了格勒诺布尔博物馆门前面。Baylor兴致勃勃的和我说:这个博物馆是免费的。我就兴致昂扬的说:好啊。免费就一定要去看一下。结果,进去之后要往里闯,有人把我们拦出:不好意思 您买一下门票。Baylor马上说:“硅谷、硅谷的”,我掏出来研究院所在地科学园区的出入证,这个证果然好用,Baylor拉住我的手,我们大步向前进。
博物馆的展品很多,我们进去的时间又有点晚,而且里面绝对不能照相。
展品大多都是古欧洲各国的油画、雕塑,那些光着屁股没穿衣服的人还真的不好看。 我还是喜欢穿着衣服的,当然除了那些小天使。
那些油画都是超大型的,仰头看亦很辛苦。但是那种艺术特有的震撼力确实让人目瞪口呆,完全被吸引了,西方艺术的精华!Baylor毕竟还是孩子,停不下来好好享受。
不过
分类:杂文 | 评论:13 | 浏览:10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5页/34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