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596724
  • 开博时间:2009-01-03
  • 博客排名:第2245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家事

   家事
  
  十多年前,老母亲突发心肌梗塞,幸亏医生抢救及时,几个昼夜下来,母亲的病情好转。我想母亲病后会生活难以自理,得找个保姆。几番奔波,我看中一位来自皖南的女保姆。
  母亲从医院回家,一进门,就见屋里被保姆收拾得干干净净,心里很称心。
  可是,几天后我回家,只见花园里摆放了一地的废报刊和杂物,我也没在意,以为是保姆闲不住,在大扫除。又过了几天,我再回家,又看见铺着一地的杂物,我就有些不解了。我心想,母亲哪里有这么多的“垃圾”要处理呀?
  我私下里问母亲是怎么回事?母亲说保姆闲着没事干,在小区里拾垃圾卖钱。母亲还说,保姆丈夫身体不好去世早,家里有三个儿子。之前在老家就以拾垃圾为生,好不容易拉扯大孩子,现在两个儿子已经成家了,还有一个在城里打工。原来拾垃圾是她的本行!听了这话,我想问,拾垃圾不脏吗?您怎么不制止她?话要出口时,看到母亲慈祥的神情,我把话又咽了回去。思考一番,我想母亲病情稳定,恢复得也不错,况且,家务事也确实不多,保姆闲着可能也不好意思吧。
  我便和保姆约法三章。我说:“我不反对
分类:老上海的人、物、事 | 评论:16 | 浏览:8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家事

   家事
  前天傍晚,妻子下班回来去我们固定采购蔬菜的老农民家买菜,那家老奶奶特地捧出来几把棕叶给妻子:给你留着的。太太拿在手里,她是位烹饪高手,经验丰富,明显感到这几把棕叶确实与众不同,质量非常好。于是谢谢了买下,那位老奶奶又拿出来一瓶红豆:那是自己种的米赤豆,很糯的,专门用来包棕子的。于是又谢谢了买下。
  晚饭时,妻子同我说,这几年也一直没有包棕子,都是买来吃。今天农家老奶奶给我准备了这些东西,看来是今年一定要包棕子了。多包些,大家分分,尝尝新鲜。
  晚饭后,妻子在水龙头下,一张一张地洗开了棕叶,她的观点是传统的东西,必须按相关程序严格操作,不能有一点点马虎,譬如棕叶就一定要一张一张地洗,叶面不允许有一点点杂。我负责去对面的“欧尚超市”采购糯米和鲜肉。糯米要四元二一斤,而鲜肉(肋条)竟然标价四十二元一公斤!二个四二,真是体现通货膨胀的味道了。
  洗好的棕叶需要将绳扎妥挂起搁置一个晚上。
  星期五下午,妻子提前回家,开始了端午节的传统项目:包棕子。她的拿手好戏是无锡小脚棕,三张棕叶一个棕子,一圈绳,非常扎实。
分类:老上海的人、物、事 | 评论:14 | 浏览:7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吃相也是一种德

   吃相也是一种德
  
  一个人处世,从很多细节可以看出这个人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其中吃是相当典型的细节,吃相其实是一个人道德、礼仪高低的体现。
  记得当年在家,母亲常常灌输很多吃饭的规矩,还延伸至吃相、吃德问题。譬如吃饭时要“双手捧饭碗、不许挖耳朵、搔头发;”大人不下筷,小人不准吃;喝汤的时候绝对不能出声音,等等。说某人“没有吃相”可是分量很重的批评和贬低。
  姐姐曾告诉一件经历的事情:那年还是社会供应不是很宽裕的时期,姐姐为给母亲度60岁大生日,特地请母亲去一家小酒店晚餐。正是晚市时候,酒店突然遭遇停电,酒店的食客们混乱中将桌上的生猛海鲜裹卷一空,顿作鸟兽散。等次序稍作平静时,老板和酒店员工们来到空荡的大堂里,只有一对母女静坐原处,黑暗中生日蛋糕上的蜡烛分外明亮。待灯火复明时,她们召唤“埋单”。老板非常感慨:“两位吃德如此高尚,区区餐费何足挂齿,今后若来,一概免单!”
  撒切尔夫人当政时,一天与内政大臣在餐厅吃饭。一个年轻的女服务员端了一碗热汤上来。往桌上放的时候,一不小心打翻了,烫到了内政大臣。正当年轻的女
分类:杂文 | 评论:16 | 浏览:10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情的真谛

   爱情的真谛
  
  丈母娘病了,住在华东医药,我便经常去医院陪护。
  在丈母娘这个病区里,我见到有一对非常恩爱的老年夫妻。男病人八十九岁了,他妻子八十一岁,妻子每天早上七点钟天蒙蒙亮,就带着自己三顿饭来医院,陪伴服侍老头。我经常在走廊上,看到老妻推着轮椅,陪老头散步,边走边为老头拢拢头发,掖掖围巾,整整坐毯,倚在老头肩头轻轻耳语,天天如此,直到天墨墨黑,晚上7点钟才回家。他们都是经济条件很不错的知识分子,完全有能力雇护工,可是妻子非要亲自料理病人不可,她家在江苏路,离医院不远,每天晚上回去后,洗菜、洗米烧第二天的饭,想着花头做些医院里吃不到的家常菜,例如:葱花拌豆腐。头天,把豆腐蒸好,煸葱花,撒在豆腐上过夜。这种菜,医院食堂里不可能做,如此,给老头清清口,再炖腌笃鲜汤什么的,给病人增加营养,妻子做得仔仔细细,老人吃得快快乐乐。
  我每次去医院,一定要顺便看望这一对老年夫妻。同他们聊一会,带些他们需要的东西,来感受那种爱情的纯美。
  老人,无论是创造过辉煌,还是经历了坎坷,最终总要驶入那属于自己的温馨的港湾。在这里
分类:杂文 | 评论:15 | 浏览:9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话

   闲话
  
  让座的对立面是抢座位,在中国曾经是一幕非常壮观的社会现象。
  已经是八十年代了,去饭馆吃饭,必须要抢座位,服务员是给座位来开票,不开票就没饭可吃。当你走进坐得满满的饭馆,首先要扫视哪桌的饭菜已经接近尾声,然后伫立在人家的身后,等到那人吃过后一抹嘴,刚抬起屁股,你就一屁股坐下去,不然,别人的屁股兴许抢在了你的前面。
  上公交车抢座位更是那时的风景线,为了一个座位,可以对骂,也可以大打出手。曾经见到两个屁股同时坐下去,结果,动作慢的一个恰好坐在另一个腿上,随后再开骂。因为要抢座位,很多人学会了抢座位特技,上车后眼观六路,迅疾扫描,猛地扑向座位。有的人还自己占据一个,手里的大包压住一个,双手各把持两个,于是,老婆、儿女,也都随之沾光。
  当时,物资匮乏,人们很难占到什么便宜,结果,公交车座位成了普通人可以占到的最大便宜。这在每个胜利者的得意神色中暴露无遗。
  如今,饭馆抢座位的景象大概已经绝迹。但公交车(地铁)抢座位的遗风流韵仍在延续,绵延不绝,不时还伸展到外国。我出国在外,经常看到分明
分类:老上海的人、物、事 | 评论:8 | 浏览:7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乘公交车

   乘公交车
  
  那天去图书馆,顺便坐了一趟96路公交车。
  在鲁班路上的车,第二站,人不多,还坐上了位。过了打浦桥,也许是临近广慈医院的缘故,乘客开始多了,公共汽车显得点挤。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上了车,那是一个脖子上挂着“老人卡”的阿婆。老太太费力地挤了过来,我站起来向她招了招手,示意让给她坐。
  老太太一边艰难地移上了座位,一边说:“侬(你)阿是要下车了,谢谢侬噢!” 我对她说,我还有几站。
  我站在老太太面前,老人不时地看看我,又一次连声说:“谢谢侬!谢谢侬……”
  为了不让老人过意不去,我离开原位置,来到车厢另一边。偶一扭头,我与老太太的视线对起来,老太太又开口了:“谢谢侬噢,侬还没下车。”我说没关系。老太太说:“立了嗨(站着)辛苦了,谢谢侬!”
  “弟弟,后面有座位。”忽然老太太指着我的身后叫我,我回头看,有人下车了。我说,我还有一站就下车了。老太太竟劝我说:“坐一站阿(也)好的。”听了这位老太太的话,我便顺从地坐了下来。
  到站了,我起身向老
分类:老上海的人、物、事 | 评论:12 | 浏览:8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一代上海女人的乡念(二)

   新一代上海女人的乡念(二)
  
  姚女士是扬州人,在上海读书创业二十载,对家乡味的自矜不变。她说,在扬州吃到的三流大煮干丝,也要比上海那些高级淮扬餐厅里做的好吃。那不是厨师和用料问题,而是水土问题……。对于很多人来说,吃过再多美味珍馐,到头来发现最钟情的还是从小吃惯的那一口,这大约就是乡念。
  方小姐出身无锡望族,嫁在上海。这些年她常会因思念“王兴记”的小笼和蟹粉汤包自驾回老家吃下午茶。沪宁高速路上一路飞奔至太湖大道下来,直接去中山路。一个半小时、150公里的时空,正是肠胃可望可及又不至于太轻易得到的距离。美味她不独享,总会约几个知己一起过去,泡一壶碧螺春,蘸点镇江醋,吃得满嘴滋润,肥美欲滴,一身舒坦。
  今年春节,去苏黎士闲玩几日的宁波人后裔晁小姐,肠胃勉为其难地消化了一大堆坚实的肉类和乳酪,可谓不堪重负。归家洗尘后,只想乐惠地吃碗泡饭。就着一根酱瓜、一方腐乳,半爿皮蛋,几枚黄泥螺,稀里哗啦间,一碗热泡饭便下肚了。那种妥贴舒畅,使多日的肠胃不适几分钟内便焕然冰释。看来有泡饭垫底的胃,才是真正的上海胃。
  早
分类:老上海的人、物、事 | 评论:13 | 浏览:8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一代上海女人的乡念(一)

   新一代上海女人的乡念(一)
  
  吴小姐尽管是新疆上海知青之后,但她从小生长在伊犁的奎屯,新疆大学毕业后来到了上海。路边茶摊用奶茶精冲调的所谓奶茶,她喝了感觉寡淡不堪入喉。以至于在徐家汇港汇广场喝了正宗的丝袜奶茶,她也不以为然,还说新疆的奶茶才是天下绝美,相比之下其他奶茶都是俗物。她告诉我奶茶的制作方法:清晨五点新鲜牛奶就送到家门口了,用锅煮开后放一点盐,然后把茶砖用纱布包好置于另一个壶里煮沸几分钟。把煮开的牛奶和茶掺在一起就是奶茶了。当然,茶砖必须是上好的。
  前些日子我去新疆,其中一站是奎屯。吴小姐早已电话关照好她母亲熬好奶茶来招待我,并佐以烤肉和巴旦木。我原还担心怕膻,但两口入喉,一股纯正浓郁的奶香沁入肺腑,加上馥郁的普洱、铁观音味,醇厚绵长,透出淡淡的咸鲜……正喝着,吴小姐竟然在上海电我:“怎么样,我没夸张吧?”
  陈小姐是山东烟台人,来上海后混出了模样,却依旧不改本色,饭桌前一坐,伸手就要大葱,嚷着要吃葱油饼。只是上海产的葱油饼全然不能与敦实喷香的山东葱油饼相比。前不久一起去烟台,她的故乡葱油饼情结却并未得到抚慰
分类:老上海的人、物、事 | 评论:14 | 浏览:7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上海女人的流行事

   上海女人的流行事
  
  上海的中年女子,眼下是上海滩的一大亮点。因为过去不提倡计划生育,她们的人数巨大,这几年基本上都已回归家庭,她们已被归入休闲一族。
  上海中年女子的休闲时光,充满着精彩和乐趣。
  一批农家乐姐妹迷。一次相约去浙江某地七日游,价格适中,农家包车来接。一早,她们来到集合地点,瞧见一辆稍显破旧的巴士,上得车来,人已坐满。一位农民大哥说:那就上路吧。刚要发车,就听“突突突”一阵响,再也没声,熄火了。农民大哥说,没事,马上就好。车子启动了,有些颠簸,腿也伸不开,约莫20来分钟,“突突突”的响声再次袭来,又熄火了。只见农民大哥,一会儿拉这个杆,一会儿推那个杆,又将车子开起来。这样“突突突”的事件,隔一会儿就来一次。太阳下山时,总算到了。下得车来,姐妹们一看,不见青山绿水,只见都是农民自家盖的房子。又一位农民大哥出来说,这里是住的地方,明天开车带你们进去玩,那里有山有水。这农家乐,不是应该住在有山有水的地方吗?姐妹们心有不悦,跟着进了房。这边屋里有个空调,却找不到厕所;到那个屋里看,有厕所,没有空调。姐妹们生气了,就
分类:老上海的人、物、事 | 评论:15 | 浏览:8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封短信

  这是一位同学的短信(2011-03-15 17:35):
  3月11日下午经历了日本大地震后,怀着惊恐和恐惧于3月12日早上终于赶到东京成田机场,回家心切,期间打电话回国想订一张机票回上海,被告知东京到上海的机票全部锁定,国内和网上均买不到,只能到成田机场试试运气,我以为一定有很多人滞留,很多人想回国。到了东航的柜台,人很和气也很好,但被告知票不紧张,只是很贵,16万多元(日元)一张机票和人民币差一点13000元。我没有办法,只好买了一张。对于东航这种发灾难财的航空公司,我们真的是无语……心凉……上了飞机后我问空乘,他们说上海到东京飞机爆满,全部是日本人回国。现在从日本回中国国内上座率也就一半,根本不紧张,很多空位。看看我们的东航在这样大的灾难前是如何对待受灾的民众……作为中国人,我在日本受到很多陌生人的无偿帮助……食物,棉被……面对自己的同胞,我觉得东航真的很无耻……
   新西兰地震后,所有的航空公司全面降价疏散灾区群众……多么的不同……
  
分类:斜桥十五号连载 | 评论:18 | 浏览:6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5页/34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