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57710
  • 开博时间:2008-12-18
  • 博客排名:第6396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离家十二年——暨秦腔《狗儿爷涅槃》观后

昨天晚上宁夏演艺集团秦腔剧院的秦腔现代剧《狗儿爷涅槃》在成都的锦城艺术宫上演,剧目融合了陕西华阴老腔和现代舞台剧的特色,以狗儿爷一生牵挂的水青色门楼为背景,讲述了狗儿爷在黄土地上苛求从贫农到地主的转变,从无到有,从有到无,由人入疯,又由疯还人的凄惨故事。在剧中,女性的地位和命运也得到了特别的关注,当狗儿爷第一任妻子被炸弹炸死之后,狗儿爷痛苦流涕,却又很快听从了别人的建议,女人是墙上的泥皮,扒了一层还有一层,于是很快的就去相亲了。狗儿爷的第二任妻子金花就是相亲的那个女子,当狗儿爷不堪得到的复又失去绝望变疯之后,金花就不得不独自面对生活的重担,一个妇女带着两个没有生活能力的人,一个是疯疯癫癫的狗儿爷,一个是狗儿爷前妻留下的儿子,为了生存,金花选择了与村长的结合。

分类:杂记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希望的田野上

我曾赶牛下水,满洼的稻花

迎着知更鸟啁啾,知了嘶鸣

 

我曾赶牛下水,惊动一池

黑鸭,一头公鹅冲向牛

 

我曾喝退乌云,在盛夏

稻谷成熟,草帽遮出阴凉

 

汗滴落地清脆,水流潺潺

白色的油桐花瓣怀揣梦想

 

云朵飘向远方,又都飘了回来

牛哞了一声,落霞就粘满西天

 

我曾睡在谷场,呼吸均匀绵长

列车穿过稻田,蓝天没有尽头

分类:杂记 | 评论:1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领地狗王

那只狗四肢蜷缩,两只耳朵

像脱落的门扇,被一双眼睑

接住,一同向地,坠落

 

那只黄色皮肤的非洲土狗

已经沉默了太久,除了爪子

耳朵还有腹股沟的伤口

 

除了血撑破肌肤的痛,和它用

舌头舔向伤口时的短暂安慰

一切都在趋于安静,消失在阳光中

 

最难熬的其实是雨夜,青蛙鼓动

狒狒不再嘶叫,屋檐下你的旧日

恋人有了新的伙伴,情雨欢乐

 

你是曾经的领地狗王,你有两个女人

一圈围栏遮住,秦塞难通。你

高高在上,鬃毛迎向阳光洒来的方向

 

你是如今的没落狗王,独自吮吸

伤口,对着空气做爱。当你吃完两盘

肉时,你勃起的阳具,能把一个雨季穿透

分类:杂记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野孩子

六月,杏子黄了一树,醉酒
后的他抱着杏树哭了一整夜
落了一地的杏子口吐着黄沫

麦子的香味上午吹着南风
下午就变了北风,爷爷的坟头
糜子的果实把爷爷的背压低

村里有两个孩子,一个叫做
明明,另外一个也叫明明,一个
明明扬了一把灰,天就黑了下来

麦子熟了,赶场的壮汉从关中归乡来
割断的麦茬刀刀连着麦茬,断腿的
蚂蚱喝饱了就躺在汗水汇成的河流中

醉酒的他醒了过来,吃撑了杏子就吐
故乡,大风依旧吹过,泥土的味道
麦子熟了,道路把人隔成一块一块

分类:杂记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错

一场因风而落的无花果,再也
无法对峙我的年老,无力踩碎
无力抓住,无力愤怒,无力诉说

无法对我的过错做出陈述
未曾毁灭或者救赎,未曾年轻
或者爱着他人,同时爱上自己

我的年老是一场过错,又或者
我的年轻亦是如此。未能面对
年老,未曾收留年轻

未曾把一场雨当做挚爱
未曾停止整夜的无眠与聒噪
反对一切,承受一切

热爱一切,毁灭一切
我与我的过错,犹如丧家之犬
永远都在逆流而上,远方
是无尽的黑夜

分类:杂记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头发

头发一茬一茬的长,总有

一把熟练的手张罗,修剪

曾遮蔽过前额,双鬓,又遮蔽

后脑勺,阳光最后覆盖

的地方,触摸肌肤,风就

最后飞起来

 

头发一茬一茬的长,飞

张。从一个个巣口躬身跳落

在被抚摸之后,在风与温情

的记忆中,饮酒,并爱上

一种猖狂。无法自拔

分类:杂记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沉香一注——兼哀吾师

吾师昨日安葬,然劣徒如我,又不能往。悲矣!是为题记。

 

 

 

沉香一注,你那清秀的面容,满含温暖

我才看你一眼,师母却早已泪落成雨

 

我才一拜,师母便说你来了。你脚步婆娑

我哽咽无语,心落如雨。可是,因着你在

 

我不能落泪,不能催动你的硬骨柔肠,和

我的多愁成殇。或者,我们生来都不是英雄

 

你逆爱而去,是你最大的悲伤。我不能提

四月北京的风,不能再把你的教育再背一遍

 

然而,你还在北京,四月已尽。在这个

雨水丰盈的六月,你还在北京,在海淀

 

像个守候,像个爱人,像个师长。而我

依旧像个陀螺,在停下的关口总欠你一顿棒喝

分类:杂记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川医”之争——我们都在历史中

行文之前,必须指出一点我本科是川大毕业的,非医学相关专业,也即非川大华西学子。

 

此次川大与泸医之间关于“川医”的纠葛,在官方和民间等各个层面陆续展开,吸引了社会各界的目光。最终不知有司会做何种判决,以笔者看来只怕最终教育部也不过是一个“拖”字诀而已。

 

此次事件的起因在于泸医向教育部提请更名,而教育部通过公示等环节,最终行文批准泸医更名为“四川医科大学”。其实此更名事故倒也稀松平常,泸医想把学校的名称变更为“”四川医科大学“,这其实是由中国人的“高大上”普遍思维导致的(笔者也不能幸免),其中也有长期信息不对称造成的后果。

 

正值本周全国2015年高考成绩就要出来了,让我假设我自己是一个四川省内或者省外高考生,面对”泸州医学院“和”四川医科大学“两个名字,如果他又没有其他信息输入,相信让他做一百次选择他都会选择后者。而假设我是一个四川省内或者省外的考生,面对”川北医学院“和”泸州医学院“两所陌生的学校和面对”川北医学院“和”四川医科大学“两所陌生的学

分类:杂记 | 评论: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六月

在六月,青草浓郁

草的阴影,像挂在天空的镰刀

收割。一群群的少年赴京赶考

星辰脚踩,手持经卷

 

在六月,他们估成绩,看成绩

一把心揪着一把手,粗糙的

力量渗透几代人的梦想,未眠

一夜一夜的向书,问书

 

在六月,爱或者恨一纸契约,爱

或者恨一个自己。一把手催开的花朵

一个吻成熟的爱情。慌乱而敏锐

一颗心中的自己会飞,会万念俱灰

 

在六月,芬芳向着远方,梦中花开

又是在多远之后,谁曾记得花开?

分类:杂记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高考十年


我们一直站在时光的背面

哭,或者嘲笑一个逐渐老去

的人。我们挥手,自己从一面

残垣的裂缝中走来

 

我们曾赞美过青春,那是在

多久以前,一伸手我们能捕获

杏花和梨花。张口,并吞下

花瓣的露滴,雀鸟飞过来

 

高考,这是一个由熟悉到陌生

的过程。正如我们之对于我们自己

一切都在远离,曾经你以为的

事实都与真相背道而驰。束手无策

 

我们是在接近真实的自己,以及

社会。真实的恍如残酷,你们都在

结婚,有了孩子。幸福或者痛苦

早已无从谈起。只是有的在故乡

有的在异乡。彼此适应,而已

 

 

分类:杂记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0页/29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