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青叢語

心焦无静树,意静有停流。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32407
  • 开博时间:2008-12-0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8-14

冷自知胺

2020-08-13

若芊我芊n

2020-07-28

铲铲队员伤

2020-07-12

费尔奇圆

2020-06-29

童小谣

2020-06-10

刘美凤

2020-05-20

冬至82

2020-05-10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菁菁者峩----元涛《野菜清香》序

    有一段时间,元涛会冷不丁给我发张图片,促我辨认家乡的野菜,我也没有多想。知道的,就直接回复他;有点模糊的,就问还生活在农村的姐姐,依着小时候的发音,囫囵吞枣回复他了事。

 

    当时只以为他客居岭南,一定遇到了东北乡亲, 席间或酒后谈起他最引以为傲的对故乡田间山野植物的掌故,瞠目鼓舌、言之凿凿、不容分辩、口吐白沫讲各种野菜的采摘和吃法,稍稍有点吃不准的,偷偷找我再认证一下而已。

 

    谁知这个春天的一个深夜,他在电话里说,写了一本关于野菜的书,命令我给他作序。

 

    一口气读完,元涛又成了那个初春时节在大旷野深处自由游荡的风中,沉醉于蒸腾的腥甜地气的少年。车前草边的迷惘、大榆树下的沉思,以及神农尝百草般享受乡村生活最高自由度的快乐,对于他,对于我,对于那个年代从农村考学走出来的我们,都是一洞深藏的宝库。

 

分类:不惑之思 | 评论:3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有点阴

  天有点阴,给我审核哪去了?

分类:不惑之思 | 评论:2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次封城

    中午12点之前,南岗、香坊、道里和道外四区就封闭了,复工的每个公司只给两个私家车办通行证,通勤车不限。所以一会儿就得返回市里,否则只好住在公司了。

    通告说复工企业员工不能通勤的,只能住在公司或者租住宾馆,但是没说这个费用政府来管。

     昨天还在同学群里吐槽本地官员,只能专注干一件事,按照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迅速选择最重要的影响仕途的工作----就是控制疫情,至于经济,本来这疫情就是借口,可以讲一到两年,又不用承担什么刚性责任嘛。

     所以对疫情的控制就是一刀切,封住路,堵住小区。

     这也是最后一战了,我特别理解决策者的动机。其实怎么决策,都少不了被我们百姓吐槽。希望政府的措施能在一周之内见成效,下个月就可以安心复工了。

     在国外平时不咋联系的孩子几乎每天都要视频一会儿,看看我们的状况、叮嘱那些来

分类:不惑之思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一天到公司

    春节后第一天到公司。

    出小区的保安检查的出门证放行。估计全国差不多都一样,每户两天一张出门证,不知道如果我开始上班,每天用一张,老婆只好窝在小区里和狗玩,哪也去不了了。

    一路上都很清静,双向都没有几辆车。记得节前最后一天下班兴致勃勃要渡过一个春节七天长假的样子,谁料想竟然休了20多天,大街上确实这样萧条的样子。还好路上没有遇到预想的那么多路障和盘查,不过能够进到居民区的路都封闭了,平房区为了保持目前0感染的记录,也真是拼尽全力了。

    阴天,下着小雨,灰蒙蒙的像极了江南烟雨。

    公司复工申请还是没有被批准,目前允许开工的只有影响民生、且与疫情有关的企业,我们这些机械加工类的说是要月末允许复工。我来公司是因为今天是我从境外回来隔离14天出关,不来看一眼公司仿佛自己真的是被隔离在尘世之外,看到厂房、机器还有必须工作和忙着防疫的同事们,安心了许多,知道除了封闭的小区之外,还有一个地方我可以自

分类:不惑之思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吉林--城市回忆

    2014年底,离开了这个生活了20年的城市。

    到这里工作和生活是一个巧合,以前的目标城市是长春,毕竟在那学习了四年,还有和媳妇恋爱时走过的那么多街道和公园。那时候我还在吉林郊区的一所高专做老师,一项行政业务是给系里的学生办珠算等级证,时常要到吉林珲春街附近的珠算协会。一次在协会附近的松花江边弄瓶啤酒,吃一个包了鸡肉的豆腐卷,看着江边闲逛的行人,顿时产生了此地不错、来此安家的想法。恰巧协会对面就是吉林市会计师事务所,我当时还想这个小地方还有这个?(那时候不了解吉林,以为只有长春才算大城市)彼时我的注册会计师资格已经有了,老师当腻了,就想着找一个事务所的工作,碰运气进去问下吧,结果他们正好大量需要有资格的,过一科的都要。好吧,我就来了。那时候会计师事务所还是市财政局的事业单位,能从外地调入,是很牛逼的事儿。我一个大学老师,当时真没觉得。后来别人跟我说,那时候解决一个事业单位的编制,需要一个实权的局长或者副市长类的硬关系才行,要不就要送很多钱。这时才知道调我来的所长真是无私到极点,连饭都没吃过我的。

分类:不惑之思 | 评论:4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还好,我还记得密码

    今天和项目组的小朋友一起加班,忽然想起我的天涯。还好,我还记得密码。

    想把自己写过的所有的东西整理起来,打印出来,管他好坏呢,毕竟是有了十年历史,结果没找到这样的整理键,如果后台看到我的想法,会不会把功能做得更有好些?或者有是我没找到?

    可能是职业习惯,禁不住要找后台理论下。

分类:不惑之思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日大暑

有半个月左右没见太阳了吧?最近的湿热像极了梅雨季节的江南,湿度平均都在80%以上,每天都有一场不大不小长短不定的雨。今天倒是有太阳,不过是被挡在了一层薄雾外面,温吞吞地烤着。在这犹如塑料大棚的穹顶里,其他的人类是否也和我一样,有着不知道该蓬勃还是该萎靡的困惑?

    不过北方的雨季只是白昼里有黏糊糊的难受,只要天黑下来,就会有凉爽的风。所以傍晚以后就是孩子们的天堂,孩子的嬉闹声和家长的关怀声要到很晚才能平静下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小孩子出来玩儿,都有一个以上的家长陪同,寸步不离,最近还有帮孩子打架的新闻,这种真正宝贝儿似的看管孩子 ,“野孩子”那些成长乐趣,估计应该是这代儿童的奢侈品了。

    孩子们手头的玩具也是琳琅满目的,小男孩手里的长短枪都是很逼真的货,还有各种各样的模型。真他妈是幸福的一代,想想我们小时候的木头手枪,孩子们一定以为是古代的吧?最不能理解的就是一种两个轮子的电动车,小孩子站在上面风一样飞驰,也就是能锻炼平衡能力,对孩子的体能

分类:不惑之思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知老之将至

    五十岁是一个什么概念?总是想起电影《老炮儿》里冯小刚的台词:“我最讨厌别人说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怎样怎样”,当时也就是觉得说年过半百的老人这句话有点扯,不过今天,就是自己年过半百的时间节点,就更觉得年过半百的老人真的有点扯,谁他妈的是老人?!

     话是这么说,最近确实被叫爷爷的次数频率有点儿高。

     前几天老板正和一个新招来的80后高管聊天,那个小媳妇刚起个头说“昨天和一个50多岁的老头说起·······”老板赶紧打住话头教训道,怎么50多岁就老头了呢,你以后说话要小心啊,这么定性老头,班子里得有一大半人都被你得罪了。那个小媳妇赶紧看一眼我们这些紧张的老头们······

    五十岁确实是心里一个致命的节点。妈妈就是50岁那年走的。说是

分类:不惑之思 | 评论:4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暴风雪

    窗外的灯影里,雪花被北风扯的斜斜的,落到灯光照不到的暗地上。马路上已经积满了雪,小区外路边停满的车,被大雪掩蔽起来,确实让人少了些许汽车人已经占领世界的心塞。刚才和小狗一起走在风雪里,寒风刺骨,飞雪如箭。平日里玩不够的它三下五除二大小便处理完,转身就往楼里跑。现在和我一起在窗前,温暖的房间里,看外面风雪肆虐的风景----看风雪里艰难行走的人,不仅想到,你正经历的际遇,也许是别人闲赏的风景。

    下雪缘故,夜色没有平日那么暗。其实即使没有风雪,也不记得城市里有黑暗纯净的夜。各种花花绿绿的霓虹灯和彻夜不眠的路灯,把城市弄得像是失眠的人脑海里不肯关闭的那扇天窗,总是花白的让人难受。纯粹黑暗的夜也就只有在远离城市的乡村才会有,香甜的梦,是否也因为暗黑朱古力的夜色才是它愿意驻足的地方?

     清雪车已经开始轰鸣着工作了。清雪工人每到冬天大雪的时候,都会彻夜工作,为了让明天早上班的人有一条好走的马路。他们根本没意识到他们的勤劳让我们多苦恼-----本来,如果没有高效率的清雪车

分类:不惑之思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抬眼已是春四月

    过春节胖的三斤肉还没有太多褪下的迹象,转眼已经是四月了。

    黑龙江的四月,算是在最北的地方迎来的第一个春天。今天早上遛狗,才算找到刚刚泛了绿的新芽,就是昨天还是灰色的。放眼望去,原来灰黑的树,一夜间都有了温润的转变,枝桠上的新芽,即使不是绿色,也亮亮的有点扎眼。

    最闹的枝头,就是杨树和榆树。杨树花鼓着满世界最大的春苞,在依旧有点颜色暗淡的城市各个街道两边招摇。而榆树,榆树钱憋的红红的芽孢,有点像杭州的红梅苞,如果只看照片,不看背景足以乱真。

    地面的草却已不是只能遥看的浅绿了,近处也已是冬天死掉的干草遮盖不住的浓绿,不过还是一斑一块的,像是从地面上慢慢渗透上来的绿潮,临近清明的缘故,天总是时不时阴着,风很大,不过已经没有了划脸刚劲在里面,湿润润的。下午一阵大风,之后真的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场春雨。此刻,外面还在淅淅沥沥呢。

    周日那天去了江边。松花江流到哈尔滨,已经是汇合了嫩江之后,流过广

分类:不惑之思 | 评论:1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6

    2015年12月31日的晚上,还在单位加班。想写点什么总结和寄语新年的话,结果网络不给力,就拖到了今天。

    今天还是在加班。不过案头已经是崭新的台历,且,2016已经翻过去的3页。每个新年开始签时间的时候,几乎都会犯同样的错误,还是习惯性地写前一年,写过之后不禁莞尔,同样的错,年年一次,可见头脑里还有一部分依旧粘接着已经流逝的去年。

    去年严格说不是一整年,是到9月30日,完整的三个季度,是在杭州度过的。前年10月末住入,算起来与杭州错过了一个最美的季节10月,将来一定回去补上。手机里至今还是杭州的春夏冬季,不时翻出来看看,心已经飞回到了西溪湿地的小桥流水繁花翠竹之间。杭州真的很美,除了冬天室内的湿冷,几乎都是让北方人迷恋的风景和气候。有人讨厌江南的多雨,恰恰,我觉得正是多雨的朦胧才衬出吴越山川的温婉与妩媚。

    除了下雨天,晨昏特别适合运动,近330天的杭州生活,每天的步行记录平均14公里以上,体重重新回到70公斤左右,一批衣裤

分类:不惑之思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冰雕

    哈尔滨被称为冰城,是否与冰雕有关,不知道。但是在12月中旬开始,各大商家和稍空旷点的广场都开始筹备冰雕确实真的,过段时间,千姿百态的冰雕就布满了大街小巷,晚上,镂空的冰雕,就变成了五彩斑斓的冰灯。

    大清早,就看见小区附近万达嘉华酒店的门前,堆了好大一堆冰块,看来是刚刚从松花江面上切割来的,整齐地垛在一起。摆放很有规律,江水浸着的部分朝下。整块冰中间有一明显的分界线,江水浸着的半部分几乎是透明的,上半部分直到裸露江面的部分,有点浑浊,整块并冰像极了北方冬天常吃的皮冻------那种故意制成的混冻。   

    这些大冰块,会在冰雕师傅的手里,雕出些什么来呢?不禁有些好奇。

    估计万达嘉华给师傅下的是命题作文,不外乎是龙凤或明年的属相,加之有些招财进宝的题材。如果不是命题雕塑呢?

    如果不是命题雕塑,那冰

分类:不惑之思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换地方写天涯

      去年此时在杭州,怎么也想不到如今会在哈尔滨这个最北方的省会城市里,一个航空工业园区的办公室里,加班,好不容易想起天涯的密码,又来续写中段了近一年的天涯。

      此时的冰城,已然完全进入了冬季。虽然前几天有些升温,可是地上背阴的地方,还堆着初冬时一场大雪留下没有融化掉的雪堆。若是在杭州,此时才是秋天,天气刚凉,到处都是金黄的银杏树和鲜艳的红枫,虽然晚上的室内冷的和北方的冬天差不多,扑面的还是温润的风。

      喜欢一个城市,一定要住一段时间。这样就完全会改变以前旅行时走马观花得到的似乎已经很准确的印象。住下来,找到周围的菜市场,从供养当地人的生活服务店铺里寻找日常生活的用品,渐渐有了当地人的朋友,甚至小区里的流浪猫和狗都默认你是这里的居民,这时候,你才算大致了解了这个居住的区域,算是熟悉了这个城市的一部分。

     

分类:与生活有关 | 评论:2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渐渐熟悉的陌生

    最近在城西开车,已经可以不用GPS了。看着越来越多已经熟识的街口和景物,不仅感慨时光如水,没有它浸不透的东西。

   

    回顾经历过的每一次迁徙,都是经历这样的渐渐从陌生到熟悉的过程。从最初的落脚地、最初开始接触的一个人、最初碰见的不曾相识的植物,甚至完全不能理解的风俗,一切都有一个起点。开始时是那么清晰陌生的界限,现在那个界限已经有点模糊,连语言与语调,都染了些吴越特有的味道。

    熟人的饭局是一个穿越陌生的标志,说明在这个城市里已经有了一个可以被接受的圈子。不过互联网的时代,忽然发现,原来你的圈子也同你一起,接受这些所有的陌生。

   有点喜欢杭州了,因为就是数着植物就很文艺。香樟、杜若、合欢、紫薇、枫杨·······&m

分类:不惑之思 | 评论:1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一个有花开着的冬季

  

第一个有花开着的冬季第一个有花开着的冬季第一个有花开着的冬季

   &n

分类:不惑之思 | 评论:2 | 浏览: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11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