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94652
  • 开博时间:2008-11-2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我九岁的女儿给九十五岁的车辐拍照

5月17日,在王国平等张罗下,都江堰市文联给先生陈道谟举办<<陈道谟传>>首发式暨九十寿诞。我带九岁的女儿朵朵参加。到了现场,老文先生吓一跳,省内外文化圈子里来了两百来人。最让老文先生感动的是:九十五岁的车辐老先生坐着轮椅也来了。车辐是成都通,年轻时当过记者,老文先生一直以他为榜样,在当记者时,也注意去研究都江堰的地域文化。我常在私下称车辐为成都肉字典。没想到,我那女儿,在会场拍照时,也对车辐老先生感了兴趣,对着老先生一阵狂拍。老先生也挺配合女儿的,还摆了PS。回来后,下载下来,我发现女儿还照得不错。特放进博客,有辐丝喜欢,欢迎下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为什么两个小小的驻京办就能购酒66万元之多

 为什么两个小小的驻京办就能购酒66万元之多
 文佳君
 今天在网上看到警方查办驻京办购得假茅台酒案,老文先生没给神勇的警察叔叔鼓掌,而是从这条消息里看到了另外的新闻,那就是河南许昌、漯河两市驻京联络处两个小小的驻京办在为拉动内需做着贡献,仅在春节期间,仅购酒就花费了66万元之多.俗话说,好马要有好鞍配,喝都喝茅台了,不可能去吃点麻辣烫吧。这下酒莱又得多少钱啊。
 老文先生在这里还想到了一事:大地震发生后,上海一媒体来灾区联系对口支援的事,负责接待的人将客人请到朋友开的酒店,喝了六瓶1573,发了两条中华,接待人员决对是好心-----把你们几爷子吃高兴了,你们总会多捐点三。没想到,这事后来黄了。据上海方面说,灾都灾区了,还喝1573,有钱嘛,捐给别的地方吧。
 老文先生想说的就是,从烟、酒的走向,可以发现N多新闻。


警方查办驻京办购得假茅台酒案 刑拘3名疑犯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4月11日20:39 新华网
  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和杨然有关的两首诗

[老文先生语:老文先生一生酒局无数,能入诗的少之又少。此诗写于那年去四川水利学院同学生们开展文学讲座的课堂上,当即诵读,学生们说诗歌原来可以这么写嗦。老文先生说有真性情,必有诗歌。后来有人说这是下半身写作,这有点看不起老文先生,老文除年轻时曾入会入派外,巳有好多年不入会不入派了。第二首是在平乐诗会酒局中记录在手机中的东东:当天夜里,老文先生、朱晓剑大师、阳光和大姐、张凤霞美妹和杨然的老婆培培女士一起吃麻辣烫,吃酒,此时的杨然在另一处同另一批诗人在斗醉,而培培嫂子对我们也照顾有嘉,我们就很感动,想到杨然操办诗会,嫂子也忙,进而想到杨然能在诗坛取得成就,也离不开培培的支持。这也应了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站着一位女人的老话。]




我和杨然在斜江边屙了一泡尿
文佳君

杨然用诗歌雕塑在国人心中的那座铜像
我真的记不清它的模样了
不过还好 诗人最终也是人
杨然给我的印象深刻得像乡间的一棵大树
教勾股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四川文学》•;卢子贵以及我的命运---我所认

《四川文学》•卢子贵
以及我的命运
文佳君

每一次踏进人海茫茫的大成都,每一次与卢子贵先生相聚,我眼前都会浮现出一本刊物——《四川文学》。一本普通的刊物,与一对不普通的师生有啥联系呢?
答案是沉甸甸的:卢子贵改变了一个人的命运,那人就是我。《四川文学》是我与先生相识相交相知的纽带。
我是一个故乡情结终生缠绕的人。10多年前,由于家景的穷窘,我初中毕业就开始远离故土去闯荡。在寂寞而忧伤的异乡生活中,我开始学着用那时时拨动心弦的文字来慰藉我孤寂的心灵。同时,在异乡我目力所及的地方,我深沉地迷恋着“四川”二字。既要有震颤心灵的文学,又要有抚慰乡愁的“四川”,于是从1990年6月开始,经济并不宽裕的我毅然订阅了《四川文学》。
一个火热的夏天,我在1992年的某一期(现在真的记不起是哪一期了)《四川文学》上读到了一篇名为《会考》的散文。文章的真情实感让人感动。因为作者同我一样也是个乡下娃,于是我就牢牢地记住了这个乡下娃作家卢子贵。后来又在《四川文学》上读到卢子贵的另一篇散文《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酒仙永志先生-----我所认识的蒋永志

酒仙永志先生
文佳君

而今眼目下,干啥事都讲个路数。也就是要有计谋。这实在让人感到人心不古,人世之悲凉,连喝酒也不例外。
我说这话题,是因为你若要在社会上混,总少不了递烟、喝酒、招呼应酬。不信你听那酒桌上又传来酒喝麻了的大舌头劝酒台词:“感情浅,添一添;感情深,一口闷!”确实,我也认为喝酒给感情有关。但我又把这些“江湖语言”叫做台词,是因为我感到有很多人在劝酒时,像是在演戏,并没有带有感情色彩,多半是在暗地里笑:看你瓜娃子喝醉了,喝高了,怎么个出洋像!此等人说是在劝酒,其实是在等着看猴戏呢;还有说这话完全是因为功利在作祟,劝酒人让喝酒人在酒精的作用下,许个诺,打下包票之类的,此等人心思也极为深。所以我说啊,喝酒也有诸多路数。
以上愚见,全是这些年本人喝酒的真实体验,纯属老文先生的知识产权。见笑见笑。另举一例:有一码字先生,与我相识多年,也多次聚餐,席间,不见其饮酒,也就罢了。有时,我这“二两醉”还要为他解困。一日,我与他去见某知名作家,午餐,此君频频举杯,酒也喝得不亦乐乎。我大惊,心想,这人也够哥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真诚地活着----我所认识的陈道谟

真诚地活着
文佳君

先生道谟从事文学活动70周年之际,都江堰市有关部门准备为陈老开个纪念会。会务组要出个这方面的文集,国平主编,邀我一定得写一写陈老。
接到电话一个月以来,为这文章我真是愁啊愁,我找不到一点感觉,无从下笔。马及时、刘平等人却早已交稿。到了10月16,文集已要出硫酸纸了,我还未下笔。这并不表示我对陈老不了解。正是因为太了解,他那些事情我也在不同的报刊以记者的身份发过一些稿子。我怕写不好所以不敢轻易动笔。我想过,文章我不能再以记者的身份去写了,我应以学生的身份去写。正因为这样,先生道谟对我有太多的影响,一时我不知从何说起,由此,我是急啊。日夜不敢忘怀,这念头就向一个灼热的铁块,在我内心滚动。国平说,那给你留两个页码,10月17日一早必须交稿,不然这文集就会留两个空页码在那儿,到时你去给文友们交待。
忽然,我知道这1月以来我为什么坐卧不宁了,这全都是陈老在潜移默化中对我的影响——真诚地生活着——对事、对人都得有个完全、完美的交待。陈老一生爱着文学——这是他对文学的真诚,对生活的真诚,而现今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稀有世尊王婆婆-----我所认识的王尔碑


稀有世尊王婆婆
文佳君

 稀有世尊王婆婆,这是我在心中对老诗人王尔碑的评定。
1994年的夏天,是我最为彷徨的日子。在1993年,我已经历了人生里的一次重撞。从白雪掩盖的东北回到了四川,我把所有热情投入到《散文诗世界》的发展中去。没想到,很快我就感受了在蜀中的阴雨气候里,日子并不是想像中的过法。
我有些绝望地回到了家乡都江堰。在这时陈道漠、何正泰等一些前辈给予了我不少温暖。有一天,先生何正泰找到我说:“《四川日报》正在创建一份子报,你可以去试一试,”并说蜀中有名的才女王尔碑曾在川报工作多年,看她能不能出面推荐一下。何老给王尔碑先生写了一封信,让我带着信去找王尔碑先生。我至今记得信的抬头写道;“王婆婆王菩萨......
我找到王尔碑先生的家。她看完信后说道;“我已退休多年,与单位人事方面的人早没联系,估计出面也不能用上什么劲”。先生鼓励我可以多创作,一可以忘记很多的事情,二可以有利于自己的成长。她还可以推荐报纸和刊物,让我写的文章有一个去处。并接连写了三封信,信分别是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年桃花正艳时

那年桃花正艳时
文佳君

那一年 是哪一年
我与父亲的记忆模糊又清晰
那年桃花正艳时
是我与父亲在一棵树下的共同记忆
我们举杯 我们哈哈大笑
那年桃花正艳时
记忆成为我们佐酒的好东西

那年桃花正艳时
父亲在树下为一日三餐劈柴
我将柴垛在屋檐下
母亲拿出灶膛里刚烤好的洋芋
这些食物如当天的阳光
这也是我牢记的童年的细节
父亲边啃洋芋边喝酒
酒后的父亲将我抛向空中
我们的笑声同枝头的鸟鸣
一直歌唱到今天

今天 我又同父亲共饮
从“那年桃花正艳时”
我们想起很多关于幸福的细节
我们想起许多关于童年的细节
并讨论了幸福的指数

那年桃花正艳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月,与海子有关的碎片

三月,与海子有关的碎片
文佳君
这些年的三月,我会很自然地想起一个人来。他,就是海子。
“海子,诗人,安徽怀宁人。1964年生,15岁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后任教于中国政法大学。1989年3月26日,卒于河北山海关。”这段简历,早已深烙脑海。我相信,在以后的岁月里,我随时随地也能说出。但常有诗朋文友问起海子的某一首诗来,我却全然不知。实话实说,我现在背不出一首海子的诗来,甚至包括标题。生活让我远离了诗歌。但热爱诗歌的岁月让我难忘。想起那写日子,我常常让曾经的我把现在的我打动。
在我周围,有很多人都有过为诗疯狂的经历,都曾发过为诗生、为诗死的誓言。不过,后来大都食言了。我是其中一个,再有人叫我诗人,我会脸红。当然我周围还有诗人,就是还在坚持写诗的那几个,我虽然引身退出诗坛,但我一生都回关注中国诗坛。
现在,海子的名字越来越少被提起。这一方面,是诗歌本身的潮起潮落,另一方面,则是青春已逝。不过,对于曾经真正爱过诗的人来说,是不应该忘记海子的,只为我们曾经的感动。我想,如果海子还活着,他对今天的美女作家、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怀沙___不仅仅长相决定待遇

文怀沙___不仅仅长相决定待遇
 文佳君


 文----决不是什么大姓,这是我自小就知道的事情:小时侯,因村中文姓人家少,我们就成了受欺负的对像。那年头,我对人多好办事是有深刻理解的。同时,也想找出几个姓文的大人物来,为自己撑一下腰,故自小就对文姓的人物常有关注。记得知道历史上有个文天祥后,我在整个小学拿此家门很说了些事儿。后来又知道了文征明,又让我自豪了一把,好像他们都是我的祖宗一样。
 知道文怀沙也是很小的时侯的事情,大概应是上世纪八一、二年,我这地主的后代,在村里还没权看[人民日报]的时侯,有一天,村支书的女儿、我的同学,拿了一张[人民日报]给我说:报纸上有一个叫文怀沙的人写的字[现在知道那叫书法作品了],让我用五张烟盒换。那时什么都还缺,我们收藏烟盒也不容易,我硬是用五张烟盒换下了这张报纸。当然也记住了文怀沙。
 再后来,知道文怀沙的长相了,也就常有长相决定待遇的感慨。再再后来,对他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又有不仅仅长相决定待遇的感慨了。记得中央台有个大家栏目,对文怀沙有个专访,那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页/9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