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思想变成比特串天涯名博

人们常说,自从莱特兄弟的第一架飞机上天起,人类就学会飞了。但我认为,那是一具金属制造的机械在空中飞,而我要的是像鸟儿一样,用自己的肉翅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如果白昼赤身裸体地在空中飞来飞去有碍风化,那么当黑夜降临时,让我在梦中酣畅淋漓地飞吧。如果我的羽翅为雨雪所湿或为雷电所折,不能在欧几里德的三维空间里飞,那么就让我的思想变成比特串,在赛伯空间里,或像鲲鹏一样,或像麻雀一样,或像野马一样,或像尘埃一样飞吧。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434543
  • 开博时间:2008-11-23
  • 博客排名:第1018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晚清人译美国宪法续

【第三节论上议院绅耆。第一款:上议院绅耆每邦准派二名,由各邦会绅士选举,在任以六年为期,凡判事可否,各人得自摅己见。第二款:国会初次聚会即将各邦所举上议院绅耆约分为三排:第一排绅耆以第二年为满任,第二排绅耆以第四年为满任,第三排绅耆以第六年为满任,此后每二年选举一次,得新任人员三分之一。(旧多新少,以资熟手。)如上议院绅耆告退或因事出缺适值邦会停议之时,未能即行选员充补者,由该邦总督派员权理,俟下届该邦邦会聚议时再行遴员充补。】[1]

“论上议院绅耆”系译者释言。蔡译释Senator(参议员)为“上议院绅耆”,释vote(表决权)为“凡判事可否,各人得自摅己见”。

试比较原文及今译:

分类:思想行动 | 评论:0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晚清人译美国宪法

少小家贫,无缘读书;壮年谋食,无暇读书;头白得闲,无谓读书。年前由施补华《泽雅堂诗二集》卷十六《張樵野蔭桓京卿出使米利堅國索詩》,偶知张荫桓生平、及其出使美利坚、日斯巴弥亚(今译西班牙)、秘鲁三国故事。由张荫桓《三洲日记》“光绪十二年丙戌(1886年)十一月二十日己酉”(西历12月15日)条,遂对汉译《美利坚合众国宪法》生发了兴趣。

张荫桓在该条日记中说:“美为民主之国,应译其创国例备览。蔡毅约有译本,甚清晰。”[1]《三洲日记》原非纯粹私人日记,而是夷情报告一类东西。光绪十六年初张氏回国复命,将日记抄录进呈,题称《奉使日记》。张氏称美国为“民主之国”,实事求是;谓“应译”、“备览”,尽忠尽职。该条日记全录《美国宪法》蔡译本。据今人考证,蔡锡勇,字毅若, 福建龙溪(今龙海) 人;光绪四年(1878),陈兰彬出使美日秘,锡勇任英文翻译。

分类:思想行动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驯养”是什么意思:读《小王子》

《小王子》(Le Petit Prince)是一部童话书,是写给所有识字的小孩和“还是小孩”的大人看的。识字的人可以读书,不识字的人只能听书;所谓“人生识字忧患始”只是大人一时的气话。写《小王子》的人是个大人,而且是个法国人,名叫圣埃克絮佩里(Antoine de Saint-Exupéry)。他在写完《小王子》的第二年(1944)失踪了,那一年他四十四岁,而且消失在湛蓝湛蓝的天空中,因为他生前不但会写童话,而且会开飞机。我读《小王子》的时候已经老了;无论是童话里的老年人,还是生活中的老年人,要末比成年人智慧,要末比成年人糊涂,总之比不上小孩子聪明,更比不上小孩子纯净。

我读不懂用法语写的《小王子》,只能读翻译成汉语的《小王子》。我三十年前已经是大人了,一时高兴,学过一点法语,至今还会说“你好”、“谢谢”、“再见”,别的都还给老师了。我成年后学过的东西可多了,不仅学过法语,还学过农艺;现在很少有人因为学过农艺而大吹大擂的,不管他是自愿学的农艺,

分类:夜读偶记 | 评论:0 | 浏览: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知识的责任和历史的考订

罗家伦(字志希,1897-1969),以五四学生运动领袖而名世。1920-1926年,先后留学美国、欧洲。归来后,参加北伐,担任过各种公职,曾任国立清华大学、国立中央大学校长。1949年随蒋介石赴台。手头有《历史的先见:罗家伦文化随笔》,系关鸿、魏平主编《海外学者文丛》之一种(上海:学林出版社,1997年)。

 

《知识的责任》篇,发人之未发,思人之未思。所谓“知识的责任”(Intellectual Responsibility),其实是指知识人的责任(The Responsibility of Intellectuals)。罗家伦认为,中国知识人不负责任的病根有六:

第一,缺少思想的训练,即缺少逻辑的训练。罗氏赞成研究人文科学者亦须学习高等数学,并非因为他用得

分类:夜读偶记 | 评论:1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平庸的恶

我读阿伦特(Hannah Arendt)的书甚少,这话并非意味着我读其他人的书甚多,却斗胆写过散论《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阿伦特政治哲学片议》,写过文评《关于阿伦特与施米特比较研究》。尤其在评羽戈文集《酒罢问君三语》的文中,题为《羽戈三寻》,不自量力地写道:“在宪政秩序下人们如何清算‘恶’(evil)、尤其是清算‘平庸的恶’(banal evil),后者起源于‘平平常常的人性弱点’。既然神未能改造亚当,人何能改造本性?换言之,人何能铲除‘平庸的恶’?”

日前读孙传钊编《耶路撒冷的艾希曼:伦理的现代困境》(Eichmann in Jerusalem: Dilemma of Modern Ethics)一书(吉林人民出版社,2011年),方才知道阿伦特的名著《耶路撒冷的艾希曼》并无中文版全译本,方才知道孙编本除了收入《耶路撒冷的艾希曼》一书的“结语”和“后记”外,还收入围绕艾希曼审判和阿伦特所谓“平庸的恶”的若干论战文章。

分类:思想行动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人

第一次读玛格丽特·杜拉斯(Marguerite Duras),而且读的是她的《情人》(L’amant,王道乾译,中法英三语版,上海译文出版社,2014年8月),却找不到一点情色味道。于是想,《情人》不妨译为《爱人》,省得汉语读者想入非非。只是早在延安时代, “爱人”一词已经成为中共人士的流行语,用来指称自己或他人的“丈夫”或“妻子”,全不顾外国人听到法语L’amant或英语lover一词时的满脸惊诧。

在读《情人》之前,我不止一次地听到汉语读者们赞赏这本小说的开头,就像他们赞赏《安娜卡里列娜》的开头,赞赏《百年孤独》的开头。天哪!他们都是天生的小说鉴赏家,而我不是。《情人》的开头是这样的:“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Un jour, j’étais âgée déjà, dans le hall d’un lieu public,

分类:夜读偶记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革命:自由还是面包?

阿伦特(Hannah Arendt)的名著《论革命》(On Revolution,1963),既非鼓吹革命,也非反对革命,她只是说:“战争与革命依然是当前世界两个核心的政治问题。”[1]如今半个世纪过去了,阿伦特的论断依然有效吗?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的硝烟并未散尽,五彩缤纷的颜色革命犹是汉语政治学界的禁忌。

依阿伦特的史眼来看,“战争是有史以来最古老的现象,而革命,确切说来,在现代以前并不存在,只有在最近的重要政治资料中,方可找到它们”。[2]汉家儒生津津乐道的“汤武革命”虽然源远流长,却不是阿伦特盘子里的菜。之所以将战争与革命相提并论,乃因为“暴力是两者的共性”

分类:思想行动 | 评论:2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救救神罢:读止庵《神拳考》

读止庵《神拳考》(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年)之前,知道义和团运动无论如何算得上影响中国近代史走向的一桩大事因缘,;知道正版历史教科书的判词:“义和团战争是一九○○年发生在中国北部的反对帝国主义的武装斗争。”然而《神拳考》作者既无意考证“反帝武装”的本末,也无意做“武装反帝”的翻案文章。

作者的宗旨立足于一个“神”字,而且这个“神”须归在“文化”项下,因此本书是一本“文化批评”的书、而非“历史评价”的书。作者说,“文化批评并不取代历史评价,甚至不影响历史评价;但反过来说,文化批评也不应该为历史评价所左右。”(见本书新序)言下之意,《神拳考》与教科书有如夏蝉冬冰,两不相干。

作者引用义和团乩语:“神助拳,义和团,只因鬼子闹中原。”进一步道,随着“神”的登场,这个“因”已经不是洋人猖狂、洋货泛滥等具体原因,而是神之劫难,义和团则承担了弭除劫难的使命:“上能保国,下能救民。”在这个新的以神为

分类:思想行动 | 评论:1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民主不是东西

乔万尼·萨托利(Giovanni Sartori)《民主新论》(The Theory of Democracy Revisited)的译者冯克利说,十八年前,“民主”仍为一个可怕的忌语,如今,大家已经在谈论“民主是个好东西”了。至于它好在哪儿,见仁见智,七嘴八适。既如此,便需要一些谈资,以给民主讨论助兴,萨托利的这本书大概仍是个不错的选择(见《民主新论》,世纪出版集团,中译本第三版译者说明,2009年)。时至今日,又过了八年,谈论“民主”虽不犯忌,却不再时兴;相反,人们纷纷拿伊拉克、利比亚说事,以凿实“民主”之不灵光。

我们一会儿说民主是个好东西,一会儿又说民主不灵光,但彼此心照不宣,指的都是“西方民主”。我们并非一概忌讳西方的东西,比如既不忌讳西装,也不忌讳西药,更不忌讳西方的坚船利炮及其后身――航母飞弹。我们忌讳西方的民主,因为民主不是东西,民主是一种价值观念、一种历史经验。我们尤其忌讳“民主西来意”,一如当年忌讳“佛祖西来意”,因为它有可

分类:思想行动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民国学人的余音

葛兆光的《余音》是一本纪念学术界前贤的随笔集,自序:“编这本集子时,我的心境却很苍凉,觉得前辈的身影,连同一个时代的学风与人格,仿佛在暗黑之雾中渐渐消失,不由得想到的却是‘余音’这个多少有些无奈的词语。尽管说,‘余音绕梁’也可以‘三日不绝’,但是‘三日’之后呢?因此现在我想到,却是‘余音’或成‘绝响’,总会袅袅远去。”(葛兆光《余音》序,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年1月)

这本随笔集里所记述的一十六位学人中,多数可以称之为“民国学人”,他们不是民国学人的全部,也未必想充当民国学人的代表,但他们的学术黄金时代确实在民国,即便他们之中有人活到了国共鼎革之后。于是人们不得不面对一个颇有争议的话题,亦即如何评价民国学术;背后暗寓的话题是如何评价民国,我们迄今未奉民国为正朔。

葛兆光主张,就学术流变而论,晚清民国似一脉相承,未易细分畛域,关键是要看几个大关节。

分类:思想行动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3页/123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1-10

流丽年华昧

2018-10-30

jfsvwn1746..

2018-10-24

深海悬崖

2018-10-24

1010178941

2018-10-19

九州神国阜

2018-10-17

叶小琛挪

2018-10-15

夜凝苍穹

2018-10-14

乡下小胖子

2018-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