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思想变成比特串天涯名博

人们常说,自从莱特兄弟的第一架飞机上天起,人类就学会飞了。但我认为,那是一具金属制造的机械在空中飞,而我要的是像鸟儿一样,用自己的肉翅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如果白昼赤身裸体地在空中飞来飞去有碍风化,那么当黑夜降临时,让我在梦中酣畅淋漓地飞吧。如果我的羽翅为雨雪所湿或为雷电所折,不能在欧几里德的三维空间里飞,那么就让我的思想变成比特串,在赛伯空间里,或像鲲鹏一样,或像麻雀一样,或像野马一样,或像尘埃一样飞吧。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6
  • 总访问量:1428055
  • 开博时间:2008-11-23
  • 博客排名:第1028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周策纵拷红

周策纵《弃园文粹》(上海文艺出版社,1997年)有廿余章与《红楼梦》有关,故标题戏云“拷红”,非拷打红娘之谓也。《红楼梦》第五回“贾宝玉神游太虚境,警幻仙曲演红楼梦”,写宝玉在太虚幻境翻看“金陵十二钗正册”,内有一页画着一片冰山,上有一只雌凤,其册词云:“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读者皆知此册词乃影射王熙凤身世。只是“一从二令三人木”一句,令后世红学家费尽猜详,未得确解。或解为“人上人[一从],众冷[二令],夫休[三人木]”,亦未妥贴。

周策纵认为,“一从二令三人木”乃指凤姐害死尤二姐一案,謎底就在第六十八回“苦尤娘赚入大观园,酸凤姐大闹宁国府”和第六十九回“弄小巧用借剑杀人,觉大限吞生金自逝”内。第六十八回开头,凤姐计赚尤二姐搬入大观园中住,尤二姐便说:“奴家年轻,一从到了这里之事,皆系家母和家姐商量主张。今日有幸相传,若姐姐不弃奴家寒微,凡事求姐姐的指示教训,奴亦倾心吐胆,只服侍姐姐。”周纵策指出,这儿的“一从到了

分类:夜读偶记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钱仲联《李贺年谱会笺》

传说毛润之喜三李,故文革中尝有李长吉集出版。

李贺,字长吉,唐宗室郑王之后。

坐实李贺是个红后代。太祖未登基,只是追认,算不得帝子龙孙。然而唐世有两郑王,一为太祖(虎)第八子,名亮。一为高祖(渊)之子,名元懿,史称小郑王,或称惠郑王。

《旧唐书》本传:“李贺,字长吉,宗室郑王之后。”

《新唐书》本传:“李贺,字长吉,系出郑王后。”

新旧唐书打架,孰是孰非?于是史家纷纷施展各自考据功夫,包括据说不食美国面粉而死的朱自清,著有《李贺年谱》(朱谱),分辨大小郑王。小郑王似乎比大郑王显贵,故又称宗室郑王。

分别大小郑王易,

分类:夜读偶记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黄燮清洋泾竹枝词

黄燮清(1805-1864),原名宪清,字韵珊,浙江海盐人。少以贫游幕四方,王有龄守杭州,赏其才,招为记室,当助金以资其著书。道光十五年乙未(1835)举人,以候补知县分湖北,权恩施,乞病归。筑倚晴楼,赋诗按曲以自娱。有《倚晴楼诗集》十二卷。

 

春申江上有闲田,突起琼楼住水仙。十二栏干云万里,笑看帆影下青天。夷族好楼居,高或三四层,便于眺远。

 

碧油帘幕太空濛,玉砌雕廊面面通。夷楼四面皆廊。百叶明窗自开合,不留炎暑但留风。百叶窗以薄板叠成,能屏炎暑,而通凉风。

 

瘦石清池绿树阴,

分类:夜读偶记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国学衰落

钱智修,又署坚瓠,1920年杜亚泉辞职后,主掌《东方杂志》笔政,撰有《功利主义与学术》一文。钱智修与杜亚泉一样,主张中西文化调和论,面临国学衰落,曾无限感慨地说:“濂洛关闽,年淹代远,不可作矣。问有如黄顾颜王之艰苦卓绝,独创学风者乎?无有也。问有如江永、戴震之立书著说,发明绝学者乎?无有也。问有如俞樾、黄以周之久主书院,门弟子遍于东南者乎?无有也。问有如李善兰、华蘅芳之精研历算,译著传于天下者乎?亦无有也。有之,则载政客为巨魁之学会,及元勋伟人之政书尺牍耳。”[1]

钱智修痛陈:“功利主义最害学术者,则以应用为学术之目的,而不以学术为学术之目的。所谓《禹贡》治水,《春秋》折狱,《三百篇》当谏书者,即此派思想。”


分类:夜读偶记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沃格林的symbols(下)

桑多兹称沃格林的政治哲学为“代表理论”。它旨在识别和分析历史上定分(ordering)真理的模式,并肉身化为先知或哲人,在社会中作为实在的自我解释而出场。“它在精雕细琢的符号中找到表达,传播社会之根本共识,形成其制度生活及其人民的个人生活和公共生活。它形成信仰结构,那是社会交往的独特基础;它还塑造社会之个体成员的本质人性,通过向他们提供生存意义,即他们都是一个他们经验为超出纯粹私人生存的实在中的分有者。于是这样的定分真理就有了生存代表的地位。”(同上,第114页)

Ordering是一个德语味道十足的词,原译“定秩”,系生造汉语,以下一律改为“定分”,不另说明。《三国演义》第二十三回:“君臣各有定分。嵩今事将军,虽赴汤蹈火,一唯所命。”“定义”一词,典出《管子·七臣七主》:“法者所以兴功惧暴也,律者所以定分止争也,令者所以令人知事也。”哲人的真理要上升为定分真理,恐怕也要看机运。事实上,真理被拒斥,真理的担当者被毁灭是常有的事。

分类:爱智之欲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沃格林的symbols(上)

六年前,跟风读过一点沃格林(Eric Voegelin)。如今读书界的“沃格林之风”多半已经刮到爪哇国去了,开读埃利斯·桑多兹(Ellis Sandoz)的《沃格林革命:传记性引论》(The Voeglinian Revolution: A Biographical Introduction),有点围着火炉吃西瓜般不合时令。桑多兹志在为那些愿意理解和欣赏沃格林的读者提供一本入门读物(《沃格林革命:传记性引论》,第二版,徐志跃译,上海三联书店,2012年,第19页),但此书汉译本未能在重要名相后附注原文,书后也未给出译名对照表,普通读者想凭此“入门”谈何容易。

桑多兹在本书《中文版作者序》中告诉中国读者,哲学家沃格林的工作主要致力于分析20世纪的极权暴政――布尔什维克主义和国家社会主义,“因为它们是对人类实在的简约描述,这种描述隐匿了宰制意志或权力欲――自世界开始以来,这种宰制意志或权力欲就是每一种暴政的标记。”(同上,第7页)。

分类:爱智之欲 | 评论:3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沃格林的being

尤金·韦伯(Eugene Webb)的《沃格林:历史哲学家》(Eric Voegelin: Philosoper of History)系沃格林导读书之一种。作者在“中文版序”说,沃格林之所以难懂,一则面对沃格林“博杂的哲学背景与文献来源”,即便西方读者亦望而生畏;二则沃格林处理问题的方法与视角背离了西方传统,即背离了西方关于being(本是)[1]与human being(人之是)的基本结构之假设。作者猜想中国读者反而易于理解沃格林,显然是自说自话;且勿论沃格林背离雅典,实乃奔向耶路撒冷、而非奔向长安,但就西方的“本是”被译作“存在”,已经是燕书郢说而足以令中国读者摸不着头脑了。

作者告诉中国读者,西方读者的思想模式是柏拉图主义的,是本质主义的,是静态的,是创世之后的;而沃格林

分类:爱智之欲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维科的新识

伯林(Isaiah Berlin)《反潮流:观念史论文集》(Against the Current: Essays in the History of Ideas)第三、四、五篇都与维科有关,分别题名《科学与人文学科的分离》(The Divorce between the Sciences and Humanities)、《维科的知识观》(A Note on Vico’s Concept of Knowledge)、《维科和启蒙运动的理想》(Vico and the Ideal of Enlightenment)。其中,“科学”(science)一词特指“自然科学”(natural science)。伯林照例从质疑“一元论”起手,他视之为“西方思想的一个核心传统,它至少可以追溯到柏拉图”。在柏林看来,“一元论”有“三个基本假设”:(1)凡是真正的问题都有唯一的正确答案。(2)给出唯一答案的方法必然是理性主义的。(3)这些答案,无论是否已被发现,其正确性乃是普世的,放之四海而皆准,放之古今而皆准。(伯林《反潮流:观念史论文集》,

分类:爱智之欲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马基雅维里的颠覆

伯林(Isaiah Berlin)《反潮流:观念史论文集》(Against the Current: Essays in the History of Ideas)的次篇题名《马基雅维里的原创性》(The Originality of Machiavelli)。马基雅维里的《君主论》不过是薄薄的一本小册子,《论李维前十书》也不算冗长,但世人的解读之繁和分歧之大,令伯林惊叹不已。“《君主论》显然还让过去四个世纪、尤其是我们这个世纪某些最可恶的实干家击节赞赏,尽管他们通常并不阅读古典文献”。(伯林《反潮流:观念史论文集》,冯克利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02年,第30页)伯特兰·罗素称《君主论》为“恶棍的手册”,墨索里尼称《君主论》为“政治家的袖珍指南”。(同上,第42页)更可悲的是,苏俄知识人卡门涅夫(Kamenev)的《君主论》俄译本导言,活用唯物史观、将马基雅维里描绘成马恩列斯的先驱,未料马屁拍在马脚上,被押上了审判庭。(同上,第40页脚注49)

分类:思想行动 | 评论:0 | 浏览:5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反启蒙到极权论

伯林(Isaiah Berlin)《反潮流:观念史论文集》(Against the Current: Essays in the History of Ideas)初版于伦敦,再版于纽约,共收入十三篇文章,顾名思义,谈的都是观念史。英语idea的寻常意思是:想法、主意;到了哲学家嘴里就成了非同寻常的“观念”或“理念”。idea添上后缀-lism,即成了高深莫测的idealism,直译“观念论”或“理念论”,曲译“唯心主义”。idea添上后缀-logy,即成了庄严宝相的ideology,音译“意底牢结”,直译“观念学说”,曲译“意识形态”。

据金观涛、刘青峰伉俪《观念史研究:中国现代重要政治术语的形成》(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年)一书的说法:“观念是指一个(或几个)关键词所表达的思想。”换言之,“观念可以用关键词或含关键词的句子来表达。”总之,“观念”(idea)与词(word),尤其与“大词”(big word)之间是有关联的。那么,可否说“观念史”即“

分类:思想行动 | 评论:0 | 浏览:2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1页/120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asddjw2012

2017-05-25

钓鱼舟

2017-05-24

孙鸿睿

2017-05-21

知白守黑

2017-05-14

一心先生

2017-05-14

qiankun123..

2017-05-07

ty_紫色沙漠

2017-05-02

觉中

2017-04-18

文锦书屋

2017-04-08

守本为一

2017-03-29

20170308

2017-0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