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翠斋书话

轻弹浅唱,月下独酌;书香飘飘,碟韵渺渺!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98826
  • 开博时间:2008-11-22
  • 博客排名:第5654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小說人生:待春風--董橋



 
養心殿藏九九消寒圖



小說人生:待春風
 2011年1月2日
  
  
  倫敦朋友辛西婭那時候愛讀 Margery Allingham的偵探小說,說不輸克里斯蒂。跟她逛舊書店她只找阿林厄姆的舊小說:布萊克德利謀殺案,神祕的一英里,葬禮中的警察,甜蜜的危險,還有好幾本科幻故事,鬼的死亡她說最好看,三十年代又寫了給法官的鮮花和壽衣的式樣,四十年代再寫叛徒的錢包,驗尸官的行話,殯儀師,烟中虎,一九六三年那本《中國保姆》我買過,沒來得及看新加坡來的前輩拿走了。阿林厄姆一九六六年死了,她筆下的著名偵探人物坎皮恩似乎死不了,戴眼鏡,很溫文,很機靈,我追讀過兩三
分类:迷恋董桥 | 评论:9 | 浏览:38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在新旧交替的日子里



 陈子奋之神仙之侣


还有10分钟就2011年了,写完此博,日子顺理成章的就翻到了兔年。小时候渴望长大,可惜随着年纪的增长,越发怕岁月无情催人老,当年的雄心壮志未能酬,只能对酒当歌,把酒饮欢了!所以现在只剩下人生几何,只求开心舒心顺心便好!祝福所以的朋友们节日快乐!新年如意!祝词虽然俗不可耐,但也最为真心!
  在岁末,回望往昔,无论好与坏,美与丑,热闹与寂静,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了,展望未来,于我,是一个传说,无法言喻的传说,只能想象而不能写实,所以每天我都可以填充,可以白描可以晕染可以着色可以篆刻!
  去年国家的多灾多难,希望随着喜庆的一年可以瑞雪兆丰年,物价房价可以许普通老百姓一个美好的愿望!时
分类:胡言乱语 | 评论:13 | 浏览:11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說人生:香雨齋--董桥

小說人生:香雨齋
  2010年12月26日
  
  
  
  道風山下幾條村子六十年代荒僻極了,村裏的香雨齋也有點破舊,記得是兩層樓,漢元先生和夫人于大姐住樓下,樓上是房東,一位上海太太帶着十二、三歲的兒子,丈夫南來不久死了。先是我和漢元先生做同事,在中環一家半官方機構他當翻譯組副主任我當翻譯員,我辭職轉換工作他還留在那邊做到六十五歲退休。原先他們一家住灣仔,不上班了才搬去郊外住,說是那位房東太太是熟人,勸他們搬到鄉間清靜,兩家人合住一所房子還有個照應。到底是老年月,大家日子過得清簡過得踏實,友情幾乎親情那麼濃,漢元先生要我周末隨時上他家玩,園中蔬果隨便吃,土雞也甜美,下雨天山溪裏還抓得到田雞、河鮮,都好吃。他們家門前兩株老桂樹每年花季滿樹桂花,風一吹一地芬芳,香雨齋齋名應情應景,連進門張大千寫的小匾都隱約飄散一縷桂香。
    「齋名取得真漂亮!」我說。
    「聽說清代有個吳元潤也用香雨齋。」
    「不管吳元潤,莊漢元才是齋主!」
    「我不認識張大千,朋友替
分类:迷恋董桥 | 评论:3 | 浏览:10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說人生:鮑西婭--董橋





小說人生:鮑西婭--董橋
  
  2010-12-19
  
  是個學問家,老得整潔,灰色法蘭絨上裝,黑色燈芯絨襯衫配淺灰色開士米領帶,襯上花白的頭髮玳瑁框的老花眼鏡,演講廳裏幾百聽眾都傾倒,說是學院應該供養他供養到老死。老先生說科技文化給文學和文心洗了禮,人文遺產的守護人都背棄了傳統一心把人文思潮推向科技的汪洋大海。他說語言學心理學社會學哲學都遠離了生活遠離了人生一頭鑽進方程式的遊戲規則,再也找不回想像找不回感覺找不回關愛。他說五、六十年代他離開英國到美國幾家大學講學,學生都愛聽他回顧治學歷程讀書心得生活體驗。老師和學生都在浩瀚的書海中找到樂趣找到情趣。他說學院容許創作家享有充裕的
分类:迷恋董桥 | 评论:2 | 浏览:10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久违了,博客!

很久都没上天涯了,一直觉得干点自己喜欢干的时候,远离下网络,远离下喧哗,董桥也被我放下了3个多月快4个月,本来以为闭门可以造车,闭关可以修炼,终究敌不过外界的诱惑,又放弃了一直努力的决心,但是,我学会了执着的同时可以看看路边的野花,未曾没有收获,太过执着太过偏执终究不是一件好事,于我!
  我终于也微博了,不过不在天涯而在新浪,感觉新浪的围脖真给力,现在是新鲜期,还玩不腻!
  发现这段时间新书出了不少,年底买书的心又蠢蠢欲动了!不过价格真不给力啊!这年头,通货膨胀跑得比刘翔还快,普通大众的生活越来越难过了!
  但是精神粮食不能因为通货膨胀便放弃了,毕竟拥有一个书房是我最为现实的一个梦想了,连这个梦想都放弃,那我就更甘于平庸,本来已经够平庸了,再平庸,便是低下了!那时便只能望天咯!
  寒流掠袭江南,空调也未能把严寒赶跑,夜生活便变成了窝在温暖的被窝里看书,这是我晚上最喜欢的干事情!翻阅画册便是抵御寒冷的一丝丝温暖了!可惜家里收集的《荣宝斋画谱》数量不多!
  古典迷上了巴洛克时期的歌剧!最近听了好几部,其中颇为喜欢的便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8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說人生:月芽山館--董橋

小說人生:月芽山館--董橋
  
  2010-12-05
  
  說的是一九三三年,那位英國作家在新加坡準備去婆羅洲、印度支那半島和暹羅旅遊,很想找個跟班隨行。介紹所職員說上好人選都放假回廣州了,倉促間恐怕沒法張羅。作家說他明天動身,不能多等。職員請他稍候半個鐘頭讓他出去碰碰運氣。作家坐在介紹所裏抽煙等他。果然,他帶了一位二十歲年輕人回來,黃黃一張臉稚嫩得很,黑眼睛露出幾分羞澀,雪白衣褲乾乾淨淨,人也鎮靜。他說他叫阿慶,喜歡旅行,會說英語,還有推荐信。作家決定聘請他,翌日動身。他說阿慶的英語還算不錯,可惜英國人說話他聽不太懂,彼此只好自說自話了。真是個好僕從,會燒菜,會伺候人,會整理行李,會照應餐桌。人也勤快,整潔,不多嘴。很沉實,遇事篤定,不慌張,不怕累,成天笑嘻嘻的。怪脾氣當然有,最愛洗澡,愛用作家的浴室用作家的肥皂用作家的毛巾。作家起初很不自在,慢慢也慣了。唯一短處是趕車趕船總是找不到他,舟車快起程才施施然來了,一臉笑容說:「耽誤不了,時間多得是,火車永遠等人!」問他到底去了哪裏。他靜靜看着作家說:「哪兒都沒去,隨便走走。」六個
分类:迷恋董桥 | 评论:0 | 浏览:8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說人生:莲房--董橋

  小說人生:莲房--董橋
  
  2010-12-12
  
  英國來的通訊社特派員說他調回倫敦了。叫溫斯頓,倫大亞非學院主修歷史,再讀劍橋,入行聽說在《衛報》蹲了好幾年,基本功練得紮實,繞完幾家報刊轉去一家通訊社大受重用,做得順心。兩年前倫敦外交部英國朋友介紹他來看我,說要派到南洋各地工作一段日子,問了我許多南洋舊事。一晃任期滿了,說是採訪政經新聞是日常功課,公餘時間多清閑,到處看了許多殖民時代舊宅院,搜羅了一大堆資料,想着回英國寫一部書,老照片新照片對照編進書裏:「訪問了好些個老華僑的後人,過六十的還說得出一些故事,年輕一代殖民歲月、唐人文化離他們都太遠太遠了!」溫斯頓說。他在隨身電腦裏按出一些爪哇中部省會的舊照片給我看。六十多年前我住過的那幢殖民時代老宅院還在,門廊修復過,門前大樹無恙,後園聽說分租給幾家人家了。唐人區老街好像也沒怎麼變,河邊上我少年時候常去的章家依稀認得出,百葉窗都鑲紅磚窗框,溫斯頓說走近一看裏頭翻新了,不再是當年的庭院格局:「有個老買辦對我說那房子鬧鬼,說老年月裏的千金小姐嚇瘋了,新買主買了宅院裝修過才住進
分类:迷恋董桥 | 评论:0 | 浏览:9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說人生:嘯月軒--董橋

  董橋:嘯月軒
  
  2010-11-28
  
  姓樂是稀姓,還分兩個讀音,有的讀快樂的樂,有的讀音樂的樂。早年長輩朋友樂月昇先生說他姓快樂的樂,小時候大人於是給他取個號叫「喜之」,喜見月亮升起。台灣從前有個名記者名作家叫樂恕人,張大千的朋友,給大千編寫詩文集編年,我在台灣求學時代常在報上讀他的大文。香港這位樂先生那年八十大壽,在北京樓擺壽宴,身邊一位姑娘步步攙扶,侍湯侍菜,奉茶奉酒,很體貼,很標緻。坐我身邊的老先生說樂先生晚年多福,收了這樣一位解語花做學生彌補他半世寂寥,萬貫家產總算多一處着落。其實樂先生退休十幾二十年了,西洋樂器生意老早盤給別人,半山上一間寓所叫嘯月軒,養着一位老管家和兩位老媽子,同輩友人都笑他像毛姆,有個貼身管家跟進跟出,享盡紳士清福。「我喜歡毛姆小說,可沒有斷袖之癖,」他說。「老曹跟了我四十年,從上海跟到香港,忠心,能幹!」聽說抗戰末年他妻子跟他的徒弟跑了,孩子送去鄉下跟奶奶過,戰後病死,樂先生帶着老曹先去廣州轉來香港,從此大展鴻圖,靠着留英時期的英國朋友搭橋讓他代理幾款名牌樂器。樂先生跟我說他一生跟樂字
分类:迷恋董桥 | 评论:0 | 浏览:8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說人生:念奴嬌--董橋

  小說人生:念奴嬌--董橋
  
  2010-11-21
  
  是抗戰時期孫立人部隊裏的少尉,全身像一枝筆那麼挺,黑黑一張臉透着風霜,忠厚裏藏滿孤獨的落寞。都叫他陳少尉,六十年代在台北我先認識他的義子小順子,每年寒假暑假一起玩,陳少尉說我長得像他弟弟,格外照顧我:「我弟弟跟我媽留在大陸出不來,見了你像見了他,高興!」他們是湖南人,聽說少尉五十年代是匪諜疑犯,抓進去關了一段日子放出來,清白。小順子說那幾年大抓匪諜,孫立人將軍陷進台灣軍界政界的陰謀陽謀之中,許多部下都成了敵對勢力整治對象,風聲很緊,遭殃的不在少數。陳少尉逃過那一劫退伍了,跟兩個老兵開雜貨店,日子過得蕭瑟,卑微,聽說好幾段姻緣也吹了,小順子是他一個戰友的孤兒,乾脆收為義子。一九七五年我在英國,小順子來信說陳少尉癌症死了,葬禮上一位湖南阿姨大慟,告訴小順子說她是陳少尉小學、中學同學,願意供奉少尉的骨灰。小順子不想這樣做:「義父是我的恩人,靈位應該供在我家。」一九七八年我放假回香港去過一趟台北給少尉上香,小順子那些年生意做得很好,沒過幾年更好了,結第二次婚,人胖了兩圈:「我
分类:迷恋董桥 | 评论:0 | 浏览:8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春風裏 —陳之藩研討會上的閑談--董橋

在春風裏 —陳之藩研討會上的閑談--董橋
  
  2010-11-07
  
  很久很久以前,陳之藩教授到瑞士開會,是一次《機械人與自動化》國際會議,在一個叫盧加諾的地方舉行,是湖邊,從蘇利士坐風箏去。陳教授告訴我說,依稀記得兩次大戰之間有過一次五國會議就在盧加諾召開,簽訂過《盧加諾公約》,後來當然是一張廢紙了。他說那麼明媚的湖邊,想起的不是馬克吐溫的散步論就是湖邊詩人的句子,怎麼可以找這個地方開機械人會議,又是自動化的會議?陳教授在信上說湖邊之美他形容不出來,他說「我這個人的毛病,作文必鄭重其事,一鄭重其事就寫不出文章了」。他說記得是馮至引過一句瑞士詩人的詩:「生於波登湖畔,死於肚子痛」,是馮先生在湖邊見到的墓誌銘,倒很像「人生只合揚州死,禪智山光好墓田」,或者近人那句「人生只合住吳城,片石叢花俱有情」。陳教授說他坐在湖邊胡思亂想了四天,去開會只去了一個上午,因為那天他唸論文非去不可。
  陳之藩這位電子學教授正是這樣一位滿身文學細胞的文學家。六十年代我讀書時代讀他的《在春風裏》已然如沐春風,驚嘆他可以把中文寫得那麼淺白
分类:迷恋董桥 | 评论:0 | 浏览:6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說人生:一翦梅--董橋

  小說人生:一翦梅--董橋
  
  2010-11-14
  
  真好,那時候還沒有發明手機,電話也沒那麼普遍,人與人之間的交往都靠寫信,友誼於是永遠保住一個距離,一個禮貌的空間。連上門拜訪都優雅,一杯清茶的寒暄,一枝香烟的轉圜,再尷尬的境地,幾聲乾咳兩句笑語輕輕帶過去,滿天又是月明星稀!詩人艾略特六十二歲那年在《時代》周刊裏說,人生五十歲到七十歲最難熬,人家總愛找你做些事,你又還不到七老八十,不便回絕:"The years between 50 and 70 are the hardest. You are always being asked to do things and yet are not decrepit enough to turn them down."艾略特一輩子寫了好多信,書信集都編得出上冊中冊下冊三塊磚頭;換了今天,老詩家一定苦死了,找他的人那麼多,家居電話響個不停,出門手機絕不饒命,不接,短訊瞬間傳過來,關了機案頭的電腦還不罷休,幾乎容不得片刻的考慮逼你說出幹不幹。都說那是科技的光環文
分类:迷恋董桥 | 评论:0 | 浏览:7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說人生:玉琮--董橋

  小說人生:玉琮--董橋
  
  2010-10-31
  
  舊小說裏看慣了,這位過了半百的荷師娘蒼然古貌,銀髮酡顏,眼睛是秋月籠烟,眉毛是曉霜映日,也許是山鄉住久了,都說她年輕時候那股烈火脾氣都散淡了,像閒雲,像野鶴,閩南話和國語也軟水那麼軟,偶然迸出一句英語似乎硬朗些。連她住的那座青山都飄着古意,碧岫堆雲,猿啼鶴唳,後門外還有流水潺漫,飛泉瀑布,我的初中恩師文老師說每回上山探訪荷師娘彷彿歲月倒流回到范石湖的田園詩裏。一九五九年我高中快畢業準備回台灣升學,文老師說趕在雨季前去看望荷師娘也好。同去的還有師母和師母的弟弟雷大哥。山鄉不遠,一個半小時車程,年年去幾次風景都不變,荷師娘說戰前戰後都那樣,省政府好像忘了這個鄉鎮,日本南侵竟也沒挨過轟炸,倒是隣近那幢大宅院日本軍官做過別墅,前院加建了高高的警衛亭還在,簡直二戰紀念碑了。
  荷師娘是廈門人,鼓浪嶼長大,精通英文,會彈鋼琴,也寫詩填詞,跟她表哥成了親一起下南洋,經營木材加工廠發迹。表哥四十多歲病故,膝下獨子低能,二戰末期也死了。戰後荷師娘賣掉木材工廠,帶着幾個忠心家
分类:迷恋董桥 | 评论:0 | 浏览:7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說人生:簡愛--董橋

  小說人生:簡愛--董橋
  
  2010-10-24
  
  先是在舊金山認識她,老朋友老崔替我洗塵約了幾個朋友湊熱鬧,她也在,說是剛巧路過,乞討一雙筷子一碗飯,翌日天亮飛紐約。很瀟灑很精緻的「藍襪子」,肌膚白得刺眼,一束長髮夾着土紅大髮釵,浮雕玲瓏,老崔讚美兩句她立刻摘下來讓大家傳觀:「明代的老琥珀,找師傅做成髮釵,」她說,「我媽留下來的。」笑起來眼睛鼻子嘴巴一瞬間都像點了燈幽幽眇眇亮滿一張臉。叫夏甲,台灣長大的四川人,留學澳洲,上過柳存仁先生的課,嫁給墨爾本世家少爺。席上一位在美國教書的中國教授說夏甲名字取得好,是《聖經》裏 Hagar的中譯,亞伯拉罕妻子撒萊的婢女,給亞伯拉罕生了一個兒子叫以實瑪利 Ishmael,撒萊忌妬,把夏甲母子趕到曠野,猶太人說以實瑪利是巴勒斯坦南部貝督因人的祖先,還有人說他是穆罕默德的先人。夏甲聽了說她父親沒那麼大學問,子女名字甲乙丙丁順序排,弟弟叫夏乙,妹妹叫夏丙,從來不講究。教授連連稱讚不講究中見講究,俗裏透雅。夏甲不服氣:「真那麼俗氣嗎?」大家趕緊扯開話題。
  那天散了席老崔帶我
分类:迷恋董桥 | 评论:0 | 浏览:7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說人生:曼陀羅室--董橋

小說人生:曼陀羅室--董橋
  
  2010-10-17
  
剛來香港我在中環一家南洋幫商行當文員,曼叔是襄理,主管中英文牘,我的頂頭上司,辦公室裏他嚴肅得要命,下了班親和多了。我做了一年半辭職,不久曼叔身體不好也退休,我們時有交往,倒成了忘年的好朋友。博學、寡言、正直,鶴骨松姿一個老前輩,祖籍好像是東莞,母親是北平人,曼叔從小在北平讀書,國語說得比廣東話流利好聽,清華、燕京都讀過,是著名學人吳宓的學生,一輩子崇敬吳宓,連書齋都叫「曼陀羅室」,說吳宓小時候叫陀曼,原名玉衡,十七歲改名吳宓,字雨僧,別號空軒,出過《雨僧詩文集》、《空軒詩話》,用過曼陀做筆名:「吳先生是哈佛碩士,」曼叔說,「他推荐我去哈佛我去不成,家父仙逝,回香港奔喪。注定我沒有留洋的命。」
曼叔辭世二十多年了,北角短巷裏曼陀羅室老早拆掉,影子都找不到,曼叔給我的一張曼陀羅照片翻找好幾次也不見踪影。曼陀羅是梵語譯音,印度人說是神聖的樹,寺院裏都種,是有毒草本,開白花,像喇叭,結蒴果,多刺,花和葉子和種子可以入藥,鎮咳鎮痛,魯迅《野草》裏有一句「遠處還萌生曼陀羅
分类:迷恋董桥 | 评论:0 | 浏览:6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說人生:遠山行--董橋

  小說人生:遠山行--董橋
  
  2010-10-10
  
  有點傲慢,有點孤獨,有點冷漠,認識他的人都那麼說。不痛不癢的交往倒是很斯文很禮貌,淡淡的笑容淡淡的關懷淡淡的犬儒。這樣不着邊際的姿態他習慣了。家道富裕,每月中旬擺一次家宴請一次客。每年夏天和妻子出門旅行,歐洲美洲日本東南亞都去。講究飲食,城裏大小飯館夫妻倆周末都試遍了。也愛種些小花小草,家裏好大一塊陽台是他的樂園,早上八點鐘下午五點鐘他都在陽台上跟那些花花草草溫存。還有藏書,幾十年坐擁兩間大書房,一間擺中文書,一間擺英文書,版本他熟悉,裝幀他在行,玻璃大書櫃滿滿幾百部初版經典是他的美妾,不輕易給外行人摸。一九六七我認識遠山先生那年他五十多奔六十了,出版過四、五本書,三本自己出錢印,有小說,有短篇,有論文,有詩詞,賣不動,也沒人提:「像播在石漠上的種子,」他說,「 they all fell like seeds on stoney ground!」微醺的時候遠山愛說兩語英語。那天他說他想寫一本講白蘭地的書,資料搜齊了,歐洲各地和美國圖書館寫白蘭地的書他都讀過,光是記筆
分类:迷恋董桥 | 评论:0 | 浏览:6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页/14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hnpds126

2017-07-28

关注更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