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71019
  • 开博时间:2008-11-1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向“老辈们”学习

向“老辈们”学习
      俞晓群
  跨世纪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前辈们已经跨了千回万代,每一次都有各自的辉煌和壮烈。所以我们最好以一种平常的心态对待那人为的一刻,冷静地思考一下我们能做些什么,怎样做?
  说来编辑工作可以用一个“杂”字来概括,从初始掌握政策、研究市场、广交学者、博览群书,到中期信息综合、选题创意、策划包装,最后还要接受市场的检验以及文人七嘴八舌的品评,整个过程极为复杂。故而曾几何时,“杂家”几乎成了编辑的代名词。其实这称呼并不恰当,就学术而言,《汉书•艺文志》把诸子的书分为十家,其中就有杂家:“杂家者流,盖出于议官。兼儒、墨,合名、法。”显然与今日编辑之“杂”风马牛不相及。当代被誉为杂家的人也是有的,学者王利器学识渊博,著书二十余种,故有人说他:“国内有大杂家之称,海外有一代鸿儒之誉。”由此可见“杂家”一词借用不得。若有人知道这词义却有意而用之,那就恰恰反映了当代编辑的一种不正常的心态了。也许是因为每天与专家学者打交道,不自觉中产生了成名成家的“从众心理”,殊不知一个“家”字可以将一个职业整体抬到一个极不恰当的社
分类: | 评论:5 | 浏览:45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撷来精神的依托

撷来精神的依托
俞晓群
 作者既是我的工作对象,又是我的老师,我的许多学习和工作方法,都是从他们身上学到的。
比如,工作之余,我有蒐集资料的习惯,收相关文章,做阅读、工作笔录,甚至十余年来,我们出版社做的各类广告有数百个,我都存有原件。这一招是从梁宗巨教授那里学来的。梁先生是文学家梁宗岱的弟弟,生前是辽宁师范大学的教授,是世界数学史研究专家,著有《世界数学史简编》等,他博学强记,学术上成就斐然。一次,我向他请教:“学问是怎样做成的?”他说:“除了才智,更重要的是坚持有目的、有方向地收集资料,研究问题,坚持数十年,你就有了成为这方面专家的必要条件。”在他的书房中,你可以见到华罗庚等人几十年前写的“豆腐块儿”文章的剪报;可以见到一个个数学史专题的资料汇集。他完成《世界数学史》上卷的写作之后,不幸病逝;他的学生在他的学术资源的基础上,仍然可以完成下卷的写作,只是行文间失去了梁先生的风采。
我还好写点儿短文,这既是兴趣使然,更有大家的榜样和指点。像董桥的专栏文章,钟叔河的《书前书后》,沈昌文在《读书》上的《阁
分类: | 评论:5 | 浏览:16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李约瑟“情结”

李约瑟“情结”
 俞晓群
我知道李约瑟,大约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某日,我去一个小镇开会,闲时到一个破旧的小书店浏览,偶然在一个旧书架上,见到一本“内部发行”的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三卷数学(1978年版)。随手翻阅,不觉就不肯放手了。一晃20年过去,李约瑟已经逝去多年,人们对他的认识也已经客观、深刻了许多;而于我,却始终无法忘怀那次“随手翻阅”所带给我的迷恋和成果。
一、迷恋
我迷恋李约瑟的学术成就,更迷恋他那动人的人生历程。
李约瑟说,他的家庭原本与中国从未有任何牵连,他略知汉字的时候,已经37岁了。此前,他是剑桥大学著名的生物化学家和胚胎学家;只是在1937年,有三位到剑桥攻读博士学位的中国学生王应睐、沈诗章和鲁桂珍,使他第一次了解到中国人毫不逊色于西方人的聪明才智,以及“令人眼花缭乱的”中华文明。于是,他自称像圣保罗那样,在前往大马士革的路上,发生了信仰上的“皈依”;他放弃了以往的研究,转而投身于中国科技史研究领域。他说,这其中,鲁桂珍对他的影响最大,她离开剑桥时曾与他约定,必须在中国科技史
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朗的美国人,拘谨的英国人

开朗的美国人,拘谨的英国人
俞晓群
在我们引进的版权中,以英美的作品居多。两相对照,英国与美国的出版商存在很大的差异,其中有文化的,有历史的,有商业化层面的,也有人性本身的。
首先,英国人更注重事物的存在性,美国人更注重事物的潜在性。英国人谈版权,明显地对那些大社、老社或地处京沪的出版社青睐有加,而我们这些地处偏远、名声不大的出版社要想谈项目,难度就要大了许多。像我们出版《牛津少年儿童百科全书》,还有与哈伯•柯林斯谈工具书等,都吃尽了苦头。有时英国人为了认证你们的“存在性”,还会实地考察,甚至参加你们的学术活动或业务会议,1995年我们与牛津合作之初,他们就是这样做的。美国人就有所不同,他们更愿意把“现有的”东西作为一个参考数据,更多的注意力却放在企业的增长性以及谈判者的理念和才能上,或曰 “以人为本”的因素要多些。所以他们乐于交流,对创新、冒险以及“新生代”之类的概念更有兴趣,愿意给人机会,这也正是美国社会的活力所在,它们又恰恰是英国人不屑一顾的。
其次,英国人做事主张以慢制胜,美国人则主张以“乱”制胜。在引进吉尼斯
分类: | 评论:5 | 浏览:16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用“光线”书写历史

 用“光线”书写历史
俞晓群
2001年,在9.11事件发生之后不久,弗莱德曼先生来谈合作。他原来就职于美国德秦公司,曾经在纽约世贸大厦中办公;由于同我们合作,他离开了德秦公司,也幸运地躲过了那一场浩劫。所以见面时他开玩笑说:“你们救了我一命!”恰好在9月份,我们出版了美国“国家地理学会旅行家系列”中的《纽约》中文版,就送给弗莱德曼一本。他翻开第一页,见到那幅精美绝伦的照片:夜色中,在世贸中心的衬托下,纽约港的自由女神像显得璀灿夺目!蓦然间,他受到巨大的震动,禁不住热泪夺眶而出!
《国家地理杂志》和它的照片,让美国人感动,已经有100多年了。早在1912年,就有人宣称:“它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教育刊物。”到了上世纪50年代,它的印数已经达到200多万册,并且行销全世界。“它是受人羡慕的社会地位的标志,甚至手里拿着这本杂志的人,就会被看作是有教养的人。”那么,他们是怎样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呢?
摄影一词来源于古希腊文中的“光线绘画”,它在发明之初,并没有受到知识界足够的重视。但是,美国国家地理学会很早就认识到,对于人类文化的描
分类: | 评论:1 | 浏览:10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吉尼斯”之旅

 我的“吉尼斯”之旅
 俞晓群
前不久,我们终于接到吉尼斯世界纪录公司发来的两封信函,一是2003年版《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的版权合同;再一个就是一份授权书,授权辽宁教育出版社代理吉尼斯总部,在中国大陆接收世界纪录的申报,并且是中国目前唯一的合法授权机构。同时,公司总部还回告说,由辽教社接收并转报总部的数十份“世界纪录申请报告”中,经评审机构审核,其中有两项已经被认定为“吉尼斯世界纪录”,一是影片《庐山恋》,它自1980年7月12日至今,在庐山牯岭影院已经连续播放22年,共 7000场,观众达133万人,成为目前世界上在同一家影院播发时间最长的电影;二是辽宁鞍山玉佛苑内的玉佛,它重达260.76吨,正面为高5.2米的释迦牟尼佛,背面为高2.66米的渡海观音,号称“中国玉石王”,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玉石大佛。
此时,我的心情愉快极了:为了得到这样的结果,我们已经整整努力了6年。记得在1996年,我社的国际化战略刚刚起动,当时一位重要的合作伙伴就是孙立哲。孙先生文革后赴美国研读医学博士后,并在美定居。多年来他致力于图书版权的引进,具有超常的
分类: | 评论:8 | 浏览:11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八卦,那八卦


 这八卦,那八卦
 俞晓群
引进出版某书,广告词也直接从海外拿来。其中有一句话,叫做“四式齐发,八卦无敌。”四式讲的是:离间!击破!达阵!坦白!那八卦呢?显然是说上述内容很八卦,都无敌于天下了!于是,问题来了。且问,这“八卦”是什么意思?
其一,八卦本义。我记得八卦是一个很老的概念,起码是在上古时代,由一个叫伏羲氏的人(或蛇身人首),创造的一组长长短短的符号;后来周文王把它们叠加成六十四卦,编造出《易经》;再后来,孔子苦苦研读,史称“苇编三绝”,写出《易传》,正所谓“人更三圣,世历三古”,打造出中国文化的源头活水!
其二,八卦今义。说出来让你晕倒:“八卦是由好奇和偷窥引发出来的一种眉飞色舞的状态。”例如,人们对某明星主演的电影无兴趣,但对其女友有兴趣,这种心理消费通过媒体表现出来,就是八卦!你说,这八卦与那八卦有什么相干?好像一点都没有。那它语出何处呢?是否源于算命先生“六爻八卦”之类的胡说八道?说不清楚。倒是有人解道,今日之八卦,出自香港,好像与“八婆”有点关系!八婆又是什么?好像与“长舌妇”有点关
分类: | 评论:5 | 浏览:13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下雨了,我们还在忆旧

下雨了,我们还在忆旧
俞晓群
那天,夜已经很深了,我还站在黄埔滩上。刚一阵清雨过去,街灯下的路面闪着水渍的反光。这一刻,我又在想,从北方到南方,奔奔波波,我来寻找什么?
雨中的梧桐,遮蔽了变幻的光阴。我们撑着黑色的布伞,登上那一座座旧式的小楼,去拜见唐振常,拜见黄裳,拜见施蜇存……眼前的一切都是那样老旧,思绪也在历史与现实间跃动。
他们都老了。木讷也罢,枯坐也罢,都抹不去丝丝缕缕的文化情结。以往,他们在书中,在画中,如今就在眼前。记得叩响施先生房门时,我真的有些走神,想到旧日的上海滩,想到怒气冲冲的鲁迅,想到那场《庄子》与《文选》的争吵,耳畔自然响起“洋场恶少”、“叭儿本相”之类的叫骂;接着又想到施先生几十年吃尽苦头,想到他自嘲:“十年一觉文坛梦,赢得洋场恶少名。”现在,有为施先生鸣不平的,有说鲁迅是“仇恨政治学”的,那又怎样呢?见到施先生,只记得他问:“《沙上的脚迹》都是些忆旧的文章,为什么还会卖那么多?”一切都是那样的平淡,与旧日的时光比照,几乎是一种乏味!但活着就是胜利,我见到了胜利者!他用平淡击碎了仇恨。
分类: | 评论:31 | 浏览:82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莫道书途无知己

莫道书途无知己
      俞晓群
  编辑与作者之间,都牵着一段文字因缘;年年岁岁,相遇、相离、相知,个中滋味,槛外人是无法理解的。我涉足“江湖”尚浅,且做且悟,对那“编创情结”还未理会得深透,仅有时断时续的几分感慨而已。
  记得有一次,我帮助一位即将离职的老编辑整理资料,他不断地扶稳花镜,逐一翻阅旧日的信件,又逐一把它们扔入纸篓;他面上的表情很复杂,口中默念着什么,我听不明白,只有一句话重重地撞击在我的心上,他说:“书途无知己啊!”那声音听起来很凄凉,似乎凝聚着他四十年“为人作嫁”的心酸。我很难过,但当时并未完全理解这话的内涵。送走了老者,伏下身来,继续走那“书途”。
  此后很长时间,才开始逐渐体悟到老编辑感慨的心境所在,我觉得他不但是在叹息世态炎凉,而且还是在揭示编辑与作者之间的一段心理障碍。说来这症结本源于编辑的职业特征,与作者打交道,编辑大多有几道约定俗成的防线:其一是当心先入为主,一部书稿送上来,作者总是在他的认识范畴内强调它的价值,而编辑需要跳出作者的思域,对书稿进行宏观的把握和微观的分析,不能被作者
分类: | 评论:9 | 浏览:10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万象》:一个人的编辑部

《万象》:一个人的编辑部
 俞晓群
上世纪孤岛时期,上海的《万象》杂志很有名气,它曾经孕育出张爱玲、傅雷、郑逸梅、柯灵等许多文化名人。1998年,我们踏着先人的足迹,创办了新时期的《万象》;有说是老店新张,有说是旧瓶装新酒,几年来磕磕绊绊,总算编了七十九期,也不知道能否跨过九九八十一期。可时间这么久了,好奇的人还是在问:这样一个海派文化的东西,怎么会落户在辽宁?它的编辑工作又是出自何人之手呢?
《万象》在辽宁出版,本源于我与沈昌文先生的交往。那时沈公刚刚从《读书》离任,满脑子的思维惯性那里停得下来,就被我请来帮助辽宁编书。而我们的合作重点正是集中火力,侧重“抢掠”京沪两地的文化资源。那些年,我们经常在上海的街道里弄中转来转去,抢到了施蜇存的《沙上的脚迹》,黄裳的《关于美国兵》,王元化的《谈文短简》,希夫的《海上画梦录》,当然,还有当年老《万象》主编柯灵先生面授《万象》复刊的精神指向!就这样,我们在辽宁注册了《万象》杂志。
可是,要编辑这样一个旨在承继前贤的海派杂志,我们辽宁确实没有这方面的人物。还是沈昌文先生出主意,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13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一缕书香,怎消得独孤寂寞

那一缕书香,怎消得独孤寂寞
 俞晓群
清晨,伍杰先生来电话,他让我帮他找一本很久以前出版的书。伍杰先生是我们的老领导,更是一位专家型的官员;他撰写了许多很好的关于书的文章和著作,对于书的认识和评论非常专业,像他在《中国图书评论》上发表的系列文章,就很有品质。同时,他与其他老领导一样,很关心我们这些后来者的学习、成长,比如几年前,他就曾经来电话问我“几米绘本”的出版情况,谈得很细,其中对于时尚文化的许多思考很有见地,让我深为震动!这一次,伍杰先生提到的是我10多年前组织出版的常风的《逝水集》,以及收编此书的“书趣文丛”,使我又一次为之震动!实言之,听到伍先生提起常风的名字时,我都有些淡忘了,赶忙搜寻记忆,才清晰了书与人的影像。
提起“书趣文丛”,不知为什么,我的心底总会冒出一丝丝忧伤的情绪,那心境,如冷雨中摇曳的残荷,如月色下幽深的桃花潭水。不是说这套书编得不好,有沈昌文、吴彬、扬之水、陆灏这些高手操刀,有施蛰存、金克木、金耀基、吴小如、舒芜、谷林、施康强、董乐山、金性尧、陈乐民、资中筠、董桥、黄裳、费孝通、王充闾、葛兆光、李零、陈平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3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独处书斋意绵绵

独处书斋意绵绵
      俞晓群
  作为编辑,我既编书也喜爱读书,工作时出于职业的需要,每天与书打交道;工作之余,坐在书房里,沏一杯清茶,孤单单、静悄悄,思绪在读、编、写的缝隙间跃动游走,时而相倾、时而相战,文化边缘的无限情趣渐渐地升腾起来,再向周身的神经末稍散去……我崇尚这种心潮起伏、意境游离的快感,故而愈发喜爱那间供我精神游弋的书房。
  书房是我精神的故园:一个孱弱的远行者,由读书到编书,有时也写书,身份不断地嬗变,对象始终不变;变与不变交织在一起,将你推向文化的苦旅,仿佛在花雾中寻觅,在梦醒间思索……这是一个编书人真实的心境,它处处暗伏着书与人之间难断难理的情结。记得我的一位朋友,编书编得走火入魔,以至“精神错位”,决不读书、买书;我编书也很投入,却极怕染上那“职业病”,所以每当我从嘈杂的编辑部归来,跳出或喜或忧的“书城”,坐在自己的书房里,第一件事不是读书,而是静静地思考“书”的本义,清理脑中为商、为官的细胞。此时我的心灵得到充分的净化,然后再捧读自己喜爱的书,心底自然会浮现出一种回归的感觉!
  书房是
分类: | 评论:4 | 浏览:9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编坛捉笔别样情

编坛捉笔别样情
      俞晓群
  作者在写,编辑也在写,一个是写书,一个是写关于书的事情,各有各的写法,各有各的情趣。记得我步入编辑室的第一天,一位老编辑把一部书稿放在我手上,说:“认真读一读,写一篇审读意见。”从此便开始了我编辑工作的读写生涯。多年来我处理了数百部书稿,“意见”自然也写了不少,说起来这事绝对含糊不得,因为下一个环节是更为艰巨的编辑加工、修改和发稿,如果出师不利,那真是后患无穷,到头来自己的梦还要自己圆。我就有过这样一段经历:某日,一位年近六旬的教师送上了他的“处女作”,题不好,文亦不好,可他的身世和情态却使我动了侧隐之心。他说:“当了一辈子的教书匠,桃李满天下,连儿子都做了高工;我却因为没有作品,升不了职称,抬不起头来,终日望着那几本破旧的教案百感交集……”说着他的眼圈儿红了,我的心也酸了,下决心帮他做一个题目。结果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经过十几个回合的你来我往,稿子还是发不出去,我倦了,他也倦了。一次我们对坐,他的眼圈儿又红了,说:“真对不住,我决不再写了!”
  一部书稿编成之后,总要写一段言简意赅的介绍,或用
分类: | 评论:8 | 浏览:9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流的体验

 一流的体验

“ 不入流”,为什么?

我们这一代人,是在“十年浩劫”的口号声中长大的;耳濡目染,也就有了爱喊口号的习惯。5年前我主持辽宁教育出版社的工作,旧习不改,每年总要挖空心思地想出几个“口号”来咏志言情,像“为建立一个书香社会而奠基!”“向老辈们学习!”“1998,让我们拥抱市场!”云云。如果有人问:“那么,究竟哪一条口号最能表达你真实的心态呢?”我会哑然失笑,“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其实最让我心动的口号是喊不出来的,正如比尔•盖茨的口号:“微软离破产只有18个月!”一样,支撑我们拼力工作的口号却是:“让我们为入流而奋斗!”
我之所以心怀这样一个口号,本缘于我初任社长时遇到的两件小事。一是我上任伊始,“三把火”烧得头热,竟想与一个“绝对一流”的出版社合作出版一套书,故而请人去说和,不料那个出版社的老总说:“辽教?什么狗×出版社!”据说从古至今,这“×”字鲜入大雅诗文,只是毛主席用过。听了这话,我心里很难过,但没有说“不”,只是叹道:“都是老总,不一样啊!”再一件事发
分类: | 评论:6 | 浏览:9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高高的桅杆”下


 在“高高的桅杆”下
 俞晓群
 刚从国外回来,“拿来”之情也正浓。刚刚拿到未来学家弗兰克(F.Frank)的《未来的商机》;《数字化犯罪》和《网络的智慧》的版权也已经在囊中了;当然,更让人兴奋的是剑桥大学出版社的“剑桥学术精选”,其中的许多书目确实很好,像《音乐的哲学》、《超越智商》、《流行文化的品位》等。回来之后的心情也很好,案头上放着刚刚出版的《陈原语言学论著》三卷,淡雅的装帧颇有“商务的风格”。陈原先生还来到沈阳,为爱书人俱乐部作了演讲“人•语言•生活和我”。演讲是精彩的,可以容纳三百多人的大厅座无虚席,过道上都站满了人;陈原老以80岁高龄,站着讲了两个多小时,妙语频频,应对机敏,让后学们大大地倾倒了一回。
 此后,倒一倒时差,静一静心情。旋即读到友人的一篇文章,叫《高高的“桅杆”》,他是在读过《丹尼•狄德罗的〈百科全书〉》一书后有感而发的。狄德罗的《百科全书》全称《百科全书,或科学、艺术和手工艺分类字典 》,是18世纪的法文百科全书。狄德罗主编了28卷,最终出版了166卷,增订版命名为《有条理的,或按主题排
分类: | 评论:0 | 浏览:9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4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jfsvwn1746..

2018-09-25

dengbinhom..

2018-09-25

liulianyua..

2018-09-25

际名水

2018-09-23

mejojo01

2018-09-23

九州神国阜

2018-09-23

binwang510

2018-09-22

按争斯

2018-09-21

梦回忆忆揽

2018-09-2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