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乙天蓬元帅天涯名博

掉下来,掉下来,掉下来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0
  • 总访问量:2430222
  • 开博时间:2004-01-02
  • 博客排名:第568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雏菊

雏菊

歌
今天听了一首歌,仍然没有歌词。当时觉得无依无靠,寂寞清晰得和水滴一样,从瓷砖缝隙流下来,缓缓滴落在盆里。兄弟,今天的不愉快就此别过,我有更不愉快的事啊。

电影
《雏菊》有那么好的风景,那么好的女人,那么好听的音乐,为什么很多人觉得不好看呢?全智贤是有点倒霉,爱上警察时,警察让她丢掉了声音;爱上杀手时,杀手让她丢掉了性命。但既然是要编造一个爱情的童话,也只能这样了。格局的凄美会让我把片尾曲听完,让我相信还有东西导演没有讲完。一旦来个皆大欢喜,便陷入锅碗瓢盆的现实了。这实在不是好事。
周星驰制造爱情童话的手段是将张柏芝设计为坐台小姐。这就是维纳斯哲学。总要让一个完美的人在局部出现受伤害的痕迹,以此才能营造更大的完美。
周末我在床上躺着时,想着哑掉的全智贤为什么不学手语。我想到手语是个漂亮的所在,只见一对纤纤玉手在你面前蝴蝶一样飘飞。最后我分明幻见到了那双手是舞娘的裙脚,是光,是影,是飘到天花板的烟雾,是绸缎。
但我终归是恶毒的。尤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0 | 浏览:12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杨思镇

杨思镇

和死去的人一样,她遗留给我的痛苦逐日递减。我再也找不到这个人了,只看到一堆时间刻度为去年秋天的博客。这个下午,我终于沉下心来读这些收藏的文章,然后感到丧气。在她去年咖啡的热气和干燥的眼眶里,没有我的任何信息。我在她的夜里蒸发了。
我以一个电视观众看游坦之的心态,看着自己。
不关。
此人关乎我,但我不关此人。

我在过多的词语里失去了自己的爱情,我得到、失去、自尊、仇恨、咒骂、暗战、谄媚、性欲、投降、征服、厌倦、喜欢、愧疚、责任、下作、高尚,我不会哭,也不会笑了。我在还没得手的时候就学会了拂袖而去,我看到自己的一只眼睛卑鄙地喜欢对方,另一只眼睛痛快地憎恨对方。我的舌头成了浇蜜的编年史,我在酒喝到一半,天黑到一半,时间走到一半的时候,任由它自编自导自演,而我神游远方。
神游的我俯视大地,见到的都是不可念之物,和不可想之人。我心境凄凉。只有这个弃我而去的人会偶尔奔到冥思的太空,将我推到有内容的回忆里。

大前年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就老了,这种老有一种婴儿的气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13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内心波澜壮阔



内心波澜壮阔




    继续读芥川,逐渐进入其文字,突然发觉此人内心怀有壮阔的浪漫主义。我单录一段文字,先表今日之致敬——
    刚刚提笔的时候,他脑子里闪烁着微光般的东西。随着十行、二十行地写下去,那个光逐渐亮起来。马琴根据自己的经验,知道这是什么,就小心翼翼地运笔。灵感跟火毫无二致,不懂得笼火,即使点燃了,也会立即熄灭的……
    马琴抑制着动辄就要奔腾向前的笔,屡次三番悄悄地告诫自己:“别着急,要尽量考虑得深刻一些。”刚才的星星之火,已经在脑子里形成一股比河水还流得快的思潮。它越流越湍急,不容分说地把他推向前。
    ……
    头脑中的潮水,犹如奔腾在天空上的银河,不知从什么地方滚滚涌出。来势之猛,使他觉得害怕。他担心万一自己的肉体承受不住可怎么办。于是他紧紧抓住笔,屡次三番地提醒自己道:“竭力写

分类:读书 | 评论:7 | 浏览:14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运炮弹的人

运炮弹的人
(《罗生门·芥川龙之介小说集)

 以前读芥川,是因为黑泽明。黑泽明做〈罗生门〉,是用芥川〈罗生门〉、〈竹林中〉两个短篇为本子。但是电影拍得那么好,原著却很单薄。当时觉得单薄的芥川,和单薄的博尔赫斯一样,很聪明,可以把东西方的古典、历史与传说以新手法、新技术讲得很聪明。今日重读更加深这印象,从故事角度来说,这是聪明;从人的角度来说,这是一种苍白。
 觉得可以归类到匠人一类。
 当然也可以用译者文洁若的话说,是“鬼才”。
 我读的过程,对一些奇怪信息似乎更关注,譬如〈火男面具〉,为什么叫火男面具,是因为面具一只眼大,一只眼小,嘴巴也是噘着的,看起来和吹火的男人相似。我有见过吹火的男人,农村里有竹做的火筒,筒底有过小洞,当灶内的火微弱时,人就眯上一只眼,翘着嘴吹火筒,然后锅底下火就会慢慢旺起来。很多小孩子吹火上瘾,火越来越大对童年是个巨大的诱惑。至于那个小说,意义不大,就是一个戴面具的男人陷入了醉酒后的迷离,载歌载舞,后来死在了船上,因为脑溢血。不过我倒真见过一个醉酒后全身就激活的人,他的光荣与耻辱全在群众面前的表演之上。也因为这个记忆,啪啪啪就写掉〈群众〉。有点不知好歹。
 〈罗生门〉有个小圈套,就是老婆婆取死尸头发,是因为死尸生前亦不道德。而仆役取老婆婆衣服,亦是因为老婆婆取人头发不道德。这个循环的故事说明了一个无限可能的危机。在食物被推倒后,道德人推人倒,每个人都像多米诺骨牌。以前做警察的时候,有想过“罪”这个概念。因为会碰到有些冤案。比如有个人被错抓了,被罚款了。那么这个罪就在抓人的警察。抓人的警察可以申辩,这是所长找我干的,服从乃是我天职。所长可以申辩,如果不抓,派出所如何养活自己?问题到了公安局长那里,局长可以申辩,地方财政并不能确保我们的皇粮完全发放,相反还要我们以罚款来增加财政收入。地方政府也可以申辩,我们增加财政收入是因为上边可以返还很多,还可以发大奖金,我们能够争取更多的资金……如此循环下去,很多危险的事情都有了实施的安全感。
 〈鼻子〉很烂,说一个人鼻子太长,影响吃饭,遭人耻笑,就用中国土方治疗,搞短了。但是短了发现别人笑得更厉害。这人直到鼻子恢复原来的长度,才心安了。〈父〉以前也读过,说一个叫能势的学生惯于取笑他人,有一日大家见到一人,怂恿他去取笑,他取笑了,说那人像伦敦乞丐。那人是他父亲。这个故事不知道被多少人抄袭,也不知道抄袭了多少人。总之是没法再读的了。
 〈烟草和魔鬼〉倒容易看到一些中国民间传说的影子,是很聪明的了。有一个养牛的和种植某种植物的魔鬼打赌,下的注是肉体和灵魂,猜测那植物叫什么。那人猜不出来,只能牵着牛在园外乱转,后来想出一办法来,把牛屁股一拍,牛就去践踏那东西了。那魔鬼一看,说:“这畜生,干吗踩我的烟草园子!”答案就这样出来啦,养牛的人赢来了整个庄园的烟草。但是获胜者也获取了堕落的一面,而失败者也有成功的一面。人类在和烟草打赌时,无论胜负,都已经失去了肉体和灵魂。——但是我要是不抽烟,我绝无体力打这些东西。
 最后是〈猴子〉,故事讲一个人偷了船上的东西,最后被罚监禁。而猴子也曾偷过,但人们不会监禁猴子。意思是说人不如猴。这里边有个细节我看得比较有意思,说那小偷被罚去“运炮弹”,那就是在相隔八尺的两个台子上放上20斤重的铁球,让囚犯搬来搬去。——这个细节和加缪说的西西弗何其类似。小说说:对囚犯来说,没有比这更痛苦的刑罚了。芥川还介绍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死屋手记〉,其中有这样一句话:要是迫使囚犯多次重复无谓的苦工,诸如从甲桶往乙桶里倒水,再从乙桶往甲桶里倒回去,那个囚犯准会自杀。
 我从这个“准会自杀”想到加缪当日说的“可否自杀”。这实在是一件悲哀的事情。我记得自己在农贸街住的时候,因为万恶的自来水公司不配合,我们每家从家中心挖了一口井,然后用水泵摇水上来。我每次摇水的时候,要摇一缸,我觉得那个工程浩大,还好可以把这工程从一缸拆为十桶,从十桶拆为一千次手部运动。我的人生亦可以这样度过,路也可以这样走,因为毕竟有目标,有结束。在目标之前,我可以把苦闷分拆。但是有一天,我突然很担心。我看到水缸是个老水缸,底部有修补的痕迹。我看到有细微的水从补痕处渗出来。晚上我做噩梦了,看到那洞眼越来越大,而我还在无望地摇水。
 我在警校军训时,班上发生了起义。当时天下了雨,有一个教官吃错了药,叫我们“向前三步走”,然后“立定”,最后“向后转”;然后又重复“向前三步走”,“立定”,“向后转”。我们在雨中一共折腾了四十多趟。我在前二十趟的时候,还期待这个动作会结束。但是到了三十多趟时,人已经麻木而无意义了,我们习惯性地自动转换,都不要人家叫口令了。最后那个傻逼又加重了声音,我们一听到他声调高了,以为有变化了,但是这个人又重复了以前就重复的口令。这导致起义发生了,所有的同学谁都没有执行,全部站在原地,然后又全部坐了下去。那个指挥失控的教官后来挨了批评。
 我后来想,在纺织厂车间不停拉线,在烟草厂车间不停卷烟,在电梯里做驾驶员不停看到自己上上下下的人,会不会疯掉?我看到的电梯司机,每个人的脸都有万有引力拉扯的痕迹,下垂的明显。她们麻木,无趣,像钟一样来回摆动。我每次看到她们,都像看到一个另外世界的人,像是习惯了矿井的黑暗,并且和我们操不同的语言。
 和我们操不同语言的还有14路公交车售票员,她像天津人一样吃字,几个字就把十几个字打发了。她们今天说,昨天说,上午说,下午说。还有永和大王的收银员,她们也这样,他们说出来的“欢迎光临”、“谢谢光临”真是吓死人。我想超女评委顺子老师说得还是很对,一个人把一首歌操练那么多遍,到了演出就很难保持感情了。
 生活就是牢狱。荒谬和噩梦不在于我们被破处了,而在于我们成了毛片演员。
分类:读书 | 评论:2 | 浏览:11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群众(下)

第二天我们看到恶伯时,他全然不记得自己的事情。我们教他说“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他跟着我们说,像小学生念课文一样;我们叫他再按照领导的样子走两步,但是他走出来的时候双手甩得老高,看起来还是像刚上学的孩子。
 我们觉得他在装,但是我们更相信他不是在装,他就是个异人。后来没多久又有一次酒席,这次恶伯没有上桌,而是拿了染红的鸡蛋在自己脸上猛涂,涂完了后就和女孩子一样碎步走起来,我们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我们带着疙瘩开始笑,我们越笑疙瘩越多,我们像搭在了高压线上。那天,平时最严肃的李仁爱笑吐了。你想想,笑吐了是什么概念。不过你得佩服恶伯,因为他一下男声,一下女声,竟然一连唱了十八句。怎么唱的来着?我学学看——
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 不唱了不唱了。我学不来。你只有亲见,才能知道我们为什么笑。不过,恶伯只要清醒就不会唱了。我们觉得这中间有种奇怪的东西,我们觉得天才就活在我们当中。但是这个天才我们不害怕。我们变得比恶伯还要等待酒席了。后来恶伯又重复演唱了一次《天仙配》,你不要以为我们不笑,我们这次笑得比上次还厉害——因为他把男声唱做女声,把女声唱做男声了。
 后来,村里妇女年纪大的,开始问恶伯一些病死的问题了。但是恶伯蠢得很,只做摇头。那些妇女只当是运角不好,吓得在家里烧了几天香。
 有一个秘密可能只有我和恶伯知道,我现在也可以告诉你了。那天,我在大队礼堂看到一帮公社来的孩子在练霹雳舞。我看到他们在练,觉得人和蛇一样,一扭一扭就要扭到天上去,有时候他们还两手一抓一抓,好像沿着电线杆往上爬。几天后,我看到恶伯也这样一抓一抓,抓完了就一扭一扭。大家都伸直了眼看,仿佛看到恶伯去了美国。我当时在想,为什么恶伯以前不会霹雳舞呢?为什么大家不知道恶伯是看过黄梅戏的呢?为什么这些就不是恶伯学来的,而是天生的呢?
 我觉得恶伯在偷偷掌握一些东西,我仍然觉得他是异人,因为他学东西太快了。我反而觉得比别人更快乐了,我快乐是因为我已经知道了快乐制造的过程,而快乐出来后,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 我无法告诉你我们是怎样持续狂欢的,我只有对你说,这是你终生的遗憾。然后就是你要知道的,你们政法部门关心的就是这个。上个月,恶伯死了。
 恶伯死的那天,天气预报说有雨,但是却晴了一天。李仁和的儿子考上大学了,李仁和听从大家的劝导,买了封缸回来。本来是仁和的母舅坐一位的,但是大家却请恶伯坐一位。恶伯坐上一位时,全身颤抖,好象很害怕。大家不由分说把他按在桌位上,但他还是东张西望,直到李仁和亲自给他开了酒。闻到酒香后,恶伯僵直的舌头就像冬眠的蛇遇见了烈日,活了。恶伯喝了半瓶后,先给大家讲了个扒灰的故事。这个故事我们村谁也没听过,现在说起来也好笑。
 恶伯阴阳怪气地说:有一个姓孟的人家生了个孩子,落地就会叫人,叫“婆”,婆就死了;叫“公”,公也死了;叫“爹”,爹没死,一个姓李的死了。
 当时大家一下笑砸了,有的锤桌子,有的踢凳子,有的嘴里大叫“为李家争光”,有的拿手猛擦眼窝,以为鼻涕从那里出来了。只有李仁和不好受,他斯文得要命,不知道要出面制止大家的笑,他跑到母舅那里连喝了三盅,母舅的脸色也不好受。
 有好几个人也看出问题来了,扯扯衣服说:解铃还需系铃人。这几个人知道只有恶伯的下个节目能够挽救这个不利影响。他们上去又敬了恶伯几下。恶伯呆呆地没说话,喝了,仿佛受到打击了。喝完了,大家又看到那只蚯蚓从颈往太阳穴蹿,但是恶伯却离席走了。
 恶伯简直是扬长而去。后边有几个声音在叫他“再来一个”,但是他已经觉得自己扫兴了。我们感到比他还扫兴,我们一时间觉得菜没有味道,酒也没有味道,什么都没有味道,我们有了失恋的隐忧。我们看到太阳无聊地要往山下走,看到自己将无聊地度过长夜。
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啊”的尖叫在远处的地里爆发出来。这声尖叫割破了我们的胸膛,使我们看到自己的心脏在外边乱舞。我们像捂着自己的肠子一样捂着心脏,我们往地里奔去。
 我们到了地里,才明白,恶伯走之前,李义飞的媳妇也走了。我们这样设想那个“啊”,那就是恶伯丝瓜大的东西插进了鸡屁大的李义飞媳妇的那里。对不起,这东西不好说。我们看到他们时,恶伯正趴在李义飞媳妇身上,他们的上衣还都穿着,但下身局部都露着。
 李仁爱上去扯恶伯,但是恶伯却不听话,他反而把屁股又用力往下插了几下。那媳妇又连着啊啊叫了几声。我们中间又上去几个人,想扯开他们,但恶伯已经像只水狗紧紧粘在李义飞媳妇身上,我们拔也拔不出来。我们想这就是恶伯的节目吗?他今天吃错了什么药?我们突然觉得自己深深厌恶了这个东西。
 这个东西的演出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力。
 但我们拔不开就是拔不开,我们只能看着恶伯在那里继续搞,恶伯两只手深深插在土里,好像是抓住了薯藤。我们看着小媳妇的脸扭曲得像脸盆里的水,有时候左晃一下,有时候右晃一下。我们焦急地核对着办法。
 这个时候不提防李义飞来了。他来了,问题才有了解决的办法。我必须和你说,我在李义飞的脸上看到了丧子才有的那种悲痛,我看到他倒穿着鞋,眼泪几乎是从眼眶往外喷。我看到李义飞高高举起锄头,一锄头打在恶伯背上。我听到一块大石头落入了水中,周围一片宁静。
 很久以后,溢出的水花才发出响声。恶伯痛苦地往下一伏,从那声音判断,我估计他的脊椎断了。我们都吓坏了,我们面如土色,我们等待着,等待着血从恶伯嘴里溢出来,然后溢满整个大地。但是我们等来的却是恶伯艰难的一插,这个鸟人都要死了,还把那个东西往不该插的地方插。
 拿着锄头的李义飞本来已经累得跪下去了,但是这一插又把他振起来。他突然对着周围人笑着,仅有的夕阳照在他的牙齿上,是那么灿烂。他笑得不干不脆,但确实是在笑。他笑着说:我一下结果了这头牛,省得剁着麻烦。他边说边高举起锄头,我看到他的眼睛闭上了,我看到有一种力量在阻挡他。
 确实有一种力量在阻挡他。李仁和截下了他的锄头。李仁和作为人民教师,知书达理。他和一边站着的李仁爱合计了一下,李仁爱表示同意。李仁爱是人民公仆,通晓政策。不瞒你们,我当时觉得他们一定会妥善处理此事。我想他们会把恶伯抬出来,抬到医院,然后劝李义飞投案自首。但是我没想到,他们俩异口同声地对李义飞说——
 “你一个人打死他是死罪,我们一起打死他,都没有罪。”
 我看到李仁和和李仁爱两个人把恶伯翻了过来,我看到几个妇女把昏迷的李义飞媳妇遮住。我看到恶伯被抬到地那头,我什么都看见了。恶伯当时没有死,他的嘴角确实有血,但只有一点点,只有糖果纸那么大。他的眼睛撑的很大,他的下身还坚挺着,他的脚像壁虎一样蹭着土地。
 恶伯张开嘴正要说话,但李仁和一锄头砸了下去,这一锄头砸在恶伯的一边膝盖上。李仁和是闭着眼睛上去砸的,他没有看到恶伯的身躯因为受到砸打,仰卧起坐了一下。一股鲜血从恶伯嘴里喷了出来,几个年轻人吓得往后一跳。
 李仁爱第二个走了上去,他也是闭着眼睛的。他砸了恶伯的胸口,我听到冰层破裂的声音,然后听到钟表停了。我意识到自己的手表停了。我觉得恶伯死了,但是恶伯却在大口大口喘气,这些气在空气中呈红色,接着呈现黑色,接着天黑了。
 天黑了,有的人想逃跑,但是李仁爱和李仁和把他们抓回来了。有的人下锄重,过关了,有的人下锄轻,被罚重砸一次。有的人想打到地上,也被罚重砸一次。所有的男人都砸了,我也砸了,我砸的地方自己不记得了,我记不得那么多了,我感觉到恶伯抓住了我的脚。
 我不知道恶伯是什么时候死的,我只记得有一个声音像是铁锅被打破了,一股腥气冲向了原野。我知道那是恶伯的脑壳被砸破了。
 就只一个月的工夫,那地里的薯长得有西瓜那么大。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9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群众(上)

群众
——1995年我听来的一个故事

 大家都姓李,他也就姓李。按辈份排,他是“仁”字辈,但他不知道自己叫李仁什么。大家叫唤他时说“恶伯你”,他回答别人时说“恶伯我”。最先叫他“恶伯”的人是个小孩子,这个小孩子会说话后,碰到男人都叫一声“好伯”,只叫他“恶伯”。这个小孩后来在河里游泳时英年早逝。
 恶伯有历史之日当在五年前,有个白痴女子像是从河里飘来,停泊在我们村。有天晚上,村里好汉把白痴女子塞进恶伯的茅草屋,死死守住门,恶伯在里边干了三天三夜,一段姻缘就此玉成。四年前,白痴女子把孩子生到一半,和孩子一起一命呜呼,恶伯当夜听从老高中生李仁爱的建议,绕着村路和河岸开始跑步,化悲痛为力量。这一跑就是一年。三年前,恶伯说自己跑步的时候还是会听到妇女生病的叫声,跑得越快叫得越响,最后全村都叫了起来。恶伯说自己受不了。恶伯后来选择了喝酒,有时候他天还没亮就出门,他从上午开始坐在人家门口,等人家摆好桌凳,放好筷子,接好客人,排好位次,放好鞭炮,开好酒。对了,开好酒,一看到酒,恶伯眼睛就大了一倍。他总是抢着给人家倒酒,这样别人的就可以少倒点,他的可以倒满。
 这个时候,恶伯还有个爱好,就是帮别人杀牛。杀牛的还没把牛弄死,恶伯就拿锄头上去一阵乱敲。我们能听到牛脚关节被打断的声音,有些像哑炮响了,随后我们还看到牛往地上歪倒的样子,我们看到牛眼里有巨大的眼泪在滚动,像水烧开了一样。我们的心碎了,我们都想大哭一场。但是恶伯不理不管不顾我们,恶伯把牛打死后说,省得你们一刀一刀剁得麻烦。
 不过牛一年也死不了几头,有一次,有人杀猪,恶伯也拿锄头去了,但是杀猪的短刀不怕长枪,把恶伯逼出场外了。恶伯也就悻悻而归。猪杀好后,他又像到点吃饭的狗,挂着一嘴的口水来了。
 两年前,恶伯的有效价值被发掘了。以前,我们村的名人是李仁爱,他最高官职做到大队会计,他跟着公社的政法干部下来抓人,跟着计生干部下来收罚款,拆房捆人,每次都是百发百中,屋里贴满了各级领导颁发的奖状。还有就是李仁和,他在公社中心小学教书,他扒掉了副乡长的媳妇,他上课时对着副乡长的儿子说:孟鹏举,你站起来。其实,他心里在说:李鹏举我的儿呀,你站起来。
 但是两年前,恶伯成了我们村最有名的名人,我们突然意识到他的重要性,他病了我们就像自己病了,他健康了我们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毛病了,他出门了我们牵肠挂肚,他回来了我们兴高采烈。我们知道他爱喝酒,就把自己的酒拿出来给他喝,如果没有了就去买,如果没有钱买就去借钱买。恶伯就是在我们眼前,我们也会对他产生一种思念的感觉。我觉得这是恋爱。
 恶伯第一次出名是在村东头李义飞的婚礼上。恶伯和以前一样闷着头喝酒,喝完了杯里看着瓶里,心里盘算着怎样多喝点。我们平日喝的酒多是谷酒,但李义飞这次治的酒好,是从供销社买回来的封缸。这个封缸据说古时代让陶渊明失了态,陶渊明喝了酒后就不做官,改务农去了。这么说的意思是,这酒有问题。不过这个问题只有碰到异人才会激发能量,陶渊明三千年出一个,三千年后出了一个李恶伯。
 话说恶伯喝了数口后,突然把杯子掷了。我们心说恶伯是要找打,却见他已操起酒瓶,咕咚两口就把瓶里半斤酒喝了,喝完了又拿起一瓶,这次是新瓶的,是一斤,也是咕咚两口。我们傻了眼了,我们看着一条蚯蚓迅速从恶脖的颈血管爬上太阳穴,然后在那里跳了几下。我们看着恶伯的全身红得像喜联。我们看着恶伯两只脚一蹲,一跃,就跃上了八仙桌。
 恶伯脚踩着剩余的花生米,手拿空着的酒瓶,突然说了一句: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
 我们全都傻傻地看着,大家都感觉到有一种东西在体内燃烧,大家就要爆炸了。果然,当恶伯挺着肚子背着双手,前腿一翘后腿一耷,在桌上走了几圈后,大家都笑了。这种笑很恐怖,好象就是我们自己要拿刀割掉自己的喉咙。但是我们这会儿就是连死也不怕了。
 后来,我们的笑声又突然收住,像汽车紧急刹车一样,酒席上还留了很多尾音。我们看到恶伯突然倒在桌上,这一倒之重之响,出乎我们想象,我们以为他死了。但是不久,恶伯的呼噜声响起来了。又是村里的几个好汉把他抬起来,然后扔进了茅草屋。
 第二天我们看到恶伯时,他全然不记得自己的事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蚂蚁,蚂蚁

蚂蚁,蚂蚁

《一个世纪儿的忏悔》
(阿·德·缪塞)
 在其兄的坚持下,缪塞把原本只写三章的小说写成了五章。结果和梁山加了个招安的尾巴一样,遗憾大过收获。“世纪儿”沃达夫把比莉斯·比埃松太太追到手便是最好结局了,“我从她眼里看到一生的幸福闪电般袭来”——如此便可。
 随后两章的添加只能是围绕着猜忌开展,以至沃达夫一度想杀了比埃松太太。但这不符合阅读的现实,因为作者不能把比埃松写得淫贱,而该女既不淫贱,沃达夫便无杀人之由。不过也因此,作者有意加重了对沃达夫猜忌、多疑心理的描写。这也使我看到了这种性格的描写极端。因此也作了《我的理想》一文,试图揣摩其中滋味。
 看这小说,容易想到阿兰·德波顿的《爱情笔记》,不过这个更极端。阿兰的没有时代背景,阿·德的设置了“世纪儿”这个概念。沃达夫谈情说爱的时代背景在拿破仑战败之后,法国陷入了想割裂过去又无法建造未来的痛楚之中。这导致很多人把今日当世界末日来过。爱情在这里是一种享受,也是心灵的最后屏障。以此来理解沃达夫的乖戾不无益处。
 沃达夫的变态也曾活跃于你我之心,只是当时的社会评价系统促使他走得更极端。我在瑞昌街头夜宵摊控制不了自己的愤怒,把啤酒一大口一大口往自己肚里送,是因为旁边的兄弟提供了不利于我信任一个人的信息。我表面上是在听信息,实际上在揣摩这些兄弟对我的看法——我是不是一个傻子。但是这个小城的评价系统是相对良性的,虽然我们说妞是泡的,马子是骑的,对妇女同志是侮辱的,但这些人当中跪搓衣板的不少。“世纪儿”们对沃达夫的评价系统则要极端得多,在所有人眼中,妇女等同于妓女,甚至是不如妓女。人们对购买来的性交更尊重,对所有社交场合获取的爱情都持绝对否定态度。用一分情就是蠢货。
 沃达夫在这个场合对自己的情妇生情,直接导致爆炸性的愤怒。而在整个爱情环境已经摧毁的基础上,他对良家妇女的多疑也像细菌一样繁殖。
 忏悔来自于十字架,这有点托尔斯泰的味道。上帝一出,一切都有了依托。

《伊坦·弗洛美》
(伊迪丝·华尔顿)
 华尔顿太太此书和缪塞的小说却是两个类型,后者所写是有钱公子哥的爱情,前者所写是小有产者(近似无产阶级)的爱情。两者共同点是“毁灭”。这两者我似乎都有体验,我有时候有点钱,又有长期生活在封闭环境的经验。
 我觉得弗洛美相对沃达夫是活的,是因为这个人在语言上有打不开的沉默,以及思维上的剽捍。实际上我已经作好为真正爱情赌掉一生的准备,所有现存的都可以抛弃。但是所幸,这个魔鬼已经毁灭了,新的魔鬼迟迟不来。弗洛美同学在老婆出门就医(将耗时两天)后,自己也出门做事去了。但是他驾着马车离家越远,心离那个叫玛提的帮工却越近。他争分夺秒,要在黄昏前回来。
 他赢得了大量时间,回来后,玛提给他做了好饭好菜,他们吃完饭又到炉子边上坐了。但是一个打毛线,一个只能忍受身体内的野兽,矜持地坐好。弗洛美打不破这个沉默,伸不出这个手,吻不了这个女人。后来作者让他们各自回房了。作者写道——
 玛提把门关上了。
 弗洛美的那个村子有点像我呆的县城。仿佛所有的幸福都在城外,所有的不幸都在城内。但是弗洛美像是在粉笔画好的圈内突围的蚂蚁。蚂蚁,蚂蚁,你使尽全身力量,老死此地。
 弗洛美和玛提的爱情,在弗洛美夫人细娜将玛提解雇后激化了。两个人在最后的时光里陷入了挣扎。弗洛美不能舍弃多病的细娜,这意味着强大的责任和良心;弗洛美不能舍弃无生活来源的玛提,这意味着爱情和自由。弗洛美陷入到了绝望当中,弗洛美的本事不够在外地养活玛提,却也不甘与细娜老死一生。
 玛提:如果赶不上火车我能上哪儿去呢?
 弗洛美:如果赶上了火车你又能上哪儿去呢?
 两个绝望的人最后选择了一次雪撬上的飞行,尽管雪撬几次要偏离那个大树,但他们还是调整方向撞了上去。但是——
 但是他们没有死成。作者原先看到的场景是弗洛美和玛提照顾多病的细娜,后来看到的场景是多病的细娜照顾已经残疾的弗洛美和瘫痪的玛提。三个人面上无光,脸上洼里见洼,坑里加坑,被雪一样埋在无望的生活里。
 在弗洛美家族的墓碑上,每个都留着夫和妇长年生活在此的悼文。这就是宿命。
 我过去有个熟人,有日把公家的东西都交掉了,和一个女教师跑了。一个领导上演了月下追韩信的大戏,但是很遗憾,他们失踪了。他的老婆闭门不出,在外地的他们,在我们印象中,应该是销魂的。
 但是过了几个月,我们听说了那女教师在家乡自杀的消息。这时我们才知道已经回了一个,她是喝农药死掉的。她的父母找到了他的单位。而他终于也是回了。后来的代价是他的工作没了,但被原单位返聘。从公务员到事业编,他端着茶杯上下班,他的眼光我看过,有一种重新审视小城的微光。他可能觉得自己过去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县城。
 我听说他们在外边难以生存。
 这是一个悲剧。这个悲剧在我们的县城里时常上演着。我看贾樟柯的《站台》激动,也是因为崔明亮在外边游荡了很久后,终于是回来和尹瑞娟过起了平淡的县城生活。他在沙发上歪坐着,太阳通过窗户照进来,他眯着眼打了一个长盹。
 这就是蚂蚁,流过泪后不再有泪痕的蚂蚁。这就是我悲悯的对象,也是我思念的对象。我是26岁出门的,在此之前,我足足筹备了5年。我在洪一山区,在瑞昌县城,夜里看着星星,或者看着人工湖里火车的倒影,痛不欲生。我觉得自己是天蓬元帅,错乱地一掉,就掉在那里,永无翻身之日。
 那个时候,凡外边的月亮就是圆的。外边意味着自由、爱情。而城内意味着一湖永不交换的死水,水越来越黑,越来越污秽。
 在将就活下去和活不下去之见,在牢狱和自由之间,在稳定的石头和足以葬人的波浪之间,生活被夸大了,被绝望化了。
 我们一顿足,可能就在这里生活一生。
分类:读书 | 评论:4 | 浏览:10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屁股开花

屁股开花

 *
 我30岁了。有人和我说,要结婚吗?我说,要。此人接着说,但是我爸爸妈妈会劈死我。我心里说,我爸爸妈妈倒是不会劈死我。
 相差8岁,可以叫叔叔了。我是艾叔叔。

 *
 在丰宁骑了一匹白色母马。如果我不勒紧缰绳,她就会掉头。我不知道她离家越远,是不是思念越甚。我是这样的。我看到她的眼睛,看不懂的。以前看金鱼的眼睛也这样,看不懂的。
 这匹吃不饱的马和从未胖过的我,在路上颠来抖去,她很痛苦,我也很痛苦。但是为了那一小时20元的投资,我忍受了下来。如今我尾椎骨还在痛,坐在哪里都像坐在火堆。

 *
 有人分手了,其实口说分手的人都在等待着对方。但是沉默像是黑夜一样来临,一时半会打不破的。要等到黎明。等到黎明的时候说:能不能借我十元钱。
 借十元钱就可以修复关系,如果是借一万,那关系就死定了。

 *
 有一个人爱我是多么地不容易,但是我逐一地伤害了她;我爱一个人是多么地不容易,但是我逐一地被伤害。

 *
 四个老同学在一个老乡餐馆里喝酒,工作是考古。有的人拼出了老师,有的人拼出了同学,有的人拼出了早恋,有的人拼出了高考。我们一起拼出了十八岁的全景。但是我陡然感觉到一种危险的资格在左右着我们,如果其中一位外省青年在首都吃不饱喝不够,他还会不会有这个拼图的必要。

 *
 曾经有一位同学住在印刷厂,家庭贫贱。有一天他被人百般侮辱,他坐在座位上吭哧出气,莫敢声张。后来有人骂他“你妈逼”,这位瘦弱的同学起来揪住骂者的衣领,庄重地说:“你骂多少次也没关系,但你不能骂我老娘。”从那个时候起,我每次要骂人老娘,都要挑人不在的时候。

 *
 吃饭的时候,对酒没兴趣,对菜没兴趣。觉得自己是被绑架来的,觉得自己离一个人很远很远,心里很痛苦。这就是爱情。

 *
 我在地铁站跟踪一个人一分钟左右,拍下了她的背部。她提着包,整个人裹在风衣里。她走路的姿态、甩手的姿态、头发的长度、全身的比例以及束住的腰的宽度,都和另一个人完全一样。我没敢走到她前边,一走到前边,就完全不一样了。
 她消失在地铁里,我买了一份报纸,强迫自己看新闻,以洗清回忆。

 *
 有大约半个月的时间没怎么看书,没怎么看碟。孤独消失后,代价便是敏锐消失。坐在阳光底下的人,感觉不到自己的寂寞;路过的人看到他时,感觉到了他的寂寞。

 *
 “你身体还好吗?”
 “还是一样,有点睡不着。”
 “要注意啊,喝牛奶,每天争取锻炼一小时。”
 “哦,好。”
 ——每次电话打过来时,这几句都要重复。这是父亲为儿子活着的证据。有一天我有了儿子,我也会这样问候他。

 *
 准备不再色情,少抽烟,少喝酒,每天洗刷两次,每天还是看50页书,不再生气,并把衣服叠好,不但要宽容人还要关心人。人有8荣8耻,我有8戒。我要小农一点,纵使是一个人,也要把日子过舒服了。 从小熊博客发现的我的照片.最近逢酒必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3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地下旅社一样的卧铺车和湖水一样的路面

瓦西里的意像8

(一)
我看到天逐渐老去
黑色的披风垂挂在树
我睁着眼
仅仅因为睡不太着

河曲
像石头从河曲挣脱
乡村的嘈杂
业已干涸

(二)
我害怕夜色将至未至,汽车站外边像是挂了一张硕大的鼠皮。我在登上卧铺车的那刻,已经生了叛逃之心,我要背叛这次旅行。我仿佛看到家里的灯火伸手走近,挑拨我,拉扯我,告诉我:在那个回迁小区的出租房里,有着热水,可以洗澡可以泡茶,有很多的书,和碟,有一个新换了被套散发着香味的被套,有我的自由。而这里,这辆像只剩一颗牙的牛的卧铺车,每床被单都有肮脏的鞋印,和历史悠久的男女味道,有一半男人抽着烟,烟灰从上铺掉下,落在下边男人的脚丫上,那些脚丫飘扬着陈年酱油的味道。我打开窗户,有两位女孩子说冷。有两位没有铺位的中年男人关切地问她们在哪里上班——她们少不更事,但回答出来的话带着双关——国家信息产业部。她们打量着我,最后慢慢把自己的鞋塞进了我的被窝。这样会暖和一点。

车子晚出发了一个半小时。司机在车站外一个饭店门口等着零散的客人。平均十五分钟等来一位,我们终于济济一堂。我想咆哮,但是我的声音不大。那两个女孩子看了我一下,这就是效果。我睡没有睡着。我打算就此下车,但是同行的朋友坚持住了。我的合作精神受到了考验。我回到铺位上,脑子一片空白。后来洪一乡的回忆来到我脑海中。我看到自己在洪一的河流中赤身裸体。我感觉到了干净的愉悦。就像一个饿坏的人感觉到了饱一样。

汽车奔到半路时,又悲壮地停下了。因为一位乘客的父亲死掉了。这样,我们将等待他的兄长。那位奔丧的兄长坐了一辆奥迪A6赶上了我们停泊的车,他下奥迪时,司机说:厂长慢走。这位厂长走上车时,和领袖一样,笑微微向大家说多谢,对不起,耽误了。我们无话可说。夜的天没有星星,夜的地没有灯火,我们在黑暗中消失了。但是坚强的我,还是感觉到车在移动,我离一种骄傲的水泥越来越远,我的心接近破碎。

我感觉到自己的被放逐,突然自怜起来。仿佛在北京有一位我的爱人,她和我融为一体,而我们之间的断丝越拉越长,越拉越稀,越拉越轻。我有一种臆想中的决别之痛。我看到卧铺车抛下我们的断丝,毅然决然,扬长而去。而我在夜色中看不到它们,我感觉到自己从一个世界进入到另一个世界,从阳间进入阴间,从太阳进入黑渊。

我希望车在盘山公路上停下来,不要再苟延残喘了,不要了。我想那些风将玻璃窗吹走,将棉被吹走,将我们吹走,我们像落叶一样在山间的空气中作着最后的舞蹈。但是它爬到顶峰后,迅速调整姿势又安安稳稳地滑了下去。我们逐渐滑入了梦乡。这个梦,没有阳光,没有绿树,只有无边的灰墙。

在寒冷中,我醒了过来。车子已经到了丰宁。我在哆嗦中看到了一车的人像是沙子,被风吹散了。那些我的兄弟姐妹,留给我一个长久的惊愕。他们告诉我,陌生地就在眼前。

(三)
陈逸飞虽然死了,《理发师》仍然不值得原谅。一个穿梭时空的男人只会说一句“我还是想做我的剃头活儿”,这不切合实际,在美女、权势和战火面前,这个理想玩得太大、太假、太空了。何况剃头很难让人想到理想,顶多是个职业忠诚。

胡乱煽情的音乐和胡乱安插的男女主角,以及胡乱的导演编剧,使我很心疼自己的50元钱。加上我请了一个人看,所以心疼又翻了一倍。如果这个人和这部电影不追求所谓的品质,没人说它,但它强装自己很有品位。

(四)
今天的阳光很好,我坐在出租车里,看到路在跑,像是没有波浪的湖水在奔跑。我像飞鸟,逐渐温暖起来。有挂念,有承许,有期盼,有回报。

前边不再是冰川,前边一定是爱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9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让人失去自由的女人

让人失去自由的女人
瓦西里的意像·7

 一旦离开她,你就开始担心,自己在她心目中的位置连百分之一都不到。你的身体内发生了地震和海啸,火山将你的头发和眉毛烧焦,但这些对她来说只不过是一个烦躁下午的无用消息。她像掸掉衣服上一颗灰尘,掸掉了你。有如一位见怪不怪的警察,他不再对尸体生出感情,他命令人赶快把它搬走。
 你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什么玩意”。她在你掺杂着愤怒的哀求声中,厉声问着你的名字——什么玩意嘛。
 她眉头锁紧的时候,眼珠暴突出来。她合上书,拉开门,面若冰霜。她令你的内心承受着严刑,你的心脏被火烤得上下乱蹿,然后又被铁锤猛地一敲,敲到岩石上。你听到自己心跳的突然中止,于是选择了一个出口,窗口,或者门口,往前走,或者往下跳。而她打开书,关上门,等着你兑现诺言。你以前对她说,天长地久。你现在的诺言是:刀子,刀片,刀锋。你的,或者我的,鲜血。
 她像尸体一样,不能对任何的善良和罪恶生出感情。她心如止水。她令你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百无一用。你能拿她怎么样,你只能处置自己。
 但是当冬天结束之时,她站在花丛边向你伸出一个弯曲的手指。你又像一条狗看到了骨头,一个圣徒看到了上帝,你向前欢快地冲去。你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怎么把自己从死亡线上拯救回来,怎样流着眼泪,舔着舌头,把牙关咬紧,渡过那化冰的苦痛。你忘记了自己的誓言,忘记了痛苦那缓慢的速度,你像飞蛾一样,再度心甘情愿奔向光明。
 你把手穿进她的黑发中的白发,心疼得要命;你拥抱着这个注定离别的躯体,泪流满面;你看着阳台上窄小的内裤,和硕大的太阳,像孩子担心嘴里的糖完全化掉一样,担心时间所剩无几。
 后来,果然,你们又分别了。一个先死了,一个后死了。一个享年100岁,一个享年103岁。你从30岁时候开始和她一起领政府救济,你们不知道浪费了人们多少粮食。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7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1页/40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天河天河ABC

2017-02-13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