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2333
  • 开博时间:2008-11-0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2-16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欲望

作者:小景

王王本来叫王玉,他觉得王玉整个一个女孩子的名字,干脆就把“玉”的那一点私自拿掉,称自己“王王”。他在一家私人老板那里干了整整一千多天的活路,渐渐地成了习惯,心想就在这家半大不小的单位劳动一辈子算了,反正自己也没什么雄心壮志,就当老板是自己的衣食父母吧;所以他很给力,老板也赏识他;可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自己的衣食父母不要他了,叫他领工资走人,他被解雇了。

这两年,他是挣一个花一个,地道的月光族。幸好过去还有那么一点点积蓄,女朋友对自己也好,时不时的还可以在她那里透支些,可透支是要还的,那能吃“老婆”的。焦愁啊!告急啊!郁闷啊!

重新去应聘的时候,他努力不失身份的请求录用,有时候甚至放弃了自己的尊严。开始,回到家闭上眼睛躺在沙发上,他还尽情地幻想着自己已被录用,想象着到一个新工作单位的新奇喜悦;可时间久了,连这样空想的心思和力气也没有了。

就这样每天进门出门的,找了两月的工作,都没OK。要么是客客气气的被拒绝,要么是连正眼都不给一个;欢迎他的,他却也是彬彬有
分类:短篇小说 | 评论:0 | 浏览:2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相会

作者:小景
  
  好友小娟打来电话。她一听到我的声音就很高兴,是我听她的声音听出来的。其实我听到她的声音也是很高兴的,估计她也听出来了。好朋友和亲人之间就是这样,心灵上的感觉,自是心有灵犀,是不需要过多的解释的。这种心有灵犀,心理相通,这种心中甜甜的感受,淡淡的由衷的激动,常常使人心灵为之拨动,喉头微哽,眼眶浸泪。

  小娟说,你回来了,今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我们的朋友,你张哥今天做东。张哥、小芳、她、和我共四个人。我肯定是会答应的。不是为了吃,是想见见他们,与他们一起玩耍,说说心里话。

  下午五点三十分,张哥开着车接了小娟又到小芳家外的巷道口接了小芳,再到我姐家来接我。我刚从姐姐家走出来,他们就看见我了。小娟、小芳从车里出来,往我这边走来,我也向她们走过去,走到了,我有点激动的分别拥抱了她们,然后左手拉着小芳,右手拉着小娟。我仔细地看了她们,她们也仔细的看着我,眼里都流露出久别后的审视和关心,看是不是瘦了,还是胖了,还是有什么变化。我说小娟瘦些了,美得惊人的小娟好像这样是更漂亮了。小芳胖了一些,170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2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衣食住行”和“食衣住行”

“衣食住行”和“食衣住行”
 ——某年初秋的一篇日记

作者:小景

成都的天一下就冷了,一天就降十几度。我的感觉是从短袖突然就到了毛衣,其间是没有长袖衫单衣的时候。这两天把秋冬的衣服拿出来,把夏天的衣物又收拾打包好放进衣橱或者箱子里。人是怎么回事,就是这样放放拿拿的一年就要搞好多次。

待天气变暖时,我时不时的又要把冬天的衣物洗整洗整、收拾收拾打包放好。以前好像这些事我都不怎么费心思。现在老天爷安排我独自生活,就什么都得靠自己。脑子里生活的琐事也装得多了。一开始还真的不懂不习惯,觉得特别烦人。现在好像慢慢地也开始懂了,也不怎么烦了。洗衣买菜做饭收拾屋子也有点像是那么回事。只说是水平还不甚高,心里也有点将就的意思。要做得好的话也不是很难,只是太耽误时间。人活一辈子要做的事太多,只能是顾此失彼。就一个“吃”的问题就是相当大的事。首先要挣钱。怎么挣钱,能挣多少钱那是最深的学问,暂且不说——其实我也没那水平说。有了钱还得去买,回来还要做。刚吃了不到一会儿又要做,又要吃。大包小包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3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和她还真是有缘分

作者:小景

  刚过完年,迎春花早早就开了。花蕾、嫩牙也难辨时节,都纷纷地展出笑颜。可全国突然降温!成都也一下回到了寒冷的冬天。弄得花儿嫩牙是一团雾水,不知所措了。
  昨天晚上我从我姐姐家出来,回家的路上,就觉得是在冰窟里行走。冷空气来得突然,是谁也没想到添加衣裳。
  大街上,巷子里的人都行色匆匆,寒风割着脸,从腰背上穿过,人们都紧缩着僵硬的脖子,嘴里说着:“好冷,好冷哦--”可舌头是不听使唤的,牙也发出嗒嗒嗒嗒的敲打声。
  冬天剩下的一片枯叶被风刮了下来,打着我的头,然后急速的往前飞去,在地上滚了几滚,抵在了人行道边。我暗自笑着,两臂交叉抱着自己的双肩,迈着高跟鞋,有点醉态似的往车站赶去……
  
  今天上午我出来乘公交车,又要到我姐姐家去,看天,灰色的阴沉的。幸好我添了件保暖毛背心。可刮的也是凛凛的寒风啊!吹得我赶紧对着候车招牌的玻璃,想照照自己是不是也像我旁边的女孩子那样,被寒冷的风吹得脸色发紫了。
  女孩子只穿着薄薄的一件戴帽的鹅黄色的毛衣,一条牛仔短裙。靴子上裙子下露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2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好朋友的陪伴下

在好朋友的陪伴下

作者:小景

上午八点过。急不可待的想出门。想到昨天和妈妈分手时她依依不舍的样子,心里很难受。……此时特别想找好朋友聊聊。我想到了李老师两夫妻。接到电话后,他们很乐意,说马上出来。他们说,我们去锦里赶庙会好吗?

坐公交车没有直达的。我说打的吧。上车时李老师和我争前排的位子。我知道他是想下车时开钱。我争不赢一个大男人,只得和王姐坐后排。我说你们两口子坐在一起,怎么好意思让你们分开嘛!王姐说老夫老妻的了。我说也是,你们天天在一起,暂时远离一点点也有好处的。我们说说笑笑一会儿就到了武侯祠。

一个人二十元的门票。他们俩有老年证,我说买票,他们说不用,王姐说我走前面,你和老李一起走后面,对中老年人,没人问的。王姐离开时,我对李老师说我不愿意,我的面浅,不好意思这样做。我就去买票,李老师赶前去买了。

进去后看见王姐在那里东张西望的。看见我们她一下绽开了笑容。我发觉王姐的笑脸很是好看的。不说话、不笑的时候好像很不欢迎人的样子。只要一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2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融融情感

融融情感

作者:小景

和几个好朋友一起到歌城去“卡拉OK”,音响不好就兴致全无。我特别喜欢听好友小徐唱歌,今天也没能听见他那醉人的歌喉。好朋友的声音的确能跟我带来享受。音响真是一个神奇的魔术。它能使人的嗓子变得特别难听,也可以把人的声音变成天籁之音。

这几天,天天下雨。只要是地上见到有发白的地方,老天爷就会撒下雨水把地上浸湿,一直用雨水滋润着,是定然不会让它干的。真不知前段时间的红火大太阳跑到那里去了。大街的柏油路变黑了,长长的小巷的石板路上泛着水光,弯弯曲曲的乡间的黄泥路泥泞难走。人们的心也下着雨,浸润着隐隐的忧郁,总是打不起精神。

又到小店去吃了豆花饭。我怎么就喜欢这样的地方呢?在那里就像在乡下的场镇,没有一点浮华的造作,也不是谁想像的定是粗野撒赖场合。它保留着传统的礼俗,一招一式一称一呼中,总是有着约定俗成的规矩。同时又弥漫着亲人般的在心底发出的情感:朴实、亲切、真诚。

挚友刘姐打来电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5 | 浏览:275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月光下的故事

  月光下的故事
  
  作者:小景
  
  今天晚上天气闷热,成都的夏天就像一个大蒸笼,把人蒸得直冒热气。难怪成都人皮肤又细又白,是蒸出来的,像蒸白白的馒头。
  最近心情又十分烦闷。闷热加烦闷,就因着这两个‘闷’字,我和小吴妹妹相约一起去人民公园乘凉解闷。
  我们家隔人民公园有两里路程。我们漫步而去……
  走进人民公园,看到的到处都是人:唱歌的、跳舞的、锻炼的、乘凉的。人们总感到公园里绿树成荫,曲径通幽,小桥流水,池塘飘香。殊不知,炎热的盛夏的夜晚,情景和感觉就又当别论了。晚上的人民公园与人们的想像大相径庭——空气欠佳、喧闹异常。人们在广场上,在树荫下,在走廊中,唱啊,跳啊,一身的大汗,一口的热气。这汗气,这口气,使我更加心生烦闷,即叫小吴马上离开这里回家去。
  小吴还依依不舍,说有的是清静的地方。她把我带到半环绕着公园的小溪边,走到小桥上,她说,这里凉快,我们坐一会儿。斜坐在精巧的小桥上,似有微风轻吹。望着前方不远处的溪中央,在月光下,溪面波光粼粼,一团波光中似有雨点滴入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10 | 浏览:3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脑子有问题

脑子有问题

作者:小景

自家的电脑惨遭病毒后,慢得像乌龟追小白兔。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对自己性子的考验,就到网吧去了。
刚坐下就来了一位邻座,是一个剪齐耳短发的中年女性。一袭黑衣。她一来就在看股市。
我时不时的瞟她的电脑。我估计股市短期气数已尽,已经在牛市的中部了,获利的肯定是很多的。这样卖的人自然就多了起来,顺理成章的事情就是该降一下了。今天大盘时涨时跌,一会儿翻红好像在涨,可大部分股票却是绿色的;一会儿又变绿,可有的股票又涨停了。我就问她:“今天股市在涨吗?”
她回答我:“在假涨!大盘在涨,大部分股票在跌。”
我下意识的看了她一眼,因为她的嗓子吓了我一跳,特别粗,特别洪亮,好像还有点浑厚……
???
哦!我一下反应过来,他原来是个男的。是他的齐耳短发给了我的错觉。还有他的身材,最多一米五几,骨架子还很小巧。奇怪的是他的声音却那样洪亮,好像在他身上安装了一个扩音器似的,音响就放在他的喉头。开关在哪里?——当然是声控喏!想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5 | 浏览:2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人一生都在不断的明白事理

一个人一生都在不断的明白事理

作者:小景

一个人一生都在不断的明白事理。
我小的时候就知道尊敬老人、长辈、老师;懂得了友谊;知道关心人,富有很深的同情心……
读书了,知道了学习的重要,也有了自己的理想。
姐姐有了孩子,就喜欢小孩子了。
长大了就懂得了男女之爱情。为了爱,可以付出所有。
工作了,知道了敬业,总是在玩命地工作着。
自己成了母亲就更知道了父母的艰辛,也有了母爱,对小孩子是更加喜爱。在自己的眼中看到的到处都是可爱的小孩子。在之以前可以说是除了自己姐姐的孩子以外对小孩子真是视而不见。
慢慢的年岁大了,对父亲母亲的爱更加深了,敬孝的心情更加浓烈,尤其是爸爸过世以后觉得妈妈孤单,越发在心里搁着她老人家,到哪里去都觉得远。
对人的理解也越来越透彻。对弱者,对小动物,也是更加的同情和怜悯,甚至已有了些心病。
如今我明白社会正在不断的发展和进步。我们的国家也日益的繁荣富强了。可我却出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5 | 浏览:7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难道真的有一个魔鬼

作者:小景

昨天我二姐到我家来玩,她还是早早的就睡下了。我却打游戏打到今天早上五点过,手都打不动了。眼泪毫无知觉的悄悄的顺着我的脸颊流下来。只觉得,脸上有什么东西在爬动,就像是谁在轻轻地摸我,是一只细细的像小孩的手指。这种感觉我还是第一次。我用手拂掉像白水一样的泪水,一下又流下来了。我就这样周而复始的用左手擦泪水,用右手快速的打游戏,和其他的对手拼谁的速度快。直到我的头发晕,手抬不动,两只膝盖都发冷才很不情愿的把电脑关掉。当时真还有点身不由己的感觉。我洗了脸,刷了牙,澡也没洗就上床轻轻的往凉被里钻。睡下后只觉得我的膝盖处好像有风,冷飕飕的。我使劲裹住我的全身,把双腿靠近我二姐,还是像有风。还越来越冷,越来越凉,凉气往骨头里浸,心里也开始不舒服起来。我很想告诉二姐我想开电热毯,又怕她笑我发傻,大热天还开什么电热毯。就忍耐着。不知过了多久我还是睡着了。在梦里也是做的冰天雪地的梦,冷得直哆嗦。不过,中午醒来,我的身上已经很热和了。还有汗,也没见感冒。
我想以后我不会再这样打游戏了。难怪,孩子们要上瘾。我一个还算有理智,有控制力,这么大的岁数的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5 | 浏览:3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妈妈呀!您就像一个孩子

妈妈呀!您就像一个孩子

作者:小景

此文是我在今年春天写的一篇日记,今天贴出来,让大家也同我分享我当时的快乐。

2009年5月25日星期一 先阴后晴

这两天下大雨,昨晚上又下了一晚上。大雨敲打着屋顶上灰色的瓦片发出的声音特别大,我失眠了,妈妈却在我的身边发出沉睡的鼾声。
我们住的是个小院子。这个小院子是由横竖两排平房和一栋楼房之间的空地形成的。我们就住在其中的一套三间屋的平房里。我的姐妹们说,妈妈住的都是楼房,还是让妈妈粘点地气吧?于是我们便把这一套三间屋的平房租了下来。
今天雨终于停了。我坐在靠屋门口的字台旁,在敲打着我的键盘。门大开着,阴阴的天空,门外的小院里的地上还留着昨晚雨后的痕迹,地上湿湿的,屋里也显得很暗。突然我觉得是谁把电灯打开了,我抬头一看,哦!是太阳突然出来了。地上一下全被照亮了!湿地上折射着像镜子照着太阳一样的反光。真好的天气啊!气温刚好,却阳光灿烂的。
我叫妈妈从她那间暗暗的屋里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7 | 浏览:3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帅哥的对话

 与帅哥的对话

作者:小景

孔雀之乡——云南德宏洲的瑞丽市,在云之南的中缅交界处。这座边陲小城终年鸟语花香,植物常青,气候宜人。
在瑞丽看见缅甸人就喊老缅。老缅见到中国人,就说,你们大国人。我听到他们这样叫我,就感到自己一下子还真的高大了起来。托我们国家的福啊!听说在老缅边界城市的监狱里,只要是大国人就更吃香,受的罪都要少些。不过我可没有让你在那里去蹲监狱的意思哈!
瑞丽的气候没有四季之分,就只有干湿两季。气温大都在二十多度。整整半年是每天都爽快的下着雨,另半年却是整日阳光明媚——正是拍电影和电视的好时光哦!听说有个剧组拍片的时间刚好去反了,惨状不言而喻。
初冬的瑞丽,天气姣好。我从成都出发到瑞丽朋友那儿玩去了。
一天我一个人早早的去了中缅边界小镇,瑞丽的经济开发区——姐告。沿着边界整整的走了大半天。脚踩着我国的土地,眼望着外国的景致,硬是饱了一把眼福。我还参观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瑞丽口岸(瑞丽口岸属国家级哟),花了十元钱起着鸡皮疙瘩和美得惊人的人妖照了相,探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7 | 浏览:3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1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