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味倚平博客

五味倚平,秦人,现居深圳。著有《漂泊心绪》(中国华侨出版社),编著《鲁迅论中国社会改造》(香港公元出版有限公司),编有《抚慰心灵的风——中国新诗255首》(等待出版)等。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56997
  • 开博时间:2008-10-2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有妈妈的春节

  (该文发表于2012年2月3日《深圳特区报》)
  
  有妈妈的春节
  
  五味子
  
  
  
  妈妈离开我们已有四分之一个世纪了,每当春节,便是我最忆她的时候。
  
  有妈妈的春节是幸福的,只是人在事中迷——当时的我却对此浑然不觉,对这样的幸福漠然置之。从小到大,每年看着妈妈从腊月廿开始,就不停地忙碌:扫房子,刷墙壁,拆洗被褥,为我们准备新衣,筹划和操心过年的酒肉食品,千头万绪的事情,她忙得不亦乐乎。小时候,记得有时一觉醒来,妈妈还在蒸馍,灶火照红了她的脸膛,馒头的香气在房间氤氲,妈妈应该很累了,打几下盹,再添几根柴……我说:“妈,睡觉。”她说:“还有一锅。”馍要蒸的满笼满缸,妈妈好像才有了过年的底气,心里才踏实。如今我理解了!在那样的年代,馍是陕西人最好的食品,因为它是干粮,顶饱,耐饥。除了犒劳辛苦一年的自家,客人来了,炒菜热酒溜馍,最后上碗哨子面,这样做东道主,才体面而又安心。为了使年过得像样,妈妈每每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尽量变换花样,增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家

  (此文发表于2012.1.14《深圳晚报》)
  
  回 家
  
  五味子
  
  
  
  要过年了,连深圳这个亚热带气候的地方,也冷了起来。对于移民而来的深圳人,过年不免要回老家,所以,渐渐地,人们之间的问话多为:“过年回家吗?”当然,被问的对方一定是来自全国不同地方的人,并不包括广东本地人。记得以前在内地,年节快到时,人们见面打招呼多问:“年货备齐没有?”这句问话,想必现在也相差不远。但在深圳,问候就截然不同。
  
  记得刚到深圳以及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每逢过年,就一定要回家——回到生养自己的故乡去,回到父母兄弟姐妹身边去,那是父辈的、也是自己的家。过年回家,回家过年,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事,是藏在潜意识里的默契,像驾轻就熟的车夫到常去的地方,像识途的老马迈向向往的马厩。只要是放年假,回家是连脑子也不用过的选择。家里有融入自己血液中的一切,亲人、朋友、乡音、饭食、建筑、街道、旧情、往事……连气味都是那么妥贴慰藉。似乎在深圳只是漂浮着,到了家里才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改造国民性:要有更激烈的主张

  (此文发表于2011年12期《书屋》杂志)
  
  改造国民性:要有更激烈的主张
  
  ——解读鲁迅关于国民性改造的一个策略思想
  
  五味子
  
  人们读鲁迅,都知道鲁迅一生都在致力于中国国民性改造这一艰巨而伟大的工作,并且留下了博大精深的光辉论著。然而,鲁迅先生关于国民性改造的一个杰出的策略思想,却一直并不引起论者的太多关注。
  
  笔者在阅读《鲁迅全集》时,时时感受到鲁迅先生一直坚持而且时时阐发的这一思想,这就是:改造国民性,要有更激烈的主张。他这一思想最精譬集中的概括是他一九二七年在香港青年会作的一个题为《无声的中国》的讲演。在这个讲演中,他说:“中国人的性情总是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会来调和,愿意开窗了。没有更激烈的主张,他们总连平和的改革也不肯行。”一九三一年四月,他在致曹聚仁的信中,又说了类似的话。而他的一生,对他的这一思想身体力行。无疑,这一主张,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2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痛别姜威

  痛别姜威
  五味子
  
  中午午睡起来,赫然看到手机上崔建明兄发来的一条短信,才知姜威已于昨夜十时二十二分去世。顿时头脑一片空白,心里充满悲痛!
  与姜威初见是在什么场合已记不清,反正就有了他的名片,但无疑是他在晚报工作期间,因为名片上他的单位是深圳晚报。但后来却一直疏于联系,基本上是相忘于江湖的那种,这大概是由于我在企业工作的缘故。人虽少见,但心未冷落,姜威在报纸上发表的诗文我是每篇必看的。因为在他的诗与文章中,见识、蕴藉、灵性、辞语、角度、韵味,皆是上乘,现世并不多见。尤其是他写的旧体诗,那是站在当今中国旧体诗的前列,与聂绀弩、李锐、杨宪益是一路,并可与他们比肩。而这些大家皆是前辈,我不知在他们以降,还有谁比姜威写的更好?读他的诗,寓庄于谐,寓雅于俗,有时口语入诗,看似打油,但笔锋一转,奇崛突起。有时看到佳妙之处,直欲拍案叫绝,忍不住了,便发一短信给他,他亦谦逊地回复。
  说起来我也是一个爱书和读书之人,自谓购书不少。但一日去姜威府上,才让我大开眼界。姜威庋藏之巨之精,我根本不在一个等量级上,在这方面,他是巨
分类:心声 | 评论:0 | 浏览:3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文:关于“先富”政策若干问题的分析

  【本博主按语】这是本1988年写的一篇旧文。发表于《探索》杂志1989年第四期。后获中共陕西省委党校优秀科研成果三等奖。当时,“允许和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已经实行了四年,其中的问题已经显露出来,而且并没有看到被重视和要进行纠正的迹象。于是我便写了这篇论文,比较系统地分析和论述了“先富”政策的内在规定性,“先富”政策在实施中理解的片面和执行的偏差以及它带来的负面影响。可以说,这个政策正如本文所说的,对于克服平均主义,打破“大锅饭”,具有重大的意义;但却也是社会贫富差距的滥觞之处。现在回头来看这篇文章,自然有些东西已经过时了。比如“全民经商”、“体脑倒挂”等等,但文中批评的社会收入分配不公的问题、机会严重不均基础上的收入差距畸形拉大的问题和在“先富”政策执行中由于社会的利益机制和价值取向不合理,给大家一个这样的错觉,认为“先富”政策就是鼓励人们赚钱,只要能赚钱,便可以不择手段。于是,伪劣商品、假药假酒纷纷上市,屡禁不止,垄断市场、套购霸市的现象不断出现,尤其一些人利用价格上的双轨制,“官倒”们官商结合凭借手中的权力做垄断生意和关系生意,一夜暴富的情况,目前仍然存在。所以把这篇文
分类:犀评 | 评论:0 | 浏览:2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革命家被人“革命”可笑吗?

 此文发表于《书屋》2011年第10期)
 革命家被人“革命”可笑吗?
  ——与雪珥先生商榷
  五味子
  
  革命家被人“革命”究竟是一件可笑之事还是一件可悲之事,当然不可一概而论。但当革命家被反动分子用阴谋手段算计、用卑劣行径谋杀,终究只能是一件可悲的事。但奇怪的是,在雪珥眼里,这却成为一件可笑的事。
  发表于《南方都市报》2011年5月18日和19两日(连载)B22版雪珥的《“革命家”被人革命》,就是这样的一篇文章。统观全文,作者站在黎元洪甚至清政府的立场上,不但在语言上讥讽革命者,不顾历史局限苛求革命者,而且歪曲历史事实。辛亥革命,在其进行前即为清政府极力防范扼杀,发生后又备受反动势力反攻倒算和攻击诋毁,直到一百年后,仍有雪珥的这种嘲笑。虽不足为怪,但却实有以正视听的必要。
  试看该文对留日学生倾向革命的看法:文中说留日学生中“大多数人学完后连日语也说不利索,却学会了一点西学的皮毛,满脑子充满了造反思想,看自己的国家就是不顺眼,一心想要革命,推翻政府,推翻之后如何建设,往往并不在他们的
分类:犀评 | 评论:0 | 浏览:3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历史散文:請为文学社立一丰碑

  •历史散文•
  请为文学社树一丰碑
  五味子
  
  我总是认为、固执地认为,在武昌,应该有一座巍峨高耸的文学社纪念碑!
  但很遗憾,武昌起义成功,民国初建,没有建一座这样的纪念碑;1928年,国民政府统一全国,没有建一座这样的纪念碑;1949年,新中国成立,也没有建一座这样的纪念碑;2001年,在新的一个世纪到来,武昌起义90周年的时候,武汉在辛亥首义现存遗址主要集中地辟建了首义广场,但也没有为文学社树碑; 2011年,在武昌起义即将100周年的时候,首义广场虽然扩大了3倍,但仍没有为文学社立碑……
  文学社,一个被历史和世人忽略的名字!
  清末的中国,像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的末世一样,进入了大动荡时期。统治阶级腐朽没落,但还在垂死挣扎,不肯轻易退出历史舞台。而新生力量不断萌芽,生长壮大,要冲破旧的藩篱,翻开新的一页。所不同的,一是历史进入十七世纪中叶,中国不再是一个封闭的大一统的封建帝国,而是随着外国资本主义的入侵,一步一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列强环伺,面临瓜分豆剖的危险,民族危机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西安美食咋个相?

  美食咋个样?
  五味子
  
  国庆长假将至,又是商家绞脑汁搂钱的大好时机。这不,今天《南方都市报》的城市周刊专版策划了一期“六城吃货地图”,大标题是:十•一,吃掉六座城市。而这六座城市中,“首当其冲”的就是西安,用了一个版来介绍,标题是:蹲在马路边吃碗biangbiang面。“biang”字写不出,用拼音代替,当然,就是写出来,也没人认识啊!一个放大镜下的四张图片,撷取了西安最有名的肉夹馍、凉皮、辣子锅盔和扶风一口香臊子面,让我这个老陕看了眼馋,但没敢食指大动,因为离得太远。右上角的文字是报眼,文字写的比较到位,说:咥在西安,咥,在陕西关中方言里,是吃的意思,望文生义地来理解,就是吃至极致的那种状态。这段话精彩,颇得我心。然后报纸分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 “一定要吃”,另一部是“建议不吃”。当然,主要是“一定要吃”这一部分,推介了丰庆路丰登南路的“赵记腊汁肉夹馍”,人均消费15元;高新路的“乡村发现”——说这里的扶风一口香面美锅盔香,有人一次吃过82碗,人均消费30元;大车家巷的刘记腊汁肉揪面片,人均消费12元;庙后街老刘家的羊肉泡,人均消费
分类:犀评 | 评论:0 | 浏览:2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载:深圳年薪50万美女:有真钞没了贞操

  转者按:这是昨天刚刚发在“深圳之窗”网站论坛上的一个帖子,作者不详。该帖的观点很有代表性,很能说明为什么中国社会目前可以三聚氰胺奶横行、染色馒头横行、瘦肉精的猪肉横行、膨大剂的瓜果横行、地沟油横行,环境污染的企业横行、黑砖窑横行、黑奴工横行,天价的医疗横行、胡乱的大学扩招横行、还有贪腐横行等等的心理因素和自己安慰自己的理由。只要能赚钱,终极的目的,钱!而为什么社会的导向是人们一切向钱看?为了钱可以不顾一切,不论一切。则要找找政策和政府的原因了。三十年大唱赞歌,还是也找找问题吧,找到了问题社会进步更快。而且问题目前迫在眉睫了!
  
  深圳年薪50万美女:有真钞没了贞操
  
  (见深圳之窗 〉深圳家园 › 论坛 › 深圳生活 › 魅力深圳 ›2011.9.19
  
  
  
  
  
  请没有素质的男人,离开此帖,我开此帖只是为了表达真实的生活,也许你会骂我是一个“人尽可夫”的不要脸的女人,为了订单,把自己的身体交给那些猥琐的男人,我只想说,生活是
分类:赏析 | 评论:0 | 浏览:2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辛亥前后的黎元洪

辛亥前后的黎元洪
  五味子
  
  武昌起义的枪声,宣告了封建帝制的结束和人民共和的开始。但起义由于缺乏强有力的政治领导,革命军人将流血牺牲换来的革命成果拱手交给了反动军官黎元洪。这真是历史的吊诡之处,另今之视昔的后人叹息不已。
  为什么会选择黎元洪?大概有这么几个原因:一是他是军队职务比较高(21混成协统领)的一个汉人。文学社曾因为考虑到高级军官并不倾向革命的立场,所以当时只在一般军人和低级军官中秘密发展社员,因此起事的军人职务都比较低,可能是为了服众,就拉出来了一个黎元洪;二是黎当时给人的印象是性情澄爽,朴重端诚,态度冲挹,面有愉色,易于接近,像个“忠厚长者”,因而又有“黎菩萨”之称,这种表面现象,也迷惑了革命者;三是革命军的最高指挥机关起义前被破坏,负主要责任的几个领导人有的被打散,有的被捕,有的牺牲。但不幸得很,革命者一时走眼,所选中的黎元洪却是一个从骨子里就反对革命的人,他没有民族意识,不从来没有想着要推翻清朝;更没有民主共和的思想,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旧势力的代表;同时也不是一个具有英雄主义气概的军人。本文无意对黎做全面的评
分类:往事新说 | 评论:0 | 浏览:2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7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