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耕夫居天涯名博

我诗故我在...本blog图片以及文字,均为本人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
  • 总访问量:453380
  • 开博时间:2008-10-21
  • 博客排名:第2861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6-05

费尔奇圆

2020-06-05

冷自知胺

2020-06-03

若芊我芊n

2020-06-02

crashfever

2020-03-11

龚盾

2020-03-09

颜盈耳

2020-02-24

mukj049

2020-02-19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午后

蛙鸣穿过午后的秧田

童年隐身于空寂的原野

太阳清新的舞步

悬挂在扑鼻的稻花上

 

乡村的记忆洁净而甘甜

像风又像一条流向远方的

河流,蜿蜒迤逦

在每一段途程里琤琮作响

 

从村庄到都市的喧嚣

磋跎潜伏在作旧的日子里

其间经过的站台、人群

如背影,遥远而模糊

 

对将它乡当故乡的人

时间是一幅装裱精美的画布

我坐在某处回忆里喝茶

儿子正面对棋盘独自撕杀

 

             2020年4月24日于明月堂

分类:野岸之歌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四月印象

早上九点的钟声穿过街道

女贞子照常神态自若

在光天化日之下与路人调情

 

水景池中的石头没有恐惧

他们喧闹,旁若无人

将目的地隐匿在遥远的地方

 

残忍的四月,话题无关紧要

碎片在茶杯里成为时尚

飘忽的阴影只有一声叹息

 

                2020年4月26日于明月堂

分类:野岸之歌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夜

四月花开,五月芬芳

影子行走,在城市的夜晚

 

杨槐迷途,橘子花打探

女贞子招遥过市

 

迎面而来的跑车呼啸而过

锐利,划破了黑暗

 

我独坐,在长长的椅子上

多么象这料峭的春夜

 

           2020年5月1日晨于明月堂

分类:野岸之歌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午后,断续地......

 

扑楞楞的鸟鸣从树梢的顶端掉下来

轻抚着躲藏在初夏的灌木丛中的慵懒

在午后,三点一刻,断续地

我年轻时翻阅过的美女宋词一样起身

在雏鸟新筑的巢上站成一道靓丽的风景

 

天空沉默,在午后。没有揭示意义

 一段刚刚放下的的记忆返回,经风一吹

便在莺飞草长的五月散失,随遇而安

仿佛我一生中姿意挥霍掉的幸福

只因为匮乏汉语词汇的深刻而陷入

对一只蝴蝶飞行轨迹谜一般长久的困惑

 

多少年过去了,疼痛或者欢愉行色匆匆

 我曾经致力于与一朵罂粟的忧伤和解

并摹仿它盛开的蓝和不动声色的奔放

象一棵草一样走向露珠晶莹剔透的黎明

 

断续地,在午后。呐喊没有声音

我深知我已临近黄昏锦绣的预言的嘴唇

而我的愿望

分类:野岸之歌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行在云端 ——-读阎安近作

  

     阅读阎安的巜浮云绘》等五首近作,最直观、深刻的印象可以用一句话概括:诗行在云端。

     无论是站在“只有飞翔才能抵达的悬崖上”俯瞰众生万象,脾睨“浮云”,还是坚韧不拨,悲壮如西西弗斯一样攀缘在“一直在那里等我”的绝顶;抑或“象老虎一样”,做一回自己的英雄,“只是喜欢生活在传说中”;又或如一个“藏匿者”,在识得人性的善与恶、命运的多舛之后,尝试“怎样像一个陌生人藏匿自己”;甚至在历经内心的困惑与冲突之后,大彻大悟,将自己变成为“一头被幻想折磨的大鱼”,在惊涛骇浪的大海里“不计得失地穿越着轮船和航海者的碎片”......这些充满灵性的诗语,或舒卷自如,或张驰有度,或陡峭奇崛,或平和沉潜,在苍茫天地之间,风云变幻的时空之上,人与自然和社会紧张对峙之中,闪展腾挪,驭风而行。

      诗歌,乃至于一切艺术的本质,就是创新,去发掘和创造属于“独特的这一个”,探索和实验“众人心中皆有,笔下皆无”

分类:人生漫步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边界

 

呼吸,将一座又一座村庄切割

将温暖如万家灯火的语词

撕碎,抛向早春二月

在天空和大地之间挥舞刀剑

 

封城,对会飞的哺乳动物而言

是外来词,一种莫名其妙的状态

它们飞翔,在日益逼窄的街巷

只为寻找可以栖息的家园

 

一些嘴咀嚼着掠食者的狞笑

一些童话故事被恣意入侵

在晨雾还没有走向森林之前

扳机扣动,倒下的是谁的影子

 

天空是有边界的,大海也是

山川,河流,平原也是

在温疫鬼魅一样行走的大街

唯有敬畏,可以还原事物的面貌

           2020年2月2日于明月堂

 

分类:野岸之歌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途中

 

这个时代在我们的上方嚎叫着

所有的翅膀都被群鸟的扑腾折断

 

天空颤动,飞机的羽翼上结满薄冰

机舱的最后一排,一双眼睛独坐

 

群山与森林比邻,海洋与岸比邻

他们彼此陌生,缺乏交流

 

忍冬花和野百合的香气在途中

一路陪伴,但并没有带来多少安慰

 

我们走向墓地,无需祷告和经幡

古老的记忆会让我们再次返回睡眠

 

一天的旅程快要结束时

一个儿童蹦跳着,他正在穿过街道

 

          2020年1月21日于墨尔本,3月4日改定于明月堂

 

分类:野岸之歌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它比四环多一环

 

                   

今天,自我隔离的第二十一天

我如往常一样陪儿子游戏

斗十四,下跳棋,开火车

他问我:爸爸,什么时候下楼

什么时候带我去花园里散步

我说:看你能不能打败我

 

他较着劲地做着每一件事,而且

念念有词:做事认真,绝不耍赖

每当获胜,他都会唱一句

“啊一啊,五环,它比四环多一环”

然后,望着我,露出甜甜的酒窝

仿佛提醒我,春天已来了

分类:野岸之歌 | 评论:1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顿悟

 

 

此后,没有足够的时间

也没有足够的空间

去实现所有的愿望

 

有人向死而生

有人生不如死

在灰袍覆盖春天之际

 

人人有爱,也有恨

失去的就不必寻找

遗忘的就将它永远遗忘

 

世界是一列长长的列车

它奔腾,载着我们

飞驰向下一个站台

     

          2020年2月14日于明月堂

分类:野岸之歌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画作

儿子今天画了一幅画

我问他画的什么

他说蓝天白云

 

连曰,蜀犬吠日的成都

天天都是蓝天白云

而我们却天天锁闭在玻璃窗里

 

听他天真童稚的描述

看着他的眼睛那么澄澈

我的心已碎裂,在他的向往中

分类:野岸之歌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盆景

 

 

眼见未必为实

器皿里盛装的一方山水

 

观赏者目光闪烁

真像潜藏在假山石内部

 

暗示和隐喻不径而走

媚眼在大街上四处游荡

 

早上十点的客厅

盛开的夜来香没有声音

 

        2020年3月l日于明月堂

分类:野岸之歌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忏悔,或纪念

 

等待的人,沉默着

 沿着高脚杯的边缘

从餐厅走到临街的窗户

熟悉的声音和名字

像汹涌的大海倾泻进黑夜

静静地躺着,开始泛黄

 

不仅仅是死者,还有

大街上独自漫步的黄昏

围座在橡木餐桌前

举杯,朗读美丽的祷词

仿佛一座刚刚落成的神庙

在忏悔,或者纪念

 

           2020年2月19日于明月堂

分类:野岸之歌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二月纪事

 

 

朝着魔鬼的方向

二月的枝头,发出瘆人的狞笑

 

房门紧闭,街道

在空寂里散步

 

倒下的躯体,如重锤

击打沉睡者颤抖的心房

 

冰冷的石头吞噬一切,沉默

划开美丽的水面

 

           2020年2月7日于明月堂

分类:野岸之歌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边界》

 《边界》

呼吸,将一座又一座村庄切割

将温暖如万家灯火的语词

撕碎,抛向早春二月

在天空和大地之间挥舞刀剑

 

封城,对会飞的哺乳动物而言

是外来词,一种莫名其妙的状态

它们飞翔,在日益逼窄的街巷

只为寻找可以栖息的家园

 

一些嘴咀嚼着掠食者的狞笑

一些童话故事被恣意入侵

在晨雾还没有走向森林之前

扳机扣动,倒下的是谁的影子

 

天空是有边界的,大海也是

山川,河流,平原也是

在温疫鬼魅一样行走的大街

唯有敬畏,可以还原事物的面貌

           2020年2月2日于明月堂

分类:野岸之歌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沉默》

《沉默》            

 

有线电话沉默着。墙上的挂钟沉默着

时间去哪了?回忆一开放存在便褪色

 

我睁开眼睛翻过了一座又一座山丘

我闭上眼睛一直盯着含苞欲放的事物

 

天色黯下来的时候,屋子外的霓虹

忽明忽灭,用惊讶的眼神望着我

 

以黑色衬托光亮,是时间的杰作

没有花就栽花,没有悲喜就保持沉默

分类:野岸之歌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7页/39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