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亚平博客

1964年出生,陕西长安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大学期间开始写作,已发表作品200余万字,曾获首届中国报人散文奖、第二届汪曾祺散文奖、第八届冰心散文奖等,已出版散文集《长安物语》等8种。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66431
  • 开博时间:2008-10-13
  • 博客排名:第6734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一个人的行旅

  

一个人的行旅
高亚平

人和人之间的交往真是奇妙,有时,彼此共事多年,却形同路人;有时,彼此不交一言,却成为莫逆。我和书法家白京勤先生的交往,大约就属于后一类情况吧。多年前的一个秋日,一位同事送来一幅书法作品的照片,让我看一下,看能否在报纸上发表。我那时还在晚报副刊部工作,一看之下,觉得字写的很好,就决定选用。随后不久,我就认识了书法的作者。见了面,原来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个儿不高,身材清瘦,浓眉下一双睿智的眼睛,话不多,一副谦谦君子相。我脑子里立即浮现出了清人郑板桥的一副对联:青菜萝卜糙米饭,瓦壶井水菊花茶。我觉得,这副对联,大约和他的生活状态庶几近之吧。后来,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们熟悉了,而这种感觉也就更加的强烈了。
白京勤先生祖籍渭北蒲城,那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历史上出过许多文臣武将,即以近代而论,就有杨虎城将军、李仪祉先生。自然,也出过很多的书法家、画家。那里的人家,无论富贵贫贱,无论业农经商,大多敬重文化,亦尊重文化人。他们省吃俭用,即就是贫寒之家,家中也收藏着几幅名家书作画作,以期传之后世。幼年时代,白京勤就不止一次,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8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学会担当 继续前行

  

学会担当  继续前行

 

今天能参加西安晚报文化现象研讨会,我是既惶恐又高兴,惶恐的是,作为报社的一名普通记者,我也有幸忝列其间;高兴的是,有这么多文化界名流和报社有成就的前辈与会,我可以得到一个向他们学习的机会,聆听他们的经验与教诲,以便在未来的日子里,更好地前行。
扪心而问,我目前在文学创作上之所以能取得一点点成绩,和西安晚报社多年的培养,和报社前辈的悉心扶持、帮助分不开,因此,我要感谢我们的社领导,感谢我工作生活的这个单位。我是1994年进入报社的,至今已有近20年。进入报社之前,我就非常喜欢晚报,尤其是它的副刊,很有文化气息。副刊上的文章,无论是《曲江》、《终南》上的散文、诗歌,还是《漫笔》上的杂文,不管是名家的,还是普通作者的,都写的很好,我都喜欢读。这块园地里,聚集了西安的众多作家,也聚集了全国的很多名家,可以说是西安很多作家的摇篮。我喜欢晚报还有一个原因,这里聚合了很多文化人,文化氛围很浓,尤其是在文学、绘画、摄影创作上,很多报人不但是名编辑、名记者,还是知名作家、画家、摄影家。能进入这样的单位,融入这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放飞青春的梦想

  

        放飞青春的梦想
        ——《云淡风轻》序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苗圃里的爱情

苗圃里的爱情
  
   我上中学是在樊川中学,现在已改名为西安市长安区第二职业中学,不过,那时叫樊川中学,或长安第八中学。学校在兴王路(兴教寺至王莽村)上,南面一里处,就是日夜流淌不息的小峪河。小峪河自秦岭北麓发源,从东南流出,一路向西北流去,横穿整个樊川,最后注入潏河,流入渭河。小峪河像一条长长的藤蔓儿,沿途所经过的的村庄,则似挂在这根蔓儿上的瓜。王莽村和我所出生的稻地江村,便是这样的两个瓜。而樊川中学呢,虽然不是村庄,但实际上也是挂在这根藤上的一颗小瓜,每天,四周八村上中学的孩子,都会向这里汇聚,如饥似渴地吸纳着各种知识。这些孩子里,自然有我,还有我同村的一些孩子,比如我的邻居小宝。
   小宝是一个女孩,和我不但是同村,还是同队,而且,从小学到中学,一直是同学。不同的是,上小学和初中时,我们是同班;上高中时,则不在一个班,我学的是文科,她学的是理科。我们从小到大,关系一直很好。下学了,或者放寒暑假,常在一块儿玩,也一同到野地里去打猪草。我们两家人的关系也很好,她的父亲是村里的一名电工,我们家电灯坏了,有线广播不响了,都是她的父亲帮助修好的。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菊

小菊

小菊是我的一位小学同学,和我同级,但不同班,我是二班,她是一班。我们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一直上到五年级,尽管彼此认识,但从未说过话。小菊长得很好看,圆圆的脸蛋,红是红,白是白,粉嫩的好像能弹出水来。一双大眼黑若着漆,眼睫毛一眨,仿佛会说话。尤其是那一头秀发,黑若锦缎,有时剪成齐耳短发,有时扎成两根排发辫,有时长长了,又随意的披在肩上,一任风儿抚弄,显出万种的风情。小菊很爱干净,她的衣服也是光鲜洁净的,尽管是普通的布衣。这一点,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整天混打混闹,像个泥猴似的。小菊腼腆,就连笑也是羞涩的。
小菊有一个形影不离的好伙伴小玲,她们俩家住在一块儿,在小峪河的南岸,那里远离村庄,离我们村子的最南头还有四里路,只有三四户人家居住。居处的东边有一条洋峪河,也就三四丈的距离,河水清浅,满河滩的白石。两岸有高杨大柳,有小树林,有青草地,还有遍地的庄稼。清晨,在鸟儿的啼叫声中,小菊睁开眼睛,到洋峪河里洗把脸,对着河水,照一照自己姣好的面容,做个鬼脸,自己笑一回,然后回家,叫上小玲,一起去村里上学。她们沿着溢满青草气息的田间小路,踩着草尖上的露水,向北一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凤翔哥

凤翔哥
  
   按理我应该叫他凤翔叔,因为他和我父亲的年龄差不多,好像还比父亲大着几个月,但父母亲都让我喊他凤翔哥,他自己见了我,也让我这样叫他。后来,我才闹明白,这是村上的规矩,照辈分叫,老话:“人穷辈分大!”我家辈分大,我和他属于同辈,自然得这样叫他。不这样叫,就瞎了规矩,乱了辈分。而在乡间,是最讲究辈分的。
   听村人讲,凤翔哥是旧社会过来人,因家里穷,十四五岁时,就随村里的大人跑南山砍过柴,割过条子。南山也就是终南山,属秦岭山系长安县一段的北麓,其山大沟深,路险坡陡,野物众多,那年月,还时常闹土匪,一般人家,若非揭不开锅,是断不会当跑山人的。那几乎是在拿命挣饭吃。凤翔哥随村人砍了柴,或挑到引镇,或挑到杜曲,在集市上出卖。凤翔哥的柴很好卖,原因嘛,他砍的都是青木,青木火力硬,经烧,一般老买家都愿买。加之,他又是一个孩子,一些买主同情他,因此,他的柴,比别人的都走的快。若割的是条子,就麻烦一些,无论是黄栌条子,还是水曲柳条子,还得先挑到家里,费上四五天时间,把它们编作筐篮,然后再挑到集市上去卖。卖了钱,籴些米谷,这样,他和寡母十天半月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徐庶之绘画的意义

  

徐庶之绘画的意义
  
  

这两天天气凉爽,一连两个下午,我都到陕西省美术展览馆观看徐庶之先生的画展,真可谓心怀大畅。对徐庶之先生,我是早知其人,亦早闻其名,知他是赵望云先生的得意门生,也是西域风情画派的创始人,但观赏到他的作品却委实不多。他先生赵望云的作品,和他两个师兄弟黄胄、方济众的画作,倒是见的不少。见不到的东西,便老是想着能多见一些,这也算是人之常情。不意,在这个秋天的季节里,便真的见到了,那份欣悦,无以言说。
   我看了一下,这次展出的画,总有一百多幅吧,而且都是大画,丈六丈二的,八尺的,最小的都是四尺的,且时间跨度很大,几乎涵盖了他在新疆各个时期的画作,还有他退休后,在西安的一些画作。而画作的题材,则统统是新疆那方水土的,有反映维族群众工作生活场景的,还有反映新疆地域风情的,如《叼羊》等,可以说是异彩纷呈,美不胜收。总的感觉,这些画气势雄浑,厚重质朴,人物造型毕肖,色彩浓郁,写实性强,可见出画家对新疆这块土地的挚爱,亦可见出对少数民族真挚的感情。如《和田巴扎》这幅巨制,画面上人物多达300多个,且个个姿态各异,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太平峪

  

太平峪
  
   太平峪是秦岭北麓的一道峪,在户县境内,距西安城有四十多公里,以盛产紫荆花胜。我第一次去太平峪,当在2000年冬天。我们报社组织了一个秦岭生态环保行采访活动,我是4名采访记者中的一名,得一一临太平峪。那时,太平峪还没有被开发,还是县里的一个林场。国家政策调整,保护环境,保护有限的森林资源,禁止砍伐林木,林场的日子一下子变得艰难起来,他们不得不放下手中的电锯,把目光从伐树转移到养护树木上。但那么多的林场工人要吃饭,怎么办?转产搞旅游。于是,太平峪森林公园的梦想,如初春萌动的幼芽,在太平峪林场人的脑中破土了。我去的时候,他们已开始付诸于行动了。时任场长王昌礼,已亲自带人,深入峪中,把峪中的道路、景点,踏勘了数遍,一些景点,已开始有了自己的名字。那天,尽管天上落雪,王昌礼还是饶有兴趣地陪着我们,向山中走了两公里左右。当时只觉得水清石白,山色空濛,山路崎岖,山中奇冷,至于别的,已记不清了。但太平峪这个名字,我自此是牢记脑中了。
   又过了多年,太平峪森林公园已建成,且声名鹊起,一年中,除了冬季,其他三季,已是游客盈门。这里面,除了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7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前言

  张健先生山水画展前言
  
   灞柳青青歌盛世,白鹿呦呦颂和谐。在这丹桂飘香的季节里,在各方的鼎力支持下,张健先生山水画展——从心面对,在陕西省图书馆隆重开幕了。
   张健先生祖籍白鹿原下,灞水萦绕于前,霸塬巍峨于后,历史上有汉文帝葬于此,有邵平种瓜于此,是一块人文底蕴深厚,历史源远流长的地方,可谓人杰地灵,钟灵毓秀。张健生于斯,长于斯,后又学画于斯,对故土可以说一往情深。情深则生挚爱,于是,数十年间,他用手中的画笔,以自己对物欲的淡泊,和对艺术的慧觉,一再摹写着故园的山水沟壑,长林丰草,写自然之性,抒个人情怀,将自然的情感转化为艺术的情感,绘出了一幅幅艺术佳作,也最终蝶变出自己的画风,这就是苍润、朴茂、雄浑。观他的山水画,可豁胸臆,可畅神思,更可涤俗肠。
   此次展出的60余幅画作,是张健先生近四五年来的创作画,从中可见出他的画风,亦可现出他在绘画道路上,焚膏继晷,孜孜探求的足迹。敬请大家观赏与批评。同时,对在这次画展中给予过帮助与支持的单位和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谢!
   2012年8月14日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月的济州岛

   五月的济州岛
  
   和亚热带所有岛屿一样,济州岛也是温润的,干净的。不同的是,这里多风,多石,这是我踏上岛后,所深切感受到的。岛上植被很好,触目皆是绿色。绿色随了地势的起伏,随了汉拿山的起伏亦在起伏着;随了海岸线的蜿蜒,道路的蜿蜒,亦在蜿蜒着,曲折着,济州岛便如了一块翡翠,漂浮在蔚蓝的大海上,宛然是传说中的仙岛了。五月的海风吹着,五月的阳光朗照着,人的心也随了眼前的赏心美景,变得敞亮起来。
   我们一行八人,从西安出发,到济州岛参加第六届中韩作家会,带队的是西安市作协主席吴克敬先生,同行的作家有杨乐生、杨莹、周宣璞、吴文莉、马召平、胡江梅诸人。我原以为这次去的,都是我们西安籍的作家。但到了目的地后才知道,还有来自北京、福建、东北等地的作家,如诗人舒婷、严力、小说家林那北等人也去了。中方去的作家总有十多人吧。韩方参加活动的作家,也有十多位左右。我们下榻在乐天大酒店。酒店临海而建,计有八层,呈阶梯状,四层在路面之上,四层在路面之下。坐车远远望去,仅能看到裸露在路面以上的四层建筑,实则下面还另有一番天地,不仅隐藏有另外四层建筑,还有一个巨大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7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里花水的植物

  里花水的植物
  
  单位搬迁到里花水,我很是纳闷了一阵子,怎么还有叫这样地名的?是昔年此地方圆一里地的地方,有花有水,才得了这一名字呢?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不得而知。可知者,此处的环境还不错,处于远郊,处于西安高新区的西南角,人少,道路阔,植物多,安静。尤其是雨后,街道两边的植物皆翠绿着,绿的鲜嫩,绿的逼人眼目,让人心情不觉大畅,连呼吸也舒缓了许多。
  我喜欢里花水周围的植物。自打在城里工作后,一些过去在乡间随处可见的植物,譬如打碗花、蒲公英、车前子、蔓扯扯……我再没有见过。过去工作之暇,我时常在小南门附近的环城公园里散步。环城公园里植物很多,少说也有近百种吧。树木方面,杨树、槐树、柳树这些常见的树种就不用说了,单说开花类的,就有紫薇、合欢、梅花、石榴、山楂、柿树、丁香,等等,多了去了。兼之还有藤蔓类的紫藤、凌霄、蔷薇等,可以说,环城公园就是一个环城林带,是一个由四季不同的花儿组成的花环。但我注意到,由于人的踩踏,环城公园里,地面上生长的植物,则少的可怜。有一些乡野的植物,则是几近于无了。里花水周围则不然,此地除了都市内惯常有的植物外,一些乡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石峪

  

白石峪
  
   白石峪在子午镇西。子午镇因子午峪而得名。子午峪是一有名的山谷,三国时期,蜀汉大将魏延,一再向诸葛孔明建议,欲以一支奇兵,出子午峪,攻取长安,指的就是这道峪。子午峪系秦岭七十二峪之一,清人毛凤枝撰写的《南山峪口考》中有记。而与之毗邻的白石峪,似乎未算进秦岭七十二峪之内。我家虽世代卜居长安,我也算道地的长安人,但因所居地距白石峪还有三十多里路,故从未去过。壬辰年暮春,适逢单位组织登山活动,我始得一往。不想,一登之下,便一下子喜欢上了此峪。
此峪的好处是未被开发,还保持着原生态风貌,土石路,随处生长的灌木,悦耳的鸟鸣,清新的空气,让人行走其间,心怀大畅。峪中有一股流水,日夜不息,潺湲地流着,清泠,清冽,如琴如歌。它是在赞美山巅的明月呢?还是在赞美山间岁月的悠闲?不得而知,反正它就这么朝朝暮暮地流着,流出一种地老天荒。而山花就在它的两岸烂漫着,白的是山梨花,黄的是野蔷薇,一树一树,一丛一丛,如喷涌的水,如燃烧的火,连整个山谷都给搅动了,连人的心都给震撼了。山花于静默中显示出的力量,让人惊讶。这个季节,山中的树木还在已萌和将萌之间,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1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桃花

  桃花
  
  四月 在陌上开放的桃花
  如一杯杯醇美的酒
  醉倒了花间的蜜蜂
  也醉倒了游春的人们
  
  桃花 这迷人的花儿
  在《诗经》中已绚烂过的花儿
  以春风为媒
  从远古一路走来
  年年让人怦然心动
  开了残 残了开
  但开不败的永远是
  心中那朵桃花
  
  鹧鸪声声
  唤不起我一丝回忆
  人面何处 遍寻不得
  眼前徒留下
  一树树桃花
  在春风中张狂
  
  2012.4.9草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里的行走

   春天里的行走
  
  
   没有惊雷
   但季节一到
   桃花汛还是来了
   如一位守时的客人
   轻轻叩响了我的门
  
   迟到的依旧是春风
   我心中的春天之门
   在去年的隆冬
   在腊梅吐蕊的那一刻
   已经打开
  
   行走在春天的原野上
   如走在时光的琴弦上
   身后留下一串
   悦耳的叮咚声 还有蜜蜂的
   歌声 日夜的歌声
  
   我没有歌声
   也没有蜜蜂蝴蝶的忙碌
   我只有惆怅
   淡淡的 若天边之云
   飘荡在南山顶上
  
   2012·3·29草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兰生春夏自芊蔚

   兰生春夏自芊蔚
   ——记赵振川先生二三事
  
   和赵振川先生交往,盖有年矣。常去他的画室喝茶,看他作画,也随他多次去终南山写生,但最常见的情况是,陪其在文昌门外的环城公园里散步、聊天。先生性恬淡,为人平易,不喜俗事,每日以绘事为乐,生活简单,蔼然有长者风。和其相交,如沐蕙风,久之而身有余香。今记其二三事,以见其韵致。
   赵振川先生一生勤勉,从不放逸,虽年过六旬,但每日笔不停挥,坚持作画,大有唐朝百丈禅师“一日不做,一日不食”遗风。每次去先生位于文艺路的画室,我都深切地感受到这一点。先生自言作画是一种享受,每当伫立案头,饱蘸浓墨,点染皴擦时,都会百事不思,忘掉一切,俨然进入了一种禅思的境界。而经过一番劳作,张画于壁,独坐椅上,边品茗,边端详新作的山水画时,那种欣悦得意,又让人想起沉醉于蝶梦中的庄子。我喜欢看先生作画,更喜欢画余和他聊天,那简直是一次次难得的艺术熏陶,心灵洗礼。先生于绘事上孜孜以求,严肃认真,但又非两耳不闻窗外事,仅耽于绘画,不关心民瘼的人,事实上,他喜看新闻联播,亦很关注社会现实,此和乃父赵望云先生创立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9页/28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