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亚平博客

1964年出生,陕西长安人,现供职于西安日报社。大学期间开始写作,已在国内数十家报刊发表散文、小说、诗歌近200余万字,曾获首届中国报人散文奖,已出版散文集《岁月深处》《草木之间》《长安物语》等8种。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63929
  • 开博时间:2008-10-13
  • 博客排名:第9981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徐庶之绘画的意义

  

徐庶之绘画的意义
  
  

这两天天气凉爽,一连两个下午,我都到陕西省美术展览馆观看徐庶之先生的画展,真可谓心怀大畅。对徐庶之先生,我是早知其人,亦早闻其名,知他是赵望云先生的得意门生,也是西域风情画派的创始人,但观赏到他的作品却委实不多。他先生赵望云的作品,和他两个师兄弟黄胄、方济众的画作,倒是见的不少。见不到的东西,便老是想着能多见一些,这也算是人之常情。不意,在这个秋天的季节里,便真的见到了,那份欣悦,无以言说。
   我看了一下,这次展出的画,总有一百多幅吧,而且都是大画,丈六丈二的,八尺的,最小的都是四尺的,且时间跨度很大,几乎涵盖了他在新疆各个时期的画作,还有他退休后,在西安的一些画作。而画作的题材,则统统是新疆那方水土的,有反映维族群众工作生活场景的,还有反映新疆地域风情的,如《叼羊》等,可以说是异彩纷呈,美不胜收。总的感觉,这些画气势雄浑,厚重质朴,人物造型毕肖,色彩浓郁,写实性强,可见出画家对新疆这块土地的挚爱,亦可见出对少数民族真挚的感情。如《和田巴扎》这幅巨制,画面上人物多达300多个,且个个姿态各异,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太平峪

  

太平峪
  
   太平峪是秦岭北麓的一道峪,在户县境内,距西安城有四十多公里,以盛产紫荆花胜。我第一次去太平峪,当在2000年冬天。我们报社组织了一个秦岭生态环保行采访活动,我是4名采访记者中的一名,得一一临太平峪。那时,太平峪还没有被开发,还是县里的一个林场。国家政策调整,保护环境,保护有限的森林资源,禁止砍伐林木,林场的日子一下子变得艰难起来,他们不得不放下手中的电锯,把目光从伐树转移到养护树木上。但那么多的林场工人要吃饭,怎么办?转产搞旅游。于是,太平峪森林公园的梦想,如初春萌动的幼芽,在太平峪林场人的脑中破土了。我去的时候,他们已开始付诸于行动了。时任场长王昌礼,已亲自带人,深入峪中,把峪中的道路、景点,踏勘了数遍,一些景点,已开始有了自己的名字。那天,尽管天上落雪,王昌礼还是饶有兴趣地陪着我们,向山中走了两公里左右。当时只觉得水清石白,山色空濛,山路崎岖,山中奇冷,至于别的,已记不清了。但太平峪这个名字,我自此是牢记脑中了。
   又过了多年,太平峪森林公园已建成,且声名鹊起,一年中,除了冬季,其他三季,已是游客盈门。这里面,除了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7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前言

  张健先生山水画展前言
  
   灞柳青青歌盛世,白鹿呦呦颂和谐。在这丹桂飘香的季节里,在各方的鼎力支持下,张健先生山水画展——从心面对,在陕西省图书馆隆重开幕了。
   张健先生祖籍白鹿原下,灞水萦绕于前,霸塬巍峨于后,历史上有汉文帝葬于此,有邵平种瓜于此,是一块人文底蕴深厚,历史源远流长的地方,可谓人杰地灵,钟灵毓秀。张健生于斯,长于斯,后又学画于斯,对故土可以说一往情深。情深则生挚爱,于是,数十年间,他用手中的画笔,以自己对物欲的淡泊,和对艺术的慧觉,一再摹写着故园的山水沟壑,长林丰草,写自然之性,抒个人情怀,将自然的情感转化为艺术的情感,绘出了一幅幅艺术佳作,也最终蝶变出自己的画风,这就是苍润、朴茂、雄浑。观他的山水画,可豁胸臆,可畅神思,更可涤俗肠。
   此次展出的60余幅画作,是张健先生近四五年来的创作画,从中可见出他的画风,亦可现出他在绘画道路上,焚膏继晷,孜孜探求的足迹。敬请大家观赏与批评。同时,对在这次画展中给予过帮助与支持的单位和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谢!
   2012年8月14日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月的济州岛

   五月的济州岛
  
   和亚热带所有岛屿一样,济州岛也是温润的,干净的。不同的是,这里多风,多石,这是我踏上岛后,所深切感受到的。岛上植被很好,触目皆是绿色。绿色随了地势的起伏,随了汉拿山的起伏亦在起伏着;随了海岸线的蜿蜒,道路的蜿蜒,亦在蜿蜒着,曲折着,济州岛便如了一块翡翠,漂浮在蔚蓝的大海上,宛然是传说中的仙岛了。五月的海风吹着,五月的阳光朗照着,人的心也随了眼前的赏心美景,变得敞亮起来。
   我们一行八人,从西安出发,到济州岛参加第六届中韩作家会,带队的是西安市作协主席吴克敬先生,同行的作家有杨乐生、杨莹、周宣璞、吴文莉、马召平、胡江梅诸人。我原以为这次去的,都是我们西安籍的作家。但到了目的地后才知道,还有来自北京、福建、东北等地的作家,如诗人舒婷、严力、小说家林那北等人也去了。中方去的作家总有十多人吧。韩方参加活动的作家,也有十多位左右。我们下榻在乐天大酒店。酒店临海而建,计有八层,呈阶梯状,四层在路面之上,四层在路面之下。坐车远远望去,仅能看到裸露在路面以上的四层建筑,实则下面还另有一番天地,不仅隐藏有另外四层建筑,还有一个巨大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7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里花水的植物

  里花水的植物
  
  单位搬迁到里花水,我很是纳闷了一阵子,怎么还有叫这样地名的?是昔年此地方圆一里地的地方,有花有水,才得了这一名字呢?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不得而知。可知者,此处的环境还不错,处于远郊,处于西安高新区的西南角,人少,道路阔,植物多,安静。尤其是雨后,街道两边的植物皆翠绿着,绿的鲜嫩,绿的逼人眼目,让人心情不觉大畅,连呼吸也舒缓了许多。
  我喜欢里花水周围的植物。自打在城里工作后,一些过去在乡间随处可见的植物,譬如打碗花、蒲公英、车前子、蔓扯扯……我再没有见过。过去工作之暇,我时常在小南门附近的环城公园里散步。环城公园里植物很多,少说也有近百种吧。树木方面,杨树、槐树、柳树这些常见的树种就不用说了,单说开花类的,就有紫薇、合欢、梅花、石榴、山楂、柿树、丁香,等等,多了去了。兼之还有藤蔓类的紫藤、凌霄、蔷薇等,可以说,环城公园就是一个环城林带,是一个由四季不同的花儿组成的花环。但我注意到,由于人的踩踏,环城公园里,地面上生长的植物,则少的可怜。有一些乡野的植物,则是几近于无了。里花水周围则不然,此地除了都市内惯常有的植物外,一些乡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石峪

  

白石峪
  
   白石峪在子午镇西。子午镇因子午峪而得名。子午峪是一有名的山谷,三国时期,蜀汉大将魏延,一再向诸葛孔明建议,欲以一支奇兵,出子午峪,攻取长安,指的就是这道峪。子午峪系秦岭七十二峪之一,清人毛凤枝撰写的《南山峪口考》中有记。而与之毗邻的白石峪,似乎未算进秦岭七十二峪之内。我家虽世代卜居长安,我也算道地的长安人,但因所居地距白石峪还有三十多里路,故从未去过。壬辰年暮春,适逢单位组织登山活动,我始得一往。不想,一登之下,便一下子喜欢上了此峪。
此峪的好处是未被开发,还保持着原生态风貌,土石路,随处生长的灌木,悦耳的鸟鸣,清新的空气,让人行走其间,心怀大畅。峪中有一股流水,日夜不息,潺湲地流着,清泠,清冽,如琴如歌。它是在赞美山巅的明月呢?还是在赞美山间岁月的悠闲?不得而知,反正它就这么朝朝暮暮地流着,流出一种地老天荒。而山花就在它的两岸烂漫着,白的是山梨花,黄的是野蔷薇,一树一树,一丛一丛,如喷涌的水,如燃烧的火,连整个山谷都给搅动了,连人的心都给震撼了。山花于静默中显示出的力量,让人惊讶。这个季节,山中的树木还在已萌和将萌之间,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1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桃花

  桃花
  
  四月 在陌上开放的桃花
  如一杯杯醇美的酒
  醉倒了花间的蜜蜂
  也醉倒了游春的人们
  
  桃花 这迷人的花儿
  在《诗经》中已绚烂过的花儿
  以春风为媒
  从远古一路走来
  年年让人怦然心动
  开了残 残了开
  但开不败的永远是
  心中那朵桃花
  
  鹧鸪声声
  唤不起我一丝回忆
  人面何处 遍寻不得
  眼前徒留下
  一树树桃花
  在春风中张狂
  
  2012.4.9草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里的行走

   春天里的行走
  
  
   没有惊雷
   但季节一到
   桃花汛还是来了
   如一位守时的客人
   轻轻叩响了我的门
  
   迟到的依旧是春风
   我心中的春天之门
   在去年的隆冬
   在腊梅吐蕊的那一刻
   已经打开
  
   行走在春天的原野上
   如走在时光的琴弦上
   身后留下一串
   悦耳的叮咚声 还有蜜蜂的
   歌声 日夜的歌声
  
   我没有歌声
   也没有蜜蜂蝴蝶的忙碌
   我只有惆怅
   淡淡的 若天边之云
   飘荡在南山顶上
  
   2012·3·29草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兰生春夏自芊蔚

   兰生春夏自芊蔚
   ——记赵振川先生二三事
  
   和赵振川先生交往,盖有年矣。常去他的画室喝茶,看他作画,也随他多次去终南山写生,但最常见的情况是,陪其在文昌门外的环城公园里散步、聊天。先生性恬淡,为人平易,不喜俗事,每日以绘事为乐,生活简单,蔼然有长者风。和其相交,如沐蕙风,久之而身有余香。今记其二三事,以见其韵致。
   赵振川先生一生勤勉,从不放逸,虽年过六旬,但每日笔不停挥,坚持作画,大有唐朝百丈禅师“一日不做,一日不食”遗风。每次去先生位于文艺路的画室,我都深切地感受到这一点。先生自言作画是一种享受,每当伫立案头,饱蘸浓墨,点染皴擦时,都会百事不思,忘掉一切,俨然进入了一种禅思的境界。而经过一番劳作,张画于壁,独坐椅上,边品茗,边端详新作的山水画时,那种欣悦得意,又让人想起沉醉于蝶梦中的庄子。我喜欢看先生作画,更喜欢画余和他聊天,那简直是一次次难得的艺术熏陶,心灵洗礼。先生于绘事上孜孜以求,严肃认真,但又非两耳不闻窗外事,仅耽于绘画,不关心民瘼的人,事实上,他喜看新闻联播,亦很关注社会现实,此和乃父赵望云先生创立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迎春花

   迎春花
  
   在春风里灿然开放的
   迎春花 如一丛丛黄色的火焰
   灼伤了多少人的眼睛
  
   这生长在乡野中的花儿
   如今 在喧嚣的城市里
   也生长的很茂盛
  
   迎春花 迎春花
   是你为我带来了故乡的气息
   是你让我知道了季节的更替
  
   你愉悦了我的眼目
   却抚不平
   我永远的乡思
  
   2012·3·13草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去桃溪堡看桃花

  去桃溪堡看桃花
  
  春天
  我从长安城出发
  去桃溪堡看桃花
  看崔护游赏过的桃花
  
  眼前不见都城南庄
  只有水泥砖石堆积起的
  一片建筑 散乱的趴在那里
  如一条离开水的八爪鱼
  
  没有桃花
  人面倒是很多
  来来去去的 乱人眼目
  我一个也不认识
  
  莫非桃花躲在
  春风的背后 或者唐诗里
  没人回答我
  只有风从我的耳旁吹过
  
  2012.3.10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6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望终南山

  望终南山
  
  从雾蒙蒙的长安城里
  透过无数的楼群
  我翘望终南山
  我知道 我什么也看不到
  即使在阳光明媚的正午
  
  唐朝人应该是能看到的吧
  山头上皑皑的积雪
  还有缭绕的白云
  都能让他们诗情澎湃
  也能感受到季节的脚步
  
  可惜 我不生活在唐代
  也没有他们的福分
  尽管心慕终南
  却望不见
  每想到此
  我的心中就滑落
  一声叹息
  
  2012.3.9夜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滴落在枯叶上

  雨滴落在枯叶上(外一首)
  
  
  严寒过后
  终于下了一场雨
  这春天里的第一场雨呀
  润泽了多少旅人的心
  
  雨在下着
  滴落在去年的枯叶上
  发出很好听的声音
  是蚕儿在嚼叶吗
  
  一滴一滴
  滴落在城市里的雨
  滴落在阡陌上的雨
  润物细无声的雨
  
  催开了迎春
  催开了腊梅
  还催开了地底下
  蛰伏的春意
  
  在湿漉漉的枯叶下
  伸一个懒腰
  睁开惺忪的睡眼
  她发现
  柳枝已开始泛绿了
  
  
  麦苗
  
  
  去年秋天播种的麦苗
  在秋阳下
  也曾碧绿过
  也曾鲜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诗三首

   小诗三首
  
   春天
  
   最先开放在陌上的
   不是迎春
   也不是野梅
  
   雪地里
   你轻盈的步履
   你柳枝一样曼妙的小腰
  
   当你嫣然的笑脸
   迎着我时
   冰河“哗——”的一声
   便解冻了
  
  
   城墙下的梅
  
   驿外的那些梅
   是什么时候
   被移植到了城墙下
  
   没有了寂寞
   也便不管不顾的
   恣意开放
   哪管是严冬还是早春
   哪管旅人是伤心
   抑或欢愉
  
   那个晨练者
   从它们身旁走过
   连瞅都不瞅一眼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别有池塘一种幽

别有池塘一种幽
——小记国画家田钧和他的荷画

我的家乡在长安樊川,那是一个家家栖碧峰,流水自雨田的地方,不但出产稻米,还出产美荷。夏日,漫步田间地头,但见“青荷盖绿水,芙蓉披红鲜”;蛙声盈耳,蜻蜓满天。晚间,荷香随夜风飘荡,连梦也清芬了许多。因自小见荷,遂喜荷。喜荷,便好读有关描写荷的诗文,喜看有关描绘荷的图画,以荷结缘,就认识了国画家田钧先生,并得观他的大量绘荷的画作,便生感叹:噫,不意长安城里竟有如此爱荷画荷之人!
一般画家绘荷,喜画荷花之明艳,碧叶之袅娜,池塘清浅,鱼游蛙戏,蜻蜓在荷叶间飞翔,翠鸟在荷梗上鸣唱……这样的画,能得荷清雅、柔媚、热烈的风韵,亦能讨人喜欢。年轻时,田钧也画这样的荷,且画的更其的清丽,更能得人喜爱。那是一个阶段,一个过程,避绕不开,一如人年少时喜华服、喜美色一样。但田钧中年以后,就不这样画了,他大量画的是清秋之荷,雪中的残荷。这样的荷冷寂、清劲,让人觉出生命的无奈、坚韧,惊心动魄,可以说把荷之魂绘出来了。
我喜欢田钧的花鸟画,更喜欢他的荷画。他的画色彩繁富,墨浓笔重,似用铁笔画成,朴茂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9页/28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