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亚平博客

1964年出生,陕西长安人,现供职于西安日报社。大学期间开始写作,已在国内数十家报刊发表散文、小说、诗歌近200余万字,曾获首届中国报人散文奖,已出版散文集《岁月深处》《草木之间》《长安物语》等8种。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63929
  • 开博时间:2008-10-13
  • 博客排名:第9981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石榴

  

        石榴

        

        石榴在关中农村多见之,过去的大户人家,花园里,后院里,多有种者。即就是柴门小户,在庭院里也有栽种的。夏日,开一树红花,秋日,结一树浑圆的果实,煞是好看。我想,人家种此,主要是为观赏,其次,才是为品尝吧。

        我家祖屋的院中就有一棵石榴树,在我的记忆里,足有两米多高吧。不过,这棵石榴树好像不怎么长似的,我幼小时是这么高,我长大后外出求学,直到参加工作,期间也有十多年吧,似乎还是这么高。花倒是开的,而且开得很繁密,就是坐果少,不大结石榴。每年开花时节,那花儿起初是一个个通红的小宝瓶,不久,瓶口就裂开了,吐出一束束火焰,绿色的石榴树仿佛被点燃了,连整个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日草木

  

        夏日草木

        

        夏日草木多矣,但草木真正在夏天开花者却并不多,这是自然法则使然,春华秋实,大多数植物,还是按照这一规律生存的。今摘我认识的几种在夏天开花的植物缀记之,以消长夏。

        

        紫薇

        紫薇在时下的都市里最常见,尤其是象西安这样的北方城市,夏日,漫步在公园里,街衢间,常能看到紫薇的影子。那树干是伶仃的,叶是舒朗的,花则鲜艳欲滴,紫的红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草色青

  

        草色青

        

        

        1974年暮春,正是麦子扬花时期,父亲突然接到了王莽公社的通知,让他和县上另外两个同志,去海南岛学习杂交水稻育秧。父亲和母亲说了一声,便借了路费,上路了。这一去就是漫漫的七个月,期间,父亲来了好几封信。我那时刚上小学二年级,母亲太忙,又要去生产队上工,又要照顾一家人的吃喝,根本没有时间回信。我便按照母亲的吩咐,给父亲回了几封信。没想到,就是我这歪歪扭扭的字,半通不通的句子,竟然得到了父亲的称赞,夸我进步大,让我以后多给他写信。大约是当年的11月份吧,一天傍晚,我正和小伙伴在打谷场上玩,隔壁的小宝来喊我说:“快回家去,你爸回来了!”闻听此言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人的梦想

  

一个人的梦想

 

      崔鎰很谦虚,这从他的言谈举止中,从他清瘦的身材中,都能看出来。不过,如果追寻起了心中的梦想,那他可就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一脸的坚毅,一身的阳刚,颇有点“拼命三郎”的劲头。这是这个80后青年写作者留给我的最深刻的印象。

      大约是五六年前吧,刚刚考上西安财经学院的崔鎰,因感所学专业和自己的志趣太远,加之,无心于中国的学习方式,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他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退学回家,前往日本、美国,开始了自己的留学生活。在日本、美国,他边打工边学习,同时,挤出时间,艰难地开始自己的文学创作之旅。在日本名古屋、东京和美国纽约期间,为了能给远在西安的父母亲减轻一点经济负担,他勤工俭学,先后干过多种职业,在餐馆端过盘子,送过报纸,还当过超市的售货员,可谓艰辛备尝。当然,也有收获,收获的是生活阅历;也有快乐,快乐着自己的青春与爱情。数年之后,他把这些在异域的经历,稍加剪裁,稍加整理,就完成了自己的第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女儿婚礼上的讲话

        在女儿婚礼上的讲话

        

        各位来宾,大家好!

        感谢大家的光临。今天是女儿、女婿举行新婚典礼的日子,在这个大喜的日子里,作为孩子的父亲,我讲三层意思。第一是喜悦。二十多年前,当女儿降临到这个世界上时,我心里充满了欢乐,这种欢乐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因为,从此,我的生活中有了一个可爱的小精灵,她甜甜的笑声,她活泼的身影,便一直伴随在我的左右,让我感受到了生活的乐趣,感受到了未来的希望。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当女儿穿上婚纱,走进结婚典礼的礼堂,我的心中再次感到了一种巨大的喜悦,这种喜悦来自两个方面,一则,女儿要结婚了,说明女儿长大了,该有自己全新的生活了,我和她妈妈肩头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唯赏烟霞不厌深

  

        唯赏烟霞不厌深

        ——读邓兵权的画

        

        “太白山根秋夜静,乱泉深水绕床鸣。”这是宋人王安石的两句诗,我特别喜欢。每次吟诵这两句诗,我就会想到雄伟壮丽的太白山,想到出生在太白山脚下的朋友邓兵权,以及他的山水画。其实,在我的朋友圈里,兵权算是和我认识比较晚的,也就两年多时间吧,但他的亲切、慷慨,他对人的热情、坦诚,还有他对绘画的痴迷,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并促使我们最终成了很好的朋友。

        说心里话,我接触邓兵权的画不多,且都是在各种展览上,因为场面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豆角村的春天

  

        南豆角村的春天

        

        每年春天,当柳条风刮起的时候,我都要到秦岭脚下去踏春。这一方面是因为,我的家乡稻地江村就在长安,且离终南山不远,也就十里路的样子,在回家看望母亲的时候,可以顺道去山中转转。另一方面,这个季节,秦岭脚下景色最为宜人,不惟麦苗青青,桃红柳绿,而且可以望着青山碧水,白云蓝天,尝尝鲜,解解馋。故而,在三十多年的时间里,我曾无数次地在秦岭脚下的小山村里游走,但我却始终不知道子午峪口还有一个南豆角村。自然,也未曾游历过。

        是癸巳年的一个春日吧,我到省美术展览馆看金陵画派的一个画展,不意,在展厅里遇到了画家张健、马卫民君。观展毕,看着外面大好的春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识杨国华

  

        小识杨国华
       
        二十多年前,当我还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小青年时,我有幸结识了杨国华。
        事情还得从1985年说起,那一年秋天,我大学毕业,分到省新型建材厂党委宣传部工作。第二年的春天,省建材局在西安纺织城举办了一期通讯员培训班,厂里派我去参加,我就是在培训班上认识杨国华的。杨国华其时在陕西咸阳陶瓷厂工作,和我算是一个系统的。他那时大约三十多岁的样子,个儿不高,胖胖的,圆圆的脸上,红是红,白是白,看上去很健康。见了人,未说话先一笑,给人的感觉异常的亲切和气。一个礼拜的培训班下来,我们很快成了朋友。记得培训班临结束时,有一堂实习课,我们在局宣教处张元元老师的带领下,一同去了咸阳市礼泉县烟霞乡袁家大队采访。袁家村那时是陕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典型的力量(代后记)

  

典型的力量(代后记)

收入本集中的文章,都是最近十年来,刊发在《西安日报》上的典型报道。这些报道,既有人物的,也有集体的,它们刊出后,在西安,乃至省内、全国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如李增亮、王书田、白秀兰、熊宁等。这些报道之所以能穿越时空,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是因为它们真实。真实是新闻的源泉,自然也是典型报道的源泉。真实让人可信,让人可触可摸,也可以效仿学习,不似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好的典型报道,甚至可以引领一个时代,乃至多个时代,这就是典型的力量。我们耳熟能详的典型人物雷锋,尽管时隔半个世纪,至今仍在人们口头传颂,仍旧活在人们的心中。还有县委书记的好榜样焦裕禄,铁人王进喜,尽管岁月流逝,其身上的光辉,依然不减当年,仍然受到人们的敬仰。当然,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典型,时移势迁,有些典型,也许会在时光的流逝中湮灭,但我想,他们当年对事业的那份执着,那种无私奉献、忘我牺牲精神,还有个人身上所焕发出的人格的光辉,人性的大美,永远将受到后人的推崇。设若我们这册书中所报道的人事,能流布后世,或者对读者有那么一点启迪,再有,给我们报社六十年的风雨历程能留下一帧存照,作为编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人的行旅

  

一个人的行旅
高亚平

人和人之间的交往真是奇妙,有时,彼此共事多年,却形同路人;有时,彼此不交一言,却成为莫逆。我和书法家白京勤先生的交往,大约就属于后一类情况吧。多年前的一个秋日,一位同事送来一幅书法作品的照片,让我看一下,看能否在报纸上发表。我那时还在晚报副刊部工作,一看之下,觉得字写的很好,就决定选用。随后不久,我就认识了书法的作者。见了面,原来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个儿不高,身材清瘦,浓眉下一双睿智的眼睛,话不多,一副谦谦君子相。我脑子里立即浮现出了清人郑板桥的一副对联:青菜萝卜糙米饭,瓦壶井水菊花茶。我觉得,这副对联,大约和他的生活状态庶几近之吧。后来,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们熟悉了,而这种感觉也就更加的强烈了。
白京勤先生祖籍渭北蒲城,那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历史上出过许多文臣武将,即以近代而论,就有杨虎城将军、李仪祉先生。自然,也出过很多的书法家、画家。那里的人家,无论富贵贫贱,无论业农经商,大多敬重文化,亦尊重文化人。他们省吃俭用,即就是贫寒之家,家中也收藏着几幅名家书作画作,以期传之后世。幼年时代,白京勤就不止一次,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8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学会担当 继续前行

  

学会担当  继续前行

 

今天能参加西安晚报文化现象研讨会,我是既惶恐又高兴,惶恐的是,作为报社的一名普通记者,我也有幸忝列其间;高兴的是,有这么多文化界名流和报社有成就的前辈与会,我可以得到一个向他们学习的机会,聆听他们的经验与教诲,以便在未来的日子里,更好地前行。
扪心而问,我目前在文学创作上之所以能取得一点点成绩,和西安晚报社多年的培养,和报社前辈的悉心扶持、帮助分不开,因此,我要感谢我们的社领导,感谢我工作生活的这个单位。我是1994年进入报社的,至今已有近20年。进入报社之前,我就非常喜欢晚报,尤其是它的副刊,很有文化气息。副刊上的文章,无论是《曲江》、《终南》上的散文、诗歌,还是《漫笔》上的杂文,不管是名家的,还是普通作者的,都写的很好,我都喜欢读。这块园地里,聚集了西安的众多作家,也聚集了全国的很多名家,可以说是西安很多作家的摇篮。我喜欢晚报还有一个原因,这里聚合了很多文化人,文化氛围很浓,尤其是在文学、绘画、摄影创作上,很多报人不但是名编辑、名记者,还是知名作家、画家、摄影家。能进入这样的单位,融入这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放飞青春的梦想

  

        放飞青春的梦想
        ——《云淡风轻》序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苗圃里的爱情

苗圃里的爱情
  
   我上中学是在樊川中学,现在已改名为西安市长安区第二职业中学,不过,那时叫樊川中学,或长安第八中学。学校在兴王路(兴教寺至王莽村)上,南面一里处,就是日夜流淌不息的小峪河。小峪河自秦岭北麓发源,从东南流出,一路向西北流去,横穿整个樊川,最后注入潏河,流入渭河。小峪河像一条长长的藤蔓儿,沿途所经过的的村庄,则似挂在这根蔓儿上的瓜。王莽村和我所出生的稻地江村,便是这样的两个瓜。而樊川中学呢,虽然不是村庄,但实际上也是挂在这根藤上的一颗小瓜,每天,四周八村上中学的孩子,都会向这里汇聚,如饥似渴地吸纳着各种知识。这些孩子里,自然有我,还有我同村的一些孩子,比如我的邻居小宝。
   小宝是一个女孩,和我不但是同村,还是同队,而且,从小学到中学,一直是同学。不同的是,上小学和初中时,我们是同班;上高中时,则不在一个班,我学的是文科,她学的是理科。我们从小到大,关系一直很好。下学了,或者放寒暑假,常在一块儿玩,也一同到野地里去打猪草。我们两家人的关系也很好,她的父亲是村里的一名电工,我们家电灯坏了,有线广播不响了,都是她的父亲帮助修好的。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菊

小菊

小菊是我的一位小学同学,和我同级,但不同班,我是二班,她是一班。我们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一直上到五年级,尽管彼此认识,但从未说过话。小菊长得很好看,圆圆的脸蛋,红是红,白是白,粉嫩的好像能弹出水来。一双大眼黑若着漆,眼睫毛一眨,仿佛会说话。尤其是那一头秀发,黑若锦缎,有时剪成齐耳短发,有时扎成两根排发辫,有时长长了,又随意的披在肩上,一任风儿抚弄,显出万种的风情。小菊很爱干净,她的衣服也是光鲜洁净的,尽管是普通的布衣。这一点,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整天混打混闹,像个泥猴似的。小菊腼腆,就连笑也是羞涩的。
小菊有一个形影不离的好伙伴小玲,她们俩家住在一块儿,在小峪河的南岸,那里远离村庄,离我们村子的最南头还有四里路,只有三四户人家居住。居处的东边有一条洋峪河,也就三四丈的距离,河水清浅,满河滩的白石。两岸有高杨大柳,有小树林,有青草地,还有遍地的庄稼。清晨,在鸟儿的啼叫声中,小菊睁开眼睛,到洋峪河里洗把脸,对着河水,照一照自己姣好的面容,做个鬼脸,自己笑一回,然后回家,叫上小玲,一起去村里上学。她们沿着溢满青草气息的田间小路,踩着草尖上的露水,向北一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凤翔哥

凤翔哥
  
   按理我应该叫他凤翔叔,因为他和我父亲的年龄差不多,好像还比父亲大着几个月,但父母亲都让我喊他凤翔哥,他自己见了我,也让我这样叫他。后来,我才闹明白,这是村上的规矩,照辈分叫,老话:“人穷辈分大!”我家辈分大,我和他属于同辈,自然得这样叫他。不这样叫,就瞎了规矩,乱了辈分。而在乡间,是最讲究辈分的。
   听村人讲,凤翔哥是旧社会过来人,因家里穷,十四五岁时,就随村里的大人跑南山砍过柴,割过条子。南山也就是终南山,属秦岭山系长安县一段的北麓,其山大沟深,路险坡陡,野物众多,那年月,还时常闹土匪,一般人家,若非揭不开锅,是断不会当跑山人的。那几乎是在拿命挣饭吃。凤翔哥随村人砍了柴,或挑到引镇,或挑到杜曲,在集市上出卖。凤翔哥的柴很好卖,原因嘛,他砍的都是青木,青木火力硬,经烧,一般老买家都愿买。加之,他又是一个孩子,一些买主同情他,因此,他的柴,比别人的都走的快。若割的是条子,就麻烦一些,无论是黄栌条子,还是水曲柳条子,还得先挑到家里,费上四五天时间,把它们编作筐篮,然后再挑到集市上去卖。卖了钱,籴些米谷,这样,他和寡母十天半月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9页/28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