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亚平博客

1964年出生,陕西长安人,现供职于西安日报社。大学期间开始写作,已在国内数十家报刊发表散文、小说、诗歌近200余万字,曾获首届中国报人散文奖,已出版散文集《岁月深处》《草木之间》《长安物语》等8种。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64028
  • 开博时间:2008-10-13
  • 博客排名:第9978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螃蟹

  

        螃蟹

        

        读《梦溪笔谈》,见有如下记载:“关中无螃蟹。元丰中,予在陕西,闻秦州人家收得一干蟹,土人怖其形状,以为怪物。每人家有病疟者,则借去挂门户上,往往遂差。不但人不识,鬼亦不识也。”深以为怪。以沈括这样的博识君子,又在陕西当过官,何以竟武断地说关中无螃蟹呢?其实,关中自古就有螃蟹,只是沈括不察而已。关中在秦岭的北麓,秦岭峪口众多,河出峪中,蟹出河中,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即以我的家乡长安王莽乡稻地江村而论,小时候,我就曾在村外的小峪河里,无数次的见过螃蟹,也捉过螃蟹。惜乎家乡人不解食蟹,吃螃蟹者,率多为我们一帮小毛孩罢了。我过去在乡间曾听到过一个谜语:“小子胖又胖,背个大草筐,剪子有两把,筷子有四双。”谜底分明说的就是螃蟹。这也从另一个方面佐证了沈括之说的不正确。

 &nb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2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里花水的花事

  

        里花水的花事

        

        里花水在西安西南方,距市中心约十五六公里,南三环、西三环在此交会,原来应是一个村庄吧?但如今已没有了村庄的影子,不惟高楼矗立,道路笔直,就连车辆、行人也渐渐地多了起来。在西安工作生活了三十多年,我从未听说过里花水这个名字,也不知道偌大的西安地区,有这么个地方。我第一次听说里花水,当在前年吧。这年的五月初,单位搬迁到此,我才得知有这么个地方,并在其后的日子里,逐渐地熟稔起来。里花水这个奇怪的名字究竟是怎么来的?它其中的含义是什么?有什么传说和故事?我先后问过好多人,都说不清楚。我也就只好糊里糊涂地在此工作着。好在这里比较僻远,还未完全跟上城市化进程的脚步,人少,街宽,路边的绿化又好,上下班无事,行走在这样的道路上,吹着不同季节的风,看着植物的变化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的野菜

春天的野菜

 

单位搬迁到南三环后,离城市远了,离乡村近了。午间休息时,于周边的小路上散步,忽然就看到路边的柳树上有了一抹新绿。目光南望,平日云卷云舒,还有几分苍涩的终南山,此刻也变得朗润起来。看来,春天真的回来了。不觉间,心中就涌动出了唐人的诗句,“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低头一看,路边的小草,果然已发出了新芽,长出了嫩叶。还有我认识的几种野菜,也长到小酒盅大小,团团然,惹人怜爱。这久违的野菜,让我顿然间想起了故乡,想起了故乡的春天,想起了春天里田间地头的野菜。

说到野菜,我首先想到的是荠菜。每年春风一动,青草一泛绿,荠菜就出来了。往往是在一场春雨之后,它们好像商量好了似的,突然间就出现在了麦田中,田垄头,河畔间。不过,起初并不大,只有大人指甲盖大小,不易为人发现。或者,发现了,也没有人去理睬它。只有再经过十天半月左右阳光的曝晒,春风的吹拂,雨泽的滋润,荠菜伸胳膊蹬腿,舒展了腰身,长得肥硕起来,人们才拿了小刀,提了筐篮,走进田野,开始挑荠菜。那真是一件心旷神怡的事儿,棉袄脱了,一身轻松,在煦暖的春风中,在碧绿的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城南记

        城南记

        

        一

        

        如果要写我的个人史,西安的南郊,是一个绕不过的地方。我在此曾经求学过三年,又工作、生活过近二十年,期间的滋味,只有我知。不过那时年轻,英气尚在,因此,留在记忆中的,大多是美好的一面,至于如月之背光、粗糙的一面,则鲜有记住的。

        我第一次去西安的南郊,当在1972年的夏天,这一年,我刚好八岁。此前,我并非没有去过西安,也并非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雪忆

  

                

                雪忆

        

        也许是环境改变了,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吧,一个规避不开的事实是,近十多年来,西安这块地方,每年冬天,是愈来愈少下雪了。去年冬天尤甚,整个漫长的冬季里,就没见过一片雪。气象部门今天报说明天可能有降雪;明天报说后天可能有降雪,市民们望眼欲穿,但连一滴知了尿,也没有落下。失望之余,干脆不看电视台播出的天气预报节目。尽管无雪,马年还是不管不顾的来了。要说西安这地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梅

  

        

说梅

      

       我对梅花并没有特别的喜欢,但遇到了,总要驻足看看。

西安不像南方,可观梅的地方不多,除了环城公园、兴庆公园等一些公园外,别的地方并不易见到。梅花的品类也比较单一,除了黄色的腊梅外,红梅、白梅很少见。我不知道别人见到过没有,在西安生活了三十多年,反正我是没有见到过。黄色的腊梅倒是时不时能见到,公园里,人家的宅院中,还有古刹道观中,多有。2006年正月十五,我应朋友刘珂之邀,去他的家乡户县看社火,在他供职的单位户县文化馆,不期见到了两树腊梅,那也许是我此生见到过的最大的腊梅树。那天,在钟楼广场看完社火表演,刘珂让我去他办公室坐坐,喝杯茶。我欣然同意。我刚一踏进文化馆的大门,便闻到了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读偶记

        闲读偶记

        

        

        读《秦淮健儿传》

        

        李渔系清代著名的戏剧家、小说家,其一生著述颇丰,有《李笠翁戏曲十种》、《十二楼》、《无声戏》存世。《秦淮健儿传》即其所著小说之一篇,虽篇幅不长,仅有两千余字,但却写得情节跌宕,回环往复,读来饶有趣味。作者刻画秦淮健儿尤其传神,先写其自恃勇力,横行乡里,不可一世。再写其贩牛皮于瓜、扬间,在酒馆里大言恐世,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喜鹊

  

        喜鹊

        

        喜鹊可以说是关中农村里最常见的鸟类了,尤其是靠近秦岭北麓这一带的乡间,人家房前屋后的大树上,乡野沟渠坎畔的树枝间,多有喜鹊的影子。喜鹊样子很喜庆,圆圆的小脑袋,尖尖的喙,黑白相间的身躯,长长的尾巴,可以说是人见人爱。而乡人们最喜欢的,应是它的喳喳的叫声了,他们认为那是一种吉祥的声音,“喜鹊喳喳叫,客人就来到。”在我们村里,这是人们最爱说的一句话。

        我也很喜欢喜鹊。缘由有二,一是我自小生活在长安乡下,喜鹊多见,见的多了,就如乡邻一样熟悉了,熟悉了便心生欢喜;二是觉得这种鸟好看,叫起来也好听,不像麻雀,灰不沓沓的,整天一群一群的,聚集在人家的屋檐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透过税收看国运的兴衰

  

         透过税收看国运的兴衰

              

        

        王潇然先生撰写的五集税收文化专题片《盛世的音符--都城里的税收痕迹》解说词,用翔实的史料,诗一样的语言,对我国唐代以前的税收制度,从发轫、沿袭、变迁、成熟等,进行了一个系统的梳理。作者站在历史的高地上,将税收和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用唯物史观进行解读,其态度是严肃的,思路是明晰的,而留给人的思考也是深刻的。大约半年前吧,我曾拜读过王潇然编著的一本书《长安税道》,我以为,这部专题片解说词所传达出的思想,和那本书是一脉相承,一以贯之的,这就是,一个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银井寨

  

        银井寨

        

        瑞丽虽说称为市,其实也就是一个边陲小镇。不过,因为有口岸,比别的小镇更大一些,更繁华一些而已。我是十一月中旬的一个傍晚,从芒市来到瑞丽的。其时,夕阳西下,彩云满天,轻风吹过,满街的棕榈树在风中招摇,鳞次栉比的高楼,风情万种的游人,使这座南国的城市显得更加的迷人。陪同我们的云南朋友告诉我们,咱们已到了祖国的边境线上,刚才经过的瑞丽江,一江之隔,就是缅甸。远山平畴,近树人家,我似乎嗅到了罂粟花的气息,似乎感觉到了佛光的普照。

        夜宿瑞丽。

       &nbs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四个小板凳

        四个小板凳

        

        我家里有四个小板凳,它们每个长不过一尺,宽仅半尺,也就一拃来高,全漆成橘红色,看上去普普通通,但它们却是我的爱物。我进城快三十年了,而这四个小板凳跟随我,少说也有二十五六年。在西安寄居的这些年月里,我曾城南城北,城东城西的,搬迁过好多次家,也曾扔掉过许多旧家具旧家电,就是我顶喜欢的书籍,我经过挑拣,也当作破烂,卖掉过一些。但我从来没有动过这四个凳子的念头。不惟我不能动,也不允许家里的人动。尽管这四个凳子经过岁月的磨损,已有了些许破旧,原来结实的卯榫,已有点儿松动,原来光洁的凳面,一些地方油漆已剥落,显得有几分斑驳,但我依然喜欢它们。原因么,这四个小凳子是我父亲亲手为我打制的。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腾冲

        在腾冲

        

        知道腾冲,缘于中国远征军,也缘于1944年的腾冲之战。此一役,中国远征军与中国驻印军,在美英盟国的支持配合下,开始了滇缅大反攻,全歼占领腾冲日军,毙敌6000余人,而中国军队亦有9000余名壮士为国捐躯。腾冲成了中国军队抗战以来,收复的第一座城池,从而永载史册,为世人所知。但腾冲之美,却非我所料及。这座边陲小城,群山环绕,翠峰如簪,天蓝云白,加之植被繁茂,清溪如带,空气清新,让我一到腾冲,就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腾冲之美,我以为首先在它的幽美上。幽美是指它的自然环境。腾中的自然环境美的令人咋舌。这里有静穆的青山,有幽谧的湿地,有令人迷醉的银杏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为了脚下这片土地

为了脚下这片土地
——《昨天的涛声》序

高亚平

   今年国庆节前夕,我正准备到榆林、内蒙游玩,突然接到远在汉水之滨白河县的朋友覃彬的电话,言他要出一本散文报告文学集,嘱我写点文字。放下电话后,我是且喜且忧。喜的是,经过多年的耕耘,覃彬终于要有自己的收获了。忧的是,我向来懒作序跋类的文字。原因么?自己本非湖海名流,声名不出乡里,于著者不能锦上添花,于己则为苦事。但对覃彬的嘱咐,我则推脱不得,一则我们为老友,有二十多年的交情在;二则我们为同道,尽管操业不同,我在报社工作,他供职于县委宣传部,但多年间,实则都在做宣传报道方面的工作,都以文字为生。基于此,我便爽快的答应了。不日,覃彬果然来到西安,且带来了已经打印好的70余万字的书稿。这个节假日,我虽未去成塞上,未看成胡杨林,未观成大漠,但日夜有老友的文字相伴,便颇不寂寞了。
   细算起来,我和覃彬的初识,当在1992年。这一年的夏天,陕西日报举办通讯员培训班,为期三个月。覃彬跋山涉水,从遥远的安康白河来到西安,参加这一期通讯员培训班。经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在高原

心在高原

——小记国画家李振良先生

 

高亚平

 

李振良来自大同,大同古称平城、云中,历史上属于赵地,赵地多慷慨俊杰之士,大同亦然。古之不论,即以今言,就有许多英特人物,诸如文学界的王祥夫、曹乃谦等。李振良是画家,画家本属拈色弄墨之人,但其亦有古风。我是在其客居长安时认识的,一谈之下,颇觉心意契合,便来往上了,不想,这一来往,就是数年,且最终成了莫逆于心的朋友。

闲暇时,我时常和李振良小聚,有时喝茶,有时小酌,有时散步,有时亦远足,但更多的时候,是一杯茶,一根烟,在他的画室清谈。谈读书,谈绘画,谈世相,亦谈彼此的生活、志趣。自然,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桃花流水窅然去

  

        桃花流水窅然去

        ——小记书法家王振忠

        高亚平

        

        在西安的书家中,王振忠可谓是一个风雅之士了,其静默少言,嗜书好读,随性自然,让人一见倾心,再见难忘。其实,我和王振忠先生并不很熟悉,只仅仅见过两面,但这有限的两面,已经足够了。《易经》中所谓的“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指的大概就是这种情况了。但我对其书法却是了解的,不仅在各种展览上,多家报章杂志上,见过他的许多作品,而且还心向往之,用心揣度过。我总体的感觉,他的书作,一如其人,天然方正,还不失烂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9页/28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