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亚平博客

1964年出生,陕西长安人,现供职于西安日报社。大学期间开始写作,已在国内数十家报刊发表散文、小说、诗歌近200余万字,曾获首届中国报人散文奖,已出版散文集《岁月深处》《草木之间》《长安物语》等8种。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63934
  • 开博时间:2008-10-13
  • 博客排名:第9978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晴空一鹤冲天去

 

晴空一鹤冲天去

——观刘岚鹤画小记

 

鹤者,祥禽也。古人或爱其清逸遐寿,或爱其飘然仙姿,前者如支遁,如林和靖,后者如广成子。不惟烟霞岩穴之士,国君亦有爱鹤者。如春秋时之卫懿公,以鹤为大夫,食则美味,出则轩车,终致亡国。卫懿公可谓玩物丧志,不懂鹤者。若支道林、林和靖之流,可谓真爱鹤者也。他们习鹤之性,知鹤之志,与鹤同隐于林泉之下,观鹤翔舞,听鹤唳鸣,安贫乐道,物我两忘,千古之下,令人艳羡。

至若文人,亦多喜鹤者,他们大多作过美妙的咏鹤诗文,且很多流传于今。如唐之白居易、元稹,宋之苏轼等。其中,最著名者,当属东坡居士之《放鹤亭记》。在故乡樊川居住的时日,我每每一人独行于乡野,远眺着云雾缭绕的终南山,便会默诵此文。尤其喜诵文末的《招鹤歌》:“鹤飞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一缕悠悠的文脉

那一缕悠悠的文脉

——听钟明善先生谈交大

 

“吹面不寒杨柳风”,转眼间,又是一个花红柳绿的春天。丙申三月的一日上午,恰值交通大学西迁六十年之际,我和王幼健先生前往西安交通大学老校区,拜访了原中国书协副主席、西安交通大学教授钟明善先生。王幼健和我是同事,其系钟先生早年学生,多年间一直过从甚密,感情甚笃。说是学生,其实亦近乎师友。因了这种关系,我们提前并没有和先生相约,而是贸贸然,直接上门,赶到了钟先生的书斋。我们此行是想请钟明善先生谈谈交通大学西迁的事,究竟先生自1985年至今,已在这所全国知名的高校执教了三十多个春秋,耳濡目染,对交大的前世今生,总有一些了解吧,对交大也有一份割舍不断的情缘吧。

我来之前,是做过了充分的心理准备的,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挥不去的乡愁

挥不去的乡愁

高亚平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迷棋

    

 

世人云:象棋适佛,围棋宜道。又云:入世者好象棋,出世者好围棋。窃以为然。象棋以攻城掠地、俘虏老将为终极胜利,不论车马炮,还是士象卒,无一不为此而战。为取胜,不惜舍车保帅,兵卒不惜赴汤蹈火,杀身成仁。此外象棋各子运行都有一定规矩,所谓“车有车路,马有马路”是也。任何子均不可逆规而行,这种严格的行走路线,以及兵卒那种为保帅而誓死不渝的精神,都颇合乎儒家的礼教与思想,为积极入世者,为喜欢政治者,为作官者所崇好。围棋则不然,子为黑白二色,无尊卑之分,无规则可言,随意着子,子便有了生命。看似闲走,其实已布下陷阱,设下杀机。围棋虽也有争杀,但不如象棋那样激烈,那样撼天动地,更似一种游戏,因而,多为林下之人所钟爱。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桃花意绪

桃花意绪

 

去年春天,正当桃花满天红的季节,朋友相约,去六村堡看桃花,并说那里的桃花如何艳丽,如何的富有雅意。末了,却没有去。心想,大都市的郊外,也早已是车马纷纷,攘攘红尘,哪里就会有一个桃花源藏在那里呢?朋友前往归来,均交口称善,并相约明年再往。转眼又是春雨淅沥,燕子斜飞的季节,便同朋友去赏桃花。不惮路远,亦不乘车,五六个人骑着自行车,洋洋洒洒地奔向郊外。一路上,麦苗青青,衣袂飘飘,颇有几分林下散客的意味。

   其实,我于桃花,可以说并不陌生。这么多年,也曾看过一些别样的桃花。

少时生活在乡下,村子周围遍布着一片片桃林,每到桃花盛开时节,常随小朋友去桃林中玩耍。那时,少不更事,常常折了桃花枝编作花冠,戴在头上玩,为此,屡屡遭到大人们的斥责。在我们眼里,桃花并不算什么,和梨花、杏花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寻梦莲湖公园

 寻梦莲湖公园

             

        我对莲湖公园最初的记忆,当在二十多年前。那时,我住在小北门外的纸坊村,节假日无事,我和妻子带了女儿逛街,常去的地方之一,就是莲湖公园。莲湖公园那时还收着门票,虽仅有两毛钱,但对讲究过日子的升斗小民而言,还是觉得有点贵。要知道,那时候物价便宜,两毛钱可买三四斤白菜萝卜呢。有三四斤白菜萝卜可煮可炒,不比逛什么劳什子公园强?因此上,那时的莲湖公园内,游人很少,除了年轻的父母亲带着自己的孩子去玩,再就是谈恋爱的青年男女,老年人不是绝对没有,而是很少。这样,莲湖公园内,便显得很安静。夏日里,白的红的荷花,在不大的湖中,无声地开着,寂寞而热烈;那碧绿的如盖的叶,也是肩比肩,叶覆叶地静静地挺立着,有鱼儿在下面游,有蜻蜓在荷叶上飞,花叶虫鱼便组成了一幅很好看的画。微风起时,花枝摇曳,画也变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高亚平:文笔沉静之美

        高亚平:文笔沉静之美

        张梦婕

        

        我是一个深居简出的人,大秦岭的美,早已耳闻,但真正从文字上亲近起来,得益于作家高亚平在报纸副刊上发表的描摹山水之文。他笔下的山水是有灵性的,尤其在春日慵懒的午后阅读,宛如身临其境。

        读高亚平在报纸副刊上的文章不过瘾,几经寻觅,我终于搜罗到了这几年间他陆续出版的书--《谁识无弦琴》、《爱的四季》、《时光背影》、《岁月深处》。每一本书都是通向作家心灵深处的小径,我在这条小径上用目光反复地丈量,一路看尽高亚平文字的不同景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丝瓜

        丝瓜

        

        在饭店吃饭,我总喜欢拣一道清炒丝瓜。试想,山珍海错的吃了半天,忽然间餐桌上有了一盘清炒丝瓜,碧绿鲜亮,清香四溢,那情景管保会让人胃口大开,多叨上几筷子。若在三十年前,这种情景,是绝不会出现的。甭说那时我无钱上饭店,就是有钱上,我肯定也不会拣这道菜,原因嘛,我不懂食丝瓜。我的故乡在长安樊川,南行三四里地,就是著名的终南山。这座山自打《诗经》产生时,就已经很有名了,“终南何有,有条有梅。”指的就是此山。至于以后,这座山简直被历代的文人墨客歌咏滥了,若编纂成集,煌煌几大本肯定是有的。但就是这么一个地方,这里的人们却是不食丝瓜的。在我的印象里,乡人种了丝瓜,主要是为了观赏和秋后那些丝瓜络。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半是故乡半是梦

  

        半是故土半是梦

        ——雍生其人其画

        

        和雍生兄交往盖有年矣,我以为,雍生是当下这个喧嚣的时代里难得的真画家之一。说他真是因为,其为人真诚,为画亦真诚。雍生为人质朴、自然,少伪饰,少浮华,有时还有点儿艺术家的率真和不合时宜。为画方面,他尊崇内心的呼唤,尊崇艺术规律,不妄作,不滥作,更不阿世,严肃而认真。和其初次接触的人,往往觉得雍生面冷,甚至还有点孤傲,但如深交下去,便会发现,他的内心是炽热的,是沉静的。这种炽热,来自于对绘画艺术的痴爱和锲而不舍的追求,而沉静则来自于对生活的自信、寡欲和安之若素。

   &n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清滈河水

  

        清清滈河水

        ——柳青与“才才娃”的故事

        

        

        熟读《创业史》的读者,大概都会记得高增福这个人物吧。这个居住在富农姚士杰四合院旁边茅草棚里的贫苦汉子,在死了女人之后,凭着一种对新生活的憧憬,对旧社会的仇恨,身背刚刚离了娘,仅仅四岁的才才娃,随了梁生宝,风里雨里,来回为互助组的事儿奔忙着而毫无怨言。正如生活中有梁生宝的原型王家斌一样,高增福和才才娃父子,也实有其人。高增福的原型系长安皇甫蛤蟆滩人,名叫刘远峰,和王家斌同村,现已谢世。才才娃是刘远峰的儿子刘乾民,如今也已经是七十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悲悯的情怀 温和的叙事

  

        悲悯的情怀 温和的叙事

        ——《犹在红尘》序

        

        王仲生

        

        萧红当年曾说:鲁迅先生在他的小说中是以俯视的眼光看待他作品里的人物阿Q、祥林嫂、孔乙己的。鲁迅先生因此而悲天悯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而萧红自己,她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犹在红尘》后记

  

        《犹在红尘》后记

        

        这是一部关于几位警察故事的小书。

        十年前,我在报社当政法记者的时候,和许多警察打过交道。这些警察有刑警,有治安警,有户籍警,还有管内勤的,可以说是形形色色。我和他们一起抓逃,一起打拐,一起吃饭喝酒打牌唱歌,一起度过了一段难忘的岁月。时过境迁,尽管我如今不当记者了,他们中一些人升迁了,一些人原地踏步,还有一些人退休了,但至今依然和我联系着,来往着,很多人甚至成了我终生的朋友。我一直不能忘怀他们,一直想写一部有关他们工作生活的书。虽然,书店中不乏这样的书,刊物上不乏这样的小说,影视上也不乏这类题材的作品,但我以为,很多东西都写得很假,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茄子

  

茄子

        

        盛夏时节,天气燠热,百物难以下咽,忽然就想到了茄子。晚饭时,如果有一盘酸辣可口的凉拌茄子,就着薄粥,缓缓而啜,那该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呀。小时候在乡间,每逢夏季茄子下来时,我没少吃过凉拌茄子。凉拌茄子的做法很简单,先上锅将洗净的整个茄子蒸熟,剥去皮,将茄肉一绺一绺撕下,堆入盘中,加蒜泥、油泼辣子、葱花、盐醋、麻油,拌匀即可。凉拌茄子很好吃,软而濡,又有一点儿嚼头,是佐粥的妙物。下酒亦妙。傍晚时分,搬一张方桌,放在新洒过水的庭院,天空一弯朗月,下山风吹着,夜色中,或三两好友,或一人,就着茄子,把酒慢饮,想一想,都让人神往。祖父在世时,就喜欢这样一个人独饮,三四两老酒下肚,看着他怡然的样子,我羡慕的不行。

        在乡间生活的那些年月里,我最喜欢去的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位先生

  

        两位先生

        

        早就想写一下我的两位初中老师,因素材平淡,且又稀少,故而一直未曾动笔。但多年来,我对他们却又割舍不下,想想,还是写写吧。他们是高忍厚、高稳绪两位先生。其中,高忍厚先生已于七八年前作古,现今墓木怕已成荫了。而高稳绪先生虽健在,也已年近七十了。

        说起来,他们和我还是同村同宗,都姓高。我们村在秦岭脚下,也就是关中平原上一个极普通的村庄。村庄很大,有十四个生产小队,约三四千人。如按旧时划分,最少能分成四个社。事实上,村中现在还保有过去的遗风,每年耍社火时,就是分作东南西北四个社的。每个社有社旗,有锣鼓家伙,但已无社公和社祭,因为解放后破四旧,这些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日蝉声

  

        夏日蝉声

        

        《庄子》有句:“蟪蛄不知春秋。”年轻时读此句,不知其意。一翻注解,明白了,原来就是寒蝉。寒蝉春生夏死,夏生秋死,自然不知春秋了。不过,这里的“春秋”须说明一下,它并非我们常说的春季秋季,而是指一年。蝉寿命短,当然不知“一年”是怎么回事了。我自小生活在长安乡下,长安属于关中,在秦岭以北,比较寒冷。在我的印象里,我们那一带似乎没有春蝉,有的只是夏蝉和秋蝉,夏蝉尤其多。夏日正午,或者黄昏,天晴时节,行进在山间小路上,或者川地的河滩边,便可听到盈耳的蝉声。那真是蝉声的海洋,各种各样的蝉声,高的低的,长的短的,尖细的粗犷的,一波一波,你方唱罢我登场,不绝如缕,把人的心都能叫乱。昔人用“蝉声如雨”来形容,我以为是再恰当不过了。

 &n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9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9页/28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