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亚平博客

1964年出生,陕西长安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大学期间开始写作,已发表作品200余万字,曾获首届中国报人散文奖、第二届汪曾祺散文奖、第八届冰心散文奖等,已出版散文集《长安物语》等8种。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66431
  • 开博时间:2008-10-13
  • 博客排名:第6735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紫阳的水

紫阳的水

高亚平

 

提起紫阳,我们间还真有点缘分呢。我第一次去紫阳是在2000年,说来还和水有关,但我至今不愿回忆那场水。

那年的7月14日,紫阳全境突遭大暴雨袭击,倾盆暴雨一连下了二十多个小时,把整个山体都下软了,泡松了。紫阳的山体构造很奇特,它的下面是坚硬如铁的岩石,岩石的上面则覆盖了两三米厚的碎石和泥土,土石的上面长满了茂盛的林木和庄稼,天气晴朗时,满山葱茏,山脚江水长流,望去风景如画。人家要么依山而居,要么临河而居,而道路就长蛇一样的,曲折着依了山的走势,从人家的门前穿过。雨水下过量了,山体发生了变化,岩石上层的碎石、泥土就和山体剥离,裹挟着树木庄稼,发生垮塌,形成了泥石流。无情的泥石流冲毁了房屋,堵塞了江河,又引发洪灾,最终构成了七月中旬这次大的灾害。我那时在西安晚报的特稿部工作,这样严重的自然灾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麟游

麟游

高亚平

 

古人真是风雅,就连取个地名,都让人心生喜欢,浮想联翩。麟游,麒麟祥游,听上去就觉得吉祥,富有诗意,不免在心中嘀咕: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其实,我早在三十多年前,就知道陕西有这么一个县,且知道那个县并不像名字叫的那么好,那里山大林密,干旱贫瘠,男人还生一种奇怪的疾病,长不高。于是乎,心中无端的有些恐惧,还有些许的神秘。我的这一印象,全来自我的一位姓周的女同事。1985年,我大学毕业后分到西安的一家企业工作。我工作的部门是厂党委宣传部。宣传部有一位姓周的广播员,那年也就三十岁的样子,个子不高,但人长得俏丽,爱笑,嗓音尤其好,且普通话标准,这也许就是近千人的工厂里,为何选她当播音员的原因吧。甭看周师傅年龄不大,她可是下过乡,吃过苦的。她当年做知青时插队的地方,就是麟游县。据她讲,麟游在陕西的西部,靠近甘肃,那地方特别偏僻,路特别远,去一趟,坐长途车,摇摇晃晃的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紫薇花对紫薇郎

   紫薇花对紫薇郎

                               ——读高亚平《草木之间》有感

                                   梁新会

 

世上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君子之风

君子之风

                                                                           &n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草木之间》》自序

 

《草木之间》》自序

 

收在这本小册子中的文字,大多是我这四五年间所写的,且多为写植物,以及和植物有关的文字。也许有了一些年纪的缘故吧,近年来,我忽然对植物有了兴趣,外出闲游,喜去乡野,喜去山间,喜去河滨,即就是在城市中散步,也喜欢去公园,尤其喜欢去植物园,一句话,喜欢去草木多的地方。而平日闲居在家时,也喜欢侍弄花草,喜读和植物有关的书籍,诸如《植物名实图考》、《本草纲目》、《救荒本草》、《神农本草》等。草木知本分,守初心,少贪欲,少纷争,平和,自然,随性,有老庄意味。让人见了安静,亦让人心生喜悦。草木的这些品性,和我的心相契。我曾让书法家张英群兄书一斗方:草木性情。悬挂于书房,以示对草木不忘。

闲读典籍得知,古人对草木亦情有独钟,他们“衣则桑麻,食则麦菽,茹则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灰灰菜

灰灰菜

 

春天一过,接着就是夏天了。这个季节,田野里、沟渠边,又会生长出一种野菜——灰灰菜,为乡人所爱,亦为城里人所爱。灰灰菜为一年生植物,其叶黄绿色,间有紫红色者,呈菱形,边缘为锯齿状。枝干初为绿色,老则变为紫红色,甚好看。灰灰菜在我国分布很广,除海南、两广外,绝大多数省份,都可见到它的身影。

灰灰菜多生长在低洼、荒僻之地,初生时,嫩叶可食。乡人采其嫩叶,洗涤干净,或焯或炒,皆为下饭妙物。小时候,我没少吃过这种菜。记忆里,每年夏季,我和弟妹们把灰灰菜采回家后,母亲总是将其摘洗干净,焯熟后凉拌了吃。而吃法呢,也多是卷煎饼。我很少见母亲将灰灰菜清炒了吃。灰灰菜也不是不能清炒,但清炒了吃,似乎有一点淡淡的土腥味,没有焯熟后凉拌了吃清爽。野菜很怪,很多野菜似乎都有这个特点。譬如马苋菜,焯熟后调上油泼辣椒,调上葱姜蒜醋盐,再滴上香油,凉拌了吃,吃起来微酸,滑溜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晴空一鹤冲天去

 

晴空一鹤冲天去

——观刘岚鹤画小记

 

鹤者,祥禽也。古人或爱其清逸遐寿,或爱其飘然仙姿,前者如支遁,如林和靖,后者如广成子。不惟烟霞岩穴之士,国君亦有爱鹤者。如春秋时之卫懿公,以鹤为大夫,食则美味,出则轩车,终致亡国。卫懿公可谓玩物丧志,不懂鹤者。若支道林、林和靖之流,可谓真爱鹤者也。他们习鹤之性,知鹤之志,与鹤同隐于林泉之下,观鹤翔舞,听鹤唳鸣,安贫乐道,物我两忘,千古之下,令人艳羡。

至若文人,亦多喜鹤者,他们大多作过美妙的咏鹤诗文,且很多流传于今。如唐之白居易、元稹,宋之苏轼等。其中,最著名者,当属东坡居士之《放鹤亭记》。在故乡樊川居住的时日,我每每一人独行于乡野,远眺着云雾缭绕的终南山,便会默诵此文。尤其喜诵文末的《招鹤歌》:“鹤飞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一缕悠悠的文脉

那一缕悠悠的文脉

——听钟明善先生谈交大

 

“吹面不寒杨柳风”,转眼间,又是一个花红柳绿的春天。丙申三月的一日上午,恰值交通大学西迁六十年之际,我和王幼健先生前往西安交通大学老校区,拜访了原中国书协副主席、西安交通大学教授钟明善先生。王幼健和我是同事,其系钟先生早年学生,多年间一直过从甚密,感情甚笃。说是学生,其实亦近乎师友。因了这种关系,我们提前并没有和先生相约,而是贸贸然,直接上门,赶到了钟先生的书斋。我们此行是想请钟明善先生谈谈交通大学西迁的事,究竟先生自1985年至今,已在这所全国知名的高校执教了三十多个春秋,耳濡目染,对交大的前世今生,总有一些了解吧,对交大也有一份割舍不断的情缘吧。

我来之前,是做过了充分的心理准备的,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挥不去的乡愁

挥不去的乡愁

高亚平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迷棋

    

 

世人云:象棋适佛,围棋宜道。又云:入世者好象棋,出世者好围棋。窃以为然。象棋以攻城掠地、俘虏老将为终极胜利,不论车马炮,还是士象卒,无一不为此而战。为取胜,不惜舍车保帅,兵卒不惜赴汤蹈火,杀身成仁。此外象棋各子运行都有一定规矩,所谓“车有车路,马有马路”是也。任何子均不可逆规而行,这种严格的行走路线,以及兵卒那种为保帅而誓死不渝的精神,都颇合乎儒家的礼教与思想,为积极入世者,为喜欢政治者,为作官者所崇好。围棋则不然,子为黑白二色,无尊卑之分,无规则可言,随意着子,子便有了生命。看似闲走,其实已布下陷阱,设下杀机。围棋虽也有争杀,但不如象棋那样激烈,那样撼天动地,更似一种游戏,因而,多为林下之人所钟爱。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桃花意绪

桃花意绪

 

去年春天,正当桃花满天红的季节,朋友相约,去六村堡看桃花,并说那里的桃花如何艳丽,如何的富有雅意。末了,却没有去。心想,大都市的郊外,也早已是车马纷纷,攘攘红尘,哪里就会有一个桃花源藏在那里呢?朋友前往归来,均交口称善,并相约明年再往。转眼又是春雨淅沥,燕子斜飞的季节,便同朋友去赏桃花。不惮路远,亦不乘车,五六个人骑着自行车,洋洋洒洒地奔向郊外。一路上,麦苗青青,衣袂飘飘,颇有几分林下散客的意味。

   其实,我于桃花,可以说并不陌生。这么多年,也曾看过一些别样的桃花。

少时生活在乡下,村子周围遍布着一片片桃林,每到桃花盛开时节,常随小朋友去桃林中玩耍。那时,少不更事,常常折了桃花枝编作花冠,戴在头上玩,为此,屡屡遭到大人们的斥责。在我们眼里,桃花并不算什么,和梨花、杏花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寻梦莲湖公园

 寻梦莲湖公园

             

        我对莲湖公园最初的记忆,当在二十多年前。那时,我住在小北门外的纸坊村,节假日无事,我和妻子带了女儿逛街,常去的地方之一,就是莲湖公园。莲湖公园那时还收着门票,虽仅有两毛钱,但对讲究过日子的升斗小民而言,还是觉得有点贵。要知道,那时候物价便宜,两毛钱可买三四斤白菜萝卜呢。有三四斤白菜萝卜可煮可炒,不比逛什么劳什子公园强?因此上,那时的莲湖公园内,游人很少,除了年轻的父母亲带着自己的孩子去玩,再就是谈恋爱的青年男女,老年人不是绝对没有,而是很少。这样,莲湖公园内,便显得很安静。夏日里,白的红的荷花,在不大的湖中,无声地开着,寂寞而热烈;那碧绿的如盖的叶,也是肩比肩,叶覆叶地静静地挺立着,有鱼儿在下面游,有蜻蜓在荷叶上飞,花叶虫鱼便组成了一幅很好看的画。微风起时,花枝摇曳,画也变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高亚平:文笔沉静之美

        高亚平:文笔沉静之美

        张梦婕

        

        我是一个深居简出的人,大秦岭的美,早已耳闻,但真正从文字上亲近起来,得益于作家高亚平在报纸副刊上发表的描摹山水之文。他笔下的山水是有灵性的,尤其在春日慵懒的午后阅读,宛如身临其境。

        读高亚平在报纸副刊上的文章不过瘾,几经寻觅,我终于搜罗到了这几年间他陆续出版的书--《谁识无弦琴》、《爱的四季》、《时光背影》、《岁月深处》。每一本书都是通向作家心灵深处的小径,我在这条小径上用目光反复地丈量,一路看尽高亚平文字的不同景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丝瓜

        丝瓜

        

        在饭店吃饭,我总喜欢拣一道清炒丝瓜。试想,山珍海错的吃了半天,忽然间餐桌上有了一盘清炒丝瓜,碧绿鲜亮,清香四溢,那情景管保会让人胃口大开,多叨上几筷子。若在三十年前,这种情景,是绝不会出现的。甭说那时我无钱上饭店,就是有钱上,我肯定也不会拣这道菜,原因嘛,我不懂食丝瓜。我的故乡在长安樊川,南行三四里地,就是著名的终南山。这座山自打《诗经》产生时,就已经很有名了,“终南何有,有条有梅。”指的就是此山。至于以后,这座山简直被历代的文人墨客歌咏滥了,若编纂成集,煌煌几大本肯定是有的。但就是这么一个地方,这里的人们却是不食丝瓜的。在我的印象里,乡人种了丝瓜,主要是为了观赏和秋后那些丝瓜络。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半是故乡半是梦

  

        半是故土半是梦

        ——雍生其人其画

        

        和雍生兄交往盖有年矣,我以为,雍生是当下这个喧嚣的时代里难得的真画家之一。说他真是因为,其为人真诚,为画亦真诚。雍生为人质朴、自然,少伪饰,少浮华,有时还有点儿艺术家的率真和不合时宜。为画方面,他尊崇内心的呼唤,尊崇艺术规律,不妄作,不滥作,更不阿世,严肃而认真。和其初次接触的人,往往觉得雍生面冷,甚至还有点孤傲,但如深交下去,便会发现,他的内心是炽热的,是沉静的。这种炽热,来自于对绘画艺术的痴爱和锲而不舍的追求,而沉静则来自于对生活的自信、寡欲和安之若素。

   &n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9页/28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