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亚平博客

1964年出生,陕西长安人,现供职于西安日报社。大学期间开始写作,已在国内数十家报刊发表散文、小说、诗歌近200余万字,曾获首届中国报人散文奖,已出版散文集《岁月深处》《草木之间》《长安物语》等8种。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63936
  • 开博时间:2008-10-13
  • 博客排名:第9979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翠华路



蝉在长声鸣叫,头顶是绿荫如盖的法国梧桐,街道上是穿得花花绿绿的行人,这是我二十多年前,第一次踏上翠华路上时所闻所看到的情景。当时,我由父亲陪着,从遥远的长安乡下,拿着行李,搭乘长途客车到小寨,然后下车步行,向东穿过大兴善寺路,便来到了翠华路。一看路牌,我就一下子喜欢上了这条路。原因很简单,这条路和我们家乡南面的一座山叫一个名字,这让我感到很亲切。仿佛不是到异地负笈求学,而是在自己的家门口读书。此外,我未来要读书的学校就在这条路上,这也让我和这条路从感情上拉近了距离。所谓爱屋及乌,我想就是这个理儿吧。


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



每年冰河还没有解冻,燕子还没有北归时,我便急切地盼望着春天快点到来。就像小时候期盼着早一天过年一样。我曾心急地到水边看过,谚语里不是说了,“五九六九,隔河看柳。”柳树该是最早能感知到春天气息的树木了。我还到少陵原上徜徉过,麦苗倒是绿的,土地似乎也松软了身体,但原畔的草还是枯的,并没有见“荣”起来。春像一个顽皮的孩子,不知悄悄地藏在哪里,我就是找不到。




落了一场小雨。春几乎就是伴随着这场小雨来的。在淅沥的小雨中,我看见柳树枝条上的芽蕾,一下子像睡醒的小姑娘似的,眨动起了眼睛;还穿出了绿色的裙装。柳树一瞬间漂亮起来了。我的心也瞬间敞亮起来了。“孟春之月·····&middo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初夏狐狸沟

  

是去年五月一日吧。因了我的撺掇,我和一位姓罗的朋友携带家人去了一趟厚畛子。厚畛子因为深藏在大山的皱折里,加之距山口有60多公里,故而虽也有盛名,但少有人涉足。我前年参加单位组织的秦岭生态环保行采访活动,到过此地一次,不能释怀。更兼上次来是冬天,林寒涧肃,万木凋零,又是匆匆一过,便极想再游一次。这样,便再次来到了厚畛子。  



林场的王敬美场长很热情,见是熟人,便对我们说:“你们先不要忙着去厚畛子,先进狐狸沟看看,包管叫你们不虚此行。”按他的美意,我们便先进了狐狸沟。  



我们是上午十点钟开始进沟的,尽管此时已是初夏,阳光很好,天也晴成一片湛蓝,但沟中的阴气还是很重,阳光照不到的山的背面,植物的叶子上仍湿漉漉地滚动着露珠。沟中便显得有些冷。好在我们都穿了夹衣,也就没有什么大碍。便不慌不忙地往沟里走。山路像绳子一样,沿了一条哗哗流淌的山溪拧来拧去,时而溪左,时而溪右,引得人便沿了溪中的石头跳来跳去。溪中的水很丰沛,清极,用手撩撩,冷冽渗人。水中的石头皆不白,石上附着紫红色的生物,绒绒的,随水流的激荡而招摇。溪中无鱼,倒是有许多蝌蚪,时不时的聚集水潭中,黑极,如无数的围棋子,随意地散落在水底,聚着不动。两个孩子好奇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残砖记



戊子年春,我与八、九好友同登白鹿原。是日,春风拂面,原畔阳光不到之处,虽仍有残雪,但已没有多少寒意。因去冬多降雪,地墒足,土地仍是湿的。麦苗倒意外的绿,大约是水肥充足的缘故吧。一片片的麦田接接连连,高低错落,望去若绿毯,阳光下泛滥出五颜六色的光芒。麦田中,已可见到野菜的影子,有勺勺菜、米蒿儿、麦瓶儿、荠菜,惜乎皆幼弱。想起长安三月三挖荠菜的旧俗,不觉浮想联翩。路边及坡坎上的草经去岁雨雪的浸润、杀伐,虽还是枯的,泛出白光,但根部已有了隐隐的绿意。谚云:五九六九,隔河看柳。时令虽已到六九,道旁的柳树彷佛羞涩的小姑娘,枝头只鼓起了黄米粒般的苞芽,更别说垂下万条绿绦啦。春的脚步仍迟疑着,拖泥带水地在这块古原上行进,慢吞吞的如一位步履蹒跚的老人。


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 河

  

越野车出安康城时,秋雨又开始下了起来,让人的心情不觉间添上几分阴悒。因为这次从西安前往安康,从安康沿汉江到武当山前,有朋友就劝我,取消这次秋游,原因很简单,适逢连阴雨季节,山高路险,沿途国道塌方极多,安全没有保障。可我还是谢绝了朋友的好意,高高兴兴地上路了。我这个人是一个死脑筋,认准的事儿从不回头。果然不出朋友所料,车行路上,沿途不断有乱石滚下,或车前,或车后,让人心为之惊。也出现了多处塌方,车辆堵成长长的蛇阵。好在沿途的养路工很负责任,一俟有情况,就迅速动用一切力量进行清理,车辆才得以继续前行。雨天,山间的景致倒很好看,层峦叠翠,云雾缭绕,江碧如带,让人心为之一畅。得诗一首。  


一山送过一山迎,  


汉水回曲伴我行。  


细雨霏霏层林翠,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2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雁塔什字



东南角是市委党校,东北角是一家百货大楼,西北角是邮局,西南角是一家照相馆,这就是我记忆里二十多年前大雁塔什字的情形。这种情形,也和我的许多记忆一样,经过多年岁月的冲洗、荡涤,如今已不复存在。


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3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将进酒

  将进酒


(一)
  何远是在给父亲办丧事期间,被分局政工科召回的。那时,老爷子的丧事才处理了一半,刚入完殓,还没有来得及下葬,电话就打到了他的手机上。他头昏脑胀,也没有细看,便按了键,沙哑着嗓子问道:“谁呀?什么事?”政工科长郑重以不容反驳的口气说道:“是我,郑重!老爷子的事处理完了吗?如果处理完了,请尽快归队,有要事!”何远还想问是什么事,但对方已收了线。何远找到哥哥和执事头,把情况说了,执事头说,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你去吧。哥哥也劝他快走,莫耽误了公家的事。何远便上了一柱香,在父亲的灵堂前,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流着泪,告别了母亲,告别了亲戚乡党,开车向南山市里奔去。
何远的老家在南山市咸宁区。咸宁区虽说也属于南山市的一个区,但离南山市却有四十多公里。咸宁区过去叫咸宁县,设区才是近两年的事儿。因此,在何远的心里,咸宁区和叫咸宁县以前没有两样,人还是那么厚朴,地方面貌也没有太大的变化。惟一不同的是,听起来似乎比以前好听一点而已。更何况,何远的家乡本身就在乡下,在南山的北麓,对何远来讲,叫县叫区就更无所谓。何远
分类:小说 | 评论:1 | 浏览:10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9页/28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5 16 17 18 19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