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亚平博客

1964年出生,陕西长安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大学期间开始写作,已发表作品200余万字,曾获首届中国报人散文奖、第二届汪曾祺散文奖、第八届冰心散文奖等,已出版散文集《长安物语》等8种。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65873
  • 开博时间:2008-10-13
  • 博客排名:第9648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纯正而隽永的风格追求

纯正而隽永的风格追求

——读散文集《长安物语》

和谷

 

      他的性情似乎有点羞怯或腼腆,目光中有一种微笑着的审慎的真诚,读其散文如同与他无拘无束地交谈,散漫细密,甚为愉悦。他骨子里是一个内向且豁达的文人。

      高亚平是我多年的文友,近年多有交集,彼此涉猎的话题无非是散文写作之雅趣。读过他先前出版的《草木之间》等五六本散文结集,读他的新著《长安物语》(百花文艺出版社2017年1月出版),愈来愈感觉他的散文审美取向之纯正、暖和与隽永。在编排上,《长安物语》分辑为事物、风物、人物、景物卷次,一目了然,有条不紊,读来好一个舒心妥帖。

      事物篇,所触摸到的西安城墙、小南门、文昌门、翠华路、大雁塔十字等地点,城南城北的历史人文景观,以及一些人与事,总是不紧不慢,娓娓道来,引人渐入佳境。乡下的青春少年,进城后的颠沛流离,往事不再,却少有抱怨与忧伤,多是温情的记忆,那么乐观自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探望家园 记住乡愁

探望家园 记住乡愁 

 胡忠伟

 

       尽管工业文明的脚步与日匆促,但总有那些魂牵梦绕的乡村人事、物事、情事,在我们的记忆里回荡,让人心生牵挂。每每从城市回到乡村,回到父母耕种的家园,探望熟悉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这一动人心弦的情感之波总会打湿双眼,使我们深切记住,这就是我们的家园,这就是我们共同的乡愁。

       读高亚平的《长安物语》,我能深深感受到他那份挥之不去的对故土长安的一往情深和淡淡的难以割舍的乡愁。多年来,高亚平坚持业余创作,笔耕不辍。他写过小说、诗歌、报告文学,尤其醉心于散文写作,已出版《岁月深处》《时光背影》《草木之间》等6部散文集。《长安物语》是百花文艺出版社“记忆乡愁”丛书之一,是作者数十年间生活、行走于长安大地上的个人史,是一部关于长安城过去与现在记忆的历史,故土人情、山川风景、草木风物,有所感有所思有所忆,深情款款,蕴藉无限。全书19万字,收文74篇,分为“事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昆明池秋韵

昆明池秋韵

高亚平

 

      在我有限的阅读中,我以为古人写秋水之美者,莫过于屈子的“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王勃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和贾岛的“秋风生渭水,落叶满长安”,前两者写的皆为江南之秋水秋色,唯有后者写的是我的家乡长安秋意阑珊时,落叶如蛱蝶翻飞,积叶满地的情形。从私心里讲,我更喜欢后者。因此上,每年的秋日里,每逢秋风萧瑟的晚秋时节,我都会口诵默忆这两句诗。若兴致高时,还会研墨吮笔,抄录这两句诗,并把抄录好的宣纸,张之于墙,端详一番,体味一下诗的意味。诗之意境固佳,但我却没有真正见过这种景象。究其原因,我尽管生活在西安城里,但住在南郊,而渭河在北郊,距我住的地方较远,很少有机会去。还有,今天的渭河已全然不是唐人笔下的渭河了,去了恐遇失望。想一想,还是罢了,还是让它留存在我的想象里吧。不看秋日渭水,但长安地面上,秋天里可看的水域还是很多的,譬如昆明池,秋阳下,秋风中,如有暇看看,亦有良多趣味。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永不消逝的故乡

永不消逝的故乡

——读《长安物语》

赵玲萍 

 

       说起长安,就会想到唐诗热烈、骏马奔驰、苍鹰展翅、牡丹雍容。读了高亚平的散文集《长安物语》,我对长安这方承载了厚重帝王之气和灿烂西部文化的富庶之地有了另一种更具亲和力的认知。在大唐的明月、李白的诗篇之外,我真切感受到了一座城市和生活在城里的人,在时光河流里的风尘仆仆和怡然自得。历史记忆、故土人物、山川风景,深情款款。作者寄情故土,心向自然,以泥土里生长的风物景致封存故乡的情感温度。作者由乡村走进城市,乡村与城市在他的精神世界里水乳交融。透过文字,我们能看到城市化进程的履历,感受到作者对故乡的感恩和眷恋。

       故乡的清风拂过成长的岁月,泥土的芬芳浸润着灵魂,经历城市奋斗打拼的酸甜苦辣,穿越大长安的繁华锦绣,淡泊宁静的乡野真趣与作者如影相随。携幼女放风筝欢乐无边,和文化名家品茗聊天惬意恬淡。贫富丰简都适应,风雅凡俗共赏之,大俗大雅之间融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天里(外一首)

秋天里(外一首)

高亚平

 

行走陌头

看到遍地的庄稼、野菊

我的心

就被忧伤装满

 

秋风中,我听到

已逝亲人的呼唤

他们的声音低微

低微到泥土的深处

有时连我,也听不真切

 

多少年了

庄稼还是我离开时的模样

玉米生出的胡须

依旧那么绵长

成熟的谷子

依旧如我的父兄,弯着腰

大豆、水稻依旧饱满

只有河流变瘦了

瘦得失去了模样

只有隐身在庄稼、荒草间的坟头

大了小了,小了大了……

 

在机耕路上蹦跳的蚂蚱

我已全然不识

那些在河滩疯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堂前燕

堂前燕

 

惊蛰过后,土地一下子变得湿润起来,行走在乡间,你会觉得连空气都有些湿意,尤其是刚刚下过雨后,这种感觉会非常的明显。周日回长安乡下看望母亲,母亲边在家门口的小菜园中劳作,边对我说:“春天来了,虫儿们起身了,燕子眼看着就要回来了。”我说还早呢。母亲说,不早了,都三月天了。母亲说着,还仰起头,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空。我也随着母亲的目光,望了一眼天空,天空阴阴的,堆满厚厚的积雨云。我知道母亲什么也没有看到,燕子至少在三月底才能飞临家乡的土地,此时才是三月初,还有二十多天呢。古诗《艳歌行》里不是写道“翩翩堂前燕,冬藏夏来见。”么?古诗里说燕子的到来,都要在初夏,我们地处秦地,属于西北地区,见到燕子,也该更晚一些吧。而燕子一来,家乡的土地上,就又是一片桃红柳绿,麦苗鲜碧了。家乡的人也该整理秧田,开始育秧了。

说到燕子,确实是居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母亲的菜园

母亲的菜园

 

自从搬家后,老宅一空就是十多年,荒凉破败,让人不忍卒睹。父亲在世时,母亲还时不时地去老宅看一眼;父亲去世后,就连母亲也很少再去老宅。老宅变得更加的寂寞了,荒凉了,成了草木的家园,成了鸟雀的家园。我回故乡,几次和母亲提到老宅,说要不要把它重建一下,都被母亲以各种理由,笑着婉拒了。母亲说的也是,新房平日还少人居住呢,花钱费力,翻建老宅,又有多大的用处。

老宅在村中心偏南,建成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是父母亲一砖一瓦,一石一木,聚集材料,亲自请工匠建成的,是一座坐南向北的三间大瓦房,外带西面的两间平房,且自成一个小院。这样的房子,在那时的农村,属于比较好的房屋。老宅建好后,乡亲们还羡慕过一阵子呢,他们都认为父母亲有本事。殊不知,他们为建此宅,可是吃了不少苦呢,他们甚至为此还举了债。但当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丝路行草(组诗)

丝路行草(组诗)

 

《车过河西走廊》

 

祁连隐隐    可以看见

山顶     

雪的帽子

廊道随车行铺开

铺开的还有    北山   草场   

和一页页历史

看不见匈奴人的影子

他们面色如纸

唱着哀戚的歌

在两千余年前已黯然离去

他们来不及带走的骆驼

如今还在草场上游荡

变成了一匹匹    无人照看的

野骆驼     在古长城下

自由地觅食

没有了战马的嘶鸣声

没有了兵器的撞击声

张骞 霍去病 班超  鸠摩罗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农耕文明视野中的长安变容与诗意审美

农耕文明视野中的长安变容与诗意审美

——评高亚平的《长安物语》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文学艺术研究所 刘宁

 

《长安物语》的出现使我欣喜,举世瞩目的历史文化古城西安总算有了一部关于它今生今世的文学作品了,这在西安城市史,乃至长安文学史上都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一、城市文化空间与都市生活

毋庸置疑,《长安物语》最有价值的部分是对1970年代西安城郊,以及1980年代以来至今的西安都市生活和文化空间的描述。它勾勒出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命的清寂和安顿

生命的清寂和安顿

 ——读高亚平散文集《草木之间》有感

                                                                   &nbs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城市与乡村的泅渡

城市与乡村的泅渡

王潇然

 

    让故乡隐去时间的长度,进而呈现出视域上的宽度,亚平兄是最具信任感的立言者。他在《长安物语》中,为我们讲述了一个景深在变动状态中的故乡。如高德地图上的坐标,完全淡化了它的地理边界,让我们从大处可以窥见他与外部有着怎样的联系,从细处可以发现他之所以是他的心路历程。他将自己的行走轨迹物化成了事物、风物、人物和景物四大部分,并交织于日常的生活之中,而使故乡的物理容量与精神储量可视亦可观。 

    长安是他的故乡,但他笔下的故乡并不像常人那样,有一个清晰的伦理定位,而是跳出了具体的地域范畴,把历史的长安和地理的长安合二为一,使其具有了文化与现实的双重属性。正因为此,他的长安里也就始终隐含着两条缠绕并行的线条,其中既有城内繁华落尽的追记,也有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也无风雨也无晴

也无风雨也无晴

——读《渡闲斋野草集》

高亚平

 

我是利用周末一个上午时间,一口气读完宋伟明先生的《渡闲斋野草集》的。读完了却久久不愿释巻,我在思索一个问题,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一位农民,数十年间,在耕读、打工之余,创作出这些能直抵人心灵深处的诗作的呢?是爱好吗?似乎是,似乎又不全是。这些记录个人数十年间风雨行程的诗,记录个人生活经历,甚至苦难的诗,我以为可以当史来读,当个人史来读,亦可作为时代史来读。因为,个人的命运是和整个社会息息相关的,他离不开他所生活的社会,也离不开他所处的时代。昔人云:“歌咏言,诗言志。”那么,宋伟明在他近乎半个世纪所写的诗作中,到底要说些什么呢?

述志是这部诗集中一个很重要的主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君自故乡来

君自故乡来

                     —— 读高亚平《长安物语》有感

梁新会

 故乡,一个牵动着无数人心弦的字眼,提起她的芳名,陌路人也会瞬间成为故知。

七八十年代,中国社会城乡二元结构造成的巨大差别,曾经以深刻的方式影响着一代人的生存状态。那时候一个农家子弟离开故乡的方式非常有限,读书考学,不失为光宗耀祖的阳关道。然而,这样的幸运儿毕竟是少数。高亚平先生便是这幸运儿中的一分子。

更为幸运的是,1982年,他离开了长安县风景秀丽的稻地江村,来到了文气沛然的千年古城——长安城。时光晃晃悠悠走了三十多年,高亚平的作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位先生

两位先生

高亚平

      早就想写一下我的两位初中老师,因素材平淡,且又稀少,故而一直未曾动笔。但多年来,我对他们却又割舍不下,想想,还是写写吧。他们是高忍厚、高稳绪两位先生。其中,高忍厚先生已于七八年前作古,现今墓木怕已成荫了。而高稳绪先生虽健在,也已七十多岁了。

说起来,他们和我还是同宗,都姓高。我们村在秦岭脚下,也就是长安樊川一个极普通的村庄。村庄南揖终南山,西临神禾原,北倚少陵原,东为高地,村北村南有大、小峪河流过,村庄周围是大片的水田,春日,“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夏日,“家家栖碧峰,流水自雨田”,可以说是不似江南,胜似江南。村庄很大,有十四个生产小队,约三四千人。如按旧时划分,最少能分成四个社。事实上,村中现在还保有过去的遗风,每年耍社火时,就是分作东南西北四个社的。每个社有社旗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草木里的人间况味

草木里的人间况味

张彦梅

 

 

窗外落雪了。

书桌上的普洱氤氲着水汽,手里捧着高亚平的《草木之间》,眼前似乎就有二三月暖风下的清新摇曳。开篇的《柿树》却是沉淀着一路走来的风霜雪雨,沉淀着昼日夜月,灼灼热烈,有一种沉甸甸的分量。尤其读到:因为忙,父亲嘱咐我和弟妹把家里的柿子摘了。于是我和弟妹把两棵柿树的柿子摘了个净光。不想,父亲回来后看到这种情形,脸立即沉下来,他二话不说,饭也顾不上吃,便搬了梯子,硬给树顶上绑了几兜儿柿子。下来后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记住了,天生万物,有人吃的一口,就有鸟儿吃得一口……”在这一瞬间,冬日仿佛失了冷峻,闪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0页/28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