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80639
  • 开博时间:2005-06-29
  • 博客排名:第4330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十六岁那年的风花雪月

  上篇:阑尾不是尾
  世上所有的事情都有个开始。开始也不一定就是真正的开始,但却肯定是被牢记了的时间。比方说我生病的时间应该是十六岁那年的初春。十六岁之前,我大概没有生过病,就是生病,也是生给父母看的,不记得也就等于没那回事,跟我本人扯不上关系,真正记得的时间才是属于自己的。因此,我生病的时间应该是十六岁这年的初春,生了第一场属于我自己的病。那时候我十六周岁生日还没有过,年龄却向前跨越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档案记录变成了十七岁。毫不夸张地说,我是走在时间最前面的人。赶早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为了招工,把农村户口变成商品粮户口,上班拿工资端上铁饭碗。
  填表,体检,面试都过了,通知也拿到手,春节过完就可以去上班了。但就是过年的那几天,我得了阑尾炎。开始还以为是吃坏了东西。过年吃的太油腻,积了食。我母亲也以为是这样的,她特意将米饭锅巴烧成焦碳激上滚水给我当茶喝。每天我都要喝好几缸子这样的焦锅巴水,喝得满嘴起泡,腹痛却一点儿也不见好转,倒是肚子里面像养了一群黑鸽子,天天咕咕噜噜在里面乱吵乱叫。几天后我的腹痛不仅没有好转,似乎越来越严重了,疼起来就抱紧肚子满屋子乱转。
分类:散文 | 评论:6 | 浏览:12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她的美

  世界上没有相同的叶子,也没有相同的人。每个人都特别的有意思,《比如我》。
  认识孙玥不算短,一晃五年都过去了。要不是她在书中提及已经过了五年,我大概不记得有那么久。从天涯相识到断断续续读她的博客,再到手里捧着的这本书,这小女子的文字总是以超于常人的敏锐,唯美,落落寡欢的沉郁之气,让人在她的情绪里迷失,喘不过气来。
  我曾在网上对她说,你敏感,我不敏感,你的文字中散发出来的气息是诱人的,少有人能比的。同时,我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内心在一天天地麻木,钝化。但是在这个夏初午后温凉如水的光阴里,我读孙玥的《三年》时,忽然泪流不止,几乎快要哭出声来。原来我的泪腺并没有枯竭,感觉也没有麻木到我所担心的地步,它只是被太多的书写者腐蚀了,蒙蔽了,一旦面对用灵魂书写的文字时,所有的迟钝都复苏了。
  我感觉到了疼痛和震撼。
  她的那些生活短札,读书手记,情绪片段用文新颖,独特,读起来有水样的美感。后面的部分《她是我的母亲》,《我能给你的除了我的灵魂》以及《爱,若只是一瞬》,我都是当作小说来读的。
  我希望这些都是她的艺术想象和虚构,而不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9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桃花岛

  1.去北京之前樱子给陈先生打电话,说订房的事。陈先生说没问题,您多久来我多久开车去接您,住的地方保您满意。
  
  十八个小时的火车,到北京已经是下午二点钟了。陈先生如约前来西客站接他们。陈先生是个中年胖子,秃顶。看人的眼神怪怪的,一副别有用心的样子。客气倒是挺客气的,后来樱子的感觉进一步得到了证实。陈先生开了一辆标致307,车比他人看上去体面多了,估计新买不久。车上就拉了他们俩人。要不是事先电话联系过,这样的车,这样的司机,他们俩谁也没有胆子去坐。
  
  知道他们是第一次来北京,陈先生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又是给他们拿旅行彩页,又是给他们介绍路线和景点,还说北京骗子多,专门骗外地人,让他们当心一点。
  
  樱子问陈先生是不是北京人。
  
  陈先生说,是啊。我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不过我这个北京人你们放心好了,不会坑蒙拐骗,干坏良心的事。你们要是相信我,就参加我们客栈提供的旅行线路,还能享受优惠房价。
  
  两人说到了客栈再说吧。
  
分类:小说 | 评论:4 | 浏览:7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像黄朴一样妖娆

  对文字的阅读,我一直是由着性子来。喜欢就读,不喜欢就不读。管他是经典还是名家,只要不喜欢就什么都不是。
  我极端的挑剔。虽爱书如痴,却不是胃口好,吃嘛嘛香。
  能撩起我阅读欲望的必须是有质感的,独特的,动人心魄的。有如丝绸般的华丽细腻,或者有着皮毛一样的厚实温暖。
  
  我的阅读一向不大红大紫就黑白分明,不绚烂之极就颓废破败。在我看来文字是没有中间路线可走的。不能特立独行,就注定了平淡平庸。平淡和平庸虽一字之差,但读起来感觉却是一致的。
  我常常被文字中间散发出来的一种气息所吸引,或质朴的,或苍凉的,或妖气十足的。
  
  
  南方多雨水,北方多奇人。
  陕西出文人。商洛出骚人。
  丹凤出了一个黄朴。黄朴的文字是南北兼有之,骨子里秉承了大西北的古朴与苍凉,一招一式却是南方的烟雨和妖娆。
  他的随笔写意山水,文字因朴而拙,因拙而生出可爱;
  他写小说,写烟火男女,写生活写欲望。写《城中村记事》写《碑》,不同的类别,他都
分类:随笔 | 评论:8 | 浏览:8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别让医生杀了你》

这是一本英国人写的书,光看书名就够骇人的,忍不住拿来一口气读完,居然有不少新发现。

发现一:英国BBC著名卫生节目主持人弗农.科尔曼(医学博士)对我们说:别对医生太信任了。你扮演的,只是一直对医生言听计从的病人吗?你意识到你是理直气壮的消费者,有知悉的必要,有质疑的权利吗?你要对自己的健康负责,要为自己的权益说话,进行自我保护,当心,别让医生杀了你!原因是:

最有可能杀死你的,不是你的家人、朋友或者某个劫匪、盗贼、醉酒司机,而是你的医生。



博士说,没有人知道每年究竟有多少人死于医生之手。

每6名住院患者中,就有1人的住院其实是由于医疗失误造成的。

病人死于(不仅仅是得病)医生之手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医生都属于邪恶之辈;相反,多数医生的为人都是很好的,他们的行医动机相当纯正:他们试图通过提供一种有益的服务来创造美好的生活。诚然,这个世界上也存在着一些心术不正的医生,但其数量决不会比会计师、律师和房地产商这些职业中的邪恶之徒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13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男女书

 我看书是不太在乎性别的。有时候想在乎也在乎不了,作者的姓名经常是阴阳颠倒,乱点鸳鸯谱。男人取女名,女人取男名,男人写雌文,女人写雄文,男人扭扭捏捏,女人金戈铁马,看不出来不奇怪。身体有雌雄,灵魂有阴阳,互动一下也挺好,读者能读出点新鲜感。再说文章能不能读下去靠的是气味相投,是喜欢,与性别关系不大。喜欢吃鸡蛋,管他生蛋的是公鸡还是母鸡,性别往往是最后才去关注的事情。如果不喜欢谁还管他雌雄呢!



 看女作家的文章,如果是我喜欢的,我一定要找出她的脸来看看,看与那文章是否吻合。男人大可不必。多数男人走的都是中间路线,才华可以出众,长相却不敢恭维。不过也有例外。一次我读一男性作家博客,上面有他一张照片,长相比西方油画上的王公贵族还要华丽:卷曲的头发,高贵挺拔的鼻梁,深沉而幽怨的眼神,可爱的法令纹,微微上翘的嘴角。。。。。居然还穿了一袭红衣!真是个自恋的家伙!才气长相都让人叹为观止。这样的男人让人有什么办法呢!人家那是天生的,不是爹妈生的,你不得不服气。



分类:随笔 | 评论:15 | 浏览:17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恭祝朋友们新年吉祥,情人节如意,前程似锦!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20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别来无恙

 这个星期天我去参加同事的婚宴,席间正巧跟一不认识的医生同坐。医生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由吃说开来,边吃边跟我们历数中餐的不文明,和吃火锅的种种不妙。并再四声明自己吃饭喜欢用公筷,要不每盘菜上来她只吃一筷子等等。鉴于医生的点拨和示范,我们那桌几乎是人人自危,面对一桌美食佳肴饿着肚子不敢下箸,最后让饭菜剩下大半,拍屁股走人。



 说起传染病,不知道便罢了,知道了没有不怕的。前几年,我们单位就有2个人是乙肝,其实是小三阳,医生说不传染,属于病毒携带,但我们还是很害怕,看到这两个人就想着法子躲。这两个人,一个是丫头,一个是我们单位头儿。头儿是怎么得的乙肝,简直让人莫名其妙。可头儿的乙肝是暗地里的,保密工作做的相对扎实,目的是不让大家知道。不过呢,大家也都知道了。


其实知道了也无所谓,不就是个乙肝嘛。你乙肝你的,我不乙肝我的,井水不犯河水。可偏偏有时候井水就要犯犯河水,比方说每年到了年底,要吃先进。不是吃先进这个人,是吃先进的奖金。这先进是按人头分到单位的,人人有份。
分类:小说 | 评论:3 | 浏览:12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小说

我嗜书如命,但这几年却很少读散文。不是不读,是读不下去:写景的,状物的,抒情的,不是矫情的让人读不下去,就是伟大的让人读不下去,要不就是情深的(其实是酸的倒牙)让人读不下去。散文好多是个空架子。

我也很少读诗歌。诗歌这东西本来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如今食了人间烟火,反倒流成了一团口水菜了,没有什么味道可读了。借用韩寒的话来说,现代诗人唯一要掌握的技能就是回车。此话虽然有点过,但总体而言,诗歌的衰败是不争的事实。

我读小说。小说明知道是假的,虚构的,但读出来的却是真味,这恰恰与散文相反。小说如果没有真情实感谁还读小说呢。有两类小说我坚决不读:玩弄技巧的小说和玩弄身体的小说坚决不读。玩弄技巧的小说是写小说的自作聪明,把读的人当傻瓜,编故事骗小孩子玩呢,捧了人场还让人掏腰包,谁读呀,肯定是不读了。玩弄身体的小说简直就是作者手淫,让读者一旁看热闹呢。很恶心。身体人人都有,不就那么回事,不就那几个部位,不就男人和女人,什么意思呢!没意思。无聊的东西即使写的再美,不外乎是无聊又开了几朵花,派生出了更多的无聊出来。

09
分类:随笔 | 评论:8 | 浏览:23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更衣记

女人在换季的时候如果衣橱里没有一件新衣可换,是件非常严重的事。一下子老好几岁不说,人也变丑了,出门的时候必不自信。

但买新衣,想称心合意也不那么容易。

你喜欢新衣,还得新衣喜欢你才行。

周日我在青苹果就看上了一件时装棉袄,深银色,腰身收得极细,下摆是蓬蓬裙式,穿在身上像是提了只小灯笼。遗憾的是店里仅此一件,还下摆处有点毛病,因为收得有些急,好好的灯笼就陷了一块进去。我掂量再三,颜色,款式都是我喜欢的,难以割舍,就买回去了。

第二天我穿到办公室给同事看。因惦记着有这一处瑕疵,总觉得好好的灯笼不知被谁踢了一脚似的,谁说好,我都要提起下摆给她们看:你看你看,这个地方——

她们说你去换一件吧,刚买的又不是不能换。

我觉得也是,就去跟店家商量。女老板倒是很好说话,答应给我从郑州供货商那里快递一件过来。

但是第二天店老板电话过来给我说新衣没有了,公司断货。我问还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19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石人美

石人山在河南省鲁山境内,距南阳大概有200多公里。
我们早晨7点出门,10多钟就已经到了尧山脚下。石人山也叫尧山,因尧孙刘累为祭祖立尧祠而得名上。外地人都知道石人山的大名,却不知道石人山的小名。地图上写的是郑石高速,但高速路路标上却写的是郑尧高速,居然犯如此低级错误。要不是我先一天晚上网上搜一下,估计也离谱的可以,还不知道跑哪去了呢。地名非同儿戏,改名事小,误人是大。一旦跑错,有人娘的耳根子估计该发烧了。
我们用了三、四个小时才爬上玉皇顶,累得腰腿都不是自己的了。在山顶吃了顿用大铁锅架柴火煮的非常地道的野菜拌米饭,看了一会乱云飞渡,等腰腿各就各位了,再边下山边观赏石头。将军石、千丈岩、姐妹峰、青龙背,凤凰台。凤凰台我看了老半天,也没看出名堂来。不知道谁取的好名字,让人浮想联翩。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凰台上忆吹箫。《列仙传拾遗》中说萧史吹箫,秦穆公把女弄玉嫁给萧史,萧史与弄玉成婚后,教弄玉吹箫学凤的鸣声。学了十几年,弄玉吹出的箫声和真的凤凰叫声一样,把天上的凤凰都引下来了。秦穆公专门为他们建造了一座凤凰台,这就是凤凰台的由来。萧史和弄玉住在凤凰台上,一连几
分类:游记 | 评论:4 | 浏览:17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天去佛坪

 佛坪在秦岭南麓,汉中东部,距西安市200公里,西汉高速的中段。从西安过来,下了高速,上108国道,在盘山公路上行驶一个多小时车程,就到了佛坪。
夏天是佛坪一年当中最好的季节,森林气候凉爽宜人,浓绿遮天蔽日,满目青翠。年气候平均只有16度,是避暑寻幽的绝好去处。
城小。说是县城,其实也不过是镇大小规模。人少,街道上的行人全部集中起来,也不足山外其他地方任何一场电影或者音乐会散场时的人多。楼房仅修到三层四层高,墙体粉的雪白,屋顶铺着层层红瓦。
浓墨似的山峰,如莲花般擎起,沿着山脊将天空裁剪成小小的一块,让飘在天上的云,似片片飘在碧泉上的花瓣。
城边有河。水绕着城走。水不大,河面不宽,因为没有污染,水质清澈透明,游鱼石子在桥上就清晰可见。河面上有吊桥,拱桥。双桥如琴瑟,山风似手
分类:随笔 | 评论:17 | 浏览:18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家庭档案:闲趣笔录

1.刘德华的眼睛
女儿小时候又黑又瘦,我们一家三口出门,常有熟人在路上拦住我们,笑嘻嘻地瞅那孩子看。瞅着瞅着就说话了:嗨!你瞧这孩子,不像爸爸,也不像妈妈,咋搞的?妈妈的大眼睛白皮肤都让你给偷吃啦?你是不是你妈妈从垃圾堆里拣来的呀?
听他们嚼舌根!
孩子满月,他单位的同事来看月子,背后就议论:孩子长得谁都不像。丑。
女孩子长得丑,他闷闷不乐,抱了孩子拉上我一家三口在镜子跟前照来照去,最终也没照出个所以然。
后来让他抱孩子,他居然半真半假地来一句:找她爸爸抱去!

女儿上幼儿园,幼儿园的老师我们也都熟悉,少不了也要对孩子一番评头论足。孩子回来对我说,妈妈,我是小毛毛虫,长大了一定能变成花蝴蝶的。
女儿对自己的长相不满意,生怕妈妈也不满意,故有此一说。

女儿10岁后彻底长变了,越长越像她爸爸,好像故意要赌气长给她爸爸看。人们又开始夸孩子巧长了。跟她爸爸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脱出来的。
她对自己的长相也越来越满意,常常自鸣得
分类:随笔 | 评论:5 | 浏览:20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家庭档案:先生如此

1.懒人
我先生是个懒人。但又不是传统意义上好吃懒做的那种懒人,他是既不好吃也懒得做的懒人。凡事喜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没一事。
你要问他吃啥饭,他的回答永远千篇一律:你都不知道,我哪里会知道?问了等于没问。如果女儿在家,他立即将这个问题问过去:你想吃啥让你妈买去。

双休日我上班,他买菜。买啥菜我上班前必须跟他交代清楚。他说我忘记了可就不买了。有时我一着急干脆写在纸上:2斤大小鲢子一尾,中排3根,葱半斤,西红柿2颗,黄瓜4根……
一次吃炖排骨,找不到香菜。问他香菜在那里。答曰:在我手上。
我当真跑过去问他要,他振振有词:你没说买,问自己要去。

吃完饭让他去洗洗碗。他脖子一梗说:我不洗!我洗了你洗什么?
让他做饭他说不会。我说你学。他说学不会。我说,总不能天天都是我给你做饭洗碗吧。他说,不是给我――是给你们(我和女儿),我只吃你们剩下的那一点点。
 我说,啥时候,你也发发慈悲,给我们也剩下一点点吃吃吧。
有一晚他想喝茶,茶壶
分类:散文 | 评论:9 | 浏览:19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白描:文学的终极较量

文学的终极较量

白 描



对于作家和作品的评判,一般来说,是见仁见智的事情,很难有固定的模式标准。但作家总有创作成就大小之分,作品总有艺术水平高低之别,文学创造,说到底,是作家综合素质的表现,也是综合能力的一种较量。

我以为,这种较量,在三个层面上进行——

第一层面,乃基本功的较量。描景状物,画形写意,能否意使笔至,得心应手,述胸中沟壑叙大千风云而不为笔拙所困扰,达此境者,方入作家之列。但这仅是最初始的层面,是作为作家的一种基本技能。在这个层面上,比试的是掌握文字、结构作品以及想像与联想诸般功夫的虚实高低。第二层面,不仅能够随心所欲地表现自己想表现的东西,而且有灵性,有显而易见的风格特点,有清醒的艺术主张,纵情恣意,领异标新,我即我,我非人,这里较量的是才情。第三层面,写法、才情悄然而退,作家人格突兀而现。有什么样的人格,便有什么样的作品,是愤世嫉俗的屈子便有《九章》《九歌》,是放逸洒脱李太白便有《将进酒》,是壮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5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页/15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浦江秋月

2017-06-27

关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