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棉花。百鸟。长歌。天涯名博

【自述】花涧月下,松窗竹下。娆墙小妆,与解罗裳。又名“荭云”“花貂”“花小白”等等。【微信】demybaby【QQ】59640225【声明】未经授权挪用本博原创文将追究法律责任。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41
  • 总访问量:2251563
  • 开博时间:2008-09-26
  • 博客排名:第618位
最近访客

u_10957425..

2017-03-23

是是非非蜂

2017-03-23

cnhit

2017-03-23

hollysale

2017-03-23

tinaexpo80..

2017-03-23

水晶之恋ZLL

2017-03-23

千丈坑

2017-03-23

雨在一直下

2017-03-23

ty_相恨见晚

2017-03-23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男友欠债20万,我要不要替他还?

 

  这是前几天,鹤群众网友的一场聊天实录。只觉众人思维发散的结果,颇有些可圈可点之处,遂整理成文。

  首先,来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吧。

 

  这故事的女主角是我生活当中相识20多年的好友。

  她家境优越,九十年代时就已身家千万。后来,其父遇难,一波三折,家境有些许滑落。

  她的感情历程,从来没顺过。总之,各种阴差阳错。到她35岁时,经人介绍认识了她后来嫁过去的丈夫。

分类:奇思空骨 | 评论:4 | 浏览:8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涧月下,灼灼其华

 

  题记:花涧月下,松窗竹下。娆墙小妆,与解罗裳。

 

  又是一年草木萌动时。

  眠于风楼一千八百多个日日夜夜,终于肯打开天窗,行至林深处,观花潮初至,听莺声呖呖。

  骨子里,我本是女娇娥,尤爱公子与红妆的那些事儿。妩眉,酥骨,郎情妾意,拼将一生与君欢……每一寸花骨,倘遇可燎原之火,便燔燃如灯娥。明知前程又或是寂灭,依旧甘心情愿,盛绽如荼。

  骨子深处,我又是楼兰深闺槛外人,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尤爱花前,月下,百鸟长歌,秋水天连。静听亿万年来,那通彻大自然的箫声,恰如李白诗曰:“客心洗流水,馀响入霜钟。”

  这才是我。动静之间,浑然自成,不假万物之手。

分类:半个灵魂倚云栽 | 评论:3 | 浏览:2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看我一眼,我就兵荒马乱

 

  本想2月21日发文,也就是昨天,因为我生日。

  然,昨天偏偏赶工甚晚,毫无悬念的就拖延至今日,这个“222”到不能再二的日子。

  昨天,整个冬天都看不见几朵雪花的京城,忽然千树万树,雪缀琼枝。

  木心说:“你再不来,我要下雪了。”

  原来竟然都是真的……

  好吧。既然天注定,且爱且珍惜。

  以下雪景照来自我公司的小伙伴们。

  2017雪精神,可见一斑。

  鱼兄赠诗曰:“一色未与世间同,天作为雪地称棉。人尽争宠春来艳,我共春雪舞长天。莫问清香何处散,霸气直教百花寒。”

  这诗才,真真霸气。谢鱼兄。

  想起三篇形似诗句的陋字,均写于两年前。

  那些眼角眉梢,那

分类:上有乘鸾女 | 评论:10 | 浏览:6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愿得有情郎,共试兰汤,天亮就相忘

 

  那一世,你是理刑千户西门大官人,我是被一卖再卖的潘氏小妇人。被逼嫁与糟糠夫,眉上心上俱荒芜。幸得与君逢,塌前、纱厨内、花园中、葡萄架儿上……行行一派笙歌沸。每每足缠了一两个更次,一连丢了两三遭身子,美快不可言也。

 

愿得有情郎,共试兰汤,天亮就相忘

 

  又一世,你是不那么坚定的法海,我是没那么洞达的小青。紫竹林,你一袭雪白袈裟飒然磊落,放了我们姐妹俩一马;昆仑山,与我斗法的你,因妄念未尽而落

分类:用完我的幻觉 | 评论:4 | 浏览:8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一生擦肩黄泉与碧落

 

  夜深,胡乱翻书,看到宗萨钦哲仁波切的一段话,荡气回肠:

 

  你可以看起来是个特别好的佛教徒:满腹经纶,仪表堂堂,过午不食,持戒精严,修行精进,看起来安静又慈悲,人人都对你交口称赞而充满信心。但是,这是汉地或者显宗才格外注重的规矩。大圆满不是这样。    

  大圆满是:你敢不敢承认自己其实就是个混蛋?敢不敢去直面自己内心那些你认为肮脏的欲望与恶念?敢不敢如实地把自己从里到外一切晾出来,完全裸露暴晒?敢不敢打破一切对与不对的界限而树立起本然清净的定解?

  任何阻碍我们与真实的自己交锋的伪装皆是过失。这些“看起来良好”的我执,横亘在我们与上师、与我们本然心性之间。为什么说大圆满根基者少?因为对于人们来说,最难的就是放下对自己的欺骗!

 

  (注:以上,来自空朵的朋友圈。)

&nb

分类:奇思空骨 | 评论:5 | 浏览:1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浅。花凉。不诉离殇。

风浅。花凉。不诉离殇。

 

  2014年10月12日,首玩第一款手游《小师妹》。“兮颜阁”帮派。

  2014年11月6日第一次合区。“仙履奇缘”区。“名门”帮派。

  2015年5月15日第二次合区。“一代宗师”区。“王者归来”帮派。

  2015年7月8日第三次合区。“风随心动”区。“心花怒放”帮派。

  2016年4月18日,我和无极都被官方以无证据的“刷道具”之名强行封号,双双弃游……

  一年半的手游历程,我从最开始的天玄号换成了禁卫号,游戏名也从最开始

分类:用完我的幻觉 | 评论:1 | 浏览:3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尘里,一阵最绝色的痛

 

  你引领着我,走向耶和华的迦密山

  在路上,我们手拉着手前进

  走过高山,走过平原,走过溪流,走过花园

  我们不想回头,因为无暇顾及

 

  我们偶尔停下来,在草地上做爱

  周围没有一个人,只有一棵橡树在头顶

  我们翻滚着,赤裸相对,香汗淋漓

  树影斑驳间,天蓝云白

 

分类:上有乘鸾女 | 评论:15 | 浏览:4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说一句操,我就铺好了床

 

  这个冬至,将是平生最特殊的一个。

  万千思绪破空,湍流急涌,千般滋味渺绵心间。

  百味莫辨。

  其实,也不全是莫辨。

  蜜一样甜,依然甜得酥骨散;无能为力的藩篱,实实在在的忧伤;看得见的雪上加霜,总有一天要面对;触手可及的荆棘,重重复重重,我也只能断然前行……

  余生这么长,叫我如何湮于庸碌、没于荒芜?

  余生这么短,又有多少时间,经得起颠倒重建?

分类:用完我的幻觉 | 评论:10 | 浏览:9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男人,让女人软弱无能、万念俱灰的快乐

 

  题记:本聊天实录是因《读黄帝内经,一阴一阳都是生命之花》一文而起。该文作者孔维勤老师和空朵相识已久,故而,我发布后就在群里和空朵讲了这件事。然后,空朵、七少、蓝蓝和我,四个女人就此说开去,倒是牵起千山万水。索性整理成文,以飨同好。在此,特别感谢空朵花了三个多小时带病整理初稿,辛苦了。

 

  棉花:空朵,我先编辑了孔老师的文章了,第一次见人把月事拿来写字,觉得很有必要分享一下。

 

  空朵:嗯嗯。实际上写黄帝内经以及女性养生的文字市面上很多,你可能没注意到。不过他的文字非常感性,很个人化。而且他的文字后面是很强大的传统文化以及个人的修为。因此,他的文字需要一句一句读。

 

分类:奇思空骨 | 评论:7 | 浏览:3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是所有的“善意”,都值得歌颂

 

  本文上接:《换个眼光看林丹和罗一笑》 

 

{1}

 

  苏格拉底有句话:“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得过”,我觉得很赞。

  同理,未经审视的善行,也不值得去实施。

  所以,开篇之前,有必要来谈谈“善”、“愚善”、“伪善”这几个词汇的差异,搞清楚了词意的区别,接下来,就可以明人不说暗话了。

  ① 辨清事情的原委、真假、虚实,再给予不计回报的帮助支持的,叫“善”。 

  ② 不追根问

分类:奇思空骨 | 评论:3 | 浏览:5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换个眼光看林丹和罗一笑

 

  来说说近期朋友圈的几次刷屏大事儿,比如前几天的林丹、比如今天的罗一笑……

  我只是表达我的看法,若触怒了你的禁忌,抱歉。请相信我只是在讲道理,而不是在攻击你,别对号入座。

 

  (一)林丹

 

  关于林丹事件,我觉得大众反应过度。

  出个轨而已,至于么?生活里像这样的事儿难道不是满大街都在发生么,凭啥只许百姓点灯而不许明星放火?林丹也只是一个凡人而已,和百姓这个品种是一模一样的。

  而且,我觉得那些谩骂林丹的男人,其实是在愤怒这样的好事儿没落在自己身上。如果赵雅淇玉体横陈在他们面前,我相信这些男人个个都会“先硬为敬、先干为敬”,彼时,什么道德什么忠贞……统统去他娘的;

  而那些谩骂林丹的女人,其实是在将自己对“老公出轨”这件事的恐慌转嫁给了林丹而已。她们是在替自己争那一份“摇摇欲坠的婚姻保障”利益,她们以为女人们众口一词就能震撼整个男性

分类:奇思空骨 | 评论:9 | 浏览:19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是我的灵与肉

 

  按:本文是“11.20”携鸦雏远游,归期不定,勿念事件的最终揭秘版。其实,即使我将自己的想法整个和盘托出,也不过是甲之蜜糖、乙之砒霜罢了。就当是一次自我解剖吧。只是,表达能力有限,奈何。

 

-1-

 

  在我

分类:遇见王的荣美 | 评论:3 | 浏览:2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携鸦雏远游,归期不定,勿念

 

  整整过去了9个小时,我开始慢慢回血。

  我想我得听点儿什么,房间太静了,静得能听见血在胸腔里啵啵翕动的声音。

  毫无疑问,我还活着。

  当然,其实此前我也并没寻死觅活。那不是我。

  听点儿什么呢?Sinead O'Connor吧,她曾经在许多年前的另一个葬送时刻陪伴过我。

  那一次,我单曲循环了67个小时。

  这次还是You Made Me the Thief of Your Heart吧,一首相当具有魔力的单曲。

  嘘!听,那是什么乐器的破碎?

分类:遇见王的荣美 | 评论:8 | 浏览:2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年也曾金戈铁马

 

  大王不爱写文,他说“不坐十年冷板凳,我的笔根本就无法沾满墨水”,但他偶尔也会发一条简短的说说,几十字至百来字不等。

  那一字一句,都是思想凝练的精华,仿若从几百亩玫瑰花田里萃取的精油,滴滴香浓。

  于是,我就想将大王的一些说说整理成篇。

  趁着周末,室内温暖如春,打开电脑,爬上豆瓣,决定从大王的豆瓣创世纪开始。

  一页一页翻阅过去,又看到那年,和大王从最开始相识于豆瓣,到辗转北京相见相恋的点滴。

  当然,同时也看到了当年的诸多战场遗骸。

  那时候,常去大王豆瓣的人堆里,有许多逻辑推理思维特别发达的女青年,她们均以能和大王“深刻探讨、坐而论道”为乐,她们都比我先认识大王许久,甚至和大王有过“一起并肩讨伐傻逼”的战友情谊。

  而那时候的我,完全就是天外来客,仿若一枚不知人间深浅的外星人,逻辑混乱得

分类:遇见王的荣美 | 评论:5 | 浏览:3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焚散湮没谁的指尖?

 

  昨晚临睡前,写在微信上的记录:

 

  06年,曾写过一篇小自传,记录了那些年出现在身边的男人。

  四万多字,全是无名式纯记录。

  十年了,第一次打开看,陌生得像前世记忆,许多都记不得名字了…

  当然了,还可以从当年的日记里查找。

  原来写日记的意义竟在于此。

 

  我想说的是,时间真的可以沉淀一切。

  时间就像大海,铺天盖地的冲刷掉一切,绝大多数连痕迹都不会留下。

  少许“最好的”和“最坏的”,风干成沙滩上的一粒沙,似有若无,随浪花翻涌。

  当你再次看到它时,只觉这边风景独好,感谢相遇。

 

  同时,也发现了一些阶段式转折点:

  92年、96年、98年、2002年、2006年、2008年、2012年、2

分类:上有乘鸾女 | 评论:3 | 浏览:4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9页/42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