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棉花。百鸟。长歌。天涯名博

【自述】我就是锦,我就是风雪。棉花,自由撰稿人,又名“荭云”“花貂”“花小白”等等。【微信公众号】Artrysts【微信】demybaby【声明】未经授权挪用本博原创文将追究法律责任。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4
  • 总访问量:2296364
  • 开博时间:2008-09-26
  • 博客排名:第601位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我就是锦,我就是风雪

 

我就是锦,我就是风雪

 

  一直想写这篇字,未来得及。想不到,此刻写,竟是当下的最后一文。

  也无妨。聚散终有时,人生如此。

  前段时间,写了好几篇小时候的字,总有人问:那么小的年纪,为什么你能记得那么多事?我默默的答:因为受难得早。

  当然,我不能说从小就活在痛苦之中,那太牵强。事实上,我记得的小时候,总是在漫山遍野中奔跑,在花前、林下打滚儿,在旭日初升之际、月下蛙鸣之中撒欢……竖起耳朵,仿佛还能听见当初那个小小的自己,一叠声如黄鹂鸟儿一般的脆生生的笑声。

分类:上有乘鸾女 | 评论:7 | 浏览:1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三滟笙|烟花不堪剪

 

  No.1

 

  浩土之南,群山巍峨,绵亘近千里,终年绿意苍莽。往西三百里,有奇峰直没云霄,常年云蒸霞蔚,一曰天昊峰,是群山中的第十三峰;一曰天虞峰,是群山中的第十七峰。

  因丹涔水自西北环群山经东南而入海,水险如天然屏障,不可攀越。一百多年以来,人们或有攀援第一、第二乃至第三峰者,而这天昊峰、天虞峰一带,历来却是人烟罕至。

  却说这天昊峰,山势格外奇峻陡峭,山下又尽数汪洋,是故从山下几乎找不到上山的途径,只能从其侧后方的天虞峰经索道入山。

  而天虞峰因常年气候卓然,奇花异草最是葳蕤繁盛,其间不乏稀世药草,而灵禽珍兽如传说中的蛊雕、旄马等,在这里也时见踪迹。

  山高水险,加上物种奇绝,使得此地成为了不可多得的隐匿藏身之地。这里,其实是威摄江湖数十载的隐秘宗派——魂族的总坛圣地。

  镜隐已经在此地隐匿五年了。

分类:素手拈花 | 评论:1 | 浏览:11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遭遇黑白大佬的那些年

 

  1999年,澳门回归,中国举行了50周年盛大阅兵式,英国曼联球队创下了“三冠王”神话,韩寒在“新概念作文大赛”中获得了一等奖……

  而我,拿到了武汉一家五星夜场的offer。那在当时的武汉,相当于北京的“天上人间”。

  彼时,我是以服务生的身份进去的,开业前就调换成了包房公主。因为公主是在包房内服务,等于是案发现场的第一目击证人。

  那些年,每当我进入一个行业,就会把那个行业的各个职位都做一遍。嗯。被“想当作家”的理想裹挟,狂“作”了许多年。

  那时才去武汉,人地生疏,就住在公司租的宿舍里。一个大院,很多房间,厨房、洗手间、洗衣房等是公用的。也正因为这样的群居机缘,才得以和同样是重庆妹纸的羽羽相识,同时被掌舵人易哥发现。当然,后来没多久,我就和羽羽搬出去租房住了。

  之前写过

分类:上有乘鸾女 | 评论:6 | 浏览:15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是我遥不可及的水无月

 

  这是一封,延迟的情书。

  你知我很早,我知你很晚。晚到,五月的京城遍地蔷薇。晚到,连这篇字都延迟了一年。

  人山人海。

  遇见你之初,便知你斗南一人。

  不记得说过多少次,倘有一日,倘命运眷顾,你,终将独步天下。

  那时,时空长河横在天地之间。

  你在极北偏北刀耕火种。

  我在西门偏西脍煮浮生。

  去年莲灿,你生日,青春作伴,放歌纵酒。从未私聊过一二的你,却发过来几段话。

  “我喝醉了,给你说些话,不要介意……”

  “棉花,你真的好懂我……”

  “几次去北京都想找你,但在你面前……”

  短短几句话,我却分明看见,它们在你心底,升起,落下,洄洄悬悬,历过四季更替,淌过千山万水,终成禁忌,缄默成茧。

  要不是酒酣胸胆,它们也不会破茧而出吧。

  穿越时空之门抱抱你。

  你不知道的是,原来

分类:用完我的幻觉 | 评论:1 | 浏览:1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致14岁,离经叛道的我和你

 

  我从小就是一个上课不认真、考前抱佛脚的顽主。神奇的是,却从来都成绩优异。

  1988年,我以全区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了县里的重点中学,是我们山村多少年来,第一个考上重点的孩子。学校高兴坏了,好像给了些奖励吧,不记得了。但对于我个人来讲,值得高兴的并不是考上重点这件事,而是我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山村的这些人和这些事了。

  一只山沟沟里被无明的纷争撕得风中凌乱的灰姑娘,突然有一天,命运伸出手来,把我挪到了30里开外的陌生地,当初那个小小的我,重获新生一般,甭提有多喜出望外了。

  迄今记得,当年第一次踏进重点中学的大门时,就跟踏上了美国国土似的,心里反反复复回荡着“Freedom”这个词。

  然而我猜到了开头,却没猜中这结局。结局,是一场近乎飞来横祸的狗血。

  回头看,我的整个前半生,竟似从始至终都由各种飞来横祸构成,你阻止不了它,左右不了它,只能被它推着往前走。强悍的是命运,教人不得不承认。

  由于当时是寄宿中学,家里通常一给就是两周甚至一个月的生活

分类:上有乘鸾女 | 评论:13 | 浏览:16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明知注定缘浅,偏偏情深许多年

 

  想来,从2005年底开始上网,迄今13年了。

  爱过,疼过,哭过,笑过,也单纯过,放荡过,被骂过,被骗过……嗯。被骗过财、骗过色,被栽赃过、利用过,都有,这样回答满意么。

  其实无妨。世界大同,哪里都一样,所谓净土,根本就不存在。So,不必在乎那些细节。

  今天,且讲几个和网络有关的小故事吧。

 

明知注定缘浅,偏偏情深许多年

 

 

分类:满座衣冠胜雪 | 评论:6 | 浏览:1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小姑娘,祸害四方

 

  大清早醒来,全无睡意,索性爬起来翻查“潜意识”的科学说法,然后就找到了一个牛津大学关于“潜意识记忆”的系列公开课。很有意思。

  刚看完第1集,摘三段深有同感的话:

  ① 不仅仅只有记忆是分散的,我们所有的行为也都是分散的,受到情境线索的驱动。我们认为我们能做决定,其实只是一种追溯反应。很多复数的灵魂在表层以下行为,做出决定,促使事情发生,我们并非对自己所作的所有事情都有意识。

  ② 我们并不能驱动自己的行为。我们不仅是受进化所打磨的表演性行为的断续性集合体,而且我们很擅长为自己所作的事情撒谎,很擅长为自己所作之事找错误的理由,往往虚构和自我欺骗而不自知。

  ③ 我们是个统一的有机体,处于一个环境中。当我们思考大脑的行为时,我们需要思考到该环境。任何生物都身处于一系列的与其他生物、与这个世界以及与其他不同种类生物的关系之中,每一个有机体的结构都与其他有机体以一种十分重要的但却常常是隐藏起来的关系联系着。它们相互竞争食物与居所,要避免被捕食,同时又要

分类:上有乘鸾女 | 评论:5 | 浏览:13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月场中,也有真风流

 

  今天,来讲两则小故事,关于“玩得起”。

  故事发生在2000年的武汉。彼时,我在一家五星演艺中心做包房公主。去年写过一篇《现在你被开除了,马上滚!》,有讲过这家演艺中心的部分状况,在此就不累诉了。

  那年代,重庆的普通工薪阶层(非管理层)月薪大概也就一千左右吧,而在我们当时的演艺中心,一千连最便宜的洋酒都买不到。

  如果没记错的话,当时最便宜的洋酒是芝华士、杰克丹尼等,售价1280元/瓶。最贵的洋酒是人头马路易十三,曾标出了38800元/瓶的天价。

  而包房费,普通小包是680元/间,还有中包、大包、豪包,只是价格不太记得了。只记得进豪包的客人,通常要点皇家礼炮以上的酒。因为一瓶皇家礼炮1980元,还不够豪包的包房费……

  这样的物价,对于那年代来讲,可以说是极奢侈了,所以当时来我们演艺中心消费的客人,通常非富即贵。

  当然,也有一些既不富也不贵的客人来消费过,甚至还因为我们演艺中心的物价问题而发生过火拼事件,那是另一个故事了,改天再讲。

分类:上有乘鸾女 | 评论:8 | 浏览:38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可爱而又毛骨悚然的你

 

  今天,来讲两则小故事。

  曾经,那个直直撞上去、命门洞开的自己,生吞活剥的沉浸过诸多染缸,犬牙交错、直入筋骨,体验过多次“生死一线”。

  当然,终究有惊无险。

  剧情惨烈,切勿模仿,生命诚可贵呀。

 

可爱而又毛骨悚然的你

 

  一则。关于一个可爱而又毛骨悚然的男人。 

  曾经,在我跟前,有个年轻的生命,拿着一把砍刀。知道什么是砍刀么?

分类:上有乘鸾女 | 评论:7 | 浏览:2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也曾单枪匹马,两手血腥

 

  今天,来讲三则和魂魄有关的小故事。

 

※ ※ ※

 

  我生在大山深处,十三岁之前,一直生活在那里。那时候它属于重庆的下辖县,后来升为地级市,再后来又升为了市辖区。

  记忆里,从我家去当时的县城,只有两条路可走。

  一条路从家的左侧出发,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从山腰穿过去。山路两旁密布着成片成片的松树林,以及一些不知名的树种,一株株有三、四层楼那么高,人一走进去,整个湮没其中。翻过一座山,又是另一座山,仿佛永远也走不到尽头。要翻山越岭徒步一个多小时,才能抵达县城。

  另一条路在家的后面,也是山路,近乎七、八十度的陡峭山岭,要徒步爬上去,然后再走上十来分钟略微平缓的山路,才能看见一条丈余宽的柏油马路。那是当时唯一通车的一条路,但几乎看不见车,有时候等上一两

分类:上有乘鸾女 | 评论:1 | 浏览:10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是那一抹烈焰惊红

 

  这世间,五光十色,光怪陆离,不一而足。然而我看一眼就想扑上去的,一定是烈焰惊红。

  它是炽灼的,激荡的,痛快淋漓的。干净利落到没有一丝杂色。明亮给你看,饱满给你看,放肆给你看,生吞活剥给你看。

  它是纯粹的,燃烧的,侵掠性的。即使静静的伫在那儿,也似一段动荡的捕捉,动如脱兔。

  它是魅惑的,绝色的,气宇轩昂的,有着倾尽天下为一笑的旷放不羁,水波流转间,闻弦歌而知雅意。

  它更是声势烜赫、峻极于天的,仿若一个杀伐决断的女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

  我常常觉着,天公毕竟风流绝,你看,粉红嫣红酡红品红赤红殷红朱红檀红……千红一窟中,唯有烈焰惊红,刀锋般锐利无比。

  即使你站在千里之外,天边升腾起一抹惊红,你也一眼即得见。

 

分类:上有乘鸾女 | 评论:1 | 浏览:1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倘若狭路相逢

 

石沉海底。好多年。

深处,有光。

走下去,走进光之中。

和光同尘。

先离开的人,会难过吗。

分类:素手拈花 | 评论:3 | 浏览:1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瘦红蓼|林深处见鹿,梦醒时见你

 

红蓼秋瘦,白云苍狗。烟澹春塘碧,青丝为谁留。你是我的禅,一生参不透。

※ ※ ※

 

《秋瘦红蓼》

 

No.1 《你是我的禅,一生参不透》

分类:素手拈花 | 评论:1 | 浏览:2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就算世界荒芜,仍有玫瑰盛放

 

  棉花写在正文之前:

 

  本篇是根据之前发布的《秋瘦红蓼|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一文,引发的讨论分析。非常感谢姜波和末落,令我很有一番茅塞顿开之感。

  该文男主角秦川,其实原型是我前夫。故事发生在2008-2012年的重庆,小说里根据上下文更换了城市,通篇基本上99%写实。

  曾经,多少人问“你前夫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每次我都答不上来,因为一言难尽。以我当时的脑细胞,发生那样的事件,真是我心力交瘁都想不明白的一件事。

  在此补充说明:我前夫事发

分类:闲藏前欢 | 评论:3 | 浏览:13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瘦红蓼|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红蓼秋瘦,白云苍狗。烟澹春塘碧,青丝为谁留。你是我的禅,一生参不透。

※ ※ ※

 

《秋瘦红蓼》

 

No.1 《你是我的禅,一生参不透》

分类:素手拈花 | 评论:1 | 浏览:2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0页/43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