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7
  • 总访问量:2103556
  • 开博时间:2008-09-24
  • 博客排名:第582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品苏小札(52)

  

一日,神宗与左右人等论及人才,问道:“苏轼可与哪些古人相比?”近臣答道:“与唐朝的李白文才颇近。”神宗说道:“不然,李白有苏轼的才气而无苏轼的学问。”(《庚溪诗话》)

神宗有意起用东坡以本官知江州,由中书舍人王震起草文件。第二天,改承议郎、江州太平观;第三天,则以命格为由,留中不发。此皆王禹玉力阻也。(《闻见近录》)

  

【画蛇者说】承议郎,乃文官六品,二十三阶。江州太平观,《文献通考•职官考十四》:宋朝宫观……侍从而上任宫观者绝少,若因责降改作主管,方且差焉……如降黜之例。

“李白有苏轼的才气

分类: | 评论:9 | 浏览: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品苏小札(51)

 

一次宴客,俳优百般做戏,东坡始终不笑。一优突出于台上,用棍棒痛打做戏者,说道:“学士不笑,你还称什么名优?”做戏者说:“非是不笑,不笑所以深笑之也。”东坡遂大笑。盖用东坡《王者不治夷狄论》中:“非不治也,不治乃所以深治也”之典也。

  

【画蛇者说】:坡翁《王者不治夷狄论》指出:“夷狄不可以中国之治治也。譬若禽兽然,求其大治,必至于大乱。……治之以不治者,乃所以深治之也。”这是为什么呢? “夫以戎狄之不可以化诲怀服也,彼其不悍然执兵,以与我从事于边鄙,则已幸矣”。

此俳优之“不智乃所以大智也!”

分类: | 评论:3 | 浏览: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品苏小札(50)

 

崇宁、大观年间,东坡流放海外(按:即海南)时写的诗,盛行于世。朝廷虽曾禁止,罚金增至八十万,而禁逾严传逾多,士大夫往往以多相矜夸。不能背诵东坡诗者,便自觉神萧气索,人或以为没有风度。(《清波杂志》)

宣和年间,禁苏文,士子暗地里称“毗陵先生”。(《翁方纲诗注》)

建炎以来,苏文大兴,学者趋之若鹜,四川士子尤盛。时语曰:“苏文熟,吃羊肉;苏文生,吃菜根。”(《老学庵笔记》)

  

【画蛇者说】十年动乱临近收场,当局曾严查“反革命政治谣言”。其所谓谣言者,多为天安门广场“四五运动”留下的诗文。余曾传抄过冒牌的“毛

分类: | 评论:10 | 浏览:1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品苏小札(49)

 

东坡临终前数日,梦中作一诗寄朱行中,诗云:“舜不作六器,谁知贵玙璠。哀哉楚狂士,抱璞号空山。相如起睨柱,头璧相与还。何如郑子产,有礼国自闲。虽微韩宣子,鄙夫亦辞环。至今不贪宝,凛然照尘寰。”梦醒后记之,是谓东坡绝笔。(《诗话总龟》)

   

【画蛇者说】朱行中,即朱服。浙江湖州人。小苏轼十一岁。历任知州、中书舍人、礼部侍郎等职。朱行中以廉洁著称,坡翁“爱行中至矣”。 

坡翁此诗连用五典,其一、《周礼春官•大宗伯》“(舜)以玉作六器,以礼天地四方”;其二、《韩非子》卞和献璞;其三、《史记》蔺相如完璧归赵;其四、《左传•昭公十六年》郑子产傲对强晋不纳宝玉;其五、《左传•昭公十六年》韩

分类: | 评论:5 | 浏览: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书札记】《茶谱·煮泉小品》

 

(明)朱权  田艺蘅著。黄明哲  吴浩编著。中华书局2012年2月版。

《茶经》的作者陆羽写过一首《六羡歌》云:

不羡黄金罍,

不羡白玉杯。

不羡朝入省,

不羡暮入台。

千羡万羡西江水,

曾向竟陵城下来。

分类: | 评论:8 | 浏览:1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品苏小札(48)

 

东坡自云:曾梦见杜甫对我说:“世人多误解我诗,《八阵图》云:‘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世人都以为先主、武侯皆欲为关羽复仇,故恨其不能吞吴。非也!我本意谓吴、蜀唇齿,不应相图。晋所以能取蜀,盖蜀有吞吴之意,此为恨也。”(《志林》)

  

【画蛇者说】人称杜诗乃诗史。此谓东坡读史之心得,借老杜之口代言也。或以此规劝司马光“罢黜新党,尽废新法”之举。

分类: | 评论:3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品苏小札(47)

 

东坡自汝州转任常州,受命于京师。正值神宗晏驾,哭于南京。至扬州,有朋友在常州为之买田,书信到达,东坡赋诗一首,内有“闻好语”之句。随即,便有人打了小报告,称东坡听到皇上死讯而喜,请求哲宗严加处罚。幸好诗刻在石上有日期佐证,哲宗把打小报告的赶了出去。(《冬夜笺记》)

  

【画蛇者说】诗一出,即摹刻上石,可见苏诗之抢手。诗一出,即有人打小报告,可见小人之险恶。老皇晏驾与“闻好音”挂钩,可见深文周纳之悚然。

分类: | 评论:4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品苏小札(46)

 

东坡初贬黄州,国库供给的粮食没有了,家里人口又很多,心里十分忧虑。不得不痛自节俭,日用不过一百五十钱。每月初,取四千五百钱,分三十块,悬于房梁,每天早上用画叉取下一块,然后把画叉藏起来,以限超支。(《秦太史外书》)

后,又在坡下种稻五十亩,自牧一牛耕作。牛暴病,王夫人说道:“此牛生豆斑,可以青蒿作粥饲之。”果有效验。(《苏长公外纪》)

  

【画蛇者说】处顺境,人往往欣欣焉;处逆境,又往往戚戚焉。而坡翁的豁达,在于随遇而安。故,人的适应性,决定人的生存能力。

分类: | 评论:9 | 浏览:1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品苏小札(45)

 

乌台诗案,东坡自湖州押回,两狱卒系之,顷刻之间,拉一太守如驱鸡犬。即时登舟,送行民众雨泣。下狱之后,先问五代之中有无誓书铁券(画蛇者按:免死牌),盖死囚则如此,其他罪只问三代。(《孔氏谈苑》)

鲜于侁(shen)扬州任上,东坡自湖州押回京师,一时亲朋绝交。经过广陵时,侁独自接见招待东坡。有人劝其将平日与东坡交往的书信文字焚烧,侁正色说道:“欺君欺友,我所不为也,如果因此忠义遭受牵连,则我所愿也。”(《西园闻见录》)

  

【画蛇者说】前则拉一太守如驱鸡犬,悲凉之甚;后则鲜于侁之忠义,感佩之甚。专制之下,俨然文豪东坡,鲜有尊严;友朋之中,纵然斧钺鼎烹,不乏真情。

分类: | 评论:6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品苏小札(44)

 

王禹锡与东坡是姻亲,曾作《贺雨诗》云:“打叶雨拳随手重,吹凉风口逐人来。”自觉非常得意。东坡说道:“你作诗怎得如此不入规矩?”禹锡说道:“此乃我醉后所作。”

翌日,又持一大轴呈东坡评点,东坡读后说道:“你怎么又喝醉了呢。”

(《直方诗话》)

东坡讥评诗文,一针见血,几无逃者,好多人受其奚落,衔恨之。

  

【画蛇者说】直率,造就了东坡的大嘴巴;眼毒,成全了东坡的切中要害。直言不讳,百无禁忌,祸从口出,在所难免。

分类: | 评论:8 | 浏览:1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品苏小札(43)

 

 

东坡卜居阳羡,士子邵民瞻从其学,为东坡买一宅,需款五百缗,东坡倾囊购置。入住当晚,与邵散步村落,闻一老妇哭声,问之,答曰:“吾居相传百年,子不肖,卖与他人,今日搬出,不舍而哭也。”东坡怆然,问其所居,正是所买也,当即焚劵归还之。自是遂还毗陵,不复置宅。

  

【画蛇者说】我对此将信将疑,总觉得这是个圈套,没准那位邵某就是个托,设套、钻套,一气呵成。须知,仁者、善者易中圈套。

  

分类: | 评论:6 | 浏览: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品苏小札(41)

 

 

  

东坡去文登太守任上,泊舟泗水,技痒难挠,偶作词云:“何人无事,燕坐空山。望长桥上灯火闹,使君还。”泗州太守刘士彦本出法家,闻听急忙谒见东坡,说道:“听说坡翁又有新词,学士名满天下,新词一出,则京师便传。按照法律,夜过泗州长桥者,要罚二年徒刑,况乎知州也。”切告东坡赶紧把词收起来,勿再示人。

东坡笑道:“我一生的罪过,即开口,当不下二年徒刑。”

(《挥麈后录》)

  

【画蛇者说】这首词名曰《行香子•与泗守过南山晚归作》:北望平川。野水荒湾

分类: | 评论:3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品苏小札(40)

 

 

东坡守杭,一日,朝中宦官至,临行送至望湖楼上,宦官迟迟不去,屏退左右单独留下东坡后,说道:“我出京时,向官家辞行,官家让我辞了娘娘再来。某辞太后殿,又至官家处,官家递给我一个盒子,让我送给您,不可让任何人知道。”东坡打开盒子,乃茶叶一斤,上有御笔亲封。东坡当即致书谢恩。(《随手杂录》)

  

【画蛇者说】惟宋代称皇上官家。

皇后、哲宗既厚爱东坡如此,为何又再三遭遇贬逐?“有时候123”先生曾在我的《品苏小札》里评论道:“苏东坡是很有皇后或太后缘的。皇后或太后摄政时,他就东山再起,重返朝堂;皇帝一亲政,他就屡遭贬黜,流离蛮荒。”

分类: | 评论:3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品苏小札(39)

 

章惇(子厚)奇伟绝世,自是一代异人,与子瞻少年时莫逆之交。一日,坦腹卧床,恰好子瞻进来,抚摸肚皮问道:“此中何物?”子瞻答曰:“一肚皮逆反阴谋。”子厚大笑。(《道山清话》)

  

【画蛇者说】唐玄宗也曾问过安禄山,肚子里装些什么,禄山称只有一颗大大的忠心。

分类: | 评论:5 | 浏览:1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品苏小札(38)

 

子瞻与子厚游南山仙游潭,潭下绝壁万仞,架一独木桥。子厚揖让子瞻在绝壁上留字,子瞻胆战心惊不敢上去。子厚平步桥上,垂索攀树,振衣而下,在绝壁濡笔大书:苏轼、章惇来!既还,面不改色。子瞻抚其背曰:“君他日必能杀人。”(《宋史•章惇传》)

子瞻迁海南,天下皆传其人已死。后七年放还,此时,子厚正在南迁的路上。南昌太守叶祖洽招待子瞻,问道:“世传坡翁已归道山,今天尚游戏人间。”子瞻答道:“我要在途中遇到章子厚才回去。”(《冷斋夜话》)

 

【画蛇者说】章惇列《宋史•奸臣传》。东坡晚年在写给其子章援的信中写道:某与丞相定交四十余年,虽中间出处稍异,交情固无增损也。闻其高年寄迹海隅,此怀可知。但以往者更说何益?惟论其未然者

分类: | 评论:8 | 浏览: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74页/260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雨丝zhou

2019-12-09

颜盈耳

2019-12-02

清清淡淡ABC

2019-12-01

西沟散人

2019-11-30

心雅心事

2019-11-24

张德宁2019

2019-11-22

胡洪居

2019-11-22

天堂一把手

2019-11-19

涉江采芙蕖

2019-11-19

小奋青滤pe

2019-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