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商报评论天涯名博

华商评论是《华商报》报的评论版块,每日出版,始终秉持新锐、善意、理性、建设性的立报理念。投稿邮箱:hssp03@mail.huash.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5024484
  • 开博时间:2008-09-24
  • 博客排名:第223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拆解死刑中国结:李昌奎案不能再翻烧饼

  拆解死刑中国结:李昌奎案不能再翻烧饼
  
  ——专访刑法学家、西北政法大学校长贾宇
  
  
  
  
  
    贾宇
  
    西北政法大学校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法学博士。研究领域:中国刑法学、国际刑法学和犯罪学,在国内较早对死刑制度改革发表系统的理论见解和实践主张(1995年),并长期积极致力于推动该领域的变革。曾获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中国当代法学名家”等荣誉称号,被聘为最高法、陕西省高院、检察院等中央、地方政法单位的咨询专家。
  
  
  
  
  
  
  
  
  
   编者按: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纠结的问题。对中国来说,一方面,死刑数量居高不下,为适应世界文明潮流,国家正在严格控制死刑的适用。另一方面,公众对死刑葆有“恶有恶报”、“震慑犯罪”的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安置打工子弟不应是虚伪的路径

   北京众多打工子弟学校被拆迁与关停,那些孩子开学时能否找到安放课桌的地方,最近牵动人心。尽管北京市教委此前言之凿凿地承诺,“不让任何一名随迁子女因学校拆迁而失学”,但从安置结果来看,情况并不乐观。一个最具表征的事例是,有打工子弟因不满意被分流到离家太远的学校,状告政府部门,要求撤销取缔学校的规
  定。
  
    先来看是如何安置打工子弟的——— 梅梅现年9岁,吉林人,原在离家较近的打工子弟学校上学。学校被取缔后,当地教育部门通知梅梅,将她分流到另一所学校。然而,那里离住处太远,上学路途需换乘两次,在不堵车的情况下,单程耗时至少两小时,上学极为不便,梅梅不得不辍学。
  
    如此安置哪里还有半点善意?让一个孩子上学单程耗费两小时,太过残忍,也太缺德。这样的安置绝不是孤例,因为北京市教委在对打工子弟实施分流时,根本未采取“就近”原则。这种安置方法,毫不夸张地说,就是在变相剥夺那些打工子弟的受教育权。
  
    剥夺打工子弟的受教育权,从某种意义上,也就等于变相地将一些打工人员驱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茅盾文学奖没了矛盾也就没了意思

   ■ 本报评论员 曹旭刚
  
    看来,茅盾文学奖终归是无法摆脱矛盾了。自8月6日公布81部入围作品之后,“参赛”的作家们每晋级和出局一次,总会惹来无数的是是非非。在这其中,动静最大的当属N多人抡起板砖狂砸作协主席们的高概率入选。尽管,组委会一次又一次地阐明观点——— 主席们的入围,是
  实至名归,但还是无法阻止观者的口水横飞。
  
    不过,猜忌归猜忌,怀疑归怀疑,某种意义上而言,主席们的高概率入选,其实并非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相反,如果从81部入围名单开始,主席们的身影一个都没有的话,茅盾文学奖才真正有了大问题。
  
    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尽管近些年来,作协的口碑并不见得有多么好,公众对其诟病多多,甚至时不时有人高调宣布退出作协,但依然无法改变其作为作家大本营的事实。既然绝大多数的作家都入了作协的“彀中”,那作家中的优秀者,占据主席或副主席的位置也不足为奇。只不过,谁都知道,类似主席副主席的头衔,大多只是这些作家脑袋上的一朵花,装饰意义远大于实质意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2 | 浏览:16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还需多少劳教悲剧才换得『恶法』废除

   ■杨鹏
  
    呼吁废除劳教制度已经有些年头了,在没有正式退出历史舞台前,劳教制度总是不时爆出个丑闻,让人瞠目结舌。比如,最近常州又发生了一出。2009年6月,3名江苏常州市民到北京反映问题,在乘坐14路公交时,司机崔林以“车上有上访人员”为由报警。2010年7月,常州警方“突然想起”几位市民在北京“没
  有买1元钱”车票,便将其拘留劳教。
  
    “没有买一元钱”车票也会被劳教?就连接受采访的法学教授也直呼“确实很少见这样荒唐离奇的判决”。也确实,常州警方是如此的 “较真”——— 整个案件证据链条疑窦重重,3位当事人都否认逃票,而作为唯一的证明人,公交车司机在一年后还能够指认一年前的三位逃票者,堪称神人。常州警方在一年后居然不依不饶,为北京公交挽回了总计3元钱的损失,将三人不由分说地劳教一年。
  
    这就是代价。当然不是逃票的代价,这奇闻并不是要告诉人们,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出门乘坐公交车必须买票的浅显道理,正如一位同样上访却没有被劳教的上访者道出的真相那样:“我不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美债危机难说不是中国机遇

  ■ 马红漫
  
    欧债危机和美债危机交织在一起,让全球金融市场陷入到乱局之中。但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以“危”与“机”并存的中国逻辑来观察,海外金融危机影响的持续深化,恰恰是在提醒中国经济的转型与发展。如果能把握住这次市场机会,反而有可能让中国经济实现一次实质性的起步。
  
    股市是经
  济的晴雨表,8月9日当天的市场表现值得我们深思:受隔夜欧美股市暴跌影响,沪深两市大幅低开,但其后股指并未继续暴跌,反而开始震荡反弹,深成指甚至以上涨报收。
  
    的确,美国和欧洲债务危机的深化必然会影响全球经济运行,但过于悲观大可不必。标准普尔下调美国主权债务评级主要是基于对美国财政赤字管控能力的担忧。由此,市场最大的担忧其实不是美国经济衰退,而是担心美债被抛售、美国政府融资成本激增等问题。这样的担忧与美国实体经济运行的状况并不直接相关,甚至上周五公布的美国非农就业数据还要好于预期。由此而言,资本市场对于短期信息的反馈往往会过度,如果从美国经济复苏的情况看,虽然还没有达到市场的期望,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7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但凡乱收费,一概是大事

    ■ 佘宗明
  
    近日,有媒体报道,湖南教育厅新闻中心主任李让恒被问到 “学生专升本时被迫捐1万元”时,表示1万块钱不算大事。湖南省教育厅随后表示,“湖南教育厅官员”李让恒并不是湖南省教育厅干部,只是新闻中心外聘人员。
  
    “1万元不算大事”的傲慢官腔,跟“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
  政治自觉犄角相对,权力无知,必然成舆论的众矢之的。正在公众怒斥泄恨之际,湖南教育厅虚晃一枪:“力挺乱收费的‘官员’,实则外聘人员”,意欲撇清干系。
  
    在“临时工已成顶缸的脊梁”的现实语境下,湖南教育厅的责任转移术,并不稀奇。拿临时工、聘用新手等挡箭,早已是根深蒂固的官场哲学。将李让恒说成外聘人员,也沿袭着“出事的总是边缘人”逻辑,责任转嫁的用意,十分昭然。既然舆论聚焦在“1万元不算大事”的雷语上,那三言两语的推脱,也就轻易地遮蔽了“乱收费”的罪责追究。
  
    启用“临时工法则”,或能化解声誉危机——— 公众批评之箭,对准的靶心从“教育厅”转移到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谨防通胀压力长期化

   ■ 倪金节
  
    7月份CPI数据高达6.5%,创出2008年7月以来的新高,眼下仍然看不到通胀形势能够见顶的迹象,距离上轮8.7的通胀峰值越来越近。无论是PPI等先行指标的居高不下,还是严峻的国际经济形势,都预示着本次通胀周期难以结束。
  
    此轮通胀,分析起来无外乎四大因素的交相复合:信贷投放的
  高增长,货币超发成为常态;食品价格受天气和炒作因素影响上涨;服务业受人力成本和地租上涨出现通胀;生产要素价格改革带来的能源、资源和公共费用价格的上涨。
  
    前两者本来属于推动物价的短期性因素,通过及时有效的货币紧缩、优化农产品供求结构,一定程度上能够化解通胀压力的长期化。不过,由于货币紧缩的迟缓和治理农产品价格的舍本逐末,这两个因素渐渐成为推升通胀的直接而长期性的因素。
  
    后两者则一直是长期因素。随着人口红利期窗口的关闭,房价居高不下,服务业通胀理所当然,现在不过是刚刚呈现苗头,弥补过往低廉的服务业薪资和利润水平而已。生产要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专访舆情专家沈阳教授:微博之乱恰是微博之力的表现

   本报专访
    舆情专家、武汉大学博导沈阳教授
  
    以前的微博是个部落群,现在是个江湖>>微博里,精英和草根其实都是平民谣言和真相是矛盾的两方面,不可割裂来看不能要求别人都是圣人,而自己可以耍流氓
  
    沈阳
  
    武汉大学
  信息管理学院和计算机学院教授,博导。国内较早(2008年)开展微博研究的学者,目前创立了超千人的ROST虚拟学习团队,专门从事网络言论的挖掘收集、概括剖析、抽样统计、报告写作、走势预测,定期发布 《网络舆情和微博问政报告》,反响较大。
  
    近期,专业研究机构发布的《2011上半年中国网络舆情指数年度报告》显示,微博已经超越网络论坛成为中国第二大舆情源头,仅次于新闻媒体报道。纵观微博这一互联网最新应用,带来的有喜悦更有冲击,微博规范乃至微博伦理都成为时下的一个显话题,适值评论周刊百期特别活动“微观时事”微博大赛落幕,本报借此专访国内较早关注微博研究的武汉大学教授沈阳,他专注于微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怎样面对历史 才配得上我们曾经的苦难

    ■ 本报评论员 田德政
  
    黑龙江方正县为日本开拓团立碑的事,无疑是本周最有争议的事了。此事先是引起网上热议,后来干脆有人一不做二不休,坐车到方正县去砸碑、涂油漆,使得事件进一步升级。8月5日,央视《新闻1+1
  》又做了专访,动静越闹越大了。而方正方面却是一脸无辜,他们一直称,建日本开拓团公墓主要是为揭发日本军国主义罪行,警示后人以史为鉴,珍惜和平。方正县政府外事办公室主任王伟则对媒体表示:“(立碑)和所属国家无关,死去的日本人也有他们的名字,我们是带着反省历史祈愿和平的想法立碑的。”
  
    另一件争议也不小的事,就是黄山的“鬼子抢花姑娘”的旅游项目。抗日革命根据地黄山谭家桥镇一个旅游景区搞了一个“红色主题”的实景表演,丛林深处冒出一队“日本兵”,三轮军用摩托车为首,队伍中有被押解着的中国“花姑娘”,“日本兵”脸上还露出邪恶的笑容……所有参与这个活动的人都笑意盈盈,乐不可支。这个项目引起了众怒,如今已经被骂停了。
  
    不管是“方正立碑”还是“黄山抢花姑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没有问责,就没有信息公开的阳光灿烂

    ■ 杨鹏
  
    针对备受瞩目的三公经费(公款吃喝、公车私用、公费出国),国务院曾多次要求中央部门压缩预算,并明令要求各中央部门务必于6月将本级三公经费支出情况向社会公开。现在,到了对账的时候了,继中央政府6月30日首次向全国人大报告三公支出情况并批准通过后,中央部门各自的决算及预算的透明情
  况却不尽如人意。除了科技部公开账目创造了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其他部门一概默不做声,近日,中国工程院终于打破沉默,成为今年第一家公开三公决算的中央部门。
  
    多数部门爽约已成既定事实,正如舆论所言,这是“无视国务院要求”,为什么没有公开?分析普遍认为,除了技术上的困难外,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怕公开遭质疑。其实,技术上的原因可以修正来解决,而担心质疑的观念则需要与时俱进,正确的心态是,不是担心质疑,而是必须适应被质疑。
  
    爽约的严重性在于,自《政府信息公开条例》2008年5月实施以来,各级地方政府活学活用,逐渐摸索出了一套见招拆招的“不公开攻略”。面对信息公开之路的步履维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37页/136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