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21145
  • 开博时间:2008-09-21
  • 博客排名:第3091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山重水复

    


    又进山重。这是一条时光隧道,穿越的是千年古榕。  
    


    幽静的村庄。  
    


    青山环抱  
    


    房前屋后,都是这样硕果累累的树,龙眼,蕃石榴。当地的朋友告诉我们,可以随便采,没有人会说的。
    这是个路不拾遗传的小村,我们来了,就像鬼子进村,用城市的粗鲁,划破他们的宁静。  
    


    屋顶上的小草  
    


    到这家人家喝茶,二层小楼,天井里坐着,凉风穿堂,清爽爽,喝的是老铁观音。  
    


    我的梦想,就是把房子的地板装修成这种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0 | 浏览:9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凌乱

  今天讲了一天的课。下午比上午多了很多人。我不愿意讲两天,所以节奏压得很快。
  老板和老板娘也来听,但是今天老板另一边多了一个女人,很年轻。课堂互动中,她很积极参与,有问有答,感觉她很聪明能干,而且像是个资深员工,和企业的一体感很强。
  课后,老板娘很热情地陪我,说介绍我认识一下。那个年轻的女人正在远处打电话。等了几秒后,我说:没关系的,要不下次吧!她是谁呢?
  老板娘说:是我两个儿子的妈妈。
  我当场凌乱了——现在不是很流行这个词吗!我“哦!”了一下,没再追问。
  老板娘又说:中午你在我办公室看到的那个和我合照的女儿,也是她生的。她也是这几年才来厦门,以前都在美国。
  我粉凌乱。差点脱口而出问她:“那你有孩子吗?”
  她很平静,微笑着介绍这些给我。那种安然!以前我看她对两个儿子的眼神,从来没有怀疑过她是他们的妈妈。中午我看她和女儿照的照片,也从来没有怀疑过她是她的妈妈。
  这家庭生态呀!
    
  老板娘问我,讲了一天,累不累?
  我说:讲的时候,一点也不累。但是讲完后会很累。
  她说:那是因为你讲课的时候,所有的精神都在讲课上了。你平时在学校也是这样讲课吗?
  我说:是的。
  她说:那学生肯定非常爱听你的课。
  我说:也不全是。并不是每个学生都爱学习的。
    
  晚上回来,果然觉得很累。但好歹这件事,算是完成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8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要你把分数提到九十”-转自飞信空间

  原文地址:http://space2.feixin.10086.cn/72991642/share/blog_7957609?IsHotShare=1®id=101618
  
  在受到一名学生的持续威胁之后,南京一所教育部直属重点大学的教师杨华(化名)报了警,以“维护自己作为一名教师的尊严”。
  
  今年7月16日,给学生打完“测量学”的考试分数后,第二天上午,杨华收到手机短信:“杨华你这样给分,小心遭报应啊,每天这么累,测量实习只给个及格,考试考高了还用平时分给拉下来,祝你全家早死哦,特别是你儿子。”
  
  她没有回复。“我从来没受到过这么露骨的威胁。”这位有6年教龄的老师说,“这种感觉真的很复杂。”
  
  当天午后,杨华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她的学生,询问为什么自己的分数这么低。她问学生姓名,对方不肯透露。她把电话挂了。
  
  这天下午,杨华又收到3条短信,来自同一位发信人。“我要你把六十分到七十五分这档的所有学生的分数提到九十,实习成绩提到优秀。否则我绝对会报复你或者你儿子的。我既然有胆量威胁你,也有本事让你痛苦,毕竟你的信息我已经全部掌握了。何况这件事你实在太过分了。”
  
  杨华在大学里教二年级的“测量学”。这是不少工科类专业的公共必修课,分为课堂学习和实习两部分。
  
  根据恐吓者提供的“六十分到七十五分这档”、实习表现为“及格”的范围,杨华从班级通讯录里查到了发短信的手机号码。它属于2009级一位名叫“李明(化名)”的男生,他做过学生会干部。
  
  据杨华介绍,这门课的总成绩中,学生平时成绩占30%,考试成绩占70%。她查阅点名册,发现李明经常旷课,依照规定,平时成绩给了六十分,算是及格——只有那些常年旷课的,才给不及格。李明最后考了七十多分,综合平时成绩来算,总分被拉低了,不到七十分。
  
  她教的3个班的110多名学生,实习成绩多为“良好”或“优秀”,只有3人为“及格”,李明是其中之一。
  
  由于学生太多,她表示至今都不知道李明的相貌。但就是这名没有给她留下什么印象的学生,在短信里警告她:“你可千万别不把我的话放心上,要不然你会后悔的,真的。”
  
  “这是某人的孩子,帮忙提一提分”
  
  受到威胁后,杨华首先觉得总该有人管管这个学生。她向暑假值班的学校办公室工作人员反映,工作人员告知了李明所在学院的一位副院长电话。副院长听明白后,说杨华过于紧张,并在电话里说:“发生这种事情了,我能怎么办呢?”
  
  杨华指出学院应对李明进行教育,得到的回答是:“你是老师,你怎么不教育呢?”
  
  领导很快挂掉了电话。“总的意思就是我管不了,也没有任何意见。”杨华说。这位年轻老师感到自己受到的是“冷嘲热讽”。
  
  事实上,她的确“过于紧张”了——考试打分导致的烦恼每个学期都会出现。这次期末考试后第二天,杨华就接到不少电话,“七拐八拐地走关系要求提高成绩”。有人希望及格,有人希望把成绩拔高,以免影响保送研究生。
  
  “更生气的是这已经成了一种风气,每个学期考试结束,都会接到类似电话若干。”杨华说。有时还没考试,“要分”电话就来了。
  
  她说,打招呼的多是同事和各级领导,“这是某人的孩子,帮忙提一提分”。譬如曾有某厅办公室主任托人为孩子要分。今年有个应届毕业生参加补考,希望将六十五分改为七十分,因为总绩点还差0.01分才能拿到学位证。
  
  “老师给啥成绩都是你们说了算,你们需要多少就给多少,还考什么试啊?”杨华感慨。这种风气下,她感到“良心备受煎熬”。她的做法是,表面上客客气气,实则该怎么办还怎么办。求情者来问,就回答:已经把分提了,不然更低。
  
  杨华15年前考入这所重点大学,博士毕业后留校任教。她说,自己求学时,这种现象闻所未闻。那时,全班45人中只有两个保研名额,她是其中之一。如果当时也存在“跑分要分”,自己的父母都在家乡种田,没有任何门路来“打招呼”。
  
  三四年前,杨华第一次遇到学生威胁。当时,有个学生当面对她说,如果考试不给及格分就要报复。但那学生接着又道了歉,她没有追究。
  
  “这个老师太较真了,又不是专业课,把分打高就行了”
  这一次,杨华考虑到自己未成年的儿子,以及近几年来马加爵、药家鑫等杀人的大学生,选择了报警。
  她还辗转找到学院辅导员反映此事,并将李明的短信转给对方。辅导员随后告诉杨华,李明已经保证不再骚扰。
  
  但就在当晚,杨华又接到了李明的短信,嘲笑她:“你觉得像你这样的人,每天像个怨妇一样,会有学生尊敬你吗?”
  
  杨华又去找辅导员,希望李明当面道歉。她在个人网络日志里记录了这件事情,宣布“本人必将誓死维护作为一名人民教师给学生评定真实而公平的成绩的权利”。有人在其他网站转载了她的日志。
  
  过了几天,杨华陆续收到李明的6条短信。这名学生为自己的“粗鲁无礼”、“冲动”、“出言不逊”道歉,向她保证“不会对您和您的家人做出任何伤害的举动”,并表示下学期开学后当面道歉。李明还表示,希望杨华能让转载者删掉日志。
  
  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李明承认给杨华发过那些短信,但他否认自己意图威胁对方。“我一个学生能对她怎么样?你想想看。”
  
  “我也没准备对她做什么,就是想刺激她而已。我其实就是开了一个比较恶劣的玩笑。”他形容自己当时是“一时冲动”,现在“挺后悔的”。
  
  另一方面,李明觉得很委屈。他认为自己比较努力,考了七十多分,却因为平时成绩不好而被拉到六十多分,“当然不公平了”。
  
  关于杨华老师指出的李明平时旷课,他解释:“有时候上课没去,但是学习还是学的。”
  
  他说,自己以前成绩不行,这学期挺用功的,成绩基本在八十五分以上。他希望成绩更高,因为绩点很有用,关系到出国留学等很多方面。
  
  他觉得自己是被那个电话激怒的。据李明回忆,他当时打电话问“我的分数为什么这么低”,杨老师问他是谁,他说:“你先别管我是谁,很多同学反映分数很低。”然后杨老师说了一句:“别人要你管?”接着就把电话挂了。他随后再打,老师一直不接。
  
  在他看来,夏天测量实习,大家很辛苦,杨老师“太不懂得体谅学生了”。别的老师都是看学生考试成绩不及格,就用平时成绩往上拉。“我们学生这么辛苦,平时成绩是用来往上提成绩的,一般考不及格可以提上去。她是用来往下拉成绩的。她太特别了。别的老师基本都是往上提成绩的。”
  
  他说:“这个老师太较真了,又不是专业课,把分打高就行了。假如我是老师,我肯定不会跟学生这么较真。当老师,要有点师风师德,宽宏大量一点。”
  
  李明希望本报记者不要写出学校名字。他说:“写了以后,这个老师估计也要受到校领导的处分。这个事情不是大事,她没有受到实质性伤害,只是挨骂了。这个事情如果闹大了,她的饭碗肯定也保不住了。”
  
  杨华一直没有回复李明的短信。她说,如果李明当面道歉,自己一家4口都会去见他,接受他的歉意。“他毕竟是我的学生,作为老师,我要从关爱的角度来看待他。”
  
  得知此事后,有学生评价,“太缺少你这样正义的老师了”。也有人以同行的名义劝她不要给学校抹黑,“你要为你的将来着想”。
  
  杨华告诉记者,自己愿意公布此事,不是针对这个学生,也不是因为个人受到攻击,而是想让大家讨论讨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她说,高校的职称晋升以科研论文为重要指标,“导向好像是鼓励大家不去管学生”。老师和领导们明明知道真实成绩对学生意味着什么,还默许“跑分要分”,这能教育出什么样的学生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6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两句——关于动车,以及其它

7-23那天,我在动车上。因为没有买到位票,上车后,看有高等舱有空位,就让乘务员帮忙补钱升舱。
从厦门到厦门北,就加4元钱。我边掏钱,边觉得不对劲,这个差价不可能这么大的。问了才知道,其中两元是手续费。
我说:没关系,你给我手续费的发票就可以。
她说:都是打在车票里的。
我说:车票是我为享受交通服务而付出的,手续费是我为交易而付出的,这是两种费用,我要求分清楚。
当即就有一个小伙子说:就两块钱,还较真什么呀?连这都较真,那还有完没完。
我问:那你觉得多少钱开始可以较真呢?是20块?200块?2000块?还是20000块?你给我个标准。就是因为我们所有人都不较真,所以我们这次失去2块钱,下次可能失去2万块,再下次可能人身安全都没有。你也是乘客,是消费者,你可以放弃自己的权力,但你不必要做他们的帮凶吧?
  
后来列车长来了,乘警也来了。他们翻出他们内部规定,一个小册子,翻啊翻啊,翻到一条,说可以收手续费。
我说,只要有据可循都没问题,先不说你们内部规定是否合法,我愿意出这个钱,我只是要求相应的票据,你们认为这合理吗?
乘警说,这个票就可以报销的。
我说,我不报销,你给我200元的车票,也没有用。我不用来报销,我只要求明白消费。
  
我拿手机要拍车长,她不让我拍,说这是她的隐私。
我说你在执行公务,你此刻的身份是列车长,这是你的职务身份,不存在隐私问题。当然,我也可以不拍你的脸,但我拍下你的制服上的标志,如果你认为这也是隐私的话,你还是回到你的私人空间比较好,你换一个人来和我说话。

这时候周边的人开始支持我了,他们问我是不是学法律的,是做什么工作的,是不是律师。我说我不是律师,对法律也外行,我只是凭着基本的道理在做事,维护我最基本的权力。

他们感叹,就是这样的人太少。那个小伙子说,要像你这样会坚持,更关键是像你这样知道怎么说,有的人心里急,但不知道怎么说,只会吵架,那没有用。

其中有一位女士中途下车,她下车后,又绕到车窗外,和我挥手致意,微笑告别。

他们走开去商量,然后回来对我说:你是第一个提这个要求的,车上确实没有这个发票,我们也会向上级反映这个事。然后他们还给我钱。
我说:按理,你不能给我合适的票据,我可以不交钱。但今天的事,我不要这个钱,我愿意交钱!你们还我钱,算什么?贿赂我个人吗?让我闭嘴?
  
到点后,我们打车回家,是拼车的,按习惯是到车站就到点,但很多司机也会免费多送一程,那天那个司机不肯,硬要加5元。他说油费贵什么的。我说没关系,给你5元。半年前我回家,人家免费送我,我当时已经觉得人家获利颇少,现在油费、物价都涨成什么样了,多的两三公里路,确实要多耗一些油和时间。

下车后,女儿问我:为什么2块钱说半天,5块钱这么爽快呢?
我说:肩挑手扛,做点小生意的,不要去和人家计较。你给他多几块钱,他会很开心,说不定他回家,他一家人都很开心。而且不会造成放大效应,变成向所有人要几块钱。但是那些大头做垄断生意的,我们都忍,这个洞就会越忍越大。
  
我很不喜欢这样的争议,但是如果我们大家都有较真的习惯,我们就不会有太多事需要这样辛苦较真。
——这几日一直在关注7-23事故,眼泪流了一茬又一茬。也看到人说,就是因为我们太多的容忍,才至今日的局面,所以把这件本不想说的事,说出来,与大家分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7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传说

  据说,如果人躺在北极的雪原上,海豹就会爬过去偎依着他,希望用自己的体温把人救活。于是,有些猎杀海豹的人,就装死躺在雪地上,等海豹爬过来就用木棍杀死海豹.海豹还不长记性,猎杀者每每成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6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不要

  有一个老人,他的口袋里有很多、很多、很多糖。
  有一个小孩,很希望能吃到糖。
  于是老人对小孩说:你说一句“我不要”,我就给你。
  孩子不愿意。
  老人说:你试着说一句“我不要”,你就能得到一把糖。
  孩子还是不愿意。
  老人掏出一把糖,放在手心里,伸到孩子面前,说:“只要你说一句‘我不要’,就给你。”
  孩子恐惧,努力地张口,还是没敢说出来。
  老人失望地把手收回,把糖放在口袋里。
  这时候孩子非常紧张,“我不要!”——脱口而出。
      
  忘了从哪里看到这个小段,网上好象也找不着,很感慨,记之。
  也因为偶尔碰到八卦星座问题,今天就看到一句,说某星座总是“淡然”。我想,其实可能只是相对比较有“不要”的天赋。即使很重要很重要的事,也自然地学会说“我不要”,这并非虚伪,而是潜意识中知道人生终极的悲凉在于求之不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6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09

  今天下午掌柜的就打电话问我要不要去爬山。我很想去万石园,可是他说这时候开车去,太挤。
  于是我们又穿过夏禾路,去金榜山。
  他说要走一段不一样的路,爬得更高、更远。但他不敢保证路能走通。
  这更高、更远,以及未知,就像是讨好我的。
  那好吧!
    
  我们翻过梧村山顶,气喘那个吁吁,站大石头上吹吹风,扭扭屁股弯弯腰,伸伸胳膊压压腿,特别爽歪歪。
  休息后,继续拾路而行。走过了上次我们走过的一条路,就来到了他说的“不保证能走通”的那个方向,他说往下走,有个排洪沟。
  于是我们往下走,果然,不多远就看到一条排洪沟。然后就看到一条往文坪山庄的路。
  他说:再走远一些。
  我又欣然跟随。
  一边走,一边在找人工的步游道,似是找到了,结果又没了,是一条正在修的路,路线似乎已经勘好,石条已经运上来,摆在两侧,还有铁揪,就等着整齐地码上。
  可是再往前走一些,就没有成形的路了。而且可怕的是,这时候又开始上坡,深一脚,浅一脚。
  已经七点多,天上有月光,地上基本暗了,偶尔的白石头亮在那儿,像路灯。但再走一小段,路也模糊了,石头也没了,方向似乎越绕越远,又开始往上行。
  我说:我们要不要往回走呢?
  他说:A,不要不要,千万不要回头。往前走,会有路的。这路肯定是通的。
  于是我们再顺着往前走。到一处灌木丛,忽然发现前方有影子,有脚步声,“卟”地一下,是有人趴在树丛里,此刻站起来了。
  他问:有人是吗?
  没有人回答。
  又听到“卟”的一声,左方又一声。
  我想,碰到传说中的拦路抢劫的了!
  听到他松了一口气,说:“是马。”
  然后说,是骡,应该是用来拉石头的。现在工人不好找,这些施工还是很原始,主要用骡来拉石头。
  我想,既然有骡,那说明人也不远了吧!
  于是继续往前走,还是曲曲折折的,不知道前景在哪里。
  终于看到有金属栏杆。再往前走一点,就看到那其实是一条人工的上山道。并入大道,便到了山门,原来,就是我平时从怪坡上下来,不想走回头路的时候,走的一条小路——对开车来讲,是小路。
  沿着路,就到了人声鼎沸处,走20多分钟,就到家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7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08

  从家跑到西堤,慢慢走回。腿酸,就试着腰腹分担力量,但胃痛未好,跑起来隐隐地痛。
  跑的时候想,如果天天都在跑,跑步会成为常态,跑起来应该就不觉得太苦。就如我天天这样努力的工作。
  学生已经安排好20日从北京转青海,滞留数日去拉萨。问了才知道他是一个人自由行。可以想象带着个女老师,确实不是自在的事。所以我想,行程还靠自己吧。所以也开始了解路线。希望能把自己剥离工作等,也希望女儿一切顺利,希望我能成行吧,一个人去也不是大不了的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5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7-7

  为这个特殊的日子,落几个字,纪念。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6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旅行后记

  此次的广州似乎并没有我印象中的那么不好。机场高速一路行来,发现绿化极好——后来听说是亚运之后就如此——但我想不起来是哪年开的亚运会。
  大巴上,两位乘客和司机售票员吵架,原因是他们上车的时候,有出示一个什么票,是他们付过款的,但是售票员说不了解,先上车再说。车开了一半,却说要买票,说他们买的那个票,在这班车上无效。乘客就不愿意了,说你应该早说,怎么现在才说,我们已经多花了钱的。司机也来帮忙说话,说这是两个公司,你交了钱,是交给另一个公司的,和我们公司没有关系的。
  他们就这样争论起来,用很憋脚的普通话。我听了觉得好笑,都操着白话腔,吵那么累干么呢!果然,十来分钟后,他们发现对方都会说白话,就改用地道的白话来吵。
  甲方和乙方一直重复自己的理由。
  甲方说,如今你地要落车都得。
  乙方说:如今中途叫人落车唔得架?不如你帮我地开返机场地铁,我地坐地铁过去都便宜滴。
  甲方说:如今在高速公路上,离机场都甘远左,点么样返去机场者?
  他们虽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地吵,但不带脏话,不愠不怒,听起来倒也有趣,甚是难得。
  最后MS也不了了之。  
  
  在广州经历了至少三场骗局,口袋里的钱越来越少。心中觉得甚为悲凉。感觉自己这半辈子,所经历的环境,都太顺当,特别是在厦门,天下无贼的我,经不起广州的伤。
  回到厦门,告诉老公说我在广州受骗,等稀里糊涂明白是怎么受的骗,前前后后终于想清楚被骗的过程,已经是快回程了。老公脱口而出:怎么连你也受骗!
  我对那些骗人者,心怀悲悯,感觉他们不是靠自己的创造,而是靠这样有罪的行为来获取财富,是应该下地狱的,虽然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地狱。
  
  在广州人们似乎是不给“有需要的乘客让座的”。在公交上,我们因为很累,为了避免让座,就跑到最后一排座下,然后发现抱孩子的乘客拉着扶手摇摇晃晃,而边上的年轻人安然自若。后来我们坐了前排的位子,一个站就缴枪,两个座位都让出去了。
  
  在地铁上,我身边有一们女子似乎身体非常不舒适,我让她的同伴携她来坐我的位,她们竟然说“不用”!
  
  经历了起不了飞,经历了地铁中的拥挤,我发现这个世界不仅地面太挤,天上、地下都太挤了。
  每当在地铁中长期穿行,比如上次去上海,这次去广州,我都会觉得城市像一座鬼城,地底下密密麻麻地穿行着人。
    
  回到厦门,出机场就一条路,不会茫然在一望无际的雄伟壮观的建筑里,不会过了安检登机口还要走半小时,转角处工作人员笔挺地敬着礼,觉得小城市真的舒服。所谓小即是美,大概是这样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7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顾明峰

  :【活学活用积极份子】1968年,黄梅戏演员严凤英被迫害服安眠药自杀。军代表刘万泉命当众剥光她尸体,从咽喉劈下砍断胸骨开膛破肚,劈开她耻骨使膀胱破裂尿液喷出。刘万泉因此被评为“活学活用积极份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同意”的民族

小区原物业因为收费太低,退出了。
转换之前,就来调查,说要从原来的5毛提高到一块二,大家是否同意。大家都认为提高可以,但一下子提得太多了。
过了几天旧人出,新人进,来了新物业。
  
昨天我回家,听到嘈杂的人声,原来是有人拿一份是否同意涨物业费的问卷,在让业主签。
我看到所有人都在“同意”上画勾。
我问拿问卷的阿姨,大家都“同意”?
她说:大家都觉得太贵,隔壁的小区才七角五,我们一块,太贵了,八角差不多。
我又问其中一个人,您觉得这个价格合适吗?
他说,当然太贵。
我说,那您为什么还“同意”呢?
他愣了。想了想,说:“大家都同意了。”
我说,如果您觉得太贵了,我建议您签“不同意”。
他看看我,将信将疑地,把“同意”下面的勾划了,在“不同意”下面划了个勾。一个很孤单突兀的勾。
  
我再问,物业费提高了,能保证不提停车费的事吗?——他们前几天的问卷上,有提到停车费的事,这张卷上只字不提。
阿姨说,那他们哪敢?又不能保证每部车都有位子,他们敢收费?
我说,那刚好,位子不是不够吗?那愿意交费的人保证有位,不愿意交费的人,不许停。这样刚好,到时候会争先恐后地同意。
邻居说,当然不能让他们收停车费!
  
我说:您信不信,到时候他们又拿一张纸来让大家签,大家还是会签“同意”?
那个人愣了。
我说,如果这次提物业费,我们同意了,那应该以不许收停车费为条件。我建议您在签的时候,写上这一条。
他拿着笔,想半天,不知道怎么写。他说:不会吧!他们应该不敢这样吧!大家也不会同意吧!
我说,不要做善意猜测。你就写:物业必须承诺不收停车费。
他说,写了有什么用?
我说,写了有没有用先不管,现在只能管写没写。
  
其实,对于一个只会签“同意”的人群,我能说什么呢?
我只知道下次,当有一张写着“同意”和“不同意”的纸放到大家面前的时候,所有的防线又会瞬间崩溃,所有人,仍然会选择在“同意”下面打勾。
然后我们稀里糊涂地在自己的地盘上乖乖地交钱给别人,却不知道交了有什么意义,钱到哪里去了?
  
我们对一个区区弱小之物业,我们自己雇来的管家,都如此!!!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6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是真的吗?

  近日,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校长对毕业生的一段致词在网络上热传。该校长以风趣幽默的手法对当今中G独裁专制进行抨击和讽刺,赢得在场学生的热情欢呼,学生们情绪高涨,在阵阵兴奋热烈的掌声和口哨中以示对这位校长演讲的支持。这段视频被广传到网络上,爆红一时。
  2011年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毕业晚会上,副校长何兵致辞:“即将毕业的研究生们,大家晚上好,在这个不能随便代表的时代,我不想代表别人,我就代表我自己,来跟大家说几句心里话。我今天和大家讲的题目是:丰满与骨感。四年以前你们带着很好的理想到政法大学,那时理想很丰满。而四年以后,你们带着些缺憾,离开政法大学,现实很骨感。而正是因为现实很骨感,我们理想才必须继续的丰满。”
  
  “这是一个非常荒诞的时代,这个时代荒诞到什么地步呢?比如说:鼓励你唱革命歌曲,但是不鼓励革命;鼓励你看《建党伟业》,但是不鼓励建党。这是一个非常骨感的时代,但是正是在这个骨感的时代,理想才能飞翔,那么在这个时代,我对你们有什么理想?......四年以后你们谁敢陷害忠良,我就给你灭了门,不让你进我的门......你做不成包公可以,但你不能陷害忠良......这是最基本的底线分数,你们毕业意味着为了什么......”
  
  “在为推动中国的民主和法制事业上我们在前行,但是我们需要更多的力量——那就是你们。所以我希望同学们要给力!......我相信我现在在某种意义上我还敢说我是一个法律人,我今天在必要的时候,我还能按照我的本意来说话,我希望等到将来你们掌权的时候,你们也要让我为你们鼓掌而不是遗憾......”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4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07

  今天爬梧村山。闷,好汗。常看到有老外沿小小的山路跑步,也碰到一位厦门长跑俱乐部的大哥。
  佩服他们。我们一口气爬上陡坡,都喘得不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3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沉默的大多数-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数】
     
  
  君特。格拉斯在<<铁皮鼓>>里,写了一个不肯长大的人。小奥斯卡发现周围的世界太过荒诞,就暗下决心要永远做小孩子。在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成全了他的决心,所以他就成了个侏儒。这个故事太过神奇,但很有意思。人要永远做小孩子虽办不到,但想要保持沉默是能办到的。在我周围,像我这种性格的人特多──在公众场合什么都不说,到了私下里则妙语连珠,换言之,对信得过的人什么都说,对信不过的人什么都不说。起初我以为这是因为经历了严酷的时期(文革),后来才发现,这是中国人的通病。龙应台女士就大发感慨,问中国人为什么不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4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2页/47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20-04-09

费尔奇圆

2020-04-06

小奋青滤pe

2020-04-02

mukj049

2020-02-19

关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