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短篇:《蝉时雨》

第一章
外甥会向别人这样描述他舅舅在那天下午五点半的情景:他当时没有现在这么强壮高大。当然,可能还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小说。在古城织袜厂里,谁不知道他不过是个吊儿郎当的电工?关键是那天的下午,他下班上厕所正把尿射向昨晚梦里那个女人的幻影的时候,在隔壁一声尖叫中,竟意外达到高潮的事,有些太不可思议了。当时,厂里人还都没下班,女厕所里是谁的疑问,促使他起了这个念头:爬上了高高的尿台站在上面猫腰向里看去。里面是一个身穿工作服的女人,她低头喘着粗气。从体态,以及那头清爽的短发分辨,他很容易猜出——那就是梦里的女人!女人一会儿就走了出去。他走出来看见她的嘴角还在抽搐。本来,以为她吃什么不新鲜的东西,跑过去问,要不要上卫生所看看?女人却红了脸,扭身甩着两瓣儿紧实的屁股蛋逃跑了。
本来,白薇在厕所呕吐的事不会是后来变成的那样。可他怀疑这骚货肚子有了别人的种儿。一到宿舍就愤怒地,指着佛手,说我操你妈!佛手他们是工友,还是同乡,和他一般大,个子比他还略高一些而已。因为长着一双小而胖的手,大家跟他叫佛手。本来,他的手十指如笋,也有叫他观音手的,只是还没有叫开,人们就被什么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篇:《西窗》

 我想知道我的过去属于谁。
 我是他们中间的哪一个?
 --豪•路•博尔赫斯

 上篇

你知道吗?小时候把自己关在一个黑暗的房间是多么可怕的事啊!你肯定不会知道我要提的这个多少年前的温柔的小女孩就曾这样。那是西窗还没堵上之前的事。西窗外是片茂密的石榴林。每到石榴花开你趴在窗口看,就会想融入这片林子。因为太美了。而她好的坏的记忆却统统被永远关在西窗这面。如今子孙满堂的她说你看看我的童年其实是很快乐的。
我们面对的这个老人,在她小时候就住这里。一个竹楼外围是河边的一个大院落,东面走几里是一片桃园;西侧是一片石榴林透过西窗可以看见它的全景:真的,很大很大一直蔓延到河岸去。林子之外就是那条河。河边的竹楼一看就知道是古老的傣家特殊的结构,上下两层,给人的感觉匝实,像老东西禁的住消蚀。我曾站在岸上仔细观察过它。那是一个秋天霜气很重,竹楼湿嗒嗒的,它的西侧一层是个窗户贴着已很破旧的窗花。顺着树枝上去二层有个不同颜色的痕迹,看得出来那里原是个窗户的,如今不知为什么已封上。二楼的这个位置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篇:《提匣记》

  
  小鲁打年轻就干上这行。街里人,尤其好蹲墙根的,说闲事儿到天暗下来。提匣儿就会从黄昏里一点点儿地亮了上来。小鲁都是准时提着他灰银色的小木匣走了来的。提匣儿就是小鲁,“提匣儿”是口里人给他起的外号,他干的就是提着个匣沿街走的活儿。早晨早早出门去,天还黑着呢。
  他挑着昨天没走过的街,喊进去。
   “锔盆——锔碗儿——锔大缸喽——”
   整街的人家大概都听得见脆生生的喊声。有要锔东西的,就急急找到,跑过院,到门口把头探出去看。看那个匣的黑影影到哪儿了。近了,近了,往往是黑影影上下一颤,没了。准是让人叫他进门干活去了。这人小脸一扭,看意思是来了气,“扑”地放下手。
  口里的清晨总静悄悄的,像一碗水。
  提匣儿锔东西过这里,你只要跟他晃晃手就可以,不消得你去喊,好像街里街外就他能喊似的,大家也熟了这些小生意人的喊声。
   有时候,小生意人们会在口里的剃头铺外坐会儿。里面的小伙计还会沏壶茶出来,跟大家撂个眼神,茶壶就放上了一块大石头。石头边原来有五个石凳,小鲁在那里坐过,坐最后一个上喝茶水。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5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