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42250
  • 开博时间:2008-09-10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黄遇结失

2018-09-16

苏泽天

2018-09-16

6341130

2018-09-15

jfsvwn1746..

2018-09-15

西界哀技

2018-09-14

莫言冤情

2018-09-14

际名水

2018-09-10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书获记:《幽梦》

  
   明清小品文章之中,张潮的《幽梦影》是我最常读的只言片语。薄薄一册,忙一天,在床头,信手过上几页——“楼上看山,城头看雪,灯前看月,舟中看霞,月下看美人,另是一番情境。”虽然,集下不少明清文字,这本还是读最多,也顶愿意,顺它的指示,看向窗——“窗内人于窗纸上作字,吾于窗外观之极佳。”
   从秦诸子百家、过汉魏六朝、经唐宋,至明清。一路风尘,后来,真正的古典散文,我以为是消失了的。字句入心,笔下真我。其实,很少文人达到此境。大多数的书硬被些劝世之词坏了滋味。三言二拍尤其这样,好好的故事,道理一番。很多人是从林语堂《生活的艺术》中,看到这本“无理”之书——《幽梦影》的。记得,一篇文中,他就写到张潮文字有种说不透的感觉。时而天真时而世故……
   我则愿把这样文字当是可爱的,还并且喜欢上这可爱。以个人阅读,最怕文字负重。为理而文,文以载道,是一部分作者与读者达成的呼应,我也理解。但,我不在其中。《幽梦影》来得合我意,平易清新。比如,美人如何,花酒如何,云月如何,诗文又如何,写时处处闲逸。记得书中“得闲饮茶“四字,有点忙里偷闲,也非要瞧瞧窗外诸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获记:《住梦》

  
   这篇文字依然谈一己的读书。
   如今,不得不承认,梦少了。连“房子”似也失去了建造的意义。有时,呆想此句会想到了陶潜。“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此人当了前后八十来天县长然后唱着“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归田园居去了。往后日子,他常住桃花园,再也不肯入世了。我现在还以为陶潜对我最大的启示不什么是田园诗派,而是他内心的一片田园,或者说一种境界。
   人境无所居,又住哪里呢?博尔赫斯有一句诗很出名:“我心里一直在暗暗设想,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这是好回答——我们住书里吧!四壁参天的书籍,哲人贤士在书脊上朝着你眨眼,而身居其中,随便都可以走入他们的内心。阅读是如此奢侈,由一而十,由十而百,你会通过文字看到更多风景。而这些风景也不是视觉的。陶潜的田园就是触觉的,被感受的。不仅是读陶潜。很多时候,当你捧着一本好书,也是需要几行一闭眼的。
   我一心赞美读书。但书也不是随时可读的。看一本书需要一种心态。“江山风月,本无常主,闲者便是主人”苏东坡说得好。闲散是基础,一份闲人心态,心态不同书不同。当心态与书吻合,阅读便接近了开头提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获记:《有意思》

  
   译这本书的人,我以为还是周作人最有意思。写这本书的人,我以为她是那个时代很有意思的美女作家。你可想象,无论地界,只有那些贵族才有心有时去想什么叫“有意思”。这书不讲如何取得更好的生活。只设定你既然取到则干脆把它琢磨透,把其间的那些有意思的东西琢磨出来。
   我以为能做到如此的,一是李渔。另一个,便是日本的清少纳言。
   她的《枕草子》始终放在我枕边,像个旧情人般,覆着记忆感。我有一种真实的记忆,是没有哪一本书能做到如此得像人!如此说,是它总能于你烦躁去时绰约而来,手指随便一物,跟你软语:“这是很有意思的!”并且,娓娓道来,眉目清晰。
   “有意思”三个字,尤其经了周作人的译笔,感觉更有点东瀛文学的有趣的神经质了。从开始接触,到现在,我都觉得他们的审美几乎是这样,皆有抹去生命后的那种洁癖。专于物,琢致极,物事都游于极端。我打过比方,这就犹如一段脆铁。当然,很多日本文学也确长于描摹生命之断的。
   《枕草子》更是日本平安时期一个才女的寂寞辞。我也写过“文学卖的归结到深处皆是寂寞辞”这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获记:《狂云》


   我不懂禅佛,却记得郭沫若先生人生最后的两行句。以为,也是关于对神佛的不懂的——“神佛都是假,谁能相信它?”当然,这句话说出来,是有它的背景的。但有时,读书是不是可以独来慢思量着,不为一字一句的言谈寻找一尺一寸的背景?局限你的一个理解,一任偏狭种种。有时,真生出一种“藏娇”之感,像把什么掖在了一人单相思般的念想当中有意思。
   比如,众知一休,不知宗纯。一个说法是,宗纯乃一休二十四岁的法名。而我们都知道的一休,这名字,在看《一休和尚诗集》时,我留意了下,他写“欲从色界返空界,姑且短暂作一休,暴雨倾盘由它下,狂风卷地任它吹。”大概是来由。如是修为,我想大概得益他五岁就进了安国寺,当高僧象外集鉴的侍童。到他二十八岁成正果。期间二十三年,历经象外集鉴离世,悲伤以致的沉湖,以及后来禅宗开山大灯国师对他的拒绝与接纳等等。
   一休变成一休宗纯那年是二十四岁时。两年后一个夏夜,雨云低垂,他在琵琶湖上的舟上冥想,突听一声鸦啼,不觉惊叫,顿时彻悟,所有烦恼不安尽行消失。当他把这体验告诉大师。大师说:你已修成阿罗汉,但仍未成正果。一休答道:若如此,我乐得成阿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获记:《且慢》

 
   唐人《琵琶行》里有“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的句子。这比喻挪至目下的阅读,我以为是说文字速度。今日的阅读几近迅疾之态,每每如箭在弦,你的感觉远还没到,作者的意思,其实早在终点等着。这样一来,句子来去一瞬,逼自己拿眼睛去追随。这样的阅读,我劝自己无奈作罢。
   值得念怀的一些文字,似是要将我们心慢下片刻的。这片刻,才好去留意那些被速度遮盖的东西。这些东西中就包括了一些偏僻之人。
   其实,阿城也算不得偏僻。前些年,买书结识一位长者,我向他提阿城,他反让我看袁宏道的游记文字。如今,恍然回忆此人,再翻袁宏道集,比对到内心中,阿城的文字,是有点像袁宏道的。他一篇《周转》的小说,结构安排是四字一句,顿挫而来,出现两次,接长句,娓娓而去。分明在拿语言给你演奏“高山流水”。不论,阿城在故事上“做”得多世俗,多体恤,笔下的事情都可说为下里巴人所发生。但他文字中的一种旧情调的玩味是始终在场的。这玩味其实是姿态。有时,阅读需要一点压迫的交流也不是坏的。宛如,眼前风景,总是择重山峻岭来慢看,来看到了自己于时间更替中的点滴渺小。
   我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获记:《不读》


   法国教授巴亚德经常谈论或评价一本他没读过的书。他说:“在一个无限出版的年代中,一个真正有教养与涵养的人,并不需要读完每本书……”据我所知,蒙田就属于这类,到离世,他甚至都没记清自己写过什么书。
   不用读完一本书,尤其逼着自己。我一直认为读书本是闲来所为。无论,世界再快运转,请相信总有一部分人属于寂寞,凭着雨时,愿去阅那些于自己对脾气的书。现在,是这样,一些读书人的出现,有时会让众人产生不解。甚至我自己也这样过,面对买书如买菜的书迷,确有些诧异。后来,明白到望着他们细心翻书、不断左右议论的模样,是想到了自己的不求甚解。
   认真做事是对的。太认真不是都好。
   读书,我想是这样,贪心如想当胖人的人吃饭,于字里行间,拆来揉去寻寻觅觅,那多累,也许会愈见消瘦也说不定。留点儿空白给文字不是更好?我经验是,对那些游离出文章的段落,窃以为好些时候是值得做些额外思考的。这时的不认真,是对书本的纵容,让文字囿于书页,远不如天地任其逍遥一游。这是我对书本的一种信仰。至今,沿袭某种神圣。记得有说是我们读书时,相伴的思维会自己塑造出一个形象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获记:《情真》

  
   汪曾祺文字最见真情。读他的《人间草木》,便有草木如诗之感。当草木有了人的姿态,情御风行,我以为是一种他对世间倾洒感情的景象了。汪老的感情,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对任何现象都感兴趣的。从《大淖纪事》里,对民俗之于某些旧人物的影响,到《七里茶坊》中人物的行为处事,尤其晚年小说,如《薛大娘》《小芳》等,又提起一种对女人的怜爱来。
   在我记忆中,汪曾祺的文章有那种老树生花的美。一个作家凭什么让人记住?想来只是他的文字。总觉目下阅读,今人只汪曾祺把雅俗拿捏最得分寸。文章雅了,生涩不能共鸣,俗了流于浮华,近于炫耀,都不好。而我读到的汪曾祺,彷两者间,做得好个自由。
   说汪曾祺的文字是俗的。文字一眼识穿。他一生所写,皆是你看的懂得口语。如写个人,他这样开头:“云致秋是个乐天派,凡事看得开,生死荣辱都不太往心里去,要不他活不到他那个岁数。”几近坊间说话,不失几分世俗的俏皮。
   然而,又总有别具一格的地方,让你记住。我想那也是他的“雅”。
   一来,就我看到得他的文字,皆拧得出水:“一条不宽的河,孩子打水飘,噌噌噌噌,瓦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说:遥远的、黯淡的

 摘录:……或散漫/凝神远眺,看海天一线或者新建筑一日日拔地而起;时常鸟类啁啾,偶尔一只松鼠/小鸟在桌前的灌木丛上打量我的沉默、愁苦、奋笔疾书或者暴风雨来临前的手忙脚乱。吃过午饭,往往是阅读,看大堆小堆的书逐渐交集,也欣飨热带气温的递增。

 许多城府很深的学者书写后记时往往象背书/社论,丝毫不坦露心迹,或者干脆从缺;当然,喋喋不休也令人厌烦。而我阅读一本专着时往往直奔后记/跋,因为如此怪癖,我倒更愿意和读者分享我撰写论着的必要愉悦、痛苦抑或哀伤。

 思考和书写这本书因了积极的“主体介入”,其过程自然是兴奋和愉快的,但实际操作中,却倾注了几乎全部的精力。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自然不在话下,而在处理资料时,也是相当谨慎和严肃:一次次查阅缩微胶卷、实地考察、口述历史(访问当事人作家)、搜罗来之不易的出版物等等。

 “……更加关注文学的历史现场、文化意义和一些被压抑的可能性……重现和挖掘此段历史中的某些断裂处,并且关注本土话语、意象和可能的本土视维实践。”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逸闻的下落

 1
 “漂过来的是块木桩么?”一个和远行人年纪相仿的人回说,是他!“真的么?”于是,众人把眼光延伸到了一片水泊,“为什么,每次都是这个样子。”他们小声嘀咕。“早前就是这德行!”说话间,把头扭回来,掂了掂肩头略带锈迹的锄具。看来是远处田野上方漂浮的密云,使他们的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焦躁了。“棉花再这么泡下去……”那些人可不管他:“问他了么?”“问他什么?”随后,他又说了几声,“哦,哦哦。”谁不想知道那些来自于外面世界的逸闻?而远行人总让他们带着失望的神情骂:“德行!”
 醉汉打从很早就出门远行采购了。在那年代,村里只有他与外界能搭上些关系。他讲述逸闻的资格,也自然是毋庸置疑的。这人掌握了逸闻的前因与后果、高潮与余音。在酒味浓烈的讲述之中,,逸闻免不了高潮迭起。你该有些体会了吧?只有在这些动人的逸闻中,很多事情才变得耐听起来。
 大伙都想从远行人嘴里得知逸闻的发展。他们对他走前所说已熟稔于心。他走前说到城里的夏天啊,也这么热。逸闻中的女人赤身裸体地趴在马桶上不止啜泣。她表情有些焦急。因为,她手在马桶里不停摸索,长长的头发就搭了下来占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人行

 灰暗而寒冷的初春黄昏降临了这条施工中的公路。远处房屋就笼罩上了一层暗晦不明的色彩。现在的点钟是把这片街区弄得都有些焦躁不安的施工队,该离开的时候了。施工队是从公路另一头的城里来的。自从公路开始修建。在每天清晨,或者像这样的黄昏里,从这儿路过,去上班,或者下工而归的人,都会与他们在冰冷的寒风中遇上这么两回。过去他们彼此微笑一下,经过后来对这条路要修到什么时候的窃窃私语,到现在,他们已很少在此停下脚步,多看彼此一眼。人们就这样习惯了本该宁静的喧闹。这条乡间路修得的确有些慢。现在,他们又打了个照面,只留下了一条安静的公路。
 三个人走在了这条安静的沽北路上。
 穿呢大衣的年轻女人走在前,她手上提着个大包。冷风刀片一样划过,不出所料地,在系得紧紧的扣子上抹了一下,还是只能灰溜溜走掉。天气虽然渐渐暖了起来,可她衣服穿得还是不少,只是把大衣领口微露出了点红色的毛衣边儿而已。女人身边是个上了年纪的男人,紧紧跟着,看样子是想拽住她。但女人很明显是有意识不想与后者并肩而行,这就使得男人不得不以每秒多少种的速度变换着步调。你知道这样显得多么狼狈。他们身后,两三步远的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5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