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治权的博客

马治权,有《中国人的聪明》等多部著作;2003年杂文入选王蒙主编《中国最佳杂文选》;2004年散文获《人民日报》征文大赛一等奖。六岁习练书法,作品颇得行家好评,曾入选《人民日报》主办的“书法展”,并获得全总“五一文化奖”,2000年被聘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家团成员。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98473
  • 开博时间:2005-06-25
  • 博客排名:第5567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书法50条

1、“道不同,不相为谋。”自1981年中国书法家协会成立以来,会员已超过万人,折桂摘银,风光无限。然而在荣誉的背后又折射诸多问题,吴丈蜀老先生以“假冒伪劣成风”忿然退出书协,不是没有道理的。况且书协章程也明文规定加入或退出书协也是会员权利,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多年了,人们渐渐淡忘此事。然而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王镛由于其退出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委员会入选《书法》杂志二OO四年十大年度人物,再度引发思考。其本人陈辞退出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委员会的原因是:在这次中国篆刻委员会改组之前,正主任李铎他虽不是搞篆刻,但对这些委员很敬重,我们做事情也很起劲。改组之后,我们发现委员会有点乱来,没有听说过的人都当上了委员,和二三个副主任连招呼也不打。一点学术民主、艺术民主都不讲,我觉得没法与之合作共事了,所以就提出退出中国书协篆刻委员会。
2、想凭搞书法是改变不了自己命运的,书法是为政治服务的。书法是达官显贵之余事,凡夫俗子的字卖不了几个钱,不论你入展获奖多少次,你依然是你,你依然过着以前的生活,除非哪个领导看上你。可惜这年头你再拼命往上爬也白扯,领导都不懂什麽叫书法
分类:杂文作品 | 评论:3 | 浏览:18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忽培元的“群山”


  我和忽培元是哪年认识的,很模糊了。只记得1988年的春天,我写了一篇调查报告,经省长侯宗宾批示后,他和海波来找我聊天。聊天的内容也一点记不住了,因为毕竟过去了二十多年。他那时在省委研究室工作,比我小一岁,印象中老沉,话少,脸黑。
  以后在北京又遇到过,他给马文瑞当秘书,我在《各界》当主编。我去约稿,北京的周明和白烨叫上了他。同样不大说话,老沉,脸黑。饭后,我们在一起照了像——这张照片后来在我的散文集登了出来,除上面说的那两位外,还有阎纲、刘茵、雷达、刘斌、白描、古晓姗等,忽培元站在边上。在一大群中国文坛指点江山的评论家面前,他显得很谦和。
  也就是这个时候,忽培元回到了陕西,在我的家乡做了中共延安市委的副书记,不久又兼了延安市政协主席。因为是一个系统,我们便在政协会上相遇了——一个中午的饭后,我与他在院子里散步、聊天。应该说,我在这个时侯,才真正认识了他,感觉到了他的内在修养和远大抱负。他的气象让我想到了他的本家——那位能征善战的元世祖忽必烈。
  我们是从书法开始聊起,也不时说到文学。那次谈话,他是主讲,我是主听。他给我的印象是
分类:散文作品 | 评论:0 | 浏览:7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家在哪里?

  



 近日收到一个短信,说买了一筐鸡蛋,回家后成一筐鸡娃了;买了一个凉席,睡了一夜后成电热毯了……这是开天气的玩笑,可让我却浮想联翩。西安的夏天热是事实,过去就是八大火炉之一,但今年的夏天也真是太热了,因此才有了上面的段子。天气太热了自然盼下雨,可现在似乎又是怕下雨。昨天下了一场雨,陕西一百多个村镇遭了灾。这之前已有许多的地方成了灾区,像甘肃的舟曲。
 天气变得愈来愈让人担心。这是什么原因?说法自然不一。然而环境的破坏应是最主要的原因。李煜在《破阵子令》中说,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我们从改革开放以来,也快四十年了。说实在的,我们也该问问“三千里地山河”了。今年逢雨必灾,有专家就说,是水土流失严重。种种迹象表明,环境是愈来愈糟糕了,大自然也开始向人类无情报复。有一个2012预言,说2012年地球会变成冰的世界。有人不大相信,可从今年的情况来看,你能说那个预言是荒诞的吗?今年的世界不就是一个水的世界、火的世界(俄罗斯大火)吗?明年又是什么呢?大自然是一个自我和谐的世界。这就好像我们人一样,你今天截
分类:散文作品 | 评论:0 | 浏览:6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走向崛起还是走向毁灭?

近来,因为韩美黄海军演,国内有些人叫嚣要和美国开战,对此事,谈点我个人的看法。

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美国总统的权力不是无限的,而是非常有限的,绝不是想和谁打仗就和谁打仗,打仗必须有充分的理由,否则,在一个言论自由,人人思想独立而且有选票的国家,军人是不会为政府卖命的,民众更不会为战争的费用买单!美国的国家利益和美国人民的利益是一致的,所以,除非战争不可避免,美国是不会轻易对外发生战争的,毕竟,战争以牺牲人的生命和金钱为代价,除非是疯子,谁也不会拿战争开玩笑。

假若美国真的要制裁或打击中国,我想,一定与朱成虎们叫嚣要与美国进行“核战”以及中国坚持极不稳定的政治制度有关!专制国家把人民当作生产的机器和战争的机器,这样的国家肯定会造就大批心智不健全的精神病患(据有关部门统计,中国的精神病患已经达到惊人的一亿人)、野心家以及战争狂人。这样的国家一旦强大一定不是什么好事。中国历史上强大的秦国灭掉其它六国,被一些野心家、独裁分子津津乐道,但强大的秦国穷兵黩武,对内不能给自己的国民带来幸福,对外危害周边国家安全,这样的政权不灭亡是没
分类:作者简介 | 评论:0 | 浏览:6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世博的进步

  
      超人雕塑院接受中央台台采访

       超人雕塑院院长邹人倜
  
  onload="javascript : img_auto_size(this,500,true);" style="DISPLAY: block; MARGIN: 0px auto 5px;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分类:作者简介 | 评论:0 | 浏览:5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婆是领导

  
渡边淳一说,一夫一妻制是野蛮社会的产物。但迄今为止,也还没有一种好的婚姻制度取代一夫一妻制度,因此也就只好如此。渡边谆一为什么这样讲,我想他说的大概是“个性”的问题,把两个性格迥异的人用法律捆绑在一起,的确是件很复杂很野蛮的事情。所以不管谁和谁结婚,一对“矛盾体”便会由此产生。在这一对“矛盾体”中,最常见的现象就是无休无止的吵架。有的还打架、闹离婚,成一地鸡毛。
有没有好的办法解决呢,回答是肯定有,而且很简单,那就是“顺从”。我们试着回忆一下,夫妻间最容易犯得错误是什么呢?其实就是老想着要改造对方来顺从自己。结果改造来改造去,除了整天吵架外一无所获。
“江山易改,秉性难移”,时间久了,善于总结的夫妻都明白一个道理,即“顺从”是处理夫妻关系的亘古不变的道理。那么如何“顺从”呢?我花了很长时间思考这个问题,发现“顺从”其实就是“听话”,太太说啥,你听啥,太太喜欢啥你说啥。
现在有一个词,把“老婆”叫“领导”。这个称呼实在是太好了。有些人说他的脾气不好,我就不信,为什么?因为我看见他见了领导脾气就好得不得了。
分类:杂文作品 | 评论:3 | 浏览:13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 真实的人性有无尽的可能 柴静

  

几年前我采访过一个人。

他被诬陷嫖妓,证据是卖淫者的供述,他被拘留了42天,放了。

校长当不了了,儿子的婚事也吹了“他爹是个大流氓,人还能好么?”

他告了十六年,路上带不了两个钱还叫人掏包了,捡人家饭吃。

我问他最难受的是什么。

“最难忍受就是开党员会的时候我不是党员了”他说。

2

我们找到了当年十五岁的卖淫者。

“既然这件事情自始至终什么都没有发生,为什么在警方的询问笔录上我看到你明确地说你跟这位校长有性的交易,而且时间地点说得非常清楚呢? ”
她说一切受人的指使。

她是普通中学生,离家出走,到了一个车站,有一个姓田的人给她吃了饭,然后让她卖淫挣钱。

田想让校长给他做贷款担保人,贷款是违规的,
分类:散文作品 | 评论:1 | 浏览:6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仰望星空

  
我仰望星空,


希望教育不要收费,


 房价不要太贵,


 药补能够百分之百;


 我仰望星空,


 希望中国有更多的公正,


 老百姓在蒙受屈冤的时候,


 能够在法院讨回说法,

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6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易中天:劝君免谈陈寅恪



一 不该热的热了起来

  已故历史学家陈寅恪在辞世多年后忽然成了文化新闻的热点人物,似乎是一件没什么道理的事情。
  
  史学不是显学,陈先生也不是文化明星、大众情人。没错,这些年文坛荧屏上是有不少“历史”,而且上演得轰轰烈烈,风头十足,好像全国人民都有历史癖,也没患过健忘症似的。然而最走红的“历史小说”和“历史剧”又是什么呢?《还珠格格》和《雍正王朝》。前者已自己坦言是“戏说”,后者则被史学界斥为“歪说”。历史在文艺作品中能不能“戏说”或“歪说”,这是另一个问题(比如《西游记》就是戏说,《三国演义》则是歪说,或不乏歪说成分)。但戏说、歪说不等于实说、正说,总归是一个事实。它们和陈先生以及陈先生所治之史八杆子打不着,也是一个事实。所以,历史小说和历史剧走红,并不意味着历史学家也会走红,也该走红,何况那历史小说和历史剧还是戏说和歪说?事实上历史学家无论生前身后多半都是很寂寞的。唐长孺先生曾自撰墓志铭曰:“生于吴,殁于楚,勤著述,终无补”,说的大抵是实话。一个历史学家可能会因其学术
分类:名家评论 | 评论:3 | 浏览:6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侍母杂记


母亲九十岁了。之前我曾回去为她过了一个极简单的寿辰,没想到她在我走后竟然病了——感冒使她身体孱弱不能爬到炕上,最后昏倒在锅台并在那里躺了一个夜晚。虽然母亲命大,送到医院治疗几天又恢复了健康,但这一病,却是惊醒了儿女,使儿女们认识到母亲离不开人了。
其实儿女们早就应该认识到这一点,但母亲实在太坚强了,以致坚强到儿女们忘了她的年龄。1958年父亲被打成右派判刑十年,她那时大概四十岁,便一个人领着七个孩子背井离乡,由米脂迁到了延安的甘泉。初到时囤中无粮,靠借债度日(春天借一斗,秋后还斗半),一锅稀饭常常喝得精光,轮到她时只剩锅底,她就倒点水撂一把苦菜熬着吃了。
之后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儿女们一个个远走高飞。父亲回来时她五十岁,很硬朗,对父亲说,你的孩子我都给你带大了,现在一个不少地交给你。六十岁时,她还很硬朗,与大女儿去北京,坐火车乘飞机,爬香山登长城……回来对我说,这辈子不白活了,天安门看了,飞机坐了。七十岁的时候,她仍然很硬朗,与父亲两人为我看了几年小孩。孩子一有病,父亲背着,她在后面小跑,她认为儿女们吃公家饭干了大事,这些养小孩的事不
分类:散文作品 | 评论:2 | 浏览:8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载何志铭大作



朋 友




 ——《马治权散文人物卷》读后




何志铭






马治权的书出版了,写的是与人交往与朋友之间的事情。书内的文章我大都看过,有一些文章还与治权切磋过。治权的文笔铺陈的开收刹的紧,大都在闲静中见深刻,讲究娓娓道来,平淡中见奇崛。古人说欲造平淡难,马治权一个血性之人,造出了平淡,是多么不易,其情其理,情让

分类:散文作品 | 评论:0 | 浏览:7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悲凉的人生

  

张弢先生
 

元月12日早晨,何志铭来电话说张弢去世了,并嘱托我给张弢写点文字。  

我是不想再写这方面的文章了。刘禹锡早有诗言——世上空惊故人少,集中唯觉祭文多。这些年,我相继送走了路遥、张子良、党治国、卫俊秀、陈泽秦等良师益友。他们在我心中的份量很重,因而每一次的离去,我都觉得有话要说,结果便是写一篇祭文伤一回心。 

张弢

分类:散文作品 | 评论:0 | 浏览:6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追寻邹岳生

  


  

                                                    &nb

分类:散文作品 | 评论:1 | 浏览:19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女人遭遇强奸用刀还是用套



前几天,在一博客上看到一篇文章,写的是关于女人外出(尤其是夜晚),为了安全是应该随身带把刀还是安全套的问题……

一个女工,下班途中,遇到歹徒欲行不轨,在反抗无效呼救无果的情况下,央求对方使用了自己包里的安全套。而后,其夫不是因为其失身而嫌弃她,却对她随身带有安全套始终无法释怀,最终结束了他们原本幸福的婚姻。
如果说那篇文章只是引发人们的思考,而一些网友对文章的评论真是让人看了心寒。
中国人,对于女性的贞操一向看得比较重。然而随着社会的进步,一些进步的思想也在为大多数人慢慢接受。可是,对于很多男人来说,他们认为女性面对强暴的时候应该带着刀来拼死搏斗,而不是带着安全套去“配合”。

带刀在面对危险的时候自保了么?反过来说,难道带着安全套就意味着同意吗?从这个问题上,可以看出某些男人的自私和狭隘。
之所以又想起这个问题,是因为今天看到一篇类似的文章,是写一个美国人的妻子晚上要出去办事,妻子刚下楼,他连忙叫她回来带安全套。听听这位先生的观点
分类:杂文作品 | 评论:1 | 浏览:8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试用竹简笔法写对联



分类:书法作品 | 评论:1 | 浏览:8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0页/28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