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砚亟婳

比蝴蝶更朝三暮四。比落叶更无忧无虑。
博主:砚砚亟华

的星

探望坟地是复杂的事。

该是在秋天,你拨弄沉睡的叶子。

没风,连鸟雀和黄鼠狼都安静。

碑上刻着你的名字,棺柩里躺着你的时间。

 

你看了一会,决定做些什么事情来纪念。

于是模仿着十七岁的样子,在草地上躺平。

所看到的那片天空,云已经永不一样。

 

自然,你应该激发出一些怀念的心情。

清脆的结巴,磕磕绊绊的笑,小心翼翼的喜欢。

哎呀,你想。

“年轻”用力过猛的样子特别蠢,也特别好看。

 

不知不觉就过了很久,你数完了每一块墓碑。

每一个凹刻的转折,你都回忆起了起源。

嗯,你想。

对过去的自己,要温柔相待。

谁也不知道时间的小怪兽,什么时候会吃掉现在。

 

半晚的星已经亮了。

你看着你在河的对岸,哭的像个傻逼。

哎。

 

《记一次不小心发现博客密码还记得的登陆行为》

 

分类:未分类浏览:20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立此存照·给那些还在看的朋友们


  
  写给那些还在看的朋友们。我知道你们在看。
  我的近况见新浪微博 @砚小朵 http://weibo.com/eiris
  如果你喜欢过我的文字,那么我还在继续写。
  我开专栏,写小说,试图编剧,做杂志专题,写项目策划案。
  我为卫视写频道ID,为栏目写宣传词,为台长写致辞,为网站和平媒写新闻稿。
  我还在继续写。
  
  这个博客写了有七年了,或者八年。它满足了我最早的倾诉欲和写作冲动。
  我也曾不停地刷新它,看访问数字的变化,而现在,100万的点击量和0,已经没有任何区别。
  我想说,我很好。因为很好,所以我终于有勇气在这个有太多人围观的地方写点什么。
  
  从小砚砚,到朵爷,十年之间,好像时光不曾停驻过。
  从羞怯的、自鄙的、圆乎乎的、写字是唯一出口的小萝莉,到一往无前毫无惧色的大姐头。
  从云端,接上了地气,不再惧怕普通和平凡,对生活坦然承受,所以才能更接近一点幸福吧。
  
  难以想象,从气场衰微的怯懦少女,成为所向披靡的强大朵爷,我只花了两年时间。
  事到如今,我已难以分辨,是在最初的最初,我的骨子里就流着无惧之血。
  还是在时光的骸骨累累之上,我完成了自鄙剥退自信重建的血泪之旅。
  向不可言说俯首,我还给这人生,所有的感激,与心甘情愿。
  
  我将继续写下去,记录下人生中的波峰波谷,记录下坎坷里的斑斑血痕,记录下狂喜的瞬间。
  我的人生已经足够狗血,那么多离奇的故事,如果不写下来实在太过可惜。
  我将写下那些好故事,或是坏故事,我将记录对我好的人,或是描述你让我如何痛恨人生。
  我会为你写一本小说。我将用故事来爱你,或是用文字来骂你。
  感谢上天赐予了我这样的天分。
  
  
  

分类:未分类浏览:879评论:2收藏查看全文>>

低调归来·红旗下的蛋

  
  Flickr能在国内外链了,发图庆贺。
  
  年初·北三环某烤串店
  
  
  年末·崔健摇滚交响新年音乐会
  
  
  2010年,终结于崔健的交响摇滚
  用段崔老师的话
  “我们是红旗下的蛋,前阵子是圣诞,我们又是红旗下剩下的蛋,
  那么今天,我们过个红旗下的圆蛋,新年快乐!”
  
  听《最后一枪》的时候
  “一颗流弹打中我的胸膛,霎那间往事涌在我的心上”
  听说崔老师曾在广场上唱过这首歌
  有人在场地中拿起旗子
  年轻的保安面目凶狠地
分类:未分类浏览:1909评论:2收藏查看全文>>

挖坟吧,为什么我要在天涯写博客

  
我知道了博客这事儿
那会儿是2003年末,来年的春风正在路上
我潜水在YTHT一塌糊涂的pie版
三角地的兴盛直接导致了它的被封
然后水木和未名开始限制校外用户

木子美刚刚在社会上污染视听
竹影青瞳和流氓燕正在天涯兴风作浪之时
芙蓉姐姐刚刚开始在水木发征友贴
我们围观她又在哪个清华学几吃了饭
天涯炒作女皇环佩叮当还没出道

那时GFW已经筑起了它的高墙
只是我们一无所知
韩寒君还没有呼风唤雨
连四姑娘的抄袭大业也只是刚刚开始

后来成为GFW脚边第一批墓碑的
饭否、牛博、flickr
还有PS和单LOMO、驴友和在路上
都是姐当时玩剩下的小玩具

山体一直在变迁,海岸线一直在侵蚀
你站在山顶的时间可能只有
分类:未分类浏览:1534评论:2收藏查看全文>>

砚总贰零零玖年回顾展[1]




[序言]

那天如果你在王府井,可以看见一个面盘肿胀的傻妞。
夹着一个沉重的摄影机架子,手里拿个线麦,跟着一个路人大声询问:
您觉得孤独么?
问了这个傻叉的问题之后,傻妞恨不得挖地自绝。
她四处张望试图寻觅外形美貌的美女帅哥或气质非凡的大爷大妈。
希求上镜之人稍微不那么八点档一点,希望第一次外拍能够完满无缺。
王府井大街的上空笼罩着阴郁的冬云,井盖的边缘溢出漫卷的白雾。
那是让人觉得时间静止的一刻。

之后,后期蓝光碟导入的时候把二声道屏蔽了。
于是傻妞惨绝人寰地在圣诞节又去骚扰了一次王府井的路人们。
冻成冰棍的时候她看见天空是暗沉的,呼出的水汽是白色的,而城市是暗红色
分类:未分类浏览:2158评论:7收藏查看全文>>

倾听者


在KTV中很吵,他们会咬着耳朵说话。
有人在声嘶力竭地唱着苦情歌,他们让声音尽可能得大些。
于是往往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很大声的一句说出来,而切歌的按钮同时按下。
瞬间安静的包间内,响起几个对话中清晰的片段。
然后下一首配乐又轰然压入,淹没了那些句子的下半部分。

在KTV的时候,轰隆隆的音乐声令他有安全感,自己吐出的句子,无声无息地滑入另一个人的耳朵。
恍然间,他会怀疑自己有没有说过上一句话。也会有几微秒的犹豫,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
音乐骤起骤落之时,那半秒钟的空镜时间,令他生出一种幻觉——
人类的所有表达,大部分都被淹没在毫无意义的噪音之中,或本身就是无法被听清的巨大轰鸣。
只有,只有偶尔的一瞬,那些句子突然从轰响中剥离出来,像是抖落了厚实的雪、沼泽的泥。
它们现出半秒钟的真身,随即又羞怯地躲回层叠的坚壳之下,牢实得像粒松子。

那半秒钟的纷
分类:未分类浏览:1566评论:2收藏查看全文>>

路人甲

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拥有摄影机的客观和冷静。
像是脑门上生出的第三只眼睛,在饭桌上、酒席中、电影院里,他喜欢看那些表情丰富的人们。
尤其是,他喜欢看人们在生出某种情绪后,将内心的潜意识外化,溢出些许自我的过程。
他想,人内心的柔软溢出表壳的定格,既温柔,又残忍。
那是非常别致的瞬间。

所以当团体活动中的人们不自觉地分成派别、团体、小组之时。
当他们接受了一个信息,面对同一个问题,开始检索答案、回答方式、语气和态度之时。
他看着他们面对自己眼前的餐具和食物,眉毛耸动,嘴唇轻启,发出声音的前一瞬。
他看着一个人揣满了无奈,感伤了双眼,犹豫不决地吞下下一句话,垂下眼睑,又抬起它们。
他突然觉得可以猜到他们会说什么,为什么会这么说,这么说会有什么结果。
这种猜度令他感到聪明得逞的快意,和超然于嗡嗡的谈话声之外的某种伤感。
他无法将周围正沉浸在各自小型对话之中的其他人
分类:未分类浏览:1413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科幻的世纪


2010年,这个数字看起来很科幻。
他当然也有更年轻的时候,那时他幻想过2000年,好像是个不可思议的存在。
世纪末很快地降临了,新世纪很快地开始了,好像不需要具有任何特殊涵义一般,就这样过去了十年。
十年间发生了很多事情,长大成人,进入社会,工作,恋爱,经济危机,生活窘境。
这个时代是十分难以被跟紧的,变幻莫测的政治政策和经济形势,并不能容下稍显迟缓的个人整理。
即便如此,半含后悔和惋惜,他还是开始用更流畅的方式看待生活。

他恐惧的时候,也曾仰望过三环路边林立的格子间,灯火通明,却吃人无数。
少年心气时觉得自己可能拥有一些东西的希望,被这个时代的沉重和城市的庞大碾压至粉末。
他不会拥有任何东西,他想。

他以为自己暂时是不会老的,于是赔进时间,去读一个耗时漫长的故事。
知道结局并不会控制住上瘾,故事结束,已经换了人间,差一点,他快认不出这个世界的形貌。
分类:未分类浏览:1244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近期工作:几段矫情小片解说和串场


蒋勋《孤独六讲》
1
孤独是灵魂的投射,是理性的落寞,也是人生的某种境界,思想的一种高度。它是安静的,不发出声音;却是内敛的,自在思考;它是谨慎的,不过度张扬,却是精巧的,内在构造。

2
笛卡尔认为,“哲学的起点是怀疑”,而孤独是思考的开始。孤独往往起源于对生命的怀疑,终结于对自我的反省。孤独并不一定是一个人囚禁自己的寂寞。它可能是生命圆满的开始,是温柔与叛逆的结合。如何从人群中走出去,在喧嚣的人世中进行沉淀和思考是智者的重要命题。在已不习惯仰天长啸的时代,孤独成为一种对群体性文化的对抗,成为通向心灵自由的一条偏僻小径。

3
年轻是嘉年华一般的盛宴,而年轻时代的孤独和奇迹也往往策马并行。年轻人试图挣脱于传统教条的束缚,用特立独行证明着自己的青春和激情。故意“与别人不一样”也成为年轻人在叛逆和成长期的一个重要特征,它是青春的许可和权利,也是我们纠结和焦虑的所在。心灵的孤独和自由是双生之花,一朵垂向大地,一朵追随
分类:未分类浏览:1485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嘿,感谢热情的读者来信


(1)
我想我并不是懒,而是才华有限
写东西的持续性,是一种比词藻考究更为难得的天分
对于故事的执念,将其讲完的热情,表达给众人的强烈愿望
这些因素才构成了一个成功的小说写作者

(2)
回家再写,公司这网速真龟。
分类:未分类浏览:123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插花:老人家的最近


(1)
当当网送书实在是太超速了!一大早被门铃从被窝中叫醒。刚好在下午的活动前仔细研究下本雅明是个啥。
下午去参加一文艺男中年主讲的活动,总算开始参加一点豆瓣的活动啦。可喜可贺。
不过若无工作职责在身,我严重怀疑自己会烂在沙发上看电视剧。
活动名是:<光阴的故事:一次台湾民歌的时空旅行>,感兴趣的人员名单里有颇多熟人,不知是否能遇上。
su27,回去给你们老板带一声,豆瓣的同城活动是多么伟大的创造啊。
多少闷骚宅人+文艺小青年的福音,虽然我只是多次在想象中参与了那些活动……
PS,我买了《八荒》和《流离火》,姐姐请给我签名吧。

(2)
三爷写BLOG太勤奋了。看得我有点羞愧ing。
每次观看朋友们的日志,总会到悲喜交加处,鞭策自己。
姐姐的大师范儿,黑曜的吐槽体,女巫的片片,藏马的科技宅男文,小明的冷笑话,我都很喜欢。真的。
天涯
分类:未分类浏览:1492评论:3收藏查看全文>>

[Bad Story] 无望之窗 Never Hope 6


6
日后张书延和颜萧两个人走得紧密了些。
颜萧好像很喜欢那个绿藤掩映的研究室,她常常会在图书馆中午闭馆的时候去那里吃盒饭。酸菜炒米线,配一瓶可乐。她很自然地在闭馆大钟响起来的时候跑去找书延,然后说:来,我们一起去研究室吃饭吧。从此书延改掉了在食堂吃配餐的习惯,改与颜萧一起在成都小吃买盖饭和炒粉。等着中饭出炉的时候,他会偷偷看她。看她一副不耐烦的表情,然后在对窗口小弟说话时猛然换上嗲嗲的音调说:给我多加点辣哦,还有,多点白菜。

然后两人一前一后地往研究室走的时候,也会不咸不淡地聊上几句,他知道了她是南方小城出生,家境良好,可觉得父母一点也不爱她。中学时成绩挺垫底,一心喜欢北京所以临考拼命抱佛脚。她数理化烂的可以,却写科幻小说。她听金属、黑死、民谣,她不怕寂寞。她喜欢猫,讨厌鱼,在寝室的窗台上养一盆仙人球。
她说话的时候云淡风轻,以差生自居。书延却觉得,她只是聪明的可以,聪明到无法在无聊而严苛的秩序下适应重复而平淡的生活。这么想着的书延,心总是会温柔地颤抖
分类:[Bad Story]坏故事浏览:1164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Bad Story] 无望之窗 Never Hope 5


5
你不会抽么?颜萧斜瞄着他。
烟雾没有聚集便已出口。
你这个不叫抽烟。颜萧走了过来。
熏得眼眶发涩。
来,我教你。颜萧跃跃欲试,眼睛发亮。
手指警觉而僵硬,任由自己的烟被人拿走。
一口烟吞下去,是要过气管再呼出的。颜萧演示着慢动作。
书延看着烟头变明亮,然后再暗淡,然后,烟头附近的空气像是被吸管卷集进了口腔,然后,停格了三五秒,汇成一股急流从颜萧的唇齿间涌动出来。
与自己常用的方法不同,与自己以为是对的方法不同,从口中呼出的气流像有了生命,急迫地奔出。
来,试一试。颜萧把烟重新塞入他嘴里。
刮过肺泡的疼痛,伤入血液的焦灼,剧烈的咳嗽。
张书延因为这人生第一口正确的烟呛得面颊发红,大脑因为尼古丁进入了血液而变得昏沉,又明亮。
明亮的好像,晕晕乎乎之间,漂浮了起来,看见那个黑发遮面的姑娘,仰头看自己,笑得像个鬼娃娃花子。
肉体一时间超越了
分类:[Bad Story]坏故事浏览:1049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Bad Story] 无望之窗 Never Hope 4


4
书延在13岁的时候曾经偷过外公的一包“渡江”,那是种云南产的普通烤烟型卷烟,黄色封皮,上面有渡江英雄们的浮雕,他觉得自己一开始抽烟只是为了那好看的烟壳。父亲烟酒不沾,更不打麻将,晚上准时回家做饭,是近邻少有的模范老公。父母的晚间娱乐是看完新闻联播后去湖边散步,一家的知书达礼在当地是有名的。书延抽烟,没有人知道。
在高中绵长无际的晚自习之后,张书延会跑到操场边的单杠边,点起一支烟。不知道是从哪里读来的,烟和咖啡可以解困,是为学习故,书延毫无负罪感。操场边的厕所边,堆积了大量青春期男生嗜烟的证据,他们通常在上大号的时候聚集在一起,扯淡,抽烟,然后在厕所的外墙上,留下粉笔的鬼画符。与教学楼后小花园墙侧女孩子们留下的“我爱你你爱我”的印迹不一样,这一边,常常是长篇累牍的性启蒙宣传手册。
常有的景象是这样,张书延被自己的烟雾熏得睁不开眼睛,然后在外墙上添上“正”字的一笔。他不在能够遇到同学的时候出现,只有那么一次,邻校那个以进过少管所出名的高中老大,从蹲坑里出来的时候和悄无声息的他撞了个
分类:[Bad Story]坏故事浏览:1032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Bad Story] 无望之窗 Never Hope 3


3
托指导老师的福,书延还没正式作为研究生入校就有了自己的办公室,导师名下的几个学生共用一小间,就在旧楼偏厅的拐角处。他分到一把锈色的铜钥匙,大概是传了好些代的学生,终于轮到了自己,那钥匙仗着自己年头已久特立独行,常常会从钥匙圈里跑出去,他只好在上面贴上胶布,用细小的字写上自己的名字和联系方法。
所以,有一天当书延在图书馆弄丢了钥匙的时候,他突然期待某人能够拣到它。
那天很闷热,书延开着手机,不敢懈怠地盯紧总是黑暗的屏幕,电池古旧的手机上最后一格电消失的时候,他发了疯地在图书馆里找一块能够充电的三岔插座。屏幕心有灵犀般亮了起来,他听见话筒的对面有个并不熟悉的女声告诉他,我找到你的钥匙了,我在钥匙能打开的房间等你。
颜萧?他想开口问,可那边已经挂了。

旧教学楼建于五十年代初,这座历史悠久的学校搬到新址后兴建的第一座建筑,大厅里还有些遗迹,解放前的那批毕业生合资送的铜镜,锈迹斑斑地挂在照壁上,每个进出门的学生都能看见一张或数张自己扭曲的脸。没
分类:[Bad Story]坏故事浏览:1027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共36页/53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