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519361
  • 开博时间:2008-09-01
  • 博客排名:第3135位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凤凰

凤凰

 

  张晓风写于金急雨树下看满树薄金风铃般的黄花:“……站在树下仰天,才觉万道花光如当头棒喝,夹脑而下,直打得满心满腔一片空茫。”六月,站在开满花的凤凰树下,忽然想起这段话。繁华的极处,转成空茫,人面对造化的神异,有时会忽地变作天地初开时的赤子,满心里只余懵懂的欢喜,无法言说眼前风华。心里隐隐约约地觉得,大约只有最大胆的画家才会作如此跳脱的配色吧:艳红的花朵,衬鲜绿的细叶,如锦如绣,亮烈明丽的色彩仿佛神的光辉。

  最初知道凤凰树,是自亦舒的小说里。凤凰木在亦舒笔下叫影树。香港永恒的夏日,浅水湾的细沙,影树羽状的树叶蓬蓬然,树顶开满红花,火红激烈……后来晓得,影树的红花也就是萧丽红《千江有水千江月》里开遍台南府、令海港少女贞观“初见已惊、再见仍然”的凤凰花。贞观窥见天地间的大美,感激无限,连交通车也坐不住,下了车在连天花荫里一步一步走回住处。来到南方见过凤凰木开花之后,这样的画面在脑子里想一想都觉得壮阔。凤凰树迤逦绵长的花帜让城市乃至天地都变得壮阔。想起每回仰起头站在凤凰树下,心里何止敬畏,简直起了恐慌,大片泼泻般的红与绿起起伏伏明明灭灭,在丽日下那样安静,却又热闹喧腾到了极点,叫我担心只要再过来一阵风,这朱光翠影便会惊动了天地人间。

  张爱玲也写过凤凰树的。有一回夜里去珠江边,车子停在临江大道的树影里。下了车就看到脚边有羽状的碎叶,敏感地抬头,果然是凤凰树。黑暗里我也知道它开了满树花,其实高高的树顶是一团暗影,根本辨不清颜色,但我分明能感觉到无光处的烈烈燃烧。记起张爱玲似乎写过类似的情境,回到家翻书,在《倾城之恋》里找出一段,范柳原在浅水湾的夜里叫白流苏看开花的凤凰树:

  到了浅水湾,他搀着她下车,指着汽车道旁郁郁的丛林道:“你看那种树,是南边的特产。英国人叫它‘野火花’。”流苏道:“是红的么?”柳原道:‘红!’黑夜里,她看不出那红色,然而她直觉地知道它是红得不能再红了,红得不可收拾,一蓬蓬一蓬蓬的小花,窝在参天大树上,壁栗剥落燃烧着,一路烧过去,把那紫蓝的天也薰红了。

  从来不喜欢张爱玲,但这一段关于凤凰树黑夜观感的文字写得真好,敏锐贴切。有些浓烈的颜色,即便在黑暗里亦能

分类:满庭芳 | 评论:3 | 浏览:7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紫锦绯霞(定稿)

紫锦绯霞

 

夏至过后,终于轮到紫薇占据半壁江山,满城皆是紫锦绯霞。淡黄深红的鸡蛋花,桃红嫩粉的夹竹桃,亮闪闪的琴叶珊瑚,金色铃铛般的软枝黄婵,此刻全部退让成彩虹般的背景。杨万里有诗咏堂前紫薇:“晴霞艳艳覆檐牙,绛雪霏霏点砌沙。莫管身非香案吏,也移床对紫薇花。”“晴霞艳艳”与“绛雪霏霏”八字真贴切。是以紫薇宜成片栽植,一大片秾紫浅红,远望真是灿云烂霞,也像一场阔大丰盛的红雪。

数不清紫薇花究竟有多少种绯与紫。深紫、玫红、淡红、浅紫……像深深浅浅、欲浓还淡的情怀。七月的一天,骤雨初歇,透亮的日光很快又洒落下来,雨后的天湛若秋水,棉花般的大朵白云浮在绿树尽头。在车上望见道旁绿地上有一棵紫薇,开了满树花,红如略带紫意的胭脂。南风吹过,花枝款摆,在车水马龙的路上,我忽然感到扑面而来的深深寂寞。不知怎的,紫薇花的颜色,总容易让人心生惆怅的。尤其是那种大穗大穗深浓到发紫的红,如扑火的蛾,带着忧来无方的哀愁与徒劳无功的决绝,像静夜里的哑哑胡琴一般撩人意绪。

也有淡红的,轻灵妩媚,美得毫无侵略性,是“自在飞花轻似梦”。浅紫的更好看,且紫色愈淡,花愈显得明洁。我见过最好看的一株紫薇,长在二沙岛一个公园里。那一处有十几棵紫薇,花色皆为海棠红或淡红色,惟有这一株,开了满树藕荷色的花。该怎样形容那种清丽无匹的颜色呢?小时候,故乡夏日的下半晌落过一场透雨之后,天色会忽然转为清亮,因为已迫近黄昏,所以并非日光直射下一览无余的明亮,而是一种氤氲在楚楚水气里的、做梦般的澄澈洁净。那一树紫薇花的颜色,就是这般如梦如幻的清醇明净。我徘徊在树下,几乎想轻轻发问了:你用这不可思议的颜色,究竟想跟我诉说什么?

 

平常见得多的,大都是紫薇赤薇一类。其实紫薇一共有四品:紫薇、赤薇、银薇、翠薇,以开紫蓝色花的翠薇为最佳。翠薇大抵是很稀少的,一直不曾见过,银薇倒

分类:满庭芳 | 评论:1 | 浏览:7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紫薇花上的光

每当这个时候,我便发现自己是这样热爱这个城市,以至于可以心甘情愿地忍受属于炎方的溽热、喧腾。

 

紫薇花上的光

 

 

紫薇花上的光

 

 

紫薇花上的光

分类:念奴娇 | 评论:1 | 浏览:7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消夏帖】墙角数枝梅

  

大热天,写个梅花消暑热……

 

墙角数枝梅

 

  小时候梅花算是稀罕的物事。乡人喜在庭前院后种桃李,梅树却少见。记得很清晰的,是老外婆家的一树白梅。老外婆在家乡话里指曾祖母一辈的人物,这一位是外公的二伯母。冬日的午后,外婆有时去她家小坐,我便立在树下仰起头看花。天阴阴的,似乎将要落雪,梅树上结满花苞,有不少已经开了,香气扑鼻。黑色虬枝上密密的白花让我想起夏夜里漫天的繁星,眨一眨眼,它们仿佛就要向人蜂拥而来。

  相较于其余三季,冬天实在是萧瑟而寂静的。然而落雪天就完全不一样了。我们绑好围巾戴上手套换过雨鞋,兴奋地跑出家门。在土丘上抓起一把雪,抟成球,远远扔向沉睡的田野。到水塘里敲下一块冰,拔一根稻草管子用力吹出一个圆圆的小孔,再用草绳拎起来一边走一边“当当”敲着。最喜欢的,是找一块空旷的雪地,几个人排成行“一二三”一齐扑到地上,起来后雪地上就有了姿态各异的一列人形。玩得久了,热气渐渐在身上腾起来,一眼望出去,远山近舍全部白了头,竹子被雪压弯了腰,电线上也簌簌坠下雪来。老外婆家的梅花映着雪色,像画一样好看。花蕊上透出淡淡的绿意,莹洁晶亮。我央请叔外公(就是老外婆的儿子,其实当时他还很年轻)折两枝梅花给我,冷风里抱梅回家,幽甜的香气游丝般钻

分类:念奴娇 | 评论:2 | 浏览:9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年最早的凤凰花

今年最早的凤凰花

 

跑遍半个广州城,这是最早开的几朵。

分类:念奴娇 | 评论:4 | 浏览:6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近端午

近端午

 

近端午

 

茉莉开出一球球白色香花。

 

分类:念奴娇 | 评论:0 | 浏览:4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查子 两个

朝来翠鬓慵,漫倚晴窗后。嫩影逗闲思,帘薄花光透。

待将新袷衣,细结同心扣。忽念浅情人,针滞春山皱。

 

清夜落桐花,风净香欺袖。蛙语仄平闻,似说愁依旧。

独酌意徘徊,终负青梅酒。纤月上窗棂,映我如春瘦。

分类:念奴娇 | 评论:2 | 浏览:4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桐花夜落

桐花夜落

 

清明节甫过,豆瓣上一位友邻将签名换成“桐花夜落”。暮春的午后,一瞥之下,这四个字令我几乎不能自持。四月是桐花时节。我曾无数回看过淡月下的泡桐花,团团的腻云紫雾,迷离似幻,隔近看花葩历历,却又是清媚动人的。夜气温净,益发烘托出烂醉的花香,闻久了简直让人神思恍惚。漏斗型的花朵不时自高处“吧嗒”落下,仿佛静夜一声幽微的心跳。

 

桐花是清明节气之花。《周书》记载:“清明之日桐始华。“二十四番花信风”之说中,清明节气“一侯桐花,二侯麦花,三侯柳花”,桐花可算是清明的标志。柳永有一首《木兰花慢》,咏北宋都城清明节之胜状,起句便是“拆桐花烂漫,乍疏雨、洗清明”。“拆”即绽开之意,句中清景饱含明净的水气,简直可以将眼睛洗净。唐代权德舆有《清明日次弋阳》诗,亦提到桐花:“自叹清明在远乡,桐花覆水葛溪长”。长长的清溪上,桐花有意随流水,也是静美又拨动心弦的景致。因清明时节已是季春,桐花的开落自然又常与伤春情绪交织在一起。方回《伤春》:“怅惜年光怨子规,王孙见事一何迟。等闲春过三分二,凭仗桐花报与知。”杨万里《过霸东石桥桐花尽落》:“老去能逢几个春?今年春事不关人。红千紫百何曾梦,压尾桐花也作尘。”一树桐花如梦,而后落尽成尘,总不免让人生出花落水流、春去无踪的感伤。

令人迷惑的是,以桐为名之树众矣,桐花究竟指何种桐树的花呢?被呼为桐的树木中,名气最大的当属梧桐(青桐),许多人便以为桐花即梧桐之花。但梧桐花开在夏季,是淡黄绿色的小花,毫不显眼,与开于清明时节且烂漫美丽的桐花形象显然不符。其实,自诗人的刻画描摹里,可知桐花所指主要为泡桐(白桐)花。唐代崔橹《题山驿新桐花》:“雨余烟腻暖香浮,影暗斜阳古驿楼。丹凤总巢阿阁去,紫花空映楚云愁。”紫色且芬芳,正是泡桐花之特色。元稹与白居易有数首桐花酬赠之作,元稹的《桐花》诗有句:“胧月上山馆,紫桐垂好阴。可惜暗澹色,无人知此心。”白居易《答

分类:念奴娇 | 评论:2 | 浏览:5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2页/25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