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
  • 总访问量:521838
  • 开博时间:2008-09-01
  • 博客排名:第2605位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18

左尚银

2019-10-09

曝光爆料

2019-08-24

杨和刚

2019-08-21

歪果果2019

2019-08-15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博客门铃
博文

这病儿好难担待

 黄昏时下起大雨,而且,终于,起风了。
 这几天,“黑格比”未到,整个广州做成偌大的“桂花蒸”,屋里屋外都透不过气来。偏就病了。咳了几天,吃的药倒比饭多,连最怕碰的京都念慈庵枇杷膏都捏着鼻子吞下去了,半口辣椒也不敢吃,那病却不见好转,连觉也睡不踏实。说好长假去阳江呢,看海,吃海鲜,我只不知道,若是这病不好,如何去得?人一病,情绪也起伏,听不得闲话,还总想找由头跟人生气。啊,我也知道自己没有道理,找完茬,心里其实还担着对方的委屈,那难受,便又多添了几分。
 这病儿何曾厉害,这病儿好难担待。
 夜里咳得睡不着,便起身开灯看《千江有水千江月》。这几日,这本书一直放在枕边,闲时便看。看到书里一个情节,大信说,“千江有水千江月”虽是偈语,其至情至痴却同于李商隐的“深知身在情常在”。我不禁惊且欢喜:这样的悟性与深情!书里说,贞观听到这话,“有若火炬照心”,“心地光明”。那种好,病中的我却不知道该怎样说。

 昨天下班从区府南门走,又看到路边绿化带的小白花。粉白花朵,繁盛的叶。我叫不出花名,只知道她们啊,此起彼伏地,自开自谢地,寂寞地,开了一个长夏。



分类:念奴娇 | 评论:0 | 浏览:5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千江有水千江月

 前两晚照过我的月光似乎一直不曾散去。一大早,L便发短信来,说有两本书要推荐给我。过去一看,果然有一本是《千江有水千江月》,我找了好久却未曾找到的书。当下遂急急翻开,读一两页便知果真是好。好的书如同有缘人,初晤便心中欢喜,却又说不出这欢喜源自何因。
 陶醉了一阵,我终于忍不住问L:“这书......要还的么?”他竟说:“最好是还我啊,不过时间不限,你看多久都行。”我立即开始无赖:“那我看一辈子好不好?”他便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
 捧着书回办公室,半路停下来翻到结尾,却是这样一段话——

 孩子像兔子一样窜开,一下就不见了身影;贞观抬头又见着月亮:
 千山同一月,万户尽皆春;
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 她要快些回去,故乡的海水,故乡的夜色;她还是那个大家族里,见之人喜的阿贞观——
 所有大信给过她的痛苦,贞观都在这离寺下山的月夜路上,将它还天,还地,还诸神佛。

 ——那温柔地叩动灵魂的句子。忍不住抬头,碧空湛湛,飘荡大朵的云。天仍是热,却依稀可以呼吸到初秋爽恬的气息,紫薇花枝轻轻摇晃。我一个人站在风里默想那千江有水千江月的清嘉景致,不禁微微笑了。



分类:青玉案 | 评论:2 | 浏览:6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但得连理青葱在,不向人间露白头

窝在家里看戏,龙剑笙、梅雪诗为纪念仙凤鸣剧团成立五十周年演出的全本《帝女花》。
 是前年的戏。还没看已然心生感慨,2006年,仙凤鸣成立五十周年,“雏凤”都年过花甲了。任姐已离世17载,唐涤生去得更早。相思有人人不在。
任白在舞台上的风采是无缘一睹了,只能通过旧旧的电影胶片一次一次去领略那千载难逢的美。今时今日,能听到雏凤之声也是福分了。
说真的,龙梅演任白的戏宝是很“吃亏”的。任白高山仰止,有任白珠玉在前,观众的耳朵和眼睛不知有多挑剔。毕竟,任白的戏宝都是唐涤生为她俩度身订做的,在唐涤生的心里和笔下,任姐就是周世显,九姑娘就是长平。而龙梅演得再好,也容易让看过任白《帝女花》的人觉得她们不过是在演任白二人。
可是刨刨和阿嗲做得认真,认真得几乎紧张了。
阿嗲的天生条件无法与仙姐相比,她硬是凭着那股韧劲唱到至今。舞台上,阿嗲倾力演绎,可是她的状态并不是十分好,据说是身体不适。嗓音明显受了影响,高音处几乎立不住,因为体型较从前有了较大变化,身段也重拙了。《香夭》一段,世显唱到“明朝驸马看新娘”一句时,用手轻轻挑开长平的盖头,长平则仰头朝世显一笑。在任白59年的电影《帝女花》里,仙姐的那个笑深情、妩媚又凄凉,看得人心酸,龙梅76版的电影里,阿嗲凄然一笑也有仙姐的几分神韵,这次在舞台上,阿嗲的这个笑明显马虎了,没有彰显出感情的层次。可是,阿嗲毕竟是爱戏如命的专情女子,整体上看,她仍是尽力的。喜欢某次专访中她说“从未想过会出名,只要有戏做就好”时那种甜蜜蜜的笑容。
而刨刨,刨刨是一个奇迹。62岁,在台下依然是清秀的美人,台上,她仍然是那个深情而刚直的翩翩美少年。寸心盼望能同合葬,鸳鸯侣双偎傍,泉台上再设新房,地府阴司里再觅那平阳门巷。这么多年过去,她的体型和身段几乎没有变化,要说变,就是声线浑厚了,唱腔深沉了,少了当年的稚嫩,多了一份绵里藏针的力量,一个做手、一个台步皆见功力。《香夭》的最后,世显与长平依偎在含樟树下闭目而逝,那一刻,觉得刨刨真是美,可惜观众的掌声响起得太早,破坏了那份凄美的意境。
谢幕时,刨刨与阿嗲一左一右搀出身着黑色套装的仙姐。刨刨泣不成声,率真如刨刨本该如此。观众席上有人举着写有“万人迷刨刨”的字牌左右挥动。仙姐没有哭,这个要强的女子,唇边一直挂一个浅浅的笑,笑里边藏着与生俱来的那份傲。
舞台正中悬挂的素净牌匾依然让我心跳。是两张折扇叠合成的图案,上面白底书蓝色的“任”字,下面蓝底书白色的“白”字。
那是世间不老的传奇。




合欢与君醉梦乡,碰杯共到夜台上。百花冠替代殓装,驸马枷坟墓收藏。相拥抱,相偎傍,双枝有树透露帝女香。帝女花长伴有心郎,夫妻死去与树也同模样。




《西楼错梦》的海报。看刨刨帅得......
分类:画堂春 | 评论:0 | 浏览:13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重葛

区府一角的墙边,九重葛开得烂漫。下午半明半暗的天光中,我怔怔看了许久。寂寥光影里,紫色与粉白的花一朵挨着一朵。隔远看,逶迤的长枝如瀑布倾泻而下,水流无尽。
其实,在南方,人们更喜欢叫它簕杜鹃。它还有一个别名叫三角梅。我却更喜欢九重葛这个名字。第一次见到它是在深圳,在深圳盘桓两年,始终没有喜欢上这个城市,却记住了九重葛。它的花期能从每年的10月延绵至翌年的6月初,记忆里,它终年都在开着花,在我的身后。每每走在路上,身后的墙上和栅栏上总是开满九重葛,不用回头我亦知道它们在开花,赤彤朱丹的一片,似要牵住谁的袂,又似在燃着谁的心。
晋如曾在深圳海边住过两个月,从住处上山一路都是红桑。据说这便是他的词集《红桑照海词》得名的由来。我在深圳两年,却只知九重葛,不知有红桑。尽管如此,读到晋如那首《浣溪沙》的“红桑照海梦醒时”一句,却仍旧伤感得不能自已。我总是不知该如何面对梦醒时的寥落。没有见过红桑,但我能想象它繁盛连绵的样子,因为九重葛亦是如此。南方植物少有北国花木的古典、疏朗与清雅,却有一种摇撼人心的力量。

傍晚下班回家,依然买了姜花插瓶。天仍是热,向晚的风里,洋紫荆的碧绿枝叶却分明在轻轻摇曳。推开窗,只听得啾啾鸟声——鸟儿也归巢了么?





分类:满庭芳 | 评论:3 | 浏览:7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2页/25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8 29 30 31 3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