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519726
  • 开博时间:2008-09-01
  • 博客排名:第3124位
最近访客

虞儿2017

2017-09-08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金缕鞋》

  

入夜,反反复复听一首旧歌《金缕鞋》,上世纪七十年代台湾民歌风,歌词改编自周梦蝶诗《关着的夜》,主角是聊斋里的小女鬼连琐。《金缕鞋》一共三个版本,杨祖珺、刘蓝溪、孟庭苇都唱过,杨娇俏,刘幽婉,孟庭苇的版本则是我最喜欢的,几乎不带人间烟火气的清丽。

如果说新诗诗人中还有几位能打动我的,惜字如金、长相气质皆枯寒萧瑟的周梦蝶便是其中之一。周的诗有一种经得起咀嚼的寒瘦清奇。除了《关着的夜》,诗集《还魂草》里还有好些鬼诗,触目可见荒烟蔓草、白杨寒鸦一类的词汇,让人联想起鬼才李贺。所不同的是,青铜古剑般的李贺应了诗谶,早早便乘鹤西去,一直瘦骨嶙峋孤绝沉郁的周梦蝶却活至耄耋方化蝶。

人远天涯远?/若欲相见即得相见/善哉善哉你说/你心里有绿色/出门便是草/乃至你说/若欲相见/更不劳流萤提灯引路/不须于蕉窗下久立/不须于前庭以玉钗敲砌竹/若欲相见/只须于悄无人处呼名/乃至/只须于心头一跳一热/微微/微微微微一热一跳一热。(《善哉十行》)

其实我更愿意以《关着的夜》里的句子,来送别渐行渐远的诗人:再为我歌一曲吧/再笑一个凄绝美绝的笑吧/月亮已沉下去

分类:青玉案 | 评论:1 | 浏览:5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刹舜华

一刹舜华

 

  其实我从未亲见某一朵木槿花朝开暮落。小时候木槿不稀罕,外婆的邻居,就是四叔爷爷家屋前水塘边就有一大棵,整个夏天紫光潋滟,每天都开满满一树。粉紫的五瓣花开得碗口大,花心处一圈深紫红,饱满的白色花蕊一支挺秀。那时并不晓得每朵花都已不是前一日的。湘中人家爱用木槿作篱笆,木槿又被叫呼作篱障花,好看亲切却不矜贵,长夏一道一道轻红淡紫的花篱,映着白墙黑瓦,是潇湘的洒落风神。

  诗经时代的人们已经用木槿花比喻美人。有女同车,颜如舜华。有女同行,颜如舜英。舜华与舜英都指槿花。为何曰“舜”?“舜”指极短的时间,木槿花只有一天寿命,是以又名朝开暮落花。花本易谢,让人联想到锦瑟华年的飞逝,短命的槿花更让人惕然心惊。“采采荣木,结根与兹,晨耀其华,夕已丧之。”陶渊明看到槿花开落,终于悟出人生若寄,憔悴有时。义山借槿花感叹红颜易老芳华刹那,“风露凄凄秋景繁,可怜荣落在朝昏,未央宫里三千女,但保红颜莫保恩。’其实自整棵树看,木槿一夏都繁荣,花期长,此起彼伏生生不已。”占破半年犹道少,何曾一日不芳来

分类:念奴娇 | 评论:2 | 浏览:3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梅树边

在梅树边

 

  今年第一次到萝岗香雪,梅花才刚刚开。花开得疏朗,比密挤时更加淡雅秀丽。一粒一粒明晰的白花仿佛十万星辰,渐渐沁入靛蓝的天幕中。蜂蝶闻到早梅的香,成群结队地赶来了。梅林中常见一种彩蝶,黑底上撒着橙红鹅黄蛋白的斑点,停落在白梅上恰恰相宜,是秾蝶恋素花。

  梅花难拍。交错的枝枝丫丫扰乱背景。后来在园子一侧找到一面苍青的中式砖墙,墙边几株大梅树,心下窃喜,遂一心一意拍我的古典清逸折枝梅。拍了这么多年梅花,就数这几枝好看。古朴的静色背景烘托出横斜的枝晶莹的瓣,照片仿佛闻得见香气。

  梅树在南方才种得活。张丛碧曾自江南移植四株梅树到北京寓所,最后只活了一株。他填词说是“霜寒忒恶,倚修竹衣单袖薄。似明妃,胡天不惯,抱恨向沙漠”。邓云乡是北方人,初次看见的梅花是自花局子买回的盆梅,须摆在室内,让阳光照着,屋里的热气蒸着,才又香又艳。梅花也怕冷,所以在江南和岭南才开得好。屈大均在《广东新语》里很骄傲地记录:“梅花惟岭南最早”,“吾粤自昔多梅,梅祖大庾而宗罗浮。罗浮之村,大庾之岭,天下之言梅者必归之”。“自大庾以往,溪谷村墟之间,在在有梅。而罗浮所产梅花,肥大尤香”。萝岗香雪最早的梅香就来自庾岭。南宋萝岗名士钟玉岩告老还乡时路过大庾岭,带回大批梅树幼苗,遍植萝峰山上。他自己在梅树边讲学。几年后梅树长大成林,开此地香脉。钟玉岩想必是个生动有趣的人物。他并非文弱书生,任福建参议时,日本船只时常到厦门沿海一带骚扰抢劫,他组织乡勇多次击退倭寇,因此受到嘉奖,升任朝议大夫。一手变出一个梅林,其间的快乐或许不亚于讲学时听众如云。宋人都没命地爱梅花。

  关于罗浮梅花,则有一个著名的梦。唐代柳宗元《龙城录》里有一则异闻《赵师雄醉憩梅花下》:“隋开皇中,赵师雄迁罗浮。一日天寒日暮,在醉醒间,因憩仆车于松林间,酒肆旁舍,见一女人,淡妆素服,出迓师雄。与语,但觉芳香袭人。至酒家共饮,有绿衣童子,笑歌戏舞。师雄醉寐,但觉风寒相袭,久之东方已白,师雄起视,乃在大梅花树下。上有翠羽啾嘈,相须月落参横,但惆怅而尔。”张岱《夜航船》也收录了这个故事,名为“林间美人”。中国古代有不少花妖鸟怪幻化人形的传说,这一则难得是干净,邂逅美人不过醇缪对饮,一旁起舞的童子是枝上翠禽

分类:念奴娇 | 评论:4 | 浏览:7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从线条开始

春天是从一组线条开始的。摇漾春如线,展尽黄金缕,还有以天幕为画布,一笔一笔勾勒或繁复或简练春心的硬朗枝柯。兴冲冲入得园林,看到的是大片草稿般的线条,喜悦却因此更盛。因为风清,因为天净,因为知道线条里蕴藏着蓄势待发的生命,因为花开迟恰好让惜春人窃喜不已,妥妥放下一颗心。

 

春天从线条开始

 

 

春天从线条开始

分类:念奴娇 | 评论:3 | 浏览:5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李劼先生关于诗词的通信

  

李劼先生:

无意间在您一条微博的评论里提及我对诗词的一些看法,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诗词的讨论。有意思的是,最终您也参与了这场讨论,“闲话唐诗论宋词”,认真将相关体会写成文章与大家分享。首先要感谢您的热情回复;其次,让我欣喜的是,我发现在许多观点上,我与您自不同角度出发,却不谋而合,能与同道者探讨分享,不亦快哉!因此,我也将我的一些浅见连缀成文,与您分享。

 

为何说在许多观点上我与您不谋而合呢?您说,“就总体而言,唐诗主气,阳刚,具男性特征。宋词主情,婉约,有女性风姿。”这表明您是赞同“诗庄词媚”的说法的。我一向认为,诗词起源不同,自一开始所表达的内容、所担负的功能不同,因此体性有别。诗厚重古拙,苍茫庄重,词温雅尖新,细巧绰约。王蛰堪先生在《半梦庐词话》中曾打过一个有趣的比方:“诗如苍颜老者,词犹美艳少妇”。此喻虽非百分百贴近,却自有道理。因此,我认为婉约才是词之正体,反对以粗豪入词,也不认同将词分为“豪放”、“婉约”两派的观点。关于苏词与辛词,您在文中从自己的视角做了精彩的论断(您对于苏词的观点,我在《论红楼梦》一书

分类:念奴娇 | 评论:0 | 浏览:4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临江仙

临江仙 紫荆花雨

馨雨漫天翻似醉,斜枝半掩晴空。冬阳人意两朦胧。眼前迷蝶梦,袖底落花风。

望尽绯烟情寂寂,新愁又上眉峰。飘英替我思无穷。殷红千点泪,洒遍碧江东。

 

临江仙

分类:长相思 | 评论:1 | 浏览:8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东山魁夷《月夜樱花》

  

东山魁夷《月夜樱花》

 

东山魁夷《月夜樱花》。圆月被夸张到疑似舞台布景的程度,幸有苍绿树影掩映,才将冰轮推作背景,且如真如实人间。令我折服的是樱花的设色。月光会将一切涂上蓝调,淡粉也就顺理成章变幻为染着紫意的雪青。白昼的花发如狂在月华里收敛成如梦如幻的空灵冰静,静安的词改一改便是:纷纷凉月,一院樱花雪。

分类:青玉案 | 评论:0 | 浏览:4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好

冬日的清寒才更衬出粉色系的好。浅浅一笔嫩晕让人迷醉地忆起从前细柳风中的桃花水,草药香里更是藏着整个山岗的馥郁芊绵。忽然明白为何爱摆弄花草了。眼前只寥寥几枝,却总指向阔大无边的缘起之地:远山含黛,碧水轻涟,繁花如海,微微树影惊动春心。美好情感里都暗藏乡愁,绛珠吃一大惊,暗道“何等眼熟”,不也正是恍惚记起了灵河岸边三生石畔,还有那个不能忘却的熟悉身影。

今日花好,人间有信,而世间有你。

 

花好

分类:念奴娇 | 评论:0 | 浏览:2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2页/25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