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5199
  • 开博时间:2008-08-2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七律 辞乡

  拜别高堂返粤疆,

  登车顾盼复彷徨。

  宾朋慷慨捐佳酿,

  橘柚凋零挂早霜。

  一介书生空许国。

  十年异地苦思乡。

  明朝有幸圆幽梦,

  莫把豪情寄八荒。

分类:小说 | 评论:4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律 南岭春来早

五律  南岭春来早

南岭春来早,苍茫雾雨蒙。

暖风熏柳色,老树绽花红。

渡口穿云燕,清江羡转蓬。

渔家歌近岸,惊鸟刺天穹。

分类:诗词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呼噜

  

小呼噜摧眠,大呼噜摧命。有的呼噜,声震林木,如同几万把利锯同时开工,让人纠心大兴安岭森林命运。有的呼噜,千回百转,高亢处排山倒海,低沉处气若游丝。旁人恐他接不上下气时,敦料瞬间却遭五雷轰顶。有的呼噜只是耗电:一位仁兄住酒店,结果走廊上所有的声控灯亮了整整一晚。

分类:札记 | 评论:0 | 浏览:1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爷爷辈们的那些事,你会喜欢的(十三)

   看来,过山风粗中有细,他在汇报中一是明确告诉上司,不是手下无能,而是山民太厉害了。二是他没有写自己那些见了美女就不要命的不争气手下。如果如实汇报,过山风没准会被曾剃头的弟弟曾国荃直接给剁了。更有意思的是,过山风的老婆秀姑反在大山中被边胡子掳走了。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过山风打掉牙往肚里咽,不敢汇报,又报不了仇。此事最后不了了之。
   自此,没有人敢轻易到“百日岔”。听奶奶说,柳树下村“糖饼张”去过“百日岔”也遭遇过边胡男,但却落下个笑柄。
   “糖饼张”是我们那里方圆百里出了名的糖佬,他熬的米糖甜而不腻,脆滑爽口,老少都很喜欢,是过年送节或新女婿讨好丈人、丈母娘的名优产品。“糖饼张”的糖饼半斤一个,从不会短斤少两。“糖饼张”生意做到后来,糖总是脱销,所以他平日是极少亲自挑担卖糖的。不知是对自己的糖饼高度自信还是对“百日岔”的传说半信半疑,反正“糖饼张”终究是去过“百日岔”的。
   有一天,“糖饼张”挑着一百好几十个糖饼一步三颤地来到了“百日岔”。买卖人一来,照例会引来众人围观,其中也包括没出去砍树种地留守在家的边胡男。有一边胡男问“糖饼张”这糖
分类:小说 | 评论:3 | 浏览:2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公园里的便衣犬

   笔架山公园有十几个足球场大小,远远望去,有山有石、有坡有坪、有树有竹,更有一凉亭翼于小山之顶,蓝天白云之下,白墙红瓦的小凉亭酷似蓄势待飞的丹顶鹤。纵观整个园林,小巧玲珑、四方盈绿,天然小家碧玉。
   实际上,公园离我家不远,几次想去拜会,但因慵懒成性,举足之劳的事就这样一拖再拖。
  有一次,朋友来联系工作要住些时日,怕他憋闷,我便借机热心地向他推荐近在咫尺的笔架山公园。想不到两天后,朋友回说,你的那位小家碧玉丹顶鹤处处都是狗屎,只能远观,不能近瞧。当时我以为朋友山水看多了,对芳草鲜花难免审美疲劳,也就不以为意,哂笑一声了之。
   因久坐书斋缺少运动,觉得衣带渐紧,忽一日想找个地方锻而炼之。经过深思熟虑,择黄道吉日直奔公园。入园后,才知道朋友所言非虚:但见绿茸茸的草地上,过期的、新鲜的,风干的、湿润的,粗细不等的狗屎分外招摇。沿公园右行50米的草坡上,竟赫然开有一畦菜地,伴着阵阵黑烟,菜地边上正在绕灰积肥。这那有小家碧玉丹顶鹤的影子?这分明就是一个头上长疤、满身疥癣的流浪弃儿。
   绕公园不到半圈,就碰到5条成年狗。其中一条小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2 | 浏览:2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浪淘沙·乡愁

  

故友遇他乡,黯然神伤,几回梦里见爹娘。“夜阑长街应弃酒,难解愁肠。”
    旧事总思量,射虎孙郎,吹箫击鼓舞平冈。百度轻狂图一笑,五柳东床!
  

分类:诗词 | 评论:2 | 浏览:1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母骂如歌

   工作太忙,妻子身体又不适,这边一个电话,江西老家那边父母当即就叫弟弟托人买好了火车票,火急火燎地从千里之外赶来广东。
   六十多岁的老母亲瘦了许多,头发也是白多黑少,反应也有些迟钝,说话有些颠三倒四的。在与我交谈时,我每一句话她都仔细地听着,有时没听清楚,也装做听清了而唯唯作答。
  母亲闲不下来,总是叮嘱我将换下的衣服交给她洗,生怕我丢进了洗衣机里。拿到衣服后,母亲在水池边很有条理地搓洗着,一幅开心的样子,话也就开始多了起来。看到现在的母亲,整个一澎湖湾的外婆模样,真想像不出她年轻时火爆生猛的样子。
   若干年前,母亲以每隔一年就生育一个的速度,多快好省(即数量多、速度快、质量好、成本低)地一口气生下了俺兄妹六个,中间四个妹妹,我和弟弟一头一尾。要说母亲的脾气,那可与她的生育能力有得一拼,真是火爆得紧。
   母亲很少与村里人红脸,她的火爆脾气对内不对外。她脾气一上来,就喜欢骂我们兄妹。她骂人也从不讲章法,有的是从邻居大婶那里顺便“COPY”过来的,有的则是她自己的发明创造。在外人看来,母亲的骂人近乎诅咒:比如“短命鬼、化生鬼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3 | 浏览:2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爷爷辈们的那些事,你会喜欢的(十二)

   当年曾国藩在围剿太平军时,有一小股部队曾与百日岔的边胡子们遭遇过。这小股部队的头领外号“过山风”,本来是冯云山从广西十万大山一个山村带出来的,后战败被曾国藩收编。当初,过山风自恃勇力过人且在山里长大的,跟本没有将这帮边胡子山里娃娃放在眼里。只是他手下一些没出息的兵丁一路征战没太见过美女,猛一见到清水出芙蓉的天然绿色美女,自然是不要命,将边胡男们忽略不计直接从眼中屏蔽,一个个流着哈喇子直扑美女。无奈这屏蔽不等于永久删除,边胡男本着“男为美女死,鸟为粗粮亡”的自然规律,以更不要命的精神PK另一伙不要命的。
   要说这伙清军东征西讨,那也是打过无数大仗恶仗的,对付这些山野村夫按理说应该是绰绰有余的。但有一点是“过山风”没有注意,这是在大山深处“百日岔”。清军使的兵器多为长矛大刀。而在怪石和乱树丛中,这些长兵器还不如烧火棍。再看看这些边胡子,使的是深山砍树劈柴的短斧。还有一宗,边胡男熟悉地型且善使小飞刀。说是飞刀,其是就是普通的单刃剃须刀。后人解释,这可能是边胡男们为保持发型新鲜,平日要相互剃头修脸,大部分人身上均携有此物,平时把玩中也就顺便练就飞刀夺命才神技。可怜“过山风
分类:小说 | 评论:2 | 浏览:2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爷爷辈们的那些事,你会喜欢的(十一)

  其实“百日岔”的两张名片应是“边胡子”和土匪(为了节约标点,以下“边胡子”均不用引号)。
传说“百日岔”真正的土著是一伙边胡子。何谓边胡子呢?就是成年男子一边留胡子,一边没胡子。如果再要形像一点,那就是一老爷们左边蓄胡子酷似阿凡提,右边全部剃得溜光活象陈佩斯。别看 “百日岔”里的这些边胡男装扮另类,但人人刚猛、个个精壮。也许是物竞天择之故,他们长得腿短臂长。要换成今天这些男人肯定是考不到驾照的,因为他们全是一些腿短够不着油门,而脑袋却要冲破车顶的主。不要以为长成这样是畸形啥的,这些人是适者生存的结果。在群山峻岭之中,无需走太多路,但必须过很多山。长成这样走平地也许甘拜下风,但要论翻岩过岭、上树攀藤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百日岔”的男人生得有些惊世骇俗,但女人们却个个貌美如花,按爷爷的话说,个个长得像喵喵。真是“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呀,阿里山的少年壮如山唉。” 
据传,这些边胡子是陈友谅手下大将张定边的残部。当年陈友谅与朱元璋大战鄱阳湖,混战中,陈友谅头部中流矢身亡,造成全军覆没。张定边虽身披百矢,亦冒死黑夜驾小舟,载陈友谅遗体,护谅之子陈理奔武昌,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2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爷爷辈们的那些事,你会喜欢的(十)

  
   据说,爷爷因为经常性的漏嘴说出了“这个,我知”,所以经常性的挨抽,挨抽的次数多了,手皮和脸皮也就并驾齐驱地跟着厚了起来。据奶奶说,爷爷胆子大也是抽出来的。
   爷爷他们日子过得殷实与他的胆量有直接关系。当时,青花镇民间有一家陶瓷作坊会烧制康熙时期贡品“美人醉”柳叶瓶。美人醉柳叶瓶以红色为主色,红色中又带有绿色的苔点,真是“绿如春水初生日,红似朝霞欲上时”,就像是美女喝高了时的小脸一样,真是人见人爱,不愧为陶瓷中珍品。
   大凡珍品总会摆点谱的。这款柳叶瓶不但要用上等的瓷土塑它美人胎,而且要用高档木柴制它美女衣。
  柳家湾东三十里,有大山坞叫“百日岔”,“百日岔”产一种“狗骨树”,这种狗骨树喜阴凉、多生长在背阳的悬崖上。它质地坚硬,敲击时,有金石声。所有狗骨树名字虽俗,但性格冷傲。
   “百日岔”产的狗骨树才能烧制出上上等美人醉。普通的木柴烧制出来的“美人醉”要么色彩毫无生气像个弃妇,要么缺鼻子少眼睛像个丑女。
   进“百日岔”没有正经的路可走,要沿小溪围着各种各样大而奇怪的石头不断峰回路转和柳
分类:小说 | 评论:2 | 浏览:2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3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