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的角度天涯名博

只要心是自由的,处处都是海角天涯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9
  • 总访问量:481092
  • 开博时间:2008-08-18
  • 博客排名:第3099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瞬间 片段 永恒

(为《水韵》杂志“光影二十年专刊”所写。)

瞬间  片段  永恒 瞬间  片段  永恒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0 | 浏览:1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青莞草悠悠情

(为《水韵》杂志“莞草专刊”写的卷首语和正文。)

 青青莞草悠悠情

卷首语

 

城因草名。这很有趣,也很独特。

 

比起北京、上海、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摄影是什么

(我为本镇《水韵》杂志“光影二十年专刊”写的卷首语)

 

摄影是记录。人们用镜头如实记录风光、生活、事件、表情,相机是冷静客观的眼睛,是忠实的静态画面记录者,它将看到的事物原封不动地记录下来,变成静态的照片,供人们在事后翻阅、欣赏、研究、回忆、感慨。

 

摄影是表达。照片是无声的,却又是包含着丰富的语言的。每位摄影者在按下快门的一刹那,都想表达某种思想、观点、情绪,虽然受水平和器材差别的影响,表达的效果有高下之分,但表达与摄影时刻相伴。

 

摄影是探索。无论是摄影器材、技术,还是表现形式、艺术流派,摄影作为一门学科,不断在探索着。在光与影的世界里,摄影之路永无止境,每位摄影者终其一生,无法到达摄影的终点站。

 

摄影是生活。摄影自从其诞生的那一天起,就与人们的生活紧密结合在一起。摄影表现生活,摄影题材源于生活,摄影给生活带来欢乐。对于很多人来说,摄影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元素,如同阳光、空气、水。

&n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1 | 浏览:1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年献词(完整版)

像准时运行的列车,2018年即将离站,2019年准备进站——不管你是否愿意、是否留恋,旧的一年悄然离去,新的一年呼啸而来,你必须换乘,运行时刻表由不得你安排。

 

在这辞旧迎新的时刻,我衷心祝福大家新年快乐!

 

也许,这一年我们过得并不完满、并不如意、并不开心。也许,在2018年,有人失去亲人,悲痛欲绝;有人病痛缠身,愁容满面;有人事业遇阻,束手无策;有人考试失利,心灰意冷;有人失恋了,有人失业了,有人背叛了你,有人羞辱了你。不要紧,请相信,一切都会过去。

 

我们不得不承认,2018年的生活,有时是那么冰冷和残酷,一如昆山龙哥挥舞的砍刀,寒光闪闪;一如重庆大巴坠入的长江,阴气森森;一如川普挑起的贸易战,杀气腾腾;一如接连逝去的名人,游魂渺渺。人们光鲜的外衣下,往往隐藏着血淋淋的伤口和不堪一击的脆弱。

 

可是,大家都要笑着,掩盖锥心的痛和无解的烦恼。

 

石炭井,从建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2 | 浏览: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年献词

 

像准时运行的列车,2018年即将离站,2019年准备进站——不管你是否愿意、是否留恋,旧的一年悄然离去,新的一年呼啸而来,你必须换乘,运行时刻表由不得你安排。

 

在这辞旧迎新的时刻,我衷心祝福大家新年快乐!

 

也许,这一年我们过得并不完满、并不如意、并不开心。也许,在2018年,有人失去亲人,悲痛欲绝;有人病痛缠身,愁容满面;有人事业遇阻,束手无策;有人考试失利,心灰意冷;有人失恋了,有人失业了,有人背叛了你,有人羞辱了你。不要紧,请相信,一切都会过去。

 

我们不得不承认,2018年的生活,有时是那么冰冷和残酷,一如昆山龙哥挥舞的砍刀,寒光闪闪;一如重庆大巴坠入的长江,阴气森森;一如川普挑起的贸易战,杀气腾腾;一如接连逝去的名人,游魂渺渺。人们光鲜的外衣下,往往隐藏着血淋淋的伤口和不堪一击的脆弱。

 

可是,大家都要笑着,掩盖锥心的痛和无解的烦恼。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8 | 浏览: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漫谈石炭井的贼

矿上有句俗话:“十个煤黑子九个贼,一个不是贼下班带块煤”。这是形容煤矿工人以企业为家,不把自己当外人,发扬主人翁精神,从矿上顺些东西回家补贴家用。

 

六七八十年代,石炭井的条件太差了,各方面的物资都极度匮乏,莫说没钱,就算有钱也没地方买去。比如,自始至终,石炭井也没有一家卖水泥的建材店,那人民群众家里砌个炉子、打个地平,水泥是哪儿来的?再比如,八十年代,矿上开始兴起电视机,但那时还没有闭路电视,必须树立一根十来米的天线接收信号,那根十来米长的沙杆或钢管是哪儿来的?再说件小事吧,那时候很多孩子都是穿妈妈做的布鞋,做鞋底子的“皮子”哪来的?

 

这是特殊年代的特殊情况,无可厚非,说起来只是让人感到悲凉同情,而不是憎恶。所以,本文要写的贼,不是夹带两根劈柴三块煤的“煤黑子”,而是真正的贼——专偷人民群众私人财产的贼,让人憎恶的贼。

 

七八十年代,矿上的贼不少。那时候,有些小青年不愿意下井受累,好的工种又干不上,游手好闲,偷鸡摸狗,公私兼偷,也是有的。去矿上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6 | 浏览:1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此以后

母亲啊,我是你行走着的纪念碑!

——《怀念母亲》

 从此以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3 | 浏览:2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健身一年记

到今天,我们开始健身正好一年,弹指一挥间。

 

总结如下:

 

一、一、体重变化

 

去年开始健身的次日清早,我自己称的净重是88.8公斤。以后,我们都是清早起床上完洗手间后称体重,这样干扰因素最小,数据最稳定可靠。

 

今天早上体重是81.2公斤,最低纪录是6月23日的80.4公斤。最大减重数为8.4公斤。最近两个月一般是在81—82公斤之间浮动。

 

在健身之前,我靠晚上节食的办法,前年一年也减掉5公斤左右。也就是说,两年间,累计减重大约是13公斤以上。目前体重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结婚前的体重。BMI指数从26.2降到了24,从超标回到达标状态。

 

裤子淘汰了一批,去买了几条新的,很快,裤腰又肥了。最初系的一条打孔的腰带,如实记录了腰围的变化,以前最常用的孔有明显的痕迹,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1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荒漠中的清泉:石炭井新华书店

 

 

半年来,拉拉杂杂写了一些关于石炭井的文章,涉及到许多事物,但有一个主题,我始终没敢动笔,这就是新华书店。

 

不敢轻易写它,因为,它是我心中的圣殿,是荒漠中的清泉,是黎明前的启明星,是带给石炭井子弟希望的窗口。直到今天,我仍未完全想好该怎么写它,但内心却不时有个声音在催促我赶紧写。

 

新华书店是何时建立的,我不知道。在我的记忆中,从文革末期,它就一直在那儿——石炭井新华北街十字路口。

 

新华书店与我有缘。我的名字很俗气,跟建军、建国、刚、军差不多,重名者众。但是,因着新华书店,我觉得我的名字比那几个特别了些。时至今日,我向别人介绍名字时,都会说“新华,就是新华书店的新华!”这么一说,没有一个人不明白。

 

孩提时,母亲在新华北街日杂门市部旁边的压面房当班长,带着一群妇女压面条。我常常跟她去压面房玩,她同事阿姨家的孩子有时也会去玩,我记得崔月兰阿姨的两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8 | 浏览:1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萦绕我心的友情

海波是我最好的朋友,算是知己。海波是他的小名,他的大名叫XRF。

 

(一)

 

1985年,我在石炭井局二中上初二时,到了他们班,初见时对他印象很不好。因为他总是帮着一个伙伴对付我,我与他的伙伴有矛盾,但从未得罪过他,他何以要跟我过不去?我们的关系就一直这样僵持着。

 

因为我又瘦又高,一对大长腿,他给我起了个外号“丹顶鹤”,后来这个外号叫开了,也简称“鹤”,我则回敬他一个外号“雷子”(是听他说过香港人管警察叫雷子),后来他这个外号也叫开了。

 

(二)

 

一天课间,同学们都跑出去玩了,教室里没有几个人。他忽然走到我面前问:“听说你能把《射雕英雄传》里的诗词都背下来?”

 

我敷衍着说:“是。怎么了?”

 

他说:“我也特喜欢《射雕》里的诗,特别是那首——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0页/30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阿莲1666

2019-01-17

文锦书屋

2019-01-17

TIANBL

2019-01-17

Cynthia_X

2019-01-16

qqwweeasd

2019-01-16

2008_8_2

2019-01-15

老讨厌

2019-01-11

爱水意

2019-01-11

成都弹绷子

2019-01-11

西窗清月

2019-01-1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