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的角度天涯名博

只要心是自由的,处处都是海角天涯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52
  • 总访问量:461451
  • 开博时间:2008-08-18
  • 博客排名:第3342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难脱的枷锁

 ——读《万历十五年》的一点感想

 

“人生而自由,但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万历是明朝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共御宇48年。他幼年聪明仁孝,自言“朕五岁能读书”,而且情商也高,看到父皇在宫中骑马奔驰,他对爸爸说:“陛下是天下之主,独自骑马奔驰,万一摔下来怎么办?”这种寓批评于关爱之中的一句话,令皇帝大为开心。他不是陈皇后所生,但深得皇后真心喜爱,一个几岁的小男孩噼噼叭叭跑向皇后的寝宫去请安,那时想必他也是极欢快开心的。皇后在病中听到他跑来的脚步声,硬撑着起来到门口迎接他。从这个细节可以看出,他幼年是个多么可爱的娃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4 | 浏览: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借钱

      有感于容同学的大款同学借钱不还,遂为此文。共勉之。

 

长久以来,除至亲至信的人外,我很不愿借钱给人——不是我小气,而是借出钱后的感受,十分不好。

 

借钱者,往往在借前都是信誓旦旦,几天几天、几月几月,归期精准定位,只恨不能押上祖宗八代的信誉、人格党性作担保。钱一到手,轻者屡屡失信,归期变得模糊不清,重者跟你推三阻四,甚而反目成仇,倒似你欠了他的钱不还,无耻者还有玩消失的。钱一离你手,就如羊入虎口,牧羊人你再想让羊安全地虎口脱险,难度系数极高。把钱借给不靠谱的人,简直就像董卓把貂婵托付给吕布。

 

十年前,我手头有一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3 | 浏览:1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透支

    生活中有很多事情也是可以透支的。既然能透支,那就得归还,若逾期不还,不管你是有意的还是无意,都要加罚利息。

 

    我们小时候,矿上很多工人给老婆孩子农转非报户口时,为了让孩子多两年考学和招工的机会(八十年代考大中专和矿上招工都有年龄限制),往往把孩子岁数写小两岁。此举当时看,没有任何坏处。有些则是当时家长或负责户口的工作人员不认真,胡乱填的。谁知,几十年后,问题来了。我大舅哥,实际年龄是63年的,结果档案上是66年的,这就意味着要晚退休三年,这损失可挺大。大姨姐户口也是写小了两岁,也要晚两年拿退休金。我几个来广东的同学,户口也都写小了两岁,将来再赶上延迟退休,那都得六十好几还上班。

 

    我一朋友,十几年前,爱人评职称,按规定,大专毕业从教五年,只能评为二级教师,结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4 | 浏览:1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侄子

我有个大侄子,比我还大一岁,今年四十七了。

大侄子小名叫拥军,是我大哥的儿子,大哥与我同父异母,长我二十九岁。小时候,他总是跟着大哥到我家来,于是我们叔侄两个就总是趴在一起打扑克,玩金钩钓鱼,在冬日的暖阳下消磨时光。再大一些,大哥家当时还没有电视机,每个周末,拥军就会跟他姐姐妹妹一起来我家看动画片《森林大帝》、《铁臂阿童木》,如果还有时间,就会一起打弹壳。当时矿上有民兵,经常实弹演练,子弹壳不难得到,成了男孩们的玩具。

拥军从小对我这个小叔都是恭恭敬敬,不管有多少人在,总是喊我小叔。他在安徽老家生活过两年,所以带一点口音,把“叔”读成“鼠”,于是我就成了“小鼠”。三哥每次都打趣我们,跟拥军说,去,叫你耗子叔来。耗子,就是老鼠。

我们兄弟姐妹受火爆老爹的遗传和影响,大多脾气暴燥。但拥军受大嫂影响,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2 | 浏览:1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其实,你一直都很美

这句话,好象是一个什么广告片的广告词。借来用用。

 

初见时,是高三。她们那儿一帮同学到我们矿上来补习。她胖乎乎的圆脸,鼻子上架一副不合尺寸的大近视眼镜,占了半个脸。不巧的是,班主任偏把她分给我做同桌。当时,我觉得她长得可不好看了。

 

这是我对她的最初印象。不多久,我渐渐发现,她并不丑,仔细端详,还有一些说不上来的好看。再后来,我们恋爱、结婚、过日子。我是觉得她越来越好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8 | 浏览:2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状元们混得很差吗

最近几年,总听到一些论调,看到一些文章,大意就是讽刺历朝历代科举以及近三十年恢复高考以来的状元们如何“泯然众人矣”,仿佛状元们历来就是高分低能、走了狗屎运、瞎猫碰上死耗子。在打击状元的同时,必会举出一些不是状元而有卓越成就的人。

 

倘若这些人目的仅是想说明状元未必比不是状元们的进士(现如今就大约是名牌大学985的学生吧)更有成就,这我就不反对。但问题是,写这些文章的人,其目的似乎不止于此,他们更想宣扬读书无用论,想告诉世人:状元们混得还不如你这个家里蹲大学的呢。这就让人不敢苟同了,我甚至觉得这种用心很险恶,很毒害青少年。

 

状元是一个必然事件中的偶然事件,我不知道这个话这么说是否有语病?我的意思是:能考上状元的人必然是那一波最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1 | 浏览:1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世事难料

清明假期,除了每年例牌的塞车之外,最大的新闻应该是雄安新区吧。又看到一些网友写唐山大地震,或是缅怀离世的亲友。我也想起一些事,觉得人生其实真的很难讲清,往往是必然之中有偶然,偶然之中有必然。不计划不行,但往往计划没有变化快。

 

2006年,《南方都市报》出了一个“唐山大地震30周年祭”的专刊,厚厚一叠。里面讲了很多唐山大地震的故事,读来让人感到人生无常、世事难料。

 

故事一:地震前一天,有一个全国性的干部考察团刚从大寨之类的地方参观完,赶到唐山住下。晚上就发生了大地震,那栋招待所整个被震塌了。团里有一位老红军出身的干部,枪林弹雨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1 | 浏览:1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改地名

方才看新闻,有篇小文章《中国改名字最成功的一个城市》,说的是张家界,原名大庸,改名之后天下闻名。这个倒无所谓,反正原本大庸也不出名,改就改了。但也有大家熟悉的一些古地名,很多都改了,至于改的好不好,见仁见智,但我个人倾向于不要乱改为好,这样有利于推广和保留中国传统文化。有些改名是历史上发生的,难以追究,但近些年一些地方改名,则是利益驱动,主要是旅游等短线利益驱动。

 

让大家吐槽较多的失败改名有以下一些:

 

徽州,现名黄山。安徽之所以称为安徽,是因为安庆与徽州各取一字,合为安徽。为了旅游把徽改成黄山了,有网友讥笑: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3 | 浏览:1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涯石头记》第三回

         第三回  俏姊妹联手开夜宴   慈姨妈爱语慰痴鹏

 

      诗曰: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上回说到,杨鹏正与豆豆相谈甚欢,却听得爱姐姐叫豆豆乖乖开门。真是:芳容尚隐语已到,朱唇未启笑先闻。豆豆欢呼雀跃开了门,那爱姐姐款款进得门来,笑道:“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 杨鹏心中暗道:素闻天涯名媛爱水意姐姐才貌双全,今日得见,果非虚言。一面忙起身相迎,一面又仔细打量爱姐,有分教:

 

天上掉下个爱姐姐,似一朵轻云刚出岫,娴静犹如花照水,行动好比风扶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0 | 浏览:1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二回 痴鹏鹏飞赴成都府

第二回 痴鹏鹏飞赴成都府  聪豆豆演说爱厨房

 

真作假时假亦真,无为有时有还无。

 

上回说到杨鹏听罢爱姐姐一番话,又一头栽下去。猛一激灵——却原来是南柯一梦。平息静神,回味再三,终觉梦中所见所尝美食,真世间罕有之物也,辗转反侧,终不能寐,一把揪过父亲所赠闹钟,见时辰已过六点。

 

这杨鹏原是湖广一绅缙子弟,打小虽非锦衣玉食,却也是风流倜傥,衣食无缺,人家吃的他都吃过,人家见的他都见过,及成年又在武汉国子监游学几年,九省通衢之种种繁华,早已司空见惯,且又与济南府之林妹妹缠绵数载,遍游天下美景,兼尝天下美食。今番梦中尝过爱水意的美食,岂可罢休忘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5 | 浏览:2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3页/22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成都弹绷子

2017-05-23

wufuankang

2017-05-23

风吟烟雨楼

2017-05-23

宽怀天下

2017-05-23

tyrl200912..

2017-05-23

坐在角落头

2017-05-23

西窗清月

2017-05-23

TIANBL

2017-05-23

qqwweeasd

2017-05-23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