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无碍

我写,故我在;我不写,我也在。在写与不写之间任意,其形也在与不在,其神也无所不在。http://hompy.etang.com/xiashuguiQQ:86593953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19519
  • 开博时间:2005-06-23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飞越喜马拉雅

       之一:飞越喜马拉雅  
      
  老夏的山居生活本来该从上月就开始,偏偏这个月有几桩事纠缠,其中之一就是万老师相约赴尼泊尔走一遭。
  11月17日,一行16人聚齐于双流机场,乘上午的航班前往加德满都。中午时分经停拉萨,办理完出境手续,飞机稍为晚点便开始飞越喜马拉雅的航程,进入异国的天空。
  机上俯瞰喜马拉雅诸雪峰是本次旅行的第一景观。蓝天在上,机翼下巨峰如簇列阵而来,皑皑白雪银辉闪闪,气势庄严而震撼。世界屋脊就在我们脚下,逶迤连绵的雪峰中,那最高的一座就该是珠穆朗玛了。据旅行介绍,呈现在我们眼中的8000米以上雪峰共有好几座,只是我们分不出谁是谁,唯有珠穆朗玛只凭高度就能确定。可惜我的机上座位不巧,舷窗外正是机翼,不方便拍照,只能凑合着按两张,反正还有归程,或许能拍到好照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14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居隐逸首日报告

  
  
  老夏6月份因病住院,每天躺在病床上盯着输液瓶,心里就胡思乱想,于是就产生了一个念头:换一种活法,到乡下去隐居。出院后这个念头愈益强烈,遂四处寻找去处。经过几处选择,最后选定雅安许家湾。
  许家湾是一处农家休闲山庄,位于上里古镇与白马泉之间,距上里3公里,距白马泉半公里,一条小河刚好在这里拐弯,主人姓许,故名。选中这里,不仅是因为环境僻静,风光优雅,主人的热情厚道更占了很大的因素。在这里住下来,每天看看书,发发呆,想点要写的东西,甚是自在。





  窗外的小河
  
  
  于是,今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3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惊喜的不期之缘

  
  今天是一个值得特别记住的日子,因为,与两个人不期而遇的重逢都发生在这一天。
  先说一。上午去省博物馆参加纪念“五.一二”地震三周年大型摄影展开幕式,观展后正欲离开,在门口却被一个人叫住,一看,竟是北京某报记者余先生。2004年余先生与我一同参加广西一个学术会,之后去越南下龙湾,我们一直同住一间房,相处甚恰。此后各自南北,近7年来不通音讯,尽管其间他多次来川,甚至就在我上班的这幢大楼走动,却总是阴差阳错不曾照面,意外重逢,惊喜不禁,一次相处已是缘分,再次相见,说明缘分不浅。哥们风子系余先生好友,晚上请蜀九香啖火锅,闻我与余旧事,特邀同享,于是就有了第二桩事。
  餐后风子送余回酒店,我自打的回家。千禧大酒店门前,一辆的士见我招手缓缓停下。肚里装着4瓶啤酒以及无数牛肚鹅肠,我唯恐晕车,目不斜视正襟危坐,的哥不时随意闲谈,我只偶尔回应。及至半道,的哥一句现在已记不起是什么的话让我不经意转头看了他一眼,这一眼,竟让我惊喜不已。我当即叫出声来:“我认识你,坐过你的车!”的哥先是惊讶,疑惑地看着我,听我说出原委,方才想起。
  还得回到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见新场

  
  7年前的一天,开着车到处乱逛,无意间撞见了一座古镇,叫做新场。7年后的今天,因单位补过三八妇女节,同时也邀男士参加,将活动地点选在新场,遂得故地重游。如果说当年的新场还藏在深闺人未识的话,而今的新场则浓妆艳抹招摇过市,在近来轰轰烈烈打造古镇的时尚潮流中高调亮相。当年初见新场颇有感触,草成一文,辑于我的系列乡土散文《车辙下的古镇》之中,见刊于《四川文学》某期。而今再见新场,依然感慨良多,兹将旧文转贴于后,并附新旧两游之照片,所有的感触无须再言说,尽在对比中体味。
  
  
   车辙下的古镇——新场•川王宫
  
  去新场完全是出于意外。
  我们的目的是去川王宫,我们只知道有个川王宫,就在距大邑县城十几公里的地方。因为不熟悉路,我们在县城按照别人的指点顺着一条大道出城西去,当前面出现岔道时,左还是右,就成了检验我们判断力的一道测试题。我说往左,LD说往右,一人一票,各占50%,谁也不能取得优势,决策陷入僵局。这使我们深深地感到了所谓民主机制的先天缺陷,当人数为偶时,表决是毫无意义的。要想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川滇交错走会理


  如果有一种果实叫石榴,你一定要尝尝;如果一座城市与石榴有关,你一定要去看看;如果一个节庆以石榴命名,你一定要去转转。
  这座与石榴有关的城市,便是会理;这个以石榴命名的节庆,便是“中国会理首届国际石榴节”。从接到石榴节邀请的那一刻起,一个注定充满新奇与惊喜的计划便在兴奋的遐想中诞生——驱车自驾游会理。粗略的知识和浪漫的想象告诉我,这注定会是一次收获颇丰的文化巡礼。
  在四川的版图上,会理的位置很特殊。它居于四川省南部边界,与云南相望于金沙江畔,古代南丝绸之路途经于此,正当前往滇缅的官道要冲。因其边缘地带的特殊性,历史上的会理便始终处于汉夷交汇的文化碰撞之中,其归属也在四川与云南的政权管辖下交替演变。打望会理、感知会理,无论如何绕不开川滇文化的错综纠结,而正是这种跨省文化的交错缠绕,使我的会理之行自一上路便充满探幽历史的喜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7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路向北

              之一:长白山——我与天池缘悭一面
                
第一次上长白山是在4年前,也就是2008年“512”地震的前几天。好友文东亲自驾车从长春一路陪伴,历时4天在长白山区兜一大圈,最后经通化到集安而返。
5月的季节怎么说都是春天,在南方早已是春暖花开,长白山上却依然白雪皑皑。我们从北坡数着一千多级石阶艰难地爬上山顶,期望一睹天池神秘而幽邃的容颜。先就听说看天池很讲究缘分,不是谁想看就能看到,看到了便是与她有缘,无缘者则哪怕走到她身边她也会爱而不见。我与天池是否有缘,见证便在一面之间。
想象中的天池,湖水湛蓝一碧如镜,微风中荡起波光涟漪,任白云在水面游走,伴雪峰于池畔流连。5月的晴天下,虽在高山,那早开的花儿怕也含笑迎春了吧?当我们气喘吁吁地数完最后一级石阶,长白山便踩在了脚下。放眼望,天空虽多云而晴朗,绝无一丝雾霭;四围山峰披着雪绸,轮廓峥嵘冷峻,却也清晰疏朗;群峰围合之下,一个巨大的漏斗浑然天成,漏斗之下便是期盼谋面的神秘天池。无雨无雪无雾障,正是观赏天池的绝好时机。然而,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0 | 浏览:17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在第三个全国哀悼日之后

  
昨天,2010年8月15日,继2008年汶川地震和今年4月玉树地震后,又一个举国哀悼的日子,为8月7日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的死难者。今天《成都晚报》头版通栏标题是:国旗第三降 举国悲舟曲。短短两年时间,特大灾害频频光顾,三次举行全国性哀悼,可谓历史上绝无仅有。倘若算上前些日子南北数省洪灾,去年、前年南北数省先后干旱,这个国家仿佛进入了一个灾难集中爆发期,过去常说的“水深火热”,不幸全被我们摊上。
天灾不可抗拒,所谓“人定胜天”,遭到的已不仅仅是大自然的嘲弄,而是毫不留情的血腥报复。然而倘若真是单纯的天灾,犹可说也,问题是天灾的表象背后,人都干了些什么?
就拿舟曲说起,这里原本是一个山清水秀的世外桃源,素有“甘南小江南”之称,什么原因使它变成了一个灾难的渊薮?就在泥石流灾难发生之后,一位重庆的朋友受到的震惊超过常人,强烈的悲情冲开了她的一段记忆:10年前,重庆电视台制作一个有关嘉陵江源头的专题片,组织了一帮专家、学者以及作家前往考察。一天下午,专题组考察了白龙江后来到舟曲,打算在这里过夜。就在县城边上,组内一位来自西南大学(当时叫西南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庆祝建军节座谈会上的发言

  

同志们:
能受邀参加本单位庆祝八一建军节的活动,本人感到非常荣幸。之所以本单位的活动还“受邀”,是因为本人不是军人,也未曾当过兵,承蒙操办此次活动的前“解放军叔叔”看得起,将我划为“受邀”之列。打从小我就对“解放军叔叔”心怀崇敬,“为国参军”是我们小时候的光荣梦想,见到“解放军叔叔”都要上前行个庄严的少先队礼。只是因为历史上个人不可抗拒的原因,我参军的梦想未能实现,成了一个终生遗憾。现在,按照传统的角色概念,我应该算个秀才。俗话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但那是旧社会的说法。新社会的说法是“军民鱼水情”,秀才属于民,也就是“水”了;又说“鱼儿离不开水”,那么秀才和兵的关系应该改为“秀才遇到兵,鱼水实难分”。因此,相信今天在座和我一样的秀才们心情都是同样的高兴,军人与秀才、鱼儿和水欢聚一堂,其乐也融融。这是我说的第一点。
本单位之所以在今天举办这个建军节的庆祝活动,是因为我们的同事中有一大批转业退伍军人。但本单位并无转业退伍活动专项经费,本次活动是以工会的名义举办的,属于工会活动,活动开销以及发放纪念品都是使用的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9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众姐夫

  

忽然发现,我成了很多人的“姐夫”。
当姐夫的必备要件是以你为夫的那个人要有弟弟或妹妹,她弟弟是你的小舅子,她妹妹是你的小姨妹,两个要件有一即可。一般做姐夫者对有没有小舅子不在乎,有也可,无也可。小姨妹就不同了,俗话说“姨妹姨妹,姐夫有份”,就像《达坂城的姑娘》里面唱的,嫁妆和妹妹都要带到姐夫这里来,这姐夫当起才爽。
我家LD只有两个哥哥,我当不成姐夫。曾经有过一个小舅子,后来也没有了,至于姨妹,从来没有过,只能看到人家的姨妹心生艳羡。不料有一天,我竟意外地当了一回“姐夫”。那是LD单位会餐,我作为家属出席蹭白食,她手下的一帮男男女女均年轻,尊称她为“姐”,沾她的光,我就是“姐夫”了。从此以后,见到她单位的小姐妹,我就叫她们“姨妹”,要她们叫我“姐夫”。当然这样的虚拟姨妹“姐夫”是没份的,不能想得太美。
又一次当“姐夫”,是几年前与LD一块儿去眉山开一个朋友的作品研讨会。一道参会的百花文艺出版社高为先生是LD本家,年齿稍浅,与我初次见面,不便直呼大名,便一口一个“姐夫”。有趣的是,或许因为对女士的尊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5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岁月无奈

  
  几天前做了一个梦,还没醒来就感到空前的绝望。梦中我忽然得知自己已经80岁了,而从入梦时的现在年纪到已知80岁,倏忽间也就短短的几天,这似乎暗示着从现在到那时虽然还有20几年,但在我的生命中已只是很快就会消逝的一小段,而且是在庸碌不察中无情地消逝。天哪,时光的溜走就是这么快!将20几年作一个时间段往回倒溯,当初的光景仿佛也就是几天前的事,数千个日日夜夜过去,也就是转眼间。再一个转眼间,人生舞台也就谢幕,能不让人绝望!“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屈子的浩叹,若将“美人”改为“壮士”,岂非我之痛感?
  两天前与朋友吃饭,先聊到电影,数人同赞《海角7号》。这电影我没看过,都说好必然是好,今天干完糊口的事,晚上消磨时光便去网上找来一观。许久没有像这样让身心沉浸于艺术作品中了,无论电影还是音乐或者书籍。那一份深沉而美丽的感伤,那无处躲避的传统与现实的冲撞,那人生的处处无奈和无奈中的脆弱反抗,自始至终击打着我的感受,看到最后竟是热泪盈眶。如此好的影片,华语世界恐怕也只有台湾才能拍得出来了。不知道这部片子有没有获过奖,即便没有,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5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7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