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47974
  • 开博时间:2005-06-23
  • 博客排名:第11302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饮者颂

■饮者颂

胸中大旱
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5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入定下的寒君

入定下的寒君

□折 勒

有一段时间,寒君经常到长沙去,是陪一位朋友,那朋友的妻子在长沙湘雅治病。期间,寒君写了一些诗,我印象最深的是《变天》。那是一首很好的诗,看看就知道了:“长沙这两天/气温降了十一二度/还有五六级大风/外面树在不停地摇/老婆讲完打开了空调/我没做声/只看见手上的烟/刚才是直直地往上走/空调一开/就吹散了”。他把这首诗贴到论坛上,有网友赞赏说颇有老憎入定的味道。我觉得一下就抓住了要害,“入定”一词,用得多好。
写诗,是需要入定的。那一刻,我相信寒君的确是入定了,我相信这种入定饱含大慈悲。由几首小诗构成的组诗《乳房——给我在湘雅乳腺科见过的所有女人》,基本是仿人家的口吻写的,他没有直接去写苦痛,只是以旁观者的身份记录下一个个小片段。虽然单薄了些,甚至略嫌诙谐,但主要的是,寒君显现出了一种境界,在无常的人生面前、同时也在诗歌面前的境界。
和寒君相识很早,他是70后,却一直和我们这拨60年代人混在一起,没有年龄距离。而和他那拨70后相比,他简直是超人一等,不在一个台面上。一直以来,寒君就是写诗的,他早期的诗,也有写得挺好的,但他断断续续地写,没有负起一个诗人应该多写的责任,这在新时代是不容许的。那么,寒君就多花点时间“入定”, 为我们带来更多精神上的“伟大的食物”吧。

2008-8-10


寒君的诗

《风暴蝴蝶》

在某个地方
只要蝴蝶轻轻地一振翅
就会引发一场风暴
我不相信
直到那天晚上
你轻轻地一转身
我看见你发束上的蝴蝶结
才真正相信
一场风暴即将来临了

《变天》

长沙这两天
气温降了十一二度
还有五六级大风
外面树在不停地摇
老婆讲完打开了空调
我没做声
只看见手上的烟
刚才是直直地往上走
空调一开
就吹散了

《我不是什么好鸟》

我不是什么好鸟
哪里的稻子黄了
我就往哪里飞

不要讲我没有什么鸿鹄之志
这其实是肚子决定的哲学命题

为了我的肚子和
下一代的肚子
我还要
继续这样飞

《鸟事》

门前的水杉上
一窝小鸟
叽叽喳喳的叫

亲鸟叼着虫子
飞了过来
在伟大的食物面前
一切都安静下来

《走在街上的狗》

呷完晚饭
出去蹓狗

一根绳子
在人和狗之间

人前人后的
狗前狗后的

《蹲在家里的狗》

下班回家
推开门
老婆阴着脸
望了我一眼
只有养的小狗
摇着尾巴
跑过来

《乳房》
――给我在湘雅乳腺科见过的所有女人

*加床

能放床的地方都放满了
能躺人的地方都躺满了

明天有人出院
我们就可以从
湘雅边上的招待所里
搬到医院的
走廊里

*手术

麻醉药醒了之后
胸前就平了

都这么久哒
胸前还有那个鼓鼓的感觉

*最后一针

一万块钱一针
从英国搞来

教授讲了
这是最好的药
用了就没事了

*陪护

我都是半个医生哒
要么子搞都晓得
三十块钱全陪一天
不能再少哒
我还要自己
管饭呷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4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命题作文,说说车攻

说说车攻

□折 勒

2001年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年份。据很多诗人讲,他们都是在这一年上的网,在这一年找到了写诗的所在。正巧,我也是这一年上的网,边学拼音边学打字,在网上一盘又一盘地下围棋,到处看诗歌论坛。夏日的一天,车攻要我和他一起到云南去,我就和他去了。
我们乘坐着一列似乎只有我们两个乘客、其余都是服务员的火车去了云南。我跟他说网络诗歌,好诗在网上,真正的诗人在网上。其时车攻也开始上了网,热衷于下围棋。我不知道我说的有没有用,反正我乐意说一说,毕竟车攻也爱好文学罢。车攻以前写过小说散文,偶尔也写过诗,他说回去后要把以前的作品整理一下。
在昆明的一家书店,我发现了一本十分渴望的书:《1999中国新诗年鉴》。书有两本,我问车攻也要一本不?他说你一本就行了,我一样可以看。但随后,这本书一到车攻手上,他就放不下了,他看得非常兴奋,赞叹不已。他对于坚的诗简直顶礼膜拜,对巫女琴丝的诗啧啧称奇。他说,诗原来可以这样写。
从云南回来后不久,我就看到了车攻写云南之行的一组诗:《浮云之南》。我说这是你的第一篇作品,以前的可以不要了。他说不要了。接着他又写出了《小人物纪念碑》、《九月雪》、《多瑙河之波》等诗作,并在“诗生活”、“橡皮”等诗歌论坛上发帖。车攻的诗显得跟大家的不一样,主要是形体上的,车攻喜欢写体积大的诗,还喜欢用点词藻,他不喜欢那种随便几句话就成诗的“诗”。
车攻成为一个诗人,一个在当今中国写现代诗的诗人,是有点奇迹的成份的。我笑称他是被云南之神点化过的人。其实也很简单,知道了诗原来可以这样写,于是就知道怎么写了。车攻是从于坚体的诗,开悟了自己的表述方式,一座火山爆发了。写诗,是他过去爱好写小说的延续,以叙事为能事,以诗代替小说。可以说,他驾驭着诗的形式,延续了或说是了却了曾经的小说梦。这是多么愉悦的事啊。
说车攻是座火山,一点也不为过。他学中文出身,读了不少书,写得一手好字,性格却是出奇的火爆,谈起几个少有的“霸道”之人,他就是其一。在朋友圈中,也是出名的闹人儿,有他在,就多几分热闹。坐他开的车,那是看不见有后面的车超过来的。……一路走来,车攻已是一大型央企的高管,然而当他工作之余坐而论道之时,仍是个“愤青”。车攻属虎,摩羯座,一个体态厚实、又散发出儒雅气息的人。
诗,不是唯一的。车攻说过我:折勒你如果不写诗,就什么都不是,而我不写诗还是一样。我的感觉是,如果车攻不写诗,那还是只有我一个人。

2008-8-1
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5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新湘语》出版

《新湘语》已出!
《新湘语》32开,534页,定价40元。收录各位同仁诗若干首。极具资料收藏价值。
汇款帐号:建行 庄宗伟 6227 0029 2043 0005 645 联系电话:13677397006

《新湘语》目录

●卷1:小音稀声

□当
姑姑/哦该/找电/特务B/开往郊外的大巴

□七窍生烟
或者河的西岸/看胡子长出来没有/牙痛记得/火车淋哒雨/大雪

□金色山庄
李文革/老婆的乳房/万年后的事情/天湖/风干鱼

□研磨机
扁担倒下来/甜心/李国基像一只象鼻虫飞起来

□黄二
坏人/一堆杂事

□哦该
吊篮槟榔/妈的x/盲人体验/你是谁/金毛狮王

□横
关于小红/建安三年/红色恋爱/刀片/电影

□折勒
就像一只杯子/减速玻璃/天上/经过/守口如瓶

□车攻
清明/风景/记忆:一只鸟掠过夕阳/小人物纪念碑

□阿披王
空/一个人死了/文化大革命

□刘双红
别说你是诗人/今天下起了瘦雨/遥寄

□枫叶青青
谋杀/爱情宣言/有些事/晕/病中

□妮巴
鸟儿也兴开会/李老大人仙逝了/神速/握手

□解渴
偷者/何聋子/土匪秀才

□弥撒
我追上他,他说他是主唱/一生不可自决/没有声音的房间

□林叶
A/偶尔有雨点打在河面上/沙沙/戴维/星期天/米米/小沙米

□徐小爱克斯
可可西里/蜀国很远/张小梅/奇遇/照妖镜

□逆舟
我们干干净净上街/一双旧鞋/一个民工眼里的募捐新闻

□米汤
致亲爱的/表舅的话/老火靓汤/瞬间/骑火车

□紫梧
如果在江边/樱花/猎人/关于生活

□一莲
大红枣儿甜又香/织毛衣/开会了/茵子

□邓玄
从长沙回来/端午杂记

□电你三秒
美女小曾/老婆/伯母之死/张婶

□羊羽
武林高手/卖空调的羊羽•乔吉拉德

□余毒
朋友妻/已然大师/无关年终总结/夜半歌声

●卷2:想说就说

当说
七窍生烟说
金色山庄说
研磨机说
横说
黄二说
哦该说
折勒说
车攻说
阿披王说
刘双红说
逆舟说
米汤说
程兴国说

●卷3:你说他说

□宋晓贤
修表的人/净化/井/脸/猪

□李晓水
抢劫/挽歌/外面

□鲁力
阳光/飞车党/青木瓜之味/太阳照在身上/雪之一

□9
滴水/电话/鸟类指南/新年/杠上花

□符符
伞兵/安静地骑在马上/光速青年/牙塞

□Liawst
这/贝壳花/这样好看/archiarchi/豆豆仙

□陈述
Away/Alone/And/Apple

□一回
小纸人/分手/大风/清明节/午间实录

□阿谁
竹子/独睡/舞狮/天台人家/舅公/三杯茶

□阿雯
心境/那个人/父亲

□一莲
小桔灯/年华/超级变变变/结果/小篮子

□风妞妞
三月半山红/永远/影子的梦/岁月/夜色

●卷4:来过说过
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谌烟的诗
谌烟:两千零三年
鲁冰:天堂里你不要孤独——悼亲爱的璐璐

●卷5:说开了去

研磨机:空
七窍生烟:元月21日长沙雨夜
金色山庄:鸟村

●卷6:有此一说

杨黎:诗歌抵制语言
老庄:走出围城的新湘语诗歌
黄二:新湘语值班小札
徐小爱克斯:七窍生烟诗歌印象
虚云子:我看简单诗歌
曹五木:午后读诗尝滋味

从新湘语到小说(后记)

分类:文摘 | 评论:2 | 浏览:8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湖南省剪纸艺术大师李希特今下午剪了我

 剪纸


分类:照片 | 评论:1 | 浏览:9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老庄《后记——点评新湘语诗人》

后记
——点评新湘语诗人

新世纪初,因为写诗,我(金色山庄)认识了在长沙交警大队工作的汪志鹏(七窍生烟)、汩罗的胡志刚(横)、郴州的李国基(研磨机)、还有邓玄(玄子)等,我们几个经常去杨黎主持的橡皮论坛贴诗,在那里结识了很多写诗的朋友,那是一段很开心的日子。后来,橡皮网关闭了,没地方玩了,人多的地方我们又不太想去,便自己搞了个免费论坛。是七窍生烟找人在乐趣园申请的,开始就叫“口语”。“口语”这种提法,我总觉得过于宽泛,便建议将论坛改一个名。因为我们几个都是湖南人,又因为大家都不想按过去的路子搞,我说:论坛就叫新湘语吧。七窍生烟非常赞同,电话中征询了研磨机等人的意见,大家都没有异议。
2003年夏秋之际,新湘语正式打出了旗号,大家都很兴奋,都在论坛上大量地贴诗。而且新来了很多的朋友,有株洲的车攻、折勒、郴州的黄二、常德的妮巴、石门的刘双红等。大家都写出了很多的好诗。
2003年10月,我写了篇评介性的文章“走出围城的新湘语诗歌”,在湖南日报上发表,对大家在诗歌上的努力,给予了初步的肯定。尤其是对七窍生烟和研磨机的诗歌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不料这篇文章引起了一些人的异议,在湖南滑动门诗歌网站上,湖南的诗人们就新湘语诗歌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争论中大多数人都是抱着真诚的态度,说出自己对诗歌的真实的看法。当然,也不乏攻击、谩骂的帖子,有的我当时就给予了有力的反击,过后也就不去管它了。对于新湘语诗人们来说,好好写诗,写出好诗来,才是最重要的。回过头来看,那时候,七窍生烟无疑是湖南第一口语诗人,也是新湘语第一诗人。他诗歌的在场感、民间性、个性化似乎是与身俱来的。很多人喜欢他的诗歌,他在网络上一夜成名不是没有道理的。研磨机是一个颇具现代意识、但又非常本土化的先锋诗人,是新湘语的一个“怪才”,他的写作具有颠覆性,又承载了太多太多的内涵。可以这样说,七窍生烟对日常生活的真实地描摹、诗意地叙说与研磨机极具分量的开创性的写作,奠定了新湘语诗歌最初的坚实的基础。
株洲的车攻、折勒是新湘语的两位重量级诗人,他们大量优秀的诗歌,成就了新湘语的大气、深刻。与新湘语大量的简单诗歌不同,他们的诗歌更为舒展,像江河一样浩汤,像瀑布一样灿烂,预示了新湘语发展的另一个重要的方向。车攻、折勒的诗,还有研磨机的诗,非常娴熟地将西方现代传统本土化,更具探索性与先锋意义,其个体生命的体验、对以湖湘文化为代表的旧湘语的自觉的反叛,使新湘语呈现出丰厚的内蕴和多元的可能。 早在2003年的时候,车攻就活跃在新湘语论坛上。他的大量的诗作,都有一个坚硬的内核,围绕这个内核,成放射状地展示、递进式的呈现,他以这种高难度的、有深度的写作,成为新湘语的一个标志性诗人。与车攻相比,折勒的诗似乎要简单一些、明了一些,但他是将复杂藏于简单之中,将晦暗寓于明了之中,就像太极一样,折勒的诗至柔之中有着至刚。
2003年11月,新湘语论坛上来了一位重要的诗人——当,他在论坛上帖出了一组至今都堪称为新湘语经典之作的诗歌:《过年》、《姑姑》、《找电》、《哦该》、《特务A》等。那首《姑姑》后来被一个日本诗人翻译过去了,我不知道翻译得怎样,其实严格说来,新湘语诗是不能翻译的,一旦脱离了鲜活的母语,其诗味将会大打折扣。看到当的这组诗,我和七窍生烟、研磨机、横等都震撼了:这正是我们理想中的新湘语诗歌。当的诗歌一开始就显现出了他的鲜明的特色:介入当下场景的独特视角、对母语(也即当代湘语)的独到把握、非常空灵的(也即诗意的)述说方式、平民式的浪漫。当的诗歌特质,以后影响了很多的新湘语诗人。当是当下的当,也是敢当的当。当说过一句话:敢不敢用非流行的方式写,这对诗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当的写作是反流行方式的。他没有一首下半身诗,也没有一首垃圾诗,更没有一首拿腔拿调的知识分子诗。很多的人敢于反知识分子、反主流、反官方,但是却不敢反流行。反流行是需要勇气和自信的。当还是一位很活跃的诗人,他常在广俱、胡说等诗歌论坛串门。还有一个叫暗地的论坛。人多的地方他就不去——不爱凑热闹,这似乎是新湘语诗人的共同特点。在广俱,他叫小抄,在胡说,叫衣。他还有很多别的网名。但我总觉得,他以当这个名字贴出的诗,才是最有力量的诗,也许是他这些诗更贴近本土,而得到新湘语诗人的偏爱吧。当是一个很具浪漫气质的诗人,他的诗歌场景往往是虚拟的,甚至是魔幻的,但又具有当下的鲜活性。看起来毫无诗意的日常生活,在他的笔下,会突然变得空灵起来。当的浪漫是反传统的,是非英雄式的浪漫,是平民式的浪漫。所以,我称当为新湘语的新浪漫主义诗人。
当来后,他的弟弟米汤也来了。米汤的诗,极有湘味。他的湘味当然体现在极具特色的母语上,也体现在他描述的对象上。我这里说的母语,不是指笼统的汉语,而是指包含了大量方言的区域性的语言,是那种将你喂养大,时时浸淫在你血液中的语言。一个不懂得亲切母语的人,很难写出优秀的作品。米汤用他非常熟悉的长沙话,平静地描述着他的生活。夏记米粉店、老火靓汤等这样一些活色生香的词汇,频繁地出现在他的诗中,使他的诗于不经意间漾溢着平民的快乐。受他哥哥当的影响,米汤也是一个新浪漫主义诗人,他的诗极富想像。我想举出他的那首《致亲爱的》:“十二道金牌令/又算什么/亲爱的/我就躲进小酒杯/睡一会儿”,这首诗非常的干净、利索,写的事也很简单,就是老婆催他回家,他可能正在外面喝酒。可是在这短短的几行中,他却能让想像飞扬起来,快乐也随之飞扬了起来。
不久,新湘语论坛上又来了一位重要的诗人,他就是株洲的哦该。他是新湘语第一快枪手,也是一位不动声色的诗人。他的诗极具客观性,在这一点上,他也许比七窍生烟走得更远。七窍生烟是“既写我看到的,也写我想到的”,哦该是干脆“只写我看到的”,哦该的诗是纯客观的,冷峻到了极致,这就很好地避免了诗人的主观臆想对诗意的伤害。总体上来说,哦该的诗,与七窍生烟的诗一样是质朴的、单纯的、简洁的,明快的,是新湘语的新写实主义诗人。
横始终是新湘语的一位新唯美主义诗人,一开始是,现在还是。海 /一种/嗅觉里的/蓝—— 这就是横的诗。横的诗有什么特点吗?有,就是飘,飘起来的那种美。那样地飘逸,那样的轻盈,几乎不能抓住,但它就在你的面前呈现,就像“嗅觉里的蓝”。横的诗,在于写出一种气息。气息是可感的吗?可以,在横的诗里,“气息阴凉”,几乎触手可及。有人说,横不是新湘语诗人,错了。表面看起来,横的诗,不用方言。但他的诗传递出的是江南水乡那种特定的气息,这就足够了。这就是新湘语了。 新湘语诗人,在写作中灵活地运用了大量的湖南方言,但是湖南方言并不等同于新湘语。就像横这样,不用方言,也写出了非常优秀的诗。
郴州的黄二,忙于打官司的黄二,他此生的大半时间,都献给了民间。作为律师的黄二,一生都在为民请命。偶一为诗,发自于心,民间风味跃然纸上。黄二的诗,常常于不经意间,就有一股民间的真气,飞扬起来。有一股不屈不挠的无处不在的气,在上下乱窜。黄二的诗不成章法中,却透出纯朴。光有民间风味还不行,还必须有真正的民间风骨。风味为气,风骨为本。什么是真正的民间风骨?我想应是一种很硬朗的清奇的风骨,是一种独立于荒野的精神之所在,是没有羁绊的悠游洒脱。民间风骨从不媚上。有时候,宁肯媚俗,也不媚上。黄二的诗,是媚下的。他浪迹于民间,歌唱在民间,他想取阅的读者,也在民间。民间风味和民间风骨,应是新湘语诗歌的方向。黄二的诗,当然还只是一个尝试。
新湘语提倡本土化写作。新湘语诗人力图以最简练的文字,呈现出本土风景,传递出本土气息。很多的新湘语诗人,不约而同地使用了大量的湖南方言,这可能在很小程度上妨碍了一些外地读者的阅读和理解,但也正是这些方言的鲜活性和独特性传达出的浓缩的地域文化气息、本土气息,使相当多的外地读者和诗人不由自主地着迷。这样,经常来新湘语论坛玩的朋友,就不仅仅限于本土诗人了。有不少外地的朋友,如南京的徐小爱克斯、浙江的一莲、香港的风妞妞、台湾的LIAWST等,他们亦是新湘语论坛的常客。他们的诗都相当不错,与新湘语意气相投,浑然一体。他们当然不是用湖南话写作,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之间的交流,因为大家的追求、审美趣味都是一致的。大家天各一方,可是把诗贴出来一看,就像是一个大家庭里出来的。
以后,我们都写“小说”——这是新湘语的一个口号。新湘语提倡“小说”,反对“大说”。什么是“小说”,概而言之,就是小声的说,说我们自己的事,自己的所感、所想。说的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一个个具体的人,是“这一个”。所谓“铁肩担道义”,“文以载道”等等,一切不见人的概念化的“大说”,那是别人的事,与我们无关。举个例来说吧,纪念香港回归,新湘语诗人不会写“香港,祖国永远的痛”这一类的诗歌,但我们会写一个具体的人(也可能是想象中的人),比如说风妞妞吧,提着裙子,在香江里濯足的情景。“小说”而非“大说”,这也正是新湘语与旧湘语的区别所在。在新湘语诗人里面,当、横、七窍生烟、哦该,以及湖南外地的徐小爱克斯、一莲、风妞妞、LIAWST等都是把“小说”写得极成功的诗人。既是“小说”,就要低调。不管说的是什么,都不值得大声喧哗。勤奋地写作,低调地行事,这可能是新湘语大多数诗人不同于当今很多大声喧哗的流行诗人的可爱之处。低调地行事,并不妨碍新湘语诗人跟很多外地意气相投的优秀诗人的交流。他乡有故知。像杨黎、韩东、宋晓贤、符符、九、鲁力等,都是新湘语同仁极为推崇的诗人。
新湘语的其他诗人玄子、电你三秒、紫梧、枫叶青青、刘双红、妮巴、逆舟、羊羽等,其作品也都各有自己的特色。因为工作原因,他们中有的人不是常上网,但只要一有空,他们就会来新湘语走走。尤其是玄子、电你三秒,不来则已,一来就满坛生辉,妙语连连,其乐融融。只有逆舟还没来过新湘语,他是在长沙打工的,还没学会上网,也无钱上网。但是他的诗却是好极了。枫叶青青的诗不多,却也是好极了。但她“坛花”一现后,像一阵风一样地消失了。不知她现在哪里?姓甚名谁?还写诗不?相聚复又散,世事两茫茫,也许这正是网络时代的遗憾吧?
大家在同一个论坛玩的时候多了,有时候互相影响是难免的,甚至写着写着,就写成了一个样。七窍生烟的新写实主义诗歌,当的新浪漫主义诗歌,车功、折勒、研磨机等人的极具内蕴的诗歌代表了新湘语的几个发展方向。初来论坛的人,很容易被他们的光芒所掩盖。但可喜的是,大家的写作,很快就显示出各自鲜明的特色。如何吸取众人所长,但又不被别人的光芒所掩盖,这不仅是新湘语诗人,也是网络时代诗人们所共同面临的一个非常头痛的问题。
还应特别说说阿披王、解渴、弥撒、余毒。他们都曾经是垃圾派的重要成员(有的现在仍然是)。因为是湖南人,他们也常来新湘语贴诗。他们的诗歌直接、有力,向下,与新湘语有颇多接近,而且给新湘语带来了一些难能可贵的特质。除阿披王外,其他几个都是80后。我与他们多少有过一些接触,我很喜欢他们。我曾经多少有些疑惑:怎么湖南最有才情的80后,都入了垃圾派?后来我去北京评论,读了皮旦等人的大量优异、闪烁着特异光芒的诗歌,我就释然了。我甚至想:假如我年轻一点,我也可能加入垃圾派。只是我现在有些老了,我更趋向于平和,所以还是呆在新湘语吧,可能这里更适合我。
说到解渴,就要说谌烟了。2004年,在湘大读书的解渴快要毕业了。5月,他来我单位实习。6月4日,他突然不辞而别了。后来才知道,就在前一天,一直深爱着他、也在湘大读书的女诗人谌烟喝农药自杀了。她自杀前,还给解渴打过电话,让他最后一次听到她在人世间的声音。他匆匆赶去,处理女友的后事。后来我从网上读到了解渴收集的谌烟的所有诗歌,还有不多的几篇小说。读着读着,我不只一次地流泪了。不是她的死,而是她的诗歌的力量深深地打动了我。她诗中的忧伤,像湘江水一样流淌,冲刷着我身体上的某处伤口。我把她的诗贴在新湘语论坛上。好像她天生就是新湘语诗人。她的真实、质朴的诗歌与新湘语是如此的贴近。今年,我在编新湘语诗选的时候,便决定将她的诗歌全部入选,以此表达对一个年轻、早逝诗人的永远的怀念。5月,我将谌烟的诗转寄给了诗人杨黎,他读后立即写下了那首大家公认的好诗《为一个叫谌烟的少女而作》,也算是年长的活着的诗人对年轻的死去的诗人的一种特殊的怀念吧。
最后还想说说我自己。我是新湘语诗人中最不称职的一个。我的写作完全是凭兴趣。兴趣来了,就写一阵,过了,年吧也不写一首。弄得大家很失望。我这个人癖好太多,术业难精。但不管怎样,新湘语始终是我的最重。如果有人问我汉语中最喜欢的一个词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是“新湘语”。“新湘语”这三个字,契合了大家的写作,并非我个人的功德,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现代诗究竟怎么写,大家都在黑暗中摸索,后来看到了有这样一个出口,就向这里走来了。至于我个人的写作,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嘿嘿,算个半斤八两吧。我主张“小说”,也写一些小诗,可是我最想写的还是“大诗”,我这里说的“大诗”,当然不是那种宏观叙事的大诗,我理想中的新湘语大诗,是兼具七窍生烟的平实、简洁,当的平民式的浪漫、诡异,研磨机的埋藏得很深的丰厚的内蕴,车攻的深刻、大气,折勒的至柔至刚,哦该的朴素、沉着,横的飘逸、轻灵••••••,啊啊,要写出这样带劲的诗,真是谈何容易呀!所以有时写着写着,就什么都不想写了,有时就干脆就跑到牌桌上去了。一到牌桌,我就关了手机,没人能找到我,就像消失了一样。这也是我有时几天不上论坛的原因,要请大家原谅。
好了,关于这本《新湘语》,要说的也就这么多,再说就是多余。还是看作品吧,我想大家要说的话,也都在作品里了。

老庄
2007-7-23

分类:文摘 | 评论:2 | 浏览:9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一次“博”


1、你建博客的目的是什么?
答:一直想寻找一个较好的网页来张贴自己的作品,寻来找去,没满意的,只好先建一个博客试试。也是只存作品,不写“博”,有话能写到作品里去就写,写不了就不废话了。其实我若“博”起来,应该会很深刻吧。不过我还是觉得,少唠叨的好,我的心思在于,我的下一首,会是一首什么样的好诗?
2、在生活最艰难的时候,最不会离开你的那个人是谁?
答:这是个残酷的问题。我也只能回答:母亲。
3、你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总体而言开心吗?
答:我觉得自己是一个“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人,以前是,现在更是。这有先天性格的因素,也有后天形成的原因:苦受得又多又长久吧。可是我的心不苦,我相信天生我必有因,该怎么着就怎么着。都到了现在无比自在的生活状态了,我就说声“感谢上帝”吧,让我继续我的旅程。
4、你读过余华的《活着》吗?如是,它让你想到一些什么?
答:读过,当时似乎没什么感觉,离自己的生活太远了。还读过余华的其他一些小说,除了感叹他的写小说的才华外,没留下什么。就像读苏童,怎么想得出来?只能说是天才啊!当然两者有很大的区别,这里不说,以后也没说的必要。对小说,这两人的我曾热衷过,买过一些书。
说到小说,我没有写过,实在不会写。为什么不会写?我现在明白了:一是不会想象,不会编故事;二是没有故事,不值得写。前两年曾写过一篇网络长篇,我写的是随笔,可也有人当小说看,其实不是。但我可能会写一篇小说了,去年编公司员工手册,之间发生了意料之外的很多不快事——都是屁事,之后萌生了写一部小说的念头,题目就叫《员工手册》,而且是长篇小说,把俺要说的话一骨脑地说掉。这要等到俺有心思的时候再写。
我不喜欢编的故事,我喜欢的故事是,举个例吧——《围城》。
5、开博以来,对你最有影响的三位博友是谁?为什么?
开了博,就成了博友。也罢,就是吧。先说二位:木木、车攻。
是在木木的影响下开的博。木木开了博,大肆宣传,于是我就跟着开个博试试,就是现在这个博,用到至今。
博客里我只贴作品,不写博文,这是第一次“博”哩。原因是车攻邀我玩这个博友“击鼓传花”游戏,不玩怕车攻有看法,纯粹是给个面子。只怕有了这“第一次博”,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还差一位,我说一个“多人组合”,就是“友情链接”中的:徐江、伊沙、杨黎。我喜欢看他们的文字,常去观摩学习。

问题回答完了。可是游戏没完,车攻是上家,我是被他点名的十一个下家中的一个。我们这些下家除了必须回答上述五个问题外,还要把其中的一个问题替换掉,即换上自己新拟的一个问题,仍然组成5个问题,再传给其他至少10个人。车攻啊,你怎么喜欢玩这种游戏呢。
换个问题好办:
1、你建博客的目的是什么?
2、在生活最艰难的时候,最不会离开你的那个人是谁?
3、你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总体而言开心吗?
4、你在工作、生活上的理想是什么?
5、开博以来,对你最有影响的三位博友是谁?为什么?

不得回传,那只指车攻自己了,其他参与过的人不受限制啦。我点:木木、棉裤腰、大色天下、河广一苇、牧羊丫头、补饭、静中雅、玉色琉璃、寒君、墨菲儿、冰儿、老巫婆e静、梵乐飘飘。请这十三位朋友来参与这个游戏。规则中没有提及参与过的应如何办,这大约要自己动脑筋解决了。
复制下游戏规则:
“被点名者注意:在自己博客里回答我的问题。然后去掉一个问题,再加上一个问题,仍然组成5个问题,传给其他至少10个人,并在自己博客里列出至少10位需要回答问题的博友的名字,还要到这至少10位博友的博客里留言通知对方——你被点名了,被点名者不得拒绝回答问题。这至少10位博友要在自己的博客里注明是从哪里接到题的,并且再想一个题目传给其他至少10位博友,让游戏继续传下去。切记不得回传!”
游戏还附有煽动人心的广告词噢:
“被点到名字的人将得到大家的祝福,并且所有的美丽愿望都会在不久的以后实现!”

分类:随笔 | 评论:10 | 浏览:6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杨黎给《新湘语》写的序

诗歌抵制语言

杨黎

秦始皇统一中国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完全统一中国的语言。面对汉语的特殊性,他能够做到的仅仅是统一了汉语的行文方式,这就是我们使用了几千年的文言。在古代,文言之文乃是经天之文,它是天下的规矩。只是无论是多么古的古代,天下也不可能全部是一家一姓的天下。稍微的分一点出来给他人居之,据说是和谐社会的基本原则。方言就是分出来的那么点把点。也就是这么一点把点,它在漫长的封建统治时代,维系了这个国家在中央之外的另一种生机和可能,就像(在旧社会)小妾维系着婚姻的稳定。
以上这226个字,是我在收到庄宗伟兄发给我的《新湘语》后的感觉。接着我点开页面,看见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又有了另一种感觉。这另一种感觉和上面关于方言的感觉,看起来不一样,实际上还是有相同的地方。只是两相比较,这后面的感觉对我而言,就多了许多情感方面的东西。关于它,我愿意从2001年说起。
2001年1月23日夜,一个叫橡皮的先锋文学网在网上开通。短短的几个月后,这个网站就云集了许多写诗的朋友。现在我看见的《新湘语》集子里的许多作者,当时就都活跃在橡皮网上。七窍生烟、金色山庄、横和研磨机等人,是我记忆比较深刻的几个。他们的诗歌,和大多数橡皮上的诗歌一样,构成了影响深远的“橡皮写作”。所以,当我要谈论《新湘语》的时候,谈论它里面的诗,谈论它里面的诗人,我不得不谈论到橡皮。而要谈论橡皮,对于我,至少在现在是一件艰难的事情。他就像一个男人,谈论他刚刚失去的爱情。
橡皮一开始其实并没有打旗称派,它仅仅是几个趣味相投的写作者,自然而然地写作一些自己理解的诗歌。这些诗歌大致上有这样几个特点,一是口语(其实就是现代汉语),二是简单,三是不铺张浪费,四是不用或者尽量少用那些乱七八糟的修辞,五是它除了诗歌的意义之外没有其他在诗歌之外的意义——或者说它没有用这样的意义去支持一首诗歌的存在。也就是说它不笨。当然,关于橡皮诗歌,它绝对不仅仅是这些,它还有很多。所以,当它从橡皮上一弥漫开后,就马上遭到了大面积地“追捧”和更大面积地“绞杀”。比较起“绞杀”那些千篇却一律的理由,“追捧”的道理其实却非常的单一和生动,那就是这样的写作满足了写作者内心的需要。在“追捧”者中,以《新湘语》中的作者为例,有像金色山庄和七窍生烟这样相对年长的写作者,他们在“研习十八般武艺”后(老庄语),豁然开朗;也有谌烟这样刚刚入道的新人,她仅仅是因为偶然看见同样年青的诗人弥撒的诗,才从不喜欢诗歌到迷恋上诗歌,并在短暂之极的生命中绽放出惊人的光芒。
说到谌烟,我突然很难受。我非常遗憾啊,已经在她死了马上就3年之后,才读到她的诗,才知道她这个人。在《新湘语》中,她有非常橡皮的诗篇,如《四月》;也有本来就橡皮但却为橡皮增加了痛感的诗,如《我想卖身》——这首诗非常短,和她20岁自杀的年龄一样的短:班长通知我/后天补交学费/四千八白元。
其实,我不喜欢这样的诗,我希望没有这样的诗。
2004年橡皮关了,但橡皮写作的每一个个体依然存在,而且许多人写得更多和更好。这本《新湘语》就是证明。宗伟兄让我为它写一篇序,我很高兴的就同意了。通读完后,我更加高兴,许多新朋和旧友,他们的诗歌保证了我这样的高兴并继续高兴下去。当然,谌烟是一个插曲,我希望这样的插曲尽量少之又少。死亡是什么呢?虽然我现在也不敢肯定它究竟是什么,但是我敢肯定它是语言的而不是诗歌的:我想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就是用诗歌抵制语言。以诗歌的绝对无用,抵制语言一统天下。
与新湘语共勉。

分类:文摘 | 评论:2 | 浏览:7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间

■时 间

有些事情
如果放在五年前
我会心花怒放
有些事情
如果放在十年前
我会欣喜若狂
有些事情
如果放在二十年前
我会三呼万岁
……
但今天
当我将之一一收入囊中
所感慨的是
时间还不是太晚
我要一一善待你们

分类:诗歌 | 评论:14 | 浏览:6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未到,先在网上看书样


诗集《减速玻璃》书样 诗集《减速玻璃》书样


分类:照片 | 评论:5 | 浏览:8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页/13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