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623618
  • 开博时间:2005-06-22
  • 博客排名:第2568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路也的那一把桃花心木梳

路也的这首诗歌《木梳》相信很多人都读过:

  我带上一把木梳去看你
  在年少轻狂的南风里
  去那个有你的省,那座东经118度北纬32度的城。
  我没有百宝箱,只有这把桃花心木梳子
  梳理闲愁和微微的偏头疼。
  在那里,我要你给我起个小名
  依照那些遍种的植物来称呼我:
  梅花、桂子、茉莉、枫杨或者菱角都行
  她们是我的姐妹,前世的乡愁。
  我们临水而居
  身边的那条江叫扬子,那条河叫运河
  还有一个叫瓜洲的渡口
  我们在雕花木窗下
  吃莼菜和鲈鱼,喝碧螺春与糯米酒
  写出使洛阳纸贵的诗
  在棋盘上谈论人生
  用一把轻摇的丝绸扇子送走恩怨情仇。
  我常常想就这样回到古代,进入水墨山水
  过一种名叫沁园春或如梦令的幸福生活
我是你云鬓轻挽的娘子,你是我那断了仕途的官人。


这是我比较早期读到的她的作品。08年再次拿出来,依然喜欢。于是随手记下一段文字:《幸福如梦令》。前几天路也从美国来信说她走之前已经在《诗探索》上看到,问我为什么却一直都没有告诉她。这个嘛,嘿,我想我当时是不是有一点小害羞。偷偷贴在这儿。反正这个懒人一时半会估计也发现不了。

《木梳》这首诗,从叙述和结构上看都似乎比较直白简单,但诗歌营造的氛围和想象空间很大,令人回味悠长,继而神往无限。这是一个生活在现代工业化城市中匆匆忙忙为生活所困,奔跑需要比“闪电还快”的女人,心中所充满的对古代,古典,宁静,悠闲生活的一种怀想和神往。也是对只能制造出更多的工业垃圾,废品,污染和“偏头疼”的现代生活的一种逃离的姿态。

《木梳》的整体语态是未来时的,诗人如数家珍,娓娓道出自己近乎梦呓的要求,语气温婉,但密集的意象却又透着诗人的桀骜和执著:带上那样一把桃花心的木梳,从年少轻狂的南风中出发,到那座东经118度北纬32度的城里去找他。在那个有江,有河,有叫瓜州的渡口的地方,坐在雕花木的窗子下,吃着江南的莼菜和鲈鱼,喝着碧螺春,糯米酒。让他用梅花、桂子、茉莉、枫杨或者菱角这些江南的风物来给自己起个小名,依照那些遍种的植物来称呼自己,在那里写出使洛阳纸贵的诗,在棋盘上谈论人生,用一把轻摇的丝绸扇子送走恩怨情仇。诗人在这里勾勒出来的江南生活,既是幻想,也是渴望。一把桃花木梳子梳去的不仅仅是相思的苦闷,愁绪,微微的偏头疼,更是一种对现代生活的拒绝和摒弃。这一点,也正是路也诗歌的特色之一:在传统意义上女性独有的细腻和温情下面,还隐忍着一点小小的任性,率真和决绝。

诗人对古典诗词的化用,使得短短的《木梳》增添了丰富的文化底蕴,意境悠远旷达,而词语和意象世界却棉布一般的质朴、素净,弥漫着空灵的洁白。这个空灵洁白的诗的世界,安放着诗人的梦,体现了路也对诗歌的独特理解:“我拿诗当日记来写,我的诗首先对我个人的生命有意义,然后才具有文本上的意义——我一直是这么希望的。” 
这个由木梳带出的古典世界,同时也还不仅仅属于诗人。“我常常想就这样回到古代,进入水墨山水/过一种名叫沁圆春或如梦令的幸福生活/我是你云鬓轻挽的娘子,你是我那断了仕途的官人。”在那样妙曼的一幅水墨轻染的江南画卷里,布衣裙钗,从世俗的尘世生活里抽身。这是路也的幸福,也是路也的“我们”的幸福,更是诗人在现代文明的整体性压迫之下,为我们筑造的一个心灵居所。诗人是用一把小小的木梳召唤着我们,把我们的梦,把我们的灵魂从幽暗的现代生活场景的压迫和遮蔽中召唤出来,重新聚集在诗的周围,聚集在幸福的周围。在这个意义上,《木梳》是诗人对灵魂世界,对人性空间的叩问与构建。

分类:粉蔷薇 | 评论:3 | 浏览:19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夕姜花,开到微凉




路边小贩的水桶里插着大捆姜花。酷似美人蕉的叶片,碧绿宽阔,双双对生,托护着松塔似的花穗,白色小花吹弹可破,更多的花蕾欲语还休,掩映在花穗的沟壑层叠之间,不知明天又将开出什么样的花,什么样的娇妍,会有什么样的奇迹出现……。

忍不住心动,停下来,选了一捆中最青碧葱茏的几枝买下。正是下午上班时间。街上的行人大多行色匆忙。从江南到江北,手执姜花,一路花香,一路芳菲。路人惊羡的回眸里,依稀又记起年少时诵读《九歌》:“采芳洲兮杜若,将以遗兮下女。时不可兮再得,聊逍遥兮容与。”想起那怀抱姜花(杜若)的女神湘夫人,为了表达自己内心的自疚和愧悔,不辞辛劳,涉江而上,将亲自采割的姜花分送给湘君的侍女们,期盼侍女能代她向湘君致上自己一片深情的眷恋……那微风阵阵,花影摇曳的氤氲……

上学时,也曾对女作家亦舒的文字有过迷恋。至今仍记得躲在她文字背后那些“卡其裤,白衬衫,一头浓发”的女子,夏夜的房间,水晶的吊灯下,大蓬的姜花怒放……她笔下的姜花,总与夏天一起登场,午夜,女人,香水“午夜飞行” ……热烈而又安静,恣意且温情……似乎这就是香港,繁复的味道。

多愁善感的年纪,无由来的心疼,无由来的忧伤,花开时候的欣喜,花落时凋零破败时的黯然。或以为炽烈:“拼将一生休,尽君一日欢”,或勾起自怜:“妾如瓶中花,一朝一夕发”,或毅然决然:“与其在崖畔展览前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总之,一夜之间开到颓败的姜花,她其实早已不是单纯的一种植物,一株香草,她更多地承载着一个人一个时代的回忆。是一个符号,烙印。也总和女人,诗歌,爱情有关。

不知哪年,曾在纸上随手写下:无论贫穷还是富贵,我都将记得。你的名字,你年少时临风站立的姿势。邂逅在短暂的光阴里,漫长一生的分离。如今,只能在遥远的地方,暮年,流下悔恨的泪水,写一封迟到的信……也曾在岁月的间隙,偷偷打听,怀念过。你盛开,凋零,定格瞬间的美。年少的我们,可曾忽视过时间,忽视过爱情。直到枝头空空,才懂得怀念,是谁辜负六月,一把姜花,插进水瓶,遗忘在黄昏的路边摊。现在,我们又该如何,来忆起年少的你我,这一段缘分……

纸面早已破损……“用一秒钟来相遇,用一天的时间来相爱,用漫长的一生去忘怀”却依然是姜花短暂生命全部的暗示和隐喻。有人说她的花语是“无聊”。而我宁肯相信她有更多的注解:“把记忆留在夏天”或“爱的表白”……一如岭南水乡情窦初开的少年男女,约会时,总是顺手摘下几枝姜花,送给自己的心上人……

办公桌上的玻璃瓶中,半注清水,几枝姜花,满屋生香。日常工作依然琐碎纷杂忙乱,但心情已大为改观。“一卉能薰一室香,炎天犹觉玉肌凉,野人不敢烦天女,自折琼枝置枕旁。”一夕姜花,就这样,自顾自在,开到微凉……
 
分类:粉蔷薇 | 评论:8 | 浏览:20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不容易有个清闲的早上

好长时间没进新浪空间,今天一登陆,竟发现里面增添了不少新的业务和功能,“奴隶买卖市场”“人贩子”。系统提示:一:“你目前还没有奴隶。喜欢谁就买谁来当奴隶吧”。二:“某年某月某日某时你被一个叫“奶奶的狗熊”的以630的身价买为奴隶,并起个外号叫“小洛子”(何方妖孽).

分类:粉蔷薇 | 评论:6 | 浏览:12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直接后果

最近比较惨。周一到周五每天一个版,加班不说稿子还随时随地换,有时都过了三校清了样忽然撤掉。忽然要约稿。本地作者、跟奥运有关、刀架在脖子上、电话邮件四面八方祈求……稿子约来,忽然又决定上了别的。个人诚信严重受损,报纸安全性保密工作倒是提了高,这样的情形估计间谍来了也没脾气,那边刚把情报弄走,这边就换了。

晚上看中国男团体操决赛重播,有些感动。结束时候都快两点了,赶快关了电视。一来眼皮子打架,二来心脏也受不了,不知道啥原因,女解说那么青睐“高潮”二字,时不时都要拿出来晒,这边承受队员们惊心动魄的起跳,飞跃,那边画外音还得堤防那两个不速之客的突然出现。辛苦。

想起网上曾流传过的几个词条:避运:外出旅游,避开奥运。 受运:哪也不去呆在北京接受奥运。 恭外运:恭迎外国人参加奥运. 怀运:满怀激情迎接奥运。 不育不运:不热爱体育也不观看奥运。后悔没早点出去旅游。真的。
分类:粉蔷薇 | 评论:7 | 浏览:11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word疯了

我的word被我点成了一个从没见过的样式。边上出边框,回车时还有表格.....开始以为人能胜天,闷着头自己摸索。半天也没摸索出个结果.这习惯一旦被打破,写一个字的心情都没了。

同事甲过来摆布一阵子,没辙.认同了我的说法:word也有疯了的时候.同事乙,以前隔三差五就被一人呼唤着前去帮他查看电脑,大家一致认为他该是那传说中的电脑高手,可这回,高手鼓捣了半天也还是一样没动静。心里不免不合时宜地小阴暗了一下,嘿,原来除了打字,大家一样弱智.

直到技术部人来,人家也就百度了一下,答案忽忽拉拉出来,问题轻松解决。令本人深感疑惑的是,昨天这招貌似我自己也曾经用过,怎么当时就没能搜出任何一条象样点的答案呢。正在自言自语,不想又"售人一饼" ,同事甲断言:诗人当时搜索的问题一定是:我的/word/为什么/疯了。.......(此人前生估计被诗人害过.)
分类:粉蔷薇 | 评论:2 | 浏览:9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娱乐时间8点整

新接“法苑”和“就业求职”两个新版面。以前感觉看文学青年们的稿件有点累,现在更是看的连两个肩膀都疼了。这些可爱的通讯员们的稿件啊,要编起来……那更是一言难尽,呵呵还 是不说了

曾看同事手机收到的短信“某某编辑您好,稿子已经发您邮箱,请爷正”。(人家这称呼, )。当时暴笑 :你没告诉说“爷”正不了?因为“爷”本来就不正 。现在报应来了,且明白一个道理,这“爷”还真的是……不好正。
分类:粉蔷薇 | 评论:6 | 浏览:12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状态不在服务区

如题。

朱元璋平定天下后,登上皇位,封开国功臣徐达为中山王。朱元璋喜欢下棋,有一天同徐达在莫愁湖边的楼上下棋,连输了三盘,就把这座楼连同莫愁湖赐给徐达,并让人在这座楼挂上“胜棋楼”的匾额。徐达对朱元璋感激万分。可是,事后朱元璋暗想:你不谦虚推辞,竟挂上什么“胜棋楼”的匾额,这不是存心往我脸上抹黑吗?常言说,下棋如同行军作战。

你逼我输了棋,惟恐天下人不知晓,还挂上一块匾,这不是明明让人家想到,如果我跟你真刀真枪两下对阵的话,少不得也是你的马前败将哩!好,这份怨仇一定记下!以后,徐达后背生了一种毒疮,叫背疽,据说这种病最忌吃鹅,朱元璋却派人送去熟鹅一只。徐达明知这是要他自尽,也只好强咽肚里,但直到临死,也百思不得其解。他哪里知道,就是为了那座“胜棋楼”,朱元璋怀恨在心,他才招来杀身之祸。

其实朱元璋输棋后,赐给徐达的楼上挂“胜棋楼”只不过是客气客气,作为下属的徐达不能仅存感激之心而默默接受,因为皇帝是至高无上的,他已习惯了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超越自己,更何况,下棋如同行军作战。徐达没有看到这一点,遭到杀身,应该说也是必然。



多选题:要么打jiang油要么俯wo撑……



最近很多猪消息:大地震震出来一对猪兄弟。猪坚强,猪刚强。明星喂过的明星猪。
还有,浙江泰顺的猪坛新秀,体重一吨的猪王。 饮食起居有专人照管。吃米饭和水果。一顿午餐吃一箱苹果,平时不用辛苦工作。大小便时才起身。姓也改了。不叫猪王叫“珠王”。有八卦记者前去打听探访,周围村民竟不知其主人阿谁,只知这珠王如雷贯耳的大名。可见,无论人猪,都需要先强势。

……
分类:粉蔷薇 | 评论:1 | 浏览:11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奶奶养了一头什么样的熊

一年前:小壁虎在一家证券公司门口迷了路,正巧遇上条大鳄鱼,情急之下,一把抱住鳄鱼的腿,大声喊妈妈,大鳄鱼老泪纵横:儿啊,刚炒股半个月就瘦成了这样……。

一月前:证监会忠告:近期不要进入股市,否则宝马进去自行车岀来,西服进去三点式岀来,老板进去打工仔出来,博士进去痴呆傻岀来,姚明进去潘长江岀来,蟒蛇进去蚯蚓出来,牵狗进去被狗牵出来!.....有奶奶不听,偏说那进去的是破破廉价西服,出来昂贵名牌三点,进去小老板,出来摇身一变农民企业家……痴呆傻那是难得糊涂……牵人狗那是导盲犬,智能机器狗……

结果应了那句话:如果爱他把他送到股市,那里是天堂。 如果恨他把他送到股市,那里是地狱。现在,不信邪的没去了天堂的奶奶们,自己跑步进地狱,终于把股炒糊了。

08中国灾难深重,股市水深火热。尤其6月,沪指连阴,跌破三年底线 。18日有消息在网上称: 今天已是1亿多股民埋在废墟中的第三天了,离72小时黄金救缓时间所剩时间不多了,大多数股民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但还有少数股民微弱的呼救声,令管理层感动的是,废墟地下还断断续续伟出股民微弱的歌声“心若在梦就在,大不了从头再来!”股民的家属都焦急的围在各交易所门前,急切的盼望政府救援队的到来,“据CCTV前方记者报道,已经死的股民情绪非常稳定。”

仍有股民死守,负隅顽抗:死了都不卖。死了都还爱。生死不离永相随。
继续玩他们的心跳 。也有贪生怕死的:再不玩了.打死也不玩了.一点也不好玩.还是跑吧!早跑早升天!

我是局内人,也是旁观者。
分类:粉蔷薇 | 评论:2 | 浏览:13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水瓶座女人

2008年,对你来说是风平浪静的一年,从北到南,又多了一岁,电话和地址都发生变更,但对于你来说这些都不是大事,外面的风再大,你还是要蓄长发,写汉字,读书,看报,在纸上画荷花。

钱够用就好,时间用来花。需要倾诉,身边要有亲人和朋友。你不是一个身怀绝技的人
还缺少很多本能,你不期望自己的行李,包袱太多太重,杯子里的水太满。

对于大家来说你可能缺乏足够的热情,是个懂得保护自己的人,就算一见钟情也会提高警惕,小心谨慎。 6月把生活变得热闹些,走出户外,享受阳光和旅游。珍惜生命珍惜缘分,不伤害任何人,不找机会踩着绳索软梯往上爬,不出卖朋友,邻居,和熟人,病历和隐私都会妥善保管。高兴,就做一个爱憎分明的人,不高兴,那就把痛苦和快乐都表现在脸上,反正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因为谁都有缺点,谁都不是圣人。

你不会有太多时间粘着我,粘着其他人。朋友不少,各种类型的都有。你喜欢的朋友总是懂得把空间和时间留给你。不疑神疑鬼,也不要求行程表,自白书,不抱怨,不多疑,那是你遵守的另一项美德 。至于穿什么,服装的品牌,尺码大小,我们从来不过问,也不大惊小怪。有时安静,有时热闹,你都会凭着自己的感觉,不看别人的脸色和场合,还会把所有我们意想不到的东西打碎,重新组合。你的想法总是太多。

一个失踪的水瓶座女人。我在寻找你。你的中心位置赤经22时40分,赤纬负13度。传说中神界伺酒的的仆从。你的心里,装着水晶,也装着烈火。

分类:粉蔷薇 | 评论:0 | 浏览:15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笑不易

常去看一个叫“某先生”的人的博客。今天早上起得早了点,脸上贴着面膜,照例又去,文章是新贴的。标题是《某某某某某》。内容却跟这毫无关系,他说他早上起来,洗脸,刮胡子,照镜子,和镜子里的自己说:你还怪年轻呢。

文章后面,他贴了自己修理后的照片。“嘿嘿,我夸自己,是逗自己玩儿。其实不年轻了,脸上皱纹很多。我不漂亮,五十多了,个子又不高,一米七二,又不会跳舞,唱歌又不好,又不和小妇女打羽毛球,就是知道拿根烟领个狗走来走去,这样的男人漂亮什么?”“我没当过兵,没当过兵的人走路都不好看,不挺胸膛,挺起胸膛来走路才好看。”“对面走来的小王好看。他当过兵,还是一个团长。他笑的时候我看了看他的牙,我觉得他的牙挺白,是红口白牙,这样的人好看,漂亮。我不漂亮,我抽烟我漂亮什么?”

“那天我在路上唱起歌来了,自己编的:都说那樱桃好吃树难栽,都说是铁树好养花难开,闻见唐僧肉妖精就从天上来,啷当啷当伊呀嗨,啷当啷当伊呀嗨,伊呀嗨,看见那美女流氓就发呆……”

后面有四五个留言。“ 照片还成, 不算帅哥,但也不衰,有点亲民特征。”
“您是卷花头,说自己不漂亮,是夸自己漂亮呢,哲学,哈。”
五楼的最逗:作为一个老男人,形象不算差,就是照相的姿势不太好,有点象在蹲茅坑,哈哈。

看到这儿不禁要再回过头去点看某先生那照片 。一张小三寸的黑白照片上一个卷花头的中老男人双手相握斜放在嘴边上,侧脸看向一边……某先生原本大概是想制造出个什么型态来的,比如思想者,没想到这么一来,歪打正着,还真的被人给说重了,严重疑似那蹲茅坑的。

想起早年间看过的贾平凹的一篇文章,标题忘了,大致是忍不住想笑之类的,说他一次去上公共厕所,一进门,发现厕所里面还蹲着一个人,是个二三十岁的
分类:粉蔷薇 | 评论:2 | 浏览:10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为了那不曾疏漏的任何一个日子

这世界变化快,有没有人告诉你,晴天雨天。
这一切来的都太突然……
分类:粉蔷薇 | 评论:0 | 浏览:10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知道吗我一直在等你

明 天
----------给5,12汶川大地震灾难中痛失亲人至爱的同胞
李小洛

3天了,我一直等你的电话
等你在远方回答我
我一直在想,如果天没黑
巨石就不从天上掉下来
你一定,不会舍得离开
你会在我眼睛看得见,双手
够的着的地方,灿若云霞
艳如桃李。含笑,看着我

5天了,我一直等你的消息
等你在远方回答我
我一直在想,如果大地不摇晃
瓶子,就不会跌下来,水不会洒
山河,不会残破
砖头,瓦砾,荒草,也不会
前来将你覆盖,淹没
你一定还牵着我的手
在花园幽深的小径上漫步

7天了,我一直等你的出现
等你的消息,等你回答我
可是,7天,就是一个轮回啊
7天,就是另外一个阴阳相隔世界
另外一个国度了
我可能再也等不到你的回答
等不到奇迹出现,分享
绝处逢生那巨大的喜悦了

你大约去了别处,冬季,遥远的北极
去了一个连自己也找不到来路归途的地方
一片天寒地冻,寸草不生的冰天雪地
从前的春天,从前的早晨和夜晚
你都不再返回,不再前来与我重逢,相认
没有你的日子,我要怎样活下去
怎样放下这包袱,独自上路

房子没有了,可以重建
大雨总要停下来,太阳照常升起
生活,也将一如既往
可是这个秋天,我却注定孤独
两手空空。颗粒无收的仓库
像座巨大的坟墓,等待在
大风呼啸的高原上

我不相信地狱,也不相信天堂
我只相信有你的地方就是家
有你的日子,就是回忆,就是幸福
我相信黑暗和灾难都是短暂的
它们,永远活不过未来,时间,人类
活不过,我对你的爱
分类:粉蔷薇 | 评论:4 | 浏览:10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个人突然来跟你谈件事情

5月12日到5月15日,天上的智神星受到逆行中的婚神星的影响
每个人在这几天内,都会有个人突然来跟你谈件事情
那人跟你挺熟。每个人在这四天内也都会被一个人惹的不高兴
让你生气之余,还有点无奈。因为你跟对方讲什么似乎都没用


分类:白茉莉 | 评论:0 | 浏览:10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天零一夜

进入5月,心情一直不好。12号是个礼拜一,早上上班坐在电脑前,莫名其妙竟在一张稿纸上写下“过了今天,山在高处,水往低流,天堂和地域,什么也不是了” 。

是这春夏交替的节令?还是莫名其妙的天气?总之,人显得神思恍惚,烦乱不安。现在想来,也许,这就是人类在自然灾难来临之前最本能的嗅觉和敏感。

下午两点二十分,像往常一样,从书房电脑前起身,离开房门,下楼,骑车,准备上班。快到小区大门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那么多的人在奔跑,他们从楼道,楼梯,楼群里争先恐后地涌出来。街道的两旁,也站满了行人,大街上出现平日午后少有的这么大规模的热闹。在路边停下来。听见有人说“地震了”,有人指着对面楼房哗哗作响的玻璃。这时候,我也开始感到大地的摇晃,脚下的水泥地面也抖动起来。
 
穿行在混乱的街道。感觉一切都好像不是真的。一路上像观看一部老电影的回放,街景,城市,都有些泛黄的遥远和陌生。大桥上,一只路灯的灯罩被震了下来,粉身碎骨,像一场战争的残局。一个男人在路边电话亭里焦急地一遍遍拨打着电话。通讯故障,所有的电话传来盲音。面对突然降临的灾难,一切未经说出的爱,也许都已来不及。

报社的院子里,柿树的花蒂散落一地。从四川8,0级大地震波及过来的余震已经过去。大家各就其位,忙着手头的工作。编稿,审稿。从汶川传来的
分类:白茉莉 | 评论:1 | 浏览:11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都是好孩子

樱桃接近尾声。那些在春天里播种的植物已直立长大,门前再也没有人问起落花的事情。昨天夜里爸爸又回来过,巨大的惊喜,失而复得的喜悦……真实,分明,清楚……然而离开时,所有房门都为他自动打开,无法阻拦,无法挽留……手握门柄……心疼在梦醒后更为剧烈。

睁开眼,眼角有泪爬行。手机上日历显示:立夏。这在南方又是一年里比较隆重的节日,有人会在桌上摆满煮熟的鸡蛋、莲藕,粽子、和蒸饼……举行盛典,告别春天和热恋,马匹、车旗,裙子都要染上朱红。歌唱。舞蹈。痛饮红酒和冰茶。

告别之后,田野虚茫。看不到边际的冉冉绿色是巨大的空……
爸爸,我其实已经很努力……
分类:白茉莉 | 评论:0 | 浏览:9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3页/49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