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5
  • 总访问量:623624
  • 开博时间:2005-06-22
  • 博客排名:第2568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诗意生活之:说好的较真呢

  

 

                       

前阵子遇见一位朋友。那天天气不错,蓝天白云。他看上去却并不轻松,反而有些沮丧。原来刚刚被领导训过。说他较真,文人气。听到这儿我笑了,首先,领导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批评你,说明对你在乎,觉得你还有可救药的余地,可进步的空间。说明对你还有期待和希望。适度较真是对工作的负责,作为一个前文学青年,身上散发出来的要不是文人气那也显得奇怪,铜臭气,脂粉气,腐朽气,氨气氮气,哪一种又能可比这更能让人安慰呢。

 

话是玩笑话。但并无不体察。多年前,大家都在一个被称作文人的圈子。起步差不多,只是之后走的路截然不同。百无一用的诗人还在固执地写她自己的分行文字。而眼前这位前文学青年早已改弦易张改头换面在行政机关摸爬滚打曹营十八年,夜以继日奔走在一条通往光明彼岸的通坦之途了,原本以为自己精通了化妆术,易容术。谁料一登场,仍被人喊出了小名。领导一句话打回了魔术师的原形。这,可能才是他伤心沮丧深层的原因。

 

理解,但爱莫能助。和他一般,在很多人眼里,文人气都一直不算是个多好的词,除了偶尔在用在书画界,说某某作家某某文人的绘画书法有了文人气,那可能还属于褒扬。 较真,守旧,不合潮流,迟钝,缓慢,消极……文人气总和这些有关。不善钻营,不会随俗媚世,又爱犯颜直谏、直言,不会察言观色,有时候虽碰得头破血流还不肯听人劝,纳人言,随众俯仰……其实文人的这些小缺点,也说不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好与不好,只是人们在度量衡上有一个不同的标杆。

 

一个人守旧,不钻营,不察言观色,甚至小较真,其实也没什么不好。守旧是一种慢。或者,对传统的秉持,不钻营,不仰人鼻息,看人脸色见风使舵,小较真,是心底还有一份纯粹,直率,从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一种对自己内心的坚守。

 

儿子小时候,大约三四岁的样子,一次带他去一人多的地方,大家正在喧闹,儿子忽然跑过来跟我说“妈妈,有人……放屁了”,当时也没怎么在意就随口说了句,是不是栖栖自己放的,儿子急红了眼睛,不是我。不是我。这还不算,为了证明真不是他,竟猫着个小熊腰挨着个儿要去人家身边嗅。眼看着就要奔那些可疑们的去了,我被吓出一头冷汗,连忙一把扯住抱了就往外走,“儿子,咱可不可以不这么较真,妈妈带你出去玩一会儿……”。

 

我那可爱的较真的小小的孩子,5年之后,再提起,他自己首先已经笑倒了,不会吧,我小时候怎么那么傻。是啊,他是觉得那时候的他那个样子是在犯傻。因为这个时候的他已经长高了长大了,时间过去了5年,5年之后的他就算是再遇到同样的境况,就算真被冤枉了,也只是小声辩驳一下,绝不会急了眼,跑去一查到底,10年之后,20年之后呢,如果他的朋友,或者甚至是……上司给了他委屈,有一些挥之不去的必须化解的囧境,从长辈的角度,我是希望我的孩子能像位生活的智者做到波澜不惊,泰然处之,一笑而过。但从母亲的角度,到底还是会眷念那个一边嘴里叫着不是我不是我一边脚下生了风要去勘察追究到底的憨态可掬的小小人儿更多一些。较真,率直,童言无忌。

 

所以这可能也就是个矛盾。一方面你盼着他一天天长大,很快融入社会,学会各种处事秘笈,游刃有余,轻松应对这个时代的方方面面,一方面,你也明白,一个世故,圆滑,刀枪不入,油盐不进,唯利是图的俗市侩是多么的无趣和乏味。一方面你盼着他活的真实,一方面你又盼他活的好。活的体面,有尊严。为文,写字,或是你自己钟爱一生的事,却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也来入行作一个总让人侧目斜视的文人。这算不算也是一种偏执较真的文人气。

 

人大教授陈传席先生写过一篇文章,论《大商人、大文人、大英雄、大流氓》,说“大商人必无商人气,大文人必无文人气,大英雄必有流氓气,大流氓必有豪杰气”。 看后颇有感触,被人一眼看出文人气的文人,当文人气变成了你引人注目的缺点时,那可能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你还不是一个大文人。你还文的不够。

 

 

分类:诗意生活 | 评论:0 | 浏览:2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天一天一天

  

第五代记者证换证18号考试,报社打算之前先模拟考一下。如今是不到万不得已很难下决心去看这类考试资料的。晚饭后看到夜里12点,600道题大概过了一遍再做点练习题,早上竟然及格后还赚了30多分,这可真让人悲喜交加,记忆还有点残余的小势力。没完全痴呆,多好。

中午和小坛子几个吃饭。风大。人,有点矮小。

好久不去的《诗生活》,专栏又登陆不上了,试了N次才过。看到2002年前后自己贴在那里的几个帖子,熟悉又陌生。

一朋友下巴新近出了颗小痣,别人就拿伟人下巴那颗著名的痣来说, 说这小痣是在他当了某单位的副职小领导之后忽然有了的。 ,他自己也天真无“牙‘地笑了。乖乖,万一不小心将来当了什么更大点的领导,未来几十年还不知道要涌现多少这样的斑斑点点来脸上还不成了黑芝麻集聚地。

马上又是一年了。总是要到年底才紧迫,平时……一天一天一天又一天,也不知道干了些什么。

哎。算了,不说也罢。周五,快下班了。一天又这么快要过去了。

 

 

 

分类:粉蔷薇 | 评论:0 | 浏览:1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意生活之:我们可以更接近诗意的生活

  

 

 

   海德格尔说:“人充满劳绩,但仍诗意地栖居在这片大地上”。诗意栖居,作为一种生存理想人类在共同仰望的同时又常感遥不可及,就像挂在远天的一轮弯月,绚烂而扑朔迷离难以扑捉。在日常与柴米油盐打交道的普通百姓心中,诗意是一种高高在上的云彩,水里的倒影,镜中的花朵。

诗意栖居,不是提倡人人都去写诗,当诗人,天天举办诗歌朗诵会。诗意追求也不是诗人专属,诗人个人的收藏夹。闪电一般穿行疾走在各自的生活里的现代人,常常忘了生活中诗意的存在,忘记诗意文化其实是我们的先祖早已留在我们血液骨骼里中的基因密码。博大精深,浩淼洪瀚的诗意文化的长空繁星闪烁。诗人所创作的分行的文字也只是这颗大树分出的一支细小的枝桠。

“如果你有两块面包,你当用其中一块去换一朵水仙花。用面包换回水仙花的柏拉图是一种诗意。游离于山水田园诗情画意的王维“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穿行在盛唐妙曼南风中的李白“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仓央嘉措“转山转水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是一种诗意。“为了看太阳,我们来到世上”也是一种诗意。

诗意不是每个人生命的日用品,必需品,但它是一个人的修养和胸怀。也是一个人人生的态度,智慧与能力。是胸怀,是良知,是觉悟,是一个人的趣味和情商。

有一对8、9岁的双胞胎小兄弟,他们的父亲为了知道他们性格上的差异,就在房间里各放一堆马粪,哥哥很沮丧,刚刚打扫干净的屋子被弄成这样,又得半天收拾了,一边哭丧着脸一边寻找是谁把马粪放到他房间里来的的元凶。弟弟则欢天喜地,说这附近一定有一片草地,因为有小马驹子刚刚来过我的房间,我要去草地上找他们玩。阳光,乐观,富有想象的弟弟是诗意。

在遥远的太平洋的一座小岛上,一位旅游的商人发现一个老者手工编制的草帽很漂亮,每只售价20比索。商人想买一些到欧洲去卖,便问老者:如果一次买一万顶,每顶可以便宜多少?老者却答:每顶还要多加10比索,因为编一万顶相同的帽子会让我乏味而死。追求慢生活,躬亲劳作,用诗意的声音回答摈弃拒绝俗世中自以为是约定俗成的商业法则的老手艺人,也是诗意。

 所以王小波说“人生太孤单,我们要找个有趣的人一起过。”有趣,对于一个人来说至关重要。“在你周围人中,如果有一个本来还有点趣,最近忽然变得干巴巴动辄找人拼命,跟谁都过不去,幽默感全无,这个人就值得警惕了”。 一个富有诗意的人,无论何时何地,无论顺境逆境,他都能对许多事物觉得有趣味,而且到处寻求这种趣味。独立特性的王小波就是这样一个人,一生都在追寻诗意,也最终实现了自己诗意的栖居。

诗意是生活的调控器,它可以将疯狂叫停,将沉睡唤醒。令我们在悲伤的时候不至于哀怨,失望的时候不至于绝望,得意的时候不至于忘形,坐在高的座椅上,仍懂得把视线目光投放到低处,像雪花,像细雨,像微风,覆盖在大地的每一片灌木丛,低洼地。

在城市,比我们醒的更早的是那些清扫街道,落叶,城市垃圾的环卫工,他们比我们更早看到每一天早晨的曦光,他们是诗意;隐匿或穿行在小巷弄堂深处的身怀绝技的手艺人,在这个后工业时代,他们拒绝速度,拒绝快,他们的慢生活是诗意;为了一棵大树,一栋古老的建筑无数次修改规划草图最终绕道而行的决策者是诗意;向河流大川致敬的心是诗意;为一簇无名小花,一片落叶,一只搬家的蚂蚁停顿的步履目光是诗意;肯用一秒钟抬头望月、低头听风,是诗意;深夜街头一盏橘黄的路灯、午后书桌一杯飘香的绿茶、瞬间涌动的暖意、顿悟的禅境、淡泊、宁静、从容、缓慢,都是一种诗意。 

不抱怨。不气馁。不妥协。怀有一颗诗意的心,拥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超越俗世,穿破俗世的云层抵达光明之顶。是诗意令我们的生命更富有格调和品质,将一切的烦恼、痛苦、伤痛转化为诗意的体悟。不管苦难、贫穷、辛劳、窘迫来袭,我们都可以做到从容不迫,依然发现散落在生命拐角神性的光辉,诗意是唯一能令我们麻木、散漫、暗淡无光的人生迅速重获再生之力的原动力。 

没有诗意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没有诗意的国度是可怕的国度,一个没有诗意的人无趣 而乏味,一份没有诗意的人生是有缺憾的人生。我们可以不做诗人,不写分行的文字,但我们不可以疏离诗意。不敢轻言放弃一段令我们的生命由混沌走向澄明的心灵之旅。

只要心怀诗意,你就能慢慢靠近诗意的生活。只要拥有一颗诗意的心,无论走到哪里,身处何境,你都能做到“诗意的栖居”。

  

分类:诗意生活 | 评论:0 | 浏览:1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致平安夜

 

在别人的城市

我们通过拥挤的

道路,交通

寻找教堂和烛光

跟随人流

投奔灯火辉煌处

我们,祈求甚多

跪拜在神面前

 

在别人的节日里

我们团聚,拥抱

交换着平安和温暖

我们祈求甚多

给别人,也给自己

送上深深的祝福

 

那一年,那一个冬天

在别人的城市

零下的温度里

相爱 ,是我们

唯一可做的事

分类:粉蔷薇 | 评论:0 | 浏览:2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月或十月

  

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也应该有很久了吧。

有过共同的记忆,或什么都不曾共有过。

活在在各自不一样的的生活里。

那样的城市,那样的秋天……原本以为自己

早已忘记。

 

分类:粉蔷薇 | 评论:1 | 浏览:3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貌似最近要有新……

  

或许我是说博客,好久没写了

或许是说最近这状态。工作上的情况……

或者,在说一个新诞生的……成语-----方向反感

如果你之前已经普及了这方面的知识,对一些新成语了然于胸,

比如,不明觉厉(虽然不明白,但觉得很厉害)

那么要领会这个则不难。

当然,极有可能的是,我在误导你。

 

分类:粉蔷薇 | 评论:1 | 浏览:2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座瓷房子

 


分类:粉蔷薇 | 评论:0 | 浏览:6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写信吧

我们写信吧
李小洛

(一)
没有人知道你何时转身
山是假山,船是假船
就连那些逼真的八卦阵也是假的
千百年的尘烟里
唯有我写给你的那封信
至今还搁置在
高高的琴台上

或许我错了
你身后的三十六步台阶
最高的那一步
如今也已长满了
大大小小的枝条
高高矮矮的灌木和乔木

一曲既终
一曲即终
我苦苦,守望着
三国里一段最好的姻缘
却不过是一道爱情的魔咒
在我们的身后
有人说,琴瑟
有人说,浮云

(二)

昨夜的梦里
未曾谋面
穿过长长的隧道
却没找到你的窗口和预言
当有人说起东吴
说起英雄和美人
恩爱其实已离我们远去
曹营返回途中
也许
正是你读信的时辰
空荡荡的房间,人世
只剩下我一个
一个人的良宵
一个人的上元
一个人的仲秋
一个人
年年寒冷的春天

(三)

此刻,我所听见的
是槐花从空中
落到水面的声音
山在那里
水在那里
江在那里
船在那里
只是故人
已经故去

涛声唤不回的
远方
是你远去的
地方
一袭背影
一抹微笑
是你留给我
一双幼小的儿女
我必须
好好地
喂养他们

(四)

再也不会沉浸在
这样的光阴里
再也不去寻找当初相遇的地方
一条爱情的路
如果变得比顽石
比铁,还要坚硬

现在,我将我的手收回
心,也已不再承受任何的煎熬和责备
什么也不想做
也没什么事情
可以再发生了

一个人
需要棉花和孤独来陪伴他
我也一样
当风吹过田野和墓碑
我始终相信
那最后赶来迎接我的
一定还是你


分类:粉蔷薇 | 评论:2 | 浏览:5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如怀念

  

 

算起来已有四年之久。离开那天,北京。朝阳。八里庄的冬天正飘着大雪。那是诗人王小妮写在她诗歌里面的句子“我离开的时候,城市正有一件大事在发生。……”


  

分类:粉蔷薇 | 评论:0 | 浏览:5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间之声

   所有的叶子在慢慢迁徙。所有的声音也在慢慢迁徙。
   这一年,有人离开,有人来到了我们的中间。树叶由青变黄的时候,孩子们一天天长大。他们从襁褓中站起,学会直立,行走和奔跑。之后,上了托儿所、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终于有一天,小鸟般离开家,飞离了父母的身边,自由自在,雀跃着,欢呼着,奔向未可预知的远方,那些陌生而新鲜的地方。尽管外面的世界风雨和危机无时无刻不存在,他们也有可能被撞的头晕转向,目眩眼花,但在奔出家门的那一刻至少是喜悦的,浑身都充满了向上的力量,这便够了。
  这一年,老人们在无声中老去。朝着时间相反的方向,他们慢慢弯下自己曾经伟岸曾经矫健的身形,矮下的身躯,直到有一天和地平线永久地重逢,就再也不分开了。更为漫长的岁月和时间里,他们将永不再和我们分享每一场春天的雨水和甘露。
  这一年,回首一条来路。依稀有时间的列表跃然纸上。生命中处处都可遇见的迷人风景,处处都可拥有的诗意和月亮。
  三月末四月初,小河破冰,大地回暖,沐浴在和煦春光里的这座陕南小城,江南江北大片的土地上,有花朵次第开放,沿江两岸,到处弥漫着诗意的温暖和阳光。正是陕南的春天来得正旺的时候,因为迷上在石头上画画。隔三差五总要去江边,把那些跌跌撞撞扑入眼帘的小石头带回来。书房的地板,橱架,俨然变成一个小型的石头加工厂。
   一个大雾还未散尽的早上,早早去了江边。整个汉江北岸,目光可及处就一放牛老伯和他散落在葳蕤水草间安静吃草的牛羊。出于好奇,老伯过来审视我的石头,只一眼,便满是诧异:这些石头真是太难看了……难看的石头被我宝贝似地带了回来,在清水中清洗干净,勾描点染,涂上连我自己也不能完全说的明白的色彩和颜料。于是就有了花卉、植物、童谣、仕女、田园……前世今生的模样。
   九月中旬,这批汉江石画跟随“把安康带回家书画作品展”文化推介活动在西安钟楼展出。不想竟引起一场小小的轰动。一位来自美国南部台湾籍老夫妇在在回国后发来的邮件中说,汉江石画是他们本次回国一个最重要的收获。非常热情地邀请我去他们目前所居住的乔治亚州卡罗敦市艺术城举办汉江石画展。
   生命的旅途中,总是注定了这样一些偶然又偶然的相遇,不早不晚。恰好相遇的一刻里,有些人注定要被我们牢记。而我们,也将会在一些人的记忆中长久停留。 犹如迁徙的海水,犹如迁徙中黎明前的某个瞬间。
  喜忧参半的 2011 ,这一年,股市跌了。楼市降了。人们在失望和希望中迂回,生命也正是在这种交替中不断地延续和拓展。儿子去了大学。虽就在秦岭的另一端,但宽大的房子因为一个少年的缺席而如同缺少了千军万马般格外空旷和静谧,初体会到王小妮诗歌中所言“送走一个儿子,人已经老了”。
   进入十一月,动物们陆陆续续开始冬眠。棕熊们在秋天刚刚来临的时候就开始大吃大喝,长胖,以抵挡就要袭来的寒潮,林子里慢慢冷清起来。松鼠和野兔把窝垫暖,并找来松塔,榛子,和橡子,他们要在冬天换上一身不一样的毛。蝮蛇和青蛙,拥抱取暖,因为他们怕冷。他们和我们一样学会躲闪和隐藏。
   所有的天空都在慢慢迁徙,所有的大地都在慢慢迁徙。
   这一年的冬天,我能想起最多的一句话,仍是美国当代西部诗人威廉·斯塔福德那首诗中的那一行— -- “昨夜的风里,我醒来两次,一次因为墙薄,一次因为时间之声”。
分类:粉蔷薇 | 评论:1 | 浏览:4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一年冬至

  我们都是异乡人
分类:粉蔷薇 | 评论:1 | 浏览:4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大爷

  

那家人住在后海的一条胡同里。父母年纪都大了。看那样子怎么着也该有个七老八十了吧,大儿子三十好几
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班上,整天呆家里,也没老婆,或者有过……他们家喂过一只八哥儿,会说话。只要家里来人,或者电话玲响 。他总是抢着回答:“废什么话……你”还有一句就是:“你大爷”
有时候,天刚一亮,他就开始,重复来重复去也就这两句。 那神气口吻活脱那家的大儿子。声音大且响。吵的邻居们觉都睡不好,于是很有意见 。多次抗议之后,那家的老爸一生气,就把这八哥送了人…搬家后再也没有见过这家人,也不知道他们后来怎么样了……
那八哥,怎么老那么说话,还有那个整天带家里很郁闷的大儿子…… 有次在外地,突然想起这故事来,却怎么也记不得那八哥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就发信息给讲这故事的人,人听完哈哈大笑,回了一句:“废什么话……你”
分类:粉蔷薇 | 评论:3 | 浏览:4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编辑部故事

  皮皮鲁是一个调皮的小男孩。有一天,家里要来客人。妈妈给皮皮鲁和自己洗完澡都换上了干干净净的衣服,说:皮皮鲁,你就在房间里看书,不要到外面去,外面有工人师傅在给我们家刷墙,你不要靠近那些油漆。免得把衣服弄脏了。皮皮鲁答应说,好。于是妈妈去厨房准备饭菜去了。不一会儿,皮皮鲁跑出屋子,他看到有个工人师傅在高高的木梯上提着一个小桶,在墙壁上刷来刷去,很有趣,他就也想想爬上去试一试。于是小心翼翼地爬起了楼梯,刚爬了一步,一个红色的油漆桶掉下来,扣在他的身上,他又爬,一个蓝色的油漆桶也掉了下来,皮皮鲁满身糊成了花公鸡。眼看客人就要来了,皮皮鲁妈妈只好放下手中的活计,把皮皮鲁抱进浴缸重头到脚再清洗一遍,刚刚换好衣服,客人就进门了。晚餐过后,客人们很满意地走出房门,边走边小声嘀咕:皮皮鲁真是个干净的孩子。可惜他妈妈太不注意个人卫生了。……
分类:粉蔷薇 | 评论:0 | 浏览:3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沉默者

(一)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保守秘密
并不是每朵花都能在春天接近完美
你不能从我这里得到任何馈赠
客人或幕宾,都不能

现在,每天我都要抽时间
去那些空了的房子里看看
但已决定不再开口讲话
简单的招呼,问答,也不会有了
我要让这一切成为习惯

如果不需任何努力就可以变回一株菠菜
如果可以选择两种方式的生活
我就选离你最近的一种
停下来,不再生长
一直沉默,一直病着


(二)

其实已经没有什么秘密
天空早已将一切看穿
洪水在七月总是比人更高一筹

我在洪水中潜伏下来
在每一个可能的时刻
夜里也不浮出水面
梦中的一些奇遇,梦中
渴望得到你的胭脂和菩萨
其实是为了来生相见时
能有一个醒目的印记

风也早已失去了力和速度
还有什么可以炫耀
从孤岛返回,那是一次难忘的旅行
没有摄像师、灯光、舞台
没有变魔术的人
我再也回不去了,再也不能回去

最后的审判到来之前,活着或死去
我都将保持沉默
一旦开口,就什么也没有了


(三)

上帝,他永不会
向我们讲述他所知晓的事物
他总是答非所问
回避我在信中提到的问题

他的屋子宽大而阔绰
访客和内容每一天都是新的
他总是很忙,总在敷衍
留下的联络方式也有假

我们住在他简单的城堡里
用着疲惫的躯壳和身体
在仿徨的路上,偏右或偏左
总是轻信,易碎

上帝永不会把他看到的结局
戏法和套路,告诉我们
也从不会梦见,暗示我们一些什么
菩提树长在大路的哪一边

他总是笔锋一转
岔开话题,不写出任何有效的答案
他拄着两只拐杖
却不知道我们在哭什么,笑什么
正在说着什么

他也永不移动他的大海
拔出他的木钉,折断他的绳子
他永远不在我们安静的祈祷里
带着他的岛屿,他的火

在黑夜中坐着
他永不后悔,他也永无过错


(四)

也许这还不是时候
也许应该像往常一样
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把看到的和想到的,都沉默于心

有一天,总会有一个目击证人
说出现在这一切
说出你汤勺上的苦
说出壁橱里藏匿的毒品和烟瘾

会有一个唱着哀歌和歌谣的人
来旋转时间的分针和秒针

会有人给你真相
说出潜伏在镜子背后的那双手
说出你要寻找的三支箭
爱、南方、火药和指南针



分类:粉蔷薇 | 评论:2 | 浏览:5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西安,符号

 古城墙和西安节奏

分类:粉蔷薇 | 评论:1 | 浏览:14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3页/49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冰释234白

2017-12-13

皮子的乡村

2017-10-06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