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剑秀才的博客

做事追求极致,做人力求平和;心情保持淡然,处世波澜不惊。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42235
  • 开博时间:2008-07-23
  • 博客排名:第33805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春天来了

转眼间,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涯,你让我流连忘返

  弹指一挥间,痴迷和眷恋天涯一瞬间八年了,在这之前,我也曾去过其它网站,但都是过客一般匆匆而过,基本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自从来到天涯后,特别是接触到天涯部落(来吧)后,一下子就将我拴在天涯这颗大树上了,从此后至今日我就再也离不开天涯了。

  说起天涯部落的磁石般的吸引力,主要在于她在虚拟与真实没有明确的界限,所有的ID背后都有一个真实的影像忽隐忽现,我曾经说过:部落就像一种公开的QQ平台,但比QQ要好多少倍,因为在部落里每天24小时里都有ID在线,不管是谁发帖回帖后会在短时间内会有人回应你,会让我们感到非常有存在感。

  我在天涯,最大的收获是,虚拟结识了很多天南海北的朋友,印象最深的是(按先后排序没有厚此薄彼)清水流1、半岛良民、三平67、小河流过我们前、一介女流、影乱、缠绕夜色、尘世荒原、傲雪伴梅、中俄英法、小草678、随便OO、哭着来的、金色银杏叶子、乐安君、仰天难啸、yigefangyangwa、qqwweeasd、林尤超、王心安等等网友,我虽然与Ta们任何一位没有见过面,但对Ta们的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

  爱,人之性情,爱党、爱国家、爱人民,那是必须的。

  我等之凡夫俗子,能控制和主宰“爱”的,只能爱家人。

  爱长辈,还健康在世的,爱点。只能说,爱点。你爱你的父母和长辈,爱到什么程度?

  只能在你有了恋人、婚后或者有了自己的宝宝后,才能有衡量标准。

  爱自己的配偶,啊呀,死去活来,不得了!柴草木料火苗旺,腾地窜起老高,但熄灭也快。硬木和焦炭火焰虽不高,但燃烧时间会久很多。

  但婚姻不是在燃烧!人生不光有炽热的爱,还有常温,冷冻,试想,没有空调冷气和冰箱我们的生活将是什么样子?

  有多少当初爱的死去活来的恩爱夫妻,后来却分道扬镳!

  爱自己的宝宝,那是人间之最大的爱,没有任何爱能与之相比!现在在论坛里逛游的,有许多年轻的妈妈,你们这种感觉大概比我还厉害,现在宝宝还小,虽然受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天开始了

连着三天的阴雨天气,在昨天的立冬中雨停了,但仍不见一丝阳光。

秋瑾临刑前写下的绝笔是:“秋风秋雨愁煞人”,可见深秋之雨的感觉是不咋地的,何况冬雨!

可是,却也有人,喜欢将名字起为冬雨,当然,那是人家的喜好和自由。

漫长的冬季来临了,我实在不喜欢冬天!真的不喜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点滴零星老来乐

       人在小的时候恨不得快快长大,步入青壮年时盼望早日退休,而真正退了休后却蓦然发现,这个时光并非原先想象的那么好。

我们说的退休,是指男女达到某个年龄段后不用再忙着上班却有不同程度的经济保障,当然,我们身边也有很多人,早达到或超过这个年龄段了,因为诸多因素不能退休或退而不休,退休后进入休闲状态的人,还是占大多数的。

休闲的方式有多种多样,只要符合自己口味和让自己快乐就行,一个人是否经常快乐也是因人而异的,与个人的性格和人生经历有关。我常常羡慕那些将鸟笼子挂在树上三三两两坐在树下不紧不慢聊着长天的老头们,常常驻足观望和聆听那些男男女女们在河边高歌一曲的人,更佩服那些不管什么天气都坐在河边钓鱼和街口搓麻将的人的毅力,我虽然也进入这个年龄段,但我却常常感叹真不如年轻时在职场上打拼快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三花的心事

              文/佩剑秀才  

半年多前,张三花从外地来到这个小城,在这之前,他到过许多地方,做过许多工作,但都没有做多久,到底是什么原因谁也不知道。

他一直觉着自己怀才不遇,郁郁寡欢是他的常态,他经常标榜自己:二十几岁的年龄,四十几岁的心态。在他的眼中心中,全世界都亏欠他的,全社会做的任何事他都看不惯。

这座小城虽不大,但市区内却贯穿着三条河,其中最大的一条是白浪河,近些年来城市改造亮化后被评为国家园林城市,沿河两岸景观设施齐全,人们都喜欢休闲在河边。张三花经常去的那个地段,是用木板在岸边向河面延伸打造了一个平台,平台靠水之处有粗壮的木柱,木柱之间用水管般粗的麻绳链接。此处经常有人在此观水、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小的喜悦

  

我虽然不是吃文字这碗饭的,但也喜欢偶尔写点东西表现一下自己,我记得当时在连队里时,有时候越俎代庖替文书(连部文职人员相当于连长秘书)写过几次有关规定或材料,后来在企业里,又犯了老毛病,替专职政工人员撰写企业内的有些东西,在我们这儿有个方言叫“装精”,从字面上一看就明白:这种人喜欢显摆、表现自己。有时候我也不想这么做,觉得做人还是低调一下为好,但将一个锥子放在口袋里,你想阻止锥尖从口袋里钻出却很难。不过在社会上,人们对这种人褒贬不一,有的人欣赏,有的人十分厌恶。

二三十岁时,我非常羡慕和向往作家这个职业,觉得写作是世界上最高端的职业,它可以一夜成名万人仰止名利双收,除了对老一代作家群毕敬毕恭之外,更是对那些文坛新秀羡慕有加但绝没有半点嫉妒恨。

记得当时对两位年轻的刘姓军内作家佩服的不得了,他们的文笔实实在在征服了我,前者写的东西视觉广阔以战略战争为背景,后者主要着眼于军人日常生活,如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是一年春草绿

  

公历农历真是一个奇怪的立法,她们就像公路和铁路,通往方向一致,有时并拢靠的很近,有时交错离的稍远,但始终不离不弃、若即若离。

今日公历已经到了二月底了,而农历却刚刚正月初八,此时,四面传来鞭炮声,其实在除夕或年夜中应该鞭炮声最猛烈之时反而极其寂静,现在放鞭炮者大多是那些生意人去上班或商店开始新的一年营业取个开门大吉之兆头。

有人喜欢过年,尤其孩子喜欢过年,但也有很多人惧怕过年,如当今十分流行的剩男剩女们在回家过年时被催婚。

往年,一旦跨进腊月门,妻子都会非常紧张,开始考虑如何置办年货等,我恰恰相反越到了年底我会放松下来,觉得忙了一年了,该缓和一下了,由此我们会相互嘲弄对方:我说她有恐年症,早先让穷日子整怕了,她说我极不负责任,逃避“忙年”。

其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值得庆典年月

  

  从去年春天开始,我经常与妻子讨论一个话题,到了2014年的11月12号的时候,我们好好庆祝一下,相约全家老小到大酒店里吃喝一番,进入了今年秋季,谈论此话题的频率更高了,但庆典的规格和范围却有些出入,如此三番,不知不觉这个值得庆典的日子成了昨天了,今天只说两个字:呵呵。

 

  人生历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国家发展还有五年计划十年规划之说,人这一生有几个十年二十年?对于整个人类来说,个体的一生实在不算什么,但这个“人类”,还不是我们无数个个体组成的?假若说,一个人能活到一百岁,也就五个二十年啊,何况能成为百岁寿星的却是寥若晨星的。

  坊间还有个说法:一个人在自己的一生中真正觉得有存在感、幸福感的也就三五十年而已,年少懵懂时浅知或进入老龄后淡化自己的人生角色,任谁都会觉得自己只有在青春勃发或年富力强时,才是个人物、活得滋润、精彩的人生值得留恋和怀念。

 

  十年前,正是我的小事业最忙的时候,辛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平凡的一天,难忘的时刻

  

  如果某个名人写个短文描述自己的一天,肯定会万众瞩目,如果某娱记去写他(她)的一天,那就更精彩了,娱记们不仅正眼看、偷偷瞄,大块详尽的文章连篇累牍且纷纷转载,让当事者读者都过足了瘾,而一个平凡人尤其草根阶层如果写点自己的一天零零碎碎,在自己玩的小圈子里相互交流如聊天般打发些许寂寞时间,也是一件很温馨极愉悦的事,但当做独立或成型文章示众恐怕有点让人反感,起码是没有几个人有兴趣看的,比如我这篇小文。

  我想写自己早晨起来,买了油条打了豆汁,喝一碗倒一碗表示自己生活很奢侈,人家肯定说用老相声段子里的语言多无聊啊。

  我若说一早起来在健身房里操练了个把小时后又到私人游泳池里畅游半拉时辰,然后去吃饭,吃什么饭呢,喝豆汁吃油条是不可能的,鱼翅海参似乎不适合早餐,来碗燕窝粥倒差不多,但搭配什么佐料呢?绝对不会啃咸菜疙瘩吧。我从没有享受过这种早晨,更未见识过,没生活瞎编的文字是苍白无力的。

   但是,我还真想写一写自己极平凡的一天,不管有无人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1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亲!我的宝贝

  

 “亲!我的宝贝”这几个字若放在N年前,或许只是恋人、情人、夫妻之间的卿卿爱语和称谓,但现在却几乎成了网购专用语了。

  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十几年前购物基本上都在本地的各种商店内,有条件的才到其他城市去购些高档、时尚或紧俏物品,后来随着网络的发展和普及,网购逐渐进入人们的视线和生活中,但也仅限于少量的非平民消费者,再说那时网购的商品十分单调,主要以电子或影像制品居多,贴近消费者日常生活的物品却很少。

 

  数年前,我女儿也成了网购一族,当时我还奉劝她别搞这种时尚玩意,万一被别人骗了怎么办,结果她仍我行我素。后来我发现她网购的东西质量不比实体店里差价格还便宜,更重要的是很多东西在本地实体店或市场里买不到。当然,在她购这些物品中有很多是给我买的,我若需要什么东西,也会主动叫她下单给我买,由此,我逐渐认可了网购这种消费方式。

 

  我一直喜欢喝点咖啡,对于曾经过过穷日子的我来说,极少到有美女钢琴伴奏的咖啡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老年大学

  

  我一直相信“艺术是相通的”这句老话是对的,有事实为证:油画家铺开宣纸挥毫泼墨照样有石破天惊之国画大作问世,徐悲鸿、吴冠中便是代表人物,朱明瑛、周冰倩本来是跳舞和拉二胡的,但后来都成了知名的音乐歌唱家。韩美林更是横跨艺术领域的多面手。

  当然,还有从事非艺术专业却仍涉足艺术领域玩得很好的杰出人物,如水稻专家袁隆平就拉的一手好小提琴。

 

  我从进入小学第一天起,多数学科成绩还可以,除了身体一直不那么健壮体育差点外,有一门成绩却很差,历年考试从未及格过:音乐。

  不仅五音不全,唱歌总跑调,更记不住简谱。我记不清自己是否曾经将一首哪怕十分简单的歌从头唱到底过。

  说起来也奇怪,我虽然患有严重的先天性音乐不足,但却十分喜欢和痴迷纯音乐,二十多岁时,我刚离开部队到地方文化部门工作,我的隔壁是一位音乐工作者,比我大两岁,他基本上天天在放录音带,那时还未出现后来的卡式录音机,录音带很大的一盘,能放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金秋十月的惊喜

  

  金秋十月是一个收获的季节,不管是什么,或多或少都要收获一些。

  对我而言,今年的金秋十月可能收获到的只有无休止的肉体劳累和郁闷情绪,因为我自两年前的秋季升格为爷爷后,便重新就业:做了一个家庭“煮夫”。自那时起,我每日对外界(包括网络中)的缤纷色彩逐渐产生视觉模糊,整日朝柴米油盐酱醋茶对焦,尽管在这之前的很多年中我也经常进厨房给家人露两手做几道菜,但厨艺水平差点、频率也不高,自从我正式上岗“煮夫”后,我必须要拿这事当真事了,因此上岗这两年中我非常敬业:北方家庭中常吃的面食馒头、笼包、水饺、馅饼、馄饨、面条等都能熟练掌握,也能将家庭饭桌上常见的素、荤菜做的色、香、味俱全,当然,受累的同时,也得到了家人对我应有的赞许。

  社会上有很多人,十分热衷于展现自己的厨艺并乐此不疲,他们把此事当做一种快乐和愉悦,而我却不是,我是出于无奈。我有时累草鸡了,会在家人面前嘟囔:以前我好歹也算个半拉子艺术爱好者啊,如今成什么人了?天天跑菜市场采买、赤膊上阵在厨房里挥舞锅铲!

 &nb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痴迷文字的女人

  

阳光雨露能将松柏成长为参天大树,能让牡丹玫瑰成为国色天香,同样也允许小草悄悄变绿,让无名野花静静开放。

  文字可以让郭沫若、鲁迅等成为文豪,同样也可以让我等草芥汲取点滴营养,些许滋润一下枯竭的心灵之井。我想说,因文字是人类共享之财富,不分阶级和层次,因此,我竟然斗胆自年少时,居然也读过一些书。

  不过,有些书我是从来不读的,如琼瑶、金庸们的书,甚至以他们的文章改编而成的影视剧我也绝对不看,我对他们没有偏见,只是不喜欢而已。

  我觉得,故作矫情无病呻吟是很让人掉头发屑和作呕的,至于那些侠客及宫闱纠结鸡毛蒜皮满天飞,我更是躲得远远的,且无法用个半字来点评它,尽管我不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漫谈“冷热”

  冷热,本意为温度差别,这个温度主要是指物理上的,夏热冬冷,低温高温等,但目前人们在使用“冷热”这个词语很高的频率中,往往与物理温度无关,比如什么什么过冷过热等,我对主流媒体的冷热言论没有话语权,只好左顾而言他,说点河蟹河虾的事。

  本来,办公室内同事们相处融洽,不分亲疏,不分男女,相安无事,假若某男某女渐次热乎起来,相互注视的目光热辣辣的,二人可能觉得在温度升高中享受爱恋愉悦,但在其他同事们眼中心中却五味杂陈,甚至很多同事不经意间与他们在拉大距离友情降温,都说办公室内不可能产生恋情,那只是通常,反常显现更是无处不在。

  真恋情能步入婚姻殿堂者,很值得可歌可泣,但是,好感、友谊、爱恋最终将两人葬进爱情坟墓的比例不一定很高,莫说几天几月几年,很多相爱多年还未走到婚姻门口就各奔东西了。就像这两位同事,感情升温了一段时间后,不知何因,温度骤然降低,直至低到零下,二人已无法再相处共事,连原先的适温也没有了,只好在不同的时间里相继离开单位另寻生存之地。

 

&n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11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