斧子庄园

在大山里觅一片土地,做我庄园!金斧子邮箱:trdq506@126.comQQ:214614245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243132
  • 开博时间:2008-07-22
  • 博客排名:第6982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茅坪的秋

短篇小说:《茅坪的秋》

      文/冯铭

      一

      邱臆匆匆地赶去月河口是他妻子在那儿生病了。信息是一位过路人传的,当时邱臆在寝室里写教案,书写中便听得一个声音在喊他,喊了之后就说他妻子在月河口生病了。病的情况很严重,叫他马上过去。邱臆从寝室里出来,却没看到一个人影,显然递信人已经走了。于是邱臆在脑海里除了回荡着那个男人的声音外,别的就一片空白。男人的声音有点浑厚,看得出这递信人已不年轻,估计在四十岁上下,这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具体在哪里又想不起了,也想不好。事儿到底涉及了妻子,攸关着她的生命,邱臆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信儿得了便如何是要去的,纵是遭人骗了,遭人笑了,心也是诚的,情也是真的。所以邱臆就没心思去细想,没功夫去停留。

      事情发生在九月的一个
分类:短篇小说 | 评论:0 | 浏览:5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石头

  
        小小说:《石头》 文/冯 铭
  
        石头在九岁高上,我姨娘就把他带到石山槽去了。
  
  石山槽偏僻。那里山高路远,冬冷夏凉,地上专长岩石,偏不长草木。早年的那些山上,人说草木是长得极其茂盛的,只因那些年都砍来烧了,连根也刨了,如今,光秃秃的山上就剩些乱石砣子。山与山之间那凹下去的平地里,便有了几块窄窄的田土。田土一字儿左右排开延伸过去,前后就连接了两山的山麓,山是长条形的山,以东西为向,南北为长,中间独独凹了这块平地,这平地便是这山槽的槽底了。然而,北面的山根下只稀朗的住了几户,东面的山脚下竟稠密的住了几十家,村庄自是依山而建,房屋就多以石块修筑而成。时有生人走来这村里,便是南面有了吠声,北面立即就有了附和。这村子自古就坐不改名,石山槽村就一直叫到了现在。我姨娘的家,就住在这村里,却是最北端的那一家。
分类:小小说 | 评论:0 | 浏览:4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木其人其事

短篇小说:《老木其人其事》

        文/冯铭


    老木要去旅游,心情自是愉悦,到同事办公室里一站:嘿嘿,版纳好玩啵?脸上就写满了日子的滋润。

    老木这人,很不注重仪表,样子就显得有些邋遢。年青人都觉他古板,同龄人则觉他吝啬。其实这古板也好,吝啬也罢,皆源于其生活给他带来的麻烦。如果日子都滋润了,手头也宽裕了,谁又愿去背那吝啬的名声?再说那古板的个性,那邋遢的样子,又离得了这环境的制约?设若老木一直都处在一个比较优越的环境,他能古板么?生活中,尽管有人把吝啬升华为一种个性,但他又哪里知道这是生活的一种过法?不经历生活的辛辣,不经历日子的风雨,也许都不明白这吝啬的重要。既然生活已走到这一步来了,不吝啬一点,不精打细算一点,这日子又能撑得过去?所以老木有了这个个性,便也不能全怪他的不是了。

    一
分类:短篇小说 | 评论:1 | 浏览:7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贫穷的根由

   
    《贫穷的根由》  文/冯 铭 
  
    几年前去乡下访友,便听得这样一桩事体,说一人家出嫁闺女,在喜事的当天做父母的怄气,便足不出户,绝食而泣。乡里亲朋皆不明事理,遂作解劝。原本女儿出嫁,那情景就颇为凄凉,好端端的一家子,却因了岁月的苍老,说散就散了。于是这女儿去到别家,承担着那传宗接代的责任。几年过去,那女儿做了母亲,从此变得沉稳,再不淘气。这便是女儿的归属。
  
    双老的怄气,本不应该。热热闹闹的一副场子,便弄得捧场人的心上,平白地添了一片乌云。女大当嫁,男大当娶,这是人类的规律,由不得做父母的舍得与舍不得。至于那嫁妆的多少与厚薄,实当依事而论,量力而行。做父母的当然需要面子,可这面子并不一定都好撑了,能撑的也许能撑一世,不能撑的便难撑一时,社会的贫富本不均衡,人的手指也难齐整。实在是百姓的本性,不实在当属那虚荣作崇,养儿拚女,自是望了他们成人,这一别去,做父母的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6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鸳鸯湖记

 
        散文:《鸳鸯湖记》 文/冯 铭


        【一】




        阡城东南有一湖,长六七里,宽二百余米,环于一山谷。其谷幽深,其山巍峨,水清而湖碧,便有水鸟飞于湖面,栖在崖边。偶有渔人至,鸟惊而齐飞,倏一声“唧”鸣,鸟就呈了人字形。后渔人渐多,山人便搬来木屋,看了这山水。山人敦厚,于湖边只为渔人做膳食,就从不去作那捕鱼的行当。夜里渔人提了鱼来,三五人围了桌子饮酒,至深夜,主人就去房里铺了大铺,渔人在大铺上就嵌了红薯儿,二日起来三块两块就照了人头结算。渔人的心都在那湖里,三五日便也不肯出了山去,在湖边也不像守了那鱼儿,倒像是合了伙的在这里守着月了。

   &n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5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考验妻子

  


        杂记:考验妻子
  

        一份小报上报道了这则新闻,讲某地一对夫妇,丈夫因长期在外奔波,一日便听得朋友说女人都是些贪心的鱼,是最经不住男人那些鱼饵的诱惑了。那丈夫于是便心生一念,以网络欲验其妻德行之真伪。丈夫当然以陌生人的身份加入到其妻的好友部落,在闲聊的过程中,男人以其高超的伎俩赢得了其妻的认可,便如火如荼的编织着理想的约定。这当口,男人以800元的价格作为约定之报酬,目的便是与其妻要达成一项协议,这协议就是那“一夜 情”的实施。丈夫万万没有想到,他那妻子居然同意了。

   于是这男人一下子少了生活的勇气和信心,日子也褪去了许多的光芒,前途更是暗淡。这结果却不在他意料的范围,而是在他意料之外,偏这意外的结果又证明了那些言说的百般正确,却也证明了男人需要的女人都将是些附属品,她们必须得永远坚贞地隶属在男人的足下,这几千年形成的共性则不可有人去

分类:杂记 | 评论:2 | 浏览:5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11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湘彼岸花

2018-07-19

候爸情目恩

2018-07-18

温城少年ole

2018-07-18

q455517875

2018-07-17

西界哀技

2018-07-17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