斧子庄园

在大山里觅一片土地,做我庄园!金斧子邮箱:trdq506@126.comQQ:214614245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43336
  • 开博时间:2008-07-22
  • 博客排名:第6931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中国首届闪小说大赛优秀作品选》目录

    
     《中国首届闪小说大赛优秀作品选》目录 
    
        1鸳鸯名片/蔡中锋
      2富人的慈善/黄会兵
      3证据/禾刀
      4魔术师 /白小良
      5疫/ 罗治台
      6糖纸/张怀旧
      7 1969年的一缕青烟/段国圣
      8我有一个梦想/古傲狂生
      9英雄/刘浪
      10想不开就使劲想/刘聆海
      11霸王餐/十九恨 
      12宠物/巫小茶
      13难开的锁/张维
      14请你陪我跳支舞/南湖三少
      15秘密/西沟散人
      16他的情人/肖淑芹
      17省里的电话/肖福祥
      18任务/张利兵
      19阿O和娜娜/吴宏
分类: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13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赶鱼儿


        散文:《赶鱼儿》 文/冯铭


        对于生活在小河边上的人们来说,最容易不过的,莫过于下到河里去弄几条鱼了。小小的时候我就徒手去搬过砸过一些角鱼,只不曾用绳去赶过,故而对鱼们为何要怕那檀木的叶子便不能理会。后来,听村里的大人讲,那檀木叶子在水里一拖动,它就会反射出一种白光在鱼们眼里。我想那白光对鱼们所造成的恐惧,应不亚于那几团磷火(传说里的鬼火)在我们孩子眼里的那份胆怯,因此小鱼儿们在水里的瑟瑟,以及没了方向的恐慌,也就在情理之中了。记忆里常用这叶儿去唬了那些小鱼儿的,在我们的邻村里便有一家。

        彼家姓成,其母早逝,便留得父亲与两个儿子。两个儿子当中,老大厚道,老二疲沓,便是厚道的老大经常的踩水过河去拉了绳索,疲沓的老二就捡了

分类:散文 | 评论:3 | 浏览:18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往事三题

《往事三题》
        文/冯铭


    1、【捉蜻蜓】


    觅一根竿子,在梢部系个圈儿,再去裹些蛛网,捉蜻蜓的工具就做好了。蜻蜓们都不愚笨,一见我们拿了竿子,就觉得新鲜,觉得好奇。这法子起初挺管用,后因我们捉得多了,从圈儿里挣脱得多了,再去畦边就不灵了,高矮都不许竿子近它身了。想这计已败露,若要继续,便是徒劳。待个子大些,思维成熟些,就不再用圈了,用点捉,用点捕。圈儿目标太大,威胁太大,蜻蜓见了就躲藏,用点就没了这坏处,相反还能添了蜻蜓们的胆量和信心来。点凝于竿子的末梢,以蛛网揉捏而成,拿它去菜畦里一试验,结果蜻蜓们还真不怕了。这实践告诉我,点比圈管用。如果说圈在蜻蜓们眼里是一个套了,那么这个点就应该称其为一个阱来。因为阱在世人眼里是不咋怕的,怕的只是那个套!不曾想蜻蜓也一样。

    村庄向来都寂寥。这寂寥于大

分类:散文 | 评论:6 | 浏览:18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里人家

  
   闪小说:《山里人家》 文/冯 铭
  
  
   三十年前河东住着一户农家,姓柳。柳家养了四个儿子,四个儿子随即长大,很快柳家在村里形成了劳力强盛户,月挣工分是河西田家的两倍,因此柳家那劳力便远近闻了名。
  
   住在河西的田家却生养了四个女儿,四个女儿随即长大,眼看家里有了劳力,转眼却又都飞了出去,南边的北边的东边的都有,就是不飞到这附近的哪家里做媳妇。老俩口从贫困到拮据,再从拮据到温饱,自是一步一步地走来。
  
   三十年后河西田家便开始热闹起来,先是女儿们寄钱来修了公路,装饰了老屋,随即又在年末里开来了轿车,运来了花炮。四部轿车齐齐整整摆在田家山头,其阵势就颇为壮观。夜里田家又放了许多礼花,添了夜空里许多景致。四个女儿四个女婿则各在一起交流,女儿们就只谈过去,却不谈将来。很快,这河西田家的富裕,也远近闻了名。
  
   三十年前,河西田家一直念叨着一句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而年末这天的夜
分类:闪小说 | 评论:2 | 浏览:15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个冬天我看到的两张面孔

  
        散文:《这个冬天我看到的两张面孔》 文/冯铭


        秋的萧瑟不曾褪尽,冬的阴冷就开始绵延,于是乎我们就变得臃肿,木然,以致无奈。也许冬天是最叫人实在的一个季节,因为它还原了自然的某些本相,也还原了我们的某些面目,冷冷的阴与阴阴的冷相互皆制约着我们那点可怜的心境,所以在冬季里见了几个晴日,便如见了那早春的回还。然这朗朗里的风,依然又裹了一丝料峭梭巡在你的脚边或者颌下,你在胡同里或大街上走着,就仍会感到那寒的侵袭。不是么?在街边那儿就有人打着喷嚏了,他打了之后眼里便开始湿润,随之鼻孔里就有了泪水,当他决定把那些泪水擤在地上的时候,那赃物又擤不尽了!……。

        所以在冬天我就颇为被动,有时连思维都被动得只剩了两个,一个是小巷,一个是胡同。
分类:散文 | 评论:14 | 浏览:21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爆竹

  
   散文:《爆竹》 文/冯 铭


        对于冬天,我多半是索然的。倒不是因我身体的不适,挡不住那严寒的侵袭;也非我缺衣少食,贫穷到买不起一件棉袄的地步,而是冬天阴沉的面孔导致了我这情趣的低迷。当然,有阳光的天气除外,我也不否认我喜欢它的观点,并在它的怀里激情四溢,欢欣雀跃。是故,每当清晨起来打开窗帘,猛见着窗外的一缕阳光,心里即刻便有了好心境,于是乎这整天里的感受便都有了惬意,那么地弥漫着喜悦。这心境若在早年里,我定会选择去野外疯跑的,然后在哪一块草坪上滚着几个滚翻,打着几个筋斗,再歇下来受用这缕暖和。如今这行径我已作了隐藏,张扬了成熟里的那些庄重,纵然这世界里铺满了阳光,我也不会去蹦跳一下来表露我的喜悦,通常情况下,我都选择了阳光里的慢步。到底在这城市里觅不着旧时里的那几块草坪,就唯有在街道上踱着步了。大街上多是人来人往的景象,那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便是我这眼里唯一的风景。在心里,我便暗暗的踹度着他们的生活
分类:散文 | 评论:16 | 浏览:14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油坊有关的记忆(选入《蛰伏于河流的日子》散文集)

  

       
        散文:《与油坊有关的记忆 》 文/冯 铭


        我家房子的北面相连着几块菜畦,从菜畦的边儿往北走五十米,便有一瓦房挡在其坎下。坎是一壁土坎,向北延伸着,坎下是几丘沙地,沙地往北是一望的沙土,往南就连接了这几块菜畦。瓦房的样子有些苍老,冬天是没人到里面去的,夜里就更是清静。季节若到了夏天,房里就开始热闹起来,太阳才刚刚冒出山头,房里就有了喊声。我每于床上醒来,便都源于其声音的打搅。那声音也不是独立的,还配合了几个男人的伴唱,几个男人的声调也不高昂,传进我耳里就变成了一种浑厚。几年后我才知道这喊唱乃为一种“号子”,又因我不曾去做过苦力,便对其“号子”的意义不能领悟,一直以来便都视它为打榨的一首歌谣。那瓦房也

分类:散文 | 评论:16 | 浏览:14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福家的那些事儿(添加)


        散文:《清福家的那些事儿》 文/冯铭


        一

        建狗本不叫建狗,叫贱狗。为什么要叫成这个“建”呢?是因为我们村里的会计写不起那个“贱”字。建狗姓田,学名叫清福。清福这名字却是建狗到乡里去领结婚证时旋取的,因此在村里就没几个晓得。早年里在村口都要贴些公示,那公示就全用着红纸,在红纸的面上便用墨汁写些名字,那时我是不知道田清福为何人的,我母亲说,他就是建狗,这之后我才知道建狗还有一个名字叫清福。清福是没有去学堂里念过书的,因而这名字除了他家的亲戚和几个要好的寨邻外,别的都不知道了,知道的都叫他建狗。那个“贱狗”却是他的乳名儿,在乡下,那乳名儿都取得比较土气,但叫起来顺口,也很亲切,很名正言顺的。老辈人对娃儿的期盼,向来都喜欢

分类:散文 | 评论:6 | 浏览:10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码头.酸枣(选入《蛰伏于河流的日子》散文集)

  

散文:《码头•酸枣》

        文/冯 铭

 

    在一壁土坎的下边,河水漫及的边沿,几块偌大的卵石一半儿露在水上,一半儿没在水里。水是平平静静的走着,河就清清静静的淌了。日子即如这小河,亦不见它有响声与流痕,河面就平如一块布了,从上游展下来,向下游铺过去。季节若转到来年的春上,河面又开始宽了,再一进到秋里,它又窄了。这窄与宽的关系,就直接影响着那几块卵石的位置,水枯则卵石往前伸去,水涨便往后退移。当季节进了秋天,河面就开始有雾了,开始有霜了,这时候,那些卵石的脚边就有了植物根茎的沉积,有了蔬菜叶子的散落。在卵石下边浅浅的河水里,还有两张尽染着泥尘的尿布碎片和一张塑料薄膜,薄膜在水底已作了黑黑的一块。这河水漫及的边沿,这卵石堆砌的地方,便是我们村里挑水洗衣的个码头。在这个码头上,有人洗去了岁月的空虚,有人涤去了记忆的荒芜,更有人把苦涩搁在那卵石上来捶打,他们皆不管着气候的寒热,也不问了季节的冬夏,就一任那日子

分类:散文 | 评论:20 | 浏览:11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文故乡』 [诗歌]写网友——金斧子

『短文故乡』 [诗歌]写网友——金斧子


 作者:乌衣画客 提交日期:2008-12-4 10:41:00 访问:11 回复:2

金辉万道照心空
  斧头过处留侠名
  子夜笔耕勤不息
  专向枝柯修不平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11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丁师傅

  
        散文:《丁师傅》 文/冯 铭

  
        丁师傅是理发的,吃的是手艺饭。大凡吃着这碗饭的人,生活里多被称了师傅。这既是我们习惯的一种叫法,也是我们对手艺人的一种尊重。既然我们吃不了这碗饭,那么我们就应该尊重人家那手艺的价值。因此一些地方又把这称呼改叫了老师,觉得称师傅土气。其实称老师和称师傅都有相通的一面,都是泛指。丁师傅在理发这个行道里,不论称老师或师傅,都够得上这个标准。他不光在手艺上有他独到的见解,自然也带出了几名高徒。晃眼几十年过去,他就整整吃了二十年的这碗理发饭。尽管他家临了街面,离闹市也才几步之遥,是完全可以把店面改做别样生意的,但他就是不改,非要一竿子把这门子手艺做到底不可。

       丁师傅家在二排街,也就是矮矮的那

分类:散文 | 评论:7 | 浏览:16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黑豆

小说:《黑豆》
        文/冯铭


    我向来怕狗,不则因它扑来的样子凶恶,或呲了牙咧了嘴的把我等做了敌人,而是在小时我被它咬过。咬了之后它就跑了,跑了就找不到了。我虽打了针,但从此见了狗,轻则就要去地上捡了石子向它砸去,重则便拿了棍儿朝它撵去劈去,再不解恨,就只有剥它皮了。

    这当然是我对狗的不平反应。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狗的不断减少,也随着我记忆的不断老去,我对狗的仇视,就几乎淡忘。相反,在03年的春上,我还亲自养了一只。我朋友送来说,这是个好品种,便不能随便送人的,它长不大,又极聪明。我说,就试试吧。

    我看它毛色黝黑,惟额上杂块白毛,眼睛乌而黑亮,身材儿却小如猫仔,在地上蜷起来就像团黑泥。这泥儿本想以它做名的,想想它既不为雌性,便不合性了,于是就改了“豆”来。这“豆儿”之意便在小,不在大。孰料这
分类:散文 | 评论:8 | 浏览:14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末往事

  
        小小说:《周末往事》 文/冯 铭 


        平日里我就不穿球鞋的,但这个周末里我还得要穿它。我把手电筒挂在肩上,然后跟着几位同事一起,就出发了。我们的任务是去逛一个山洞。逛山洞对于我这种常年在山区里工作的人来说不是一件难事,但在周末里与几位同事一起去走走闹闹,也不是一件易事。山区里的岁月通常都比较寂寥,自然那心境也就难得一份愉悦了,当然,一起去的都是几位男士,我想要是能有一位女士跟着,那气氛似乎就更要浓烈一些。结果到了第二天,还真去了一位女士。

        毫无疑问,这女士便做着我们的月亮了。尽管我在多数时间里都避她而远之,但终究又离不了做她的某一片绿叶了,事实上我心情的那份愉悦也不完全在于她的参与,更多的还在于这出游消除了我的寂寥

分类:小小说 | 评论:4 | 浏览:9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表之间(选入小小说集子《心灵的眼睛》)

  

小小说:《老表之间》 文/冯 铭
  
       

本来,秀秀母亲是决定自己到黄泥村去的,想想这一去一来少说也得要耽搁两天的时间,家里这些事能离得了她一天么?于是秀秀母亲就不去了,叫秀秀去。时值深秋,秀秀也才满了十八岁,这丫头虽说不曾进过学堂,脑瓜子却灵活,尤其那张厉嘴,愣是不输人,无理也要说成有理,村里的大人都说这丫头嘴巴会翻,不得了。秀秀母亲听了,嘴上就骂着秀秀,说她是个砍脑壳的。母亲骂归骂,可心底却安逸,骂了心情就舒畅。这舒畅的原因,只要显示了大人并不十分支撑孩子的这种德行,实际里一个女孩子能训得这样一张利嘴,也非易事,最起码她出门不至于受到欺侮,这是最现实最根本的问题。母亲隐隐不安的,却是这丫头的个人问题,吃着十九岁的饭了,就愣不见媒人来问津。

黄泥村离秀秀

分类:小小说 | 评论:8 | 浏览:10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朋友老牛(载《牧野》2013年第五期)

  


        散文:《我的朋友老牛》 文/冯铭


    与老牛认识,是在五年前的一次晚宴,晚宴结束,他就醉了。我也迷糊过去,进而就辨不清了去旅馆的方向,不过这旅馆离我们很近,才几步就到了。第二天醒来,老牛就骂了那酒,他说那酒的后劲比年轻人还足,发誓就再不去喝它了。我觉得他是在说废话,或者气话,纵然与我不去喝它了,能保证在别处也不喝,喝了我又哪里晓得?原本我俩就非在一个县上,他住了东县,我却住了西县,两县相距,路程就有了上百公里,一年里倒也能碰上一回两回,便正是这一二回的交往,我俩的情感才得到了升华,并相互向对方作了邀请。他邀我到他那里去走走,我则请他到我这里来玩玩,结果俩人都未曾脱得了身来,至今也不曾到对方那里去做客过。前阵子,他知道我要出去,夜里竟给了我个电话,他说,你小毛弟么?我正在桌上娱乐,便从裤包里摸出机子,见屏上显示了一串数字,就问他是哪位

分类:散文 | 评论:10 | 浏览:10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11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