斧子庄园

在大山里觅一片土地,做我庄园!金斧子邮箱:trdq506@126.comQQ:214614245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42705
  • 开博时间:2008-07-22
  • 博客排名:第6961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随笔三题

      随笔:《和稀泥》
      文\冯铭    
    
      稀泥不是随便和几下,就能和好的。和了,还要看它粘不粘,搭在墙隙里合不合缝,能否填实,填实了这稀泥就算合格了。所以,和稀泥也需要功夫,需要水平。没体力,和不好,没眼水,同样和不好。尽管这活儿不怎受重视,没多少人看好,便也不能和得遮不住脚了,或者说孬得让人实在看不下去,这样就不好了。最起码,让人看了还能将就,或者说过得去,都行。我们乡下人劳作,向来以好为目的,极少敷衍,做得怎样就做怎样,力求更好。要说做得好又不做好,那是少有的事,除非主人吝啬,导致做活人不满,偶尔为之罢了,正常情况,是没有那样德行的。
    
      早年里,我家砌猪圈,圈坑里需要稀泥,母亲找来邻居,邻居就满门应承,结果那稀泥就和得非同寻常。它几乎没有颗粒,全然一堆粘而又粘的泥土,
分类:散文 | 评论:3 | 浏览:9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胡汉津《虚白》有感

  读胡汉津《虚白》有感  
   文\冯铭
  
   收到《虚白》,甚是欣喜。原因是,我与汉津,未曾蒙面。早在两年前去“故乡”,本欲从网络里讨些判断,结果却认识了一个叫秀才的人。这人说话(回帖)干脆利索,又句句落在实处,从不敷衍搪塞,几番往来,才得知他叫了胡汉津。汉津看似高傲,实则极重感情。在帖子里你来我往,就与之有了性情相投的默契。他称我为兄,我称他为兄,我又无以回报,一时在心里就很有些过意不去。想我俩既然如此相投,便如何也得说说,就说了。
  
   看得出,汉津兄作文,喜把情感藏在字里,藏在行间。这正是我的个性,我的追求,也是我与汉津默契的一个重合点。文如其人,也许是汉津与我的一种真实写照吧!我之所以叫了斧子,是想以斧子来砍去我文字里那些啰嗦的不必要的话语。而汉津叫秀才,又冠以赶路限制,这就不容许他有了啰嗦。因此汉津的文字,便不宜粗看,要慢慢品读,慢慢咀嚼。应该说,汉津是很善于用字的,是很惜墨如金的一个人。从他文里也不难看出,一个场景,一个事件,往往就几笔,便跃然纸上。
  
   散文讲究笔
分类:杂记 | 评论:3 | 浏览:8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楼村记(选入《朝圣者的姿态》散文集)

  

      散文:《楼村记》
      文\冯铭

      阡城西南有一村,名曰楼村,又称楼上。这楼上却不落山脚,不居山巅,只住了山的半腰。半腰上又兀生一峁,其峁高耸,其势巍峨。峁上不光生了巉石,还长了柏树,长了枞杉,以及红檬与白果。柏树都高高的,枞杉就密密的,惟有白果孤僻,不与柏枞争锋。树们在峁上错落,在峁上间杂,既覆去了巉石的面目,又荫去了峁的样子。村人都不论树的种类,一律的视树为福,视林为禄,哪棵多了谁家祖父几载,哪棵又少了谁家曾祖父几秋,皆了记于心,熟忆于腹,只是祖父曾祖父们多已逝去,独峁之老树苍劲依然。树生于峁长于峁,就全把峁的样子给没了,枝桠们在峁的上空,就各摆了姿势,各领着风骚,相互拥而不挨,挨而不挤,一棵是一棵的样子,一棵是一棵的风味。寒冬去了,叶儿便再密再绿,霜秋来了,叶儿又再黄再枯。到二年那暖春的阳光一照,林里又织起了光的布来。那线儿细细的,密密的,一会儿红了,一会儿又绿

分类:散文 | 评论:4 | 浏览:18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谎言

        闪小说:《谎言》
        文/冯铭  

        大发,你已经五年没回家来过年了,你却总是今年推明年,明年推明年,明年也要你来了才算,妈不是非要你回来,是这些年你都……。母亲说到这儿,喉咙里就被什么东西掖了一下。

        妈,不是我不想回来呀!愣是公司忙得很呐……再说,我又在这边才买了套房子,准备把贷款还一些后,明年就回来把您二老接过来住。大发在电话里跟母亲说。

        母亲很欣慰,立即把这信息递给了大发的父亲:孩子他爹,大发不回来是在那边省钱买房哩!

  &nb
分类:闪小说 | 评论:7 | 浏览:15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与母亲

        随笔:《年与母亲》 
        文/冯铭  
  
        热热闹闹的年,热热闹闹的一份团聚。它不仅仅是为了在老屋里吃顿夜饭,更还有着母亲的凝聚与家的温暖。为这份温暖,人们不辞艰辛与劳顿,从四面八方赶车,驱车,星夜兼程。因为,一个年头过去了,另一个年头已过来。年末里聚一聚醉一醉也该畅一畅了,醒来就各奔了前程与东西。不舍的,却总是凝望在门口的母亲,她眼角里已粘了一粒灰尘,却是怎么也揉它不去了。母亲很想孩子们多住几日,可他们的心已归了远方,母亲送至门口,眼里就浸满了祝福与牵挂!
  
        热热闹闹的年,热热闹闹的一份团聚。它不仅仅是为了在老屋里吃顿夜饭,更还有着母亲的凝聚与家的温暖。为这份温暖,人们不辞艰
分类:散文 | 评论:4 | 浏览:1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乌桕

        散文:《乌桕》
        文/冯铭      
  
        我是在去年的冬天,从朋友那里得知乌桕这个名字的,在此之前,我一直都把它叫着“桊”树。我朋友说,“桊”树是我们对乌桕的另一种叫法,相当于人的某个绰号,“桊”字取的是谐音,并未有着实际的意义,在字典里头的所有“桊”音中,是没有专指乌桕的那个“桊”的。事实竟也如此,我也没找着那个准确的“桊”来。而我所熟识的树中,似乎也只有这“桊”树,尚叫不出它别样的名儿,既然“桊”树就是乌桕,我且又那么熟悉,我想,它应该还是我记忆里的那副样子吧。
  
        是的,它们郁郁葱葱的长在河边,整整齐齐的守着河岸。我离开村庄已二十余载,而不见“桊”树也已二十余年,我不知它们是否健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15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猫事(选入《朝圣者的姿态》散文集)

  

杂记:《猫事》   文\冯铭

 

    
  猫在我们乡下,多数人家是不肯喂的,怕惹麻烦。就作用而言,猫除了能捉老鼠,别的就一无是处,挺不实用的,确不如猪狗。就意义而言,猫的声名又不好,讲究的人家,都特别忌讳。忌讳什么呢?忌讳猫的胆大与冒失。它跟一个矜持拘谨的人猛然间变得坦荡开朗一样,让人生疑。猫是胆小的,谨小慎微的,夜里如此,白天也如此。比如,猫要到哪家里去窜门儿,不光白天不能去走了人家的正门,就更不能让主人看见,看见了,就必以棍棒相迎,且是,边打边骂,边撵边咒:“你要挨刀,你要砍脑壳”。不够,就再骂其主人无德无行,不居好心:既能豢养,就该管住。骂毕,便一脸愁容,一脸心事。仓皇里的猫又岂能知道究竟?出了院落,自是 “喵喵”的嚎了一路,哭了一路,而后,又不知躲了何处,去了谁家。
  
  都说“猪来穷,狗是来护(富)的。”为了押韵,便说“猫来要扯孝布了”。此谚当是对猫的诋毁与侮辱,同时也是猫的最大不幸。我却不明这谚之真伪,疑心猫却没有这般魔力。可乡人是信的,他们却以东家为证,以西家

分类:杂记 | 评论:0 | 浏览:12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念麻雀的叫声

  
散文:《想念麻雀的叫声》
        文\冯铭


    早年在我家房上住过几对麻雀,后来它们不知是换房了,或是老去了,见着的就总不像是先前的那几对,不是在个头上要小一些,就是在声音上要嫩一些,脆一些……。有两年,麻雀在村里极昌盛,房上树上都是它们的影儿,“喳喳”声就不离了耳,筑在我家房上的窝巢,差不多就有几十个,檐边儿一半的瓦楞,几乎都被它们占去。母亲看了就甚为冒火,说台阶上的草屑怎么也扫不尽,原来却是它们在上面弄的,如果这巢儿不予清理,三天两头这台阶就会成牛圈。结果是瓦匠一走,它们又开始筑了。

    麻雀筑巢是极快的,正常情况都在三天,三天高上那巢儿就可住雀了。早年里的乡下,巢料又多是不愁的,野地里随处皆有,随处可拾,只需麻雀跑去衔来便是。只是这衔的过程,运的过程,中间却有着诸多的危险,这危险也并非来源于我们,而是它们的同类,所以在备料的时间上它们就选在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19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吃过吗?

  
   杂记:《你吃过吗?》 文/冯铭
  
  
        早年在乡下,大人们就问我“鱼要吃跳,猪要吃叫”的意思,看我能否正确回答。我当然以为是吃鱼要吃剖了就放锅里煮的鱼了,因为死了的鱼再剖来煮,肯定就不好吃了。猪肉呢,就自然要吃屠夫刚刚宰杀的猪肉了,未经杀过的猪,其肉同样也不好吃,所以这“鱼要吃跳”,“猪就要吃叫”了。

        大人们却说,你只答对了一半。另一半,显然就不挨边了。我想,我在没有多少阅历的情况下,能说出一个半对,说明我的悟性也并不低劣。好在,他们要我作答的时候我思维都跑在了吃上,并非回答得牛头不对了马嘴。

        那么,他们的“鱼跳”与“猪叫”,究竟与我的理解偏了多远呢?原来,大人们说的那个“跳”字和“叫

分类:杂记 | 评论:4 | 浏览:12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张老照片

       
        闪小说:《一张老照片》 文/冯铭


        老照片之所以老,不仅仅因为它是一张黑白照。而令亦心大为不解的,却是这张照片只保存了一半的完整,另一半已被剪去。在未被剪掉的这一半上,一位女子披了长发,在草丛里正露着微笑,从那微笑的神情看,会心里又藏了几分的羞涩……。可以想象,这份羞涩是多么的美丽与迷人,然而……

        三十年前,亦心偶然在抽屉里发现了它,他们进行了一场激烈的舌战。

        二十年前,亦心又猛然的想起了它,他们进行了一场平和的冷战。

分类:闪小说 | 评论:2 | 浏览:13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涯望故乡》目录

  
   散文集:《天涯望故乡》目录
  
  
         序言/朴素
    
    典范:
    
    寻春记:风花雪月的海口/朴素
    红尘里给我一段距离/周闻道
    你以为你是谁/谷禾
    自然、动物与人类/马长山
    清风翻书录/吴营洲
    同在屋檐下/符浩勇
    
    莞风:
    
    追寻王超和之琼踪莞迹/雷激
    舞阳河畔翰墨香/雷激
    山之魂/吴礼文
    难以磨灭的童年记忆/王超和
    青坑“省城”行/陈圳煜
    东莞风物二章/ 李新春
    山路弯弯,小河悠悠/明祥武
    西湖•寻梦/卢月丹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0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村“现象”

  
   闪小说:《乡村“现象”》 文/金斧子
  
  
   疲沓村其实不疲沓,村民也不懒不惰,但就是穷。旧村长在任虽改了些旧貌,可他又无由的下了,新村长虽无由的上来,毕竟人家却是有由的要来换着疲沓村的新颜。照着新村长的换颜方案,疲沓村每户只筹资五千,村里即可通公路,再筹资五千,还可引来自来水。这方案既然形成,当然就要落实,至于村民能否承受,以及同意与否,一点也不影响新村长对那个“胳膊与大腿关系”的把持。路修好了,水引来了,疲沓村的新颜也就来了,各项指标也跟上了,这一举两得之法新村长凭什么又不去为呢?因此,新村长的这“点子”就成了“经验”。
  
   二年后,新村长凭借这“经验”做了新乡长。新乡长照了他在疲沓村的“点子”,又很快在有望乡崭露了头角。他在有望乡始终坚守着一个理念,那就是做什么事情都得要“依靠”群众,这“依靠”决不只停留在口头上去鼓舞,而要从实际中去获得。一个乡与一个村的“艺术”本身就是相通的,所以啊,有望乡要修水库好办,要建办公楼也好办,关键是你依
分类:闪小说 | 评论:3 | 浏览:21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哪片海比母亲更深》目录


            散文集:《哪片海比母亲更深》目录



                卷一 母爱,皎洁如月
  
    野夫 江上的母亲
    高鸿 那年的月亮
    南北 去看母亲
    李兆庆 那天那晚那十本画册
    李兴义 母亲的城市
    嘎玛丹增 远去的童谣
    
    
    卷二 母爱,温暖的气息
  
    龙章辉 母性的早晨
    时跃发 电话里的母亲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21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英譯當代中國閃小說精選集》目录

  
   闪小说集:《英譯當代中國閃小說精選集》

  
      1、遗言/程思良
    
    2、迷宫/程思良
    
    3、处长的手机/肖福祥
    
    4、县长生病了/肖福祥
    
    5、鸡和鸡场主的对话/马长山
    
    6、把刀放下/诗人马帮
    
    7、两个牧羊人/张进和
    
    8、恶圆/张进和
    
    9、天下无贼/蔡中锋
    
    10、尊严/蔡中锋
    
    11、三思/不觉寒
    
    12、殇/不觉寒
    
    13、炒作/胡汉津
分类:闪小说 | 评论:2 | 浏览:16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父亲的日子

  
   闪小说:《父亲的日子》 文/冯铭
  
  
        山洼洼里没一个人影,只有父亲和祖母。祖母已经老了,满脸全是沧桑,小芳走出去一丈远的地方,祖母就叫了她一声“芳儿!”芳儿应了声后,祖母就嘱咐她,“一定要听人家的话啊!……”说完,祖母就用衣角去擦拭眼角!……
  
        父亲是个茧子,要说的话都吐不明白,于是,父亲就把这些话藏在眼里,用眼睛说。小芳出嫁那天,父亲在眼里就挤满了歉疚,挂满了无奈。出了屋子,小芳在山路上喊了祖母,祖母便止了步子,喊了爹,爹却执意要送上坳口,在坳口上小芳说,爹,我走了!爹就不走了,不走了眼里就起雾了!雾里的小芳此时才十六岁!……
  
        二年初冬,祖母驾鹤西去,小芳背着孩子回了山洼里

分类:闪小说 | 评论:1 | 浏览:12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11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18-01-20

冰释234白

2018-01-18

崛的后后v

2018-01-08

小奋青滤pe

2017-12-25

吴福清词no

2017-12-16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