斧子庄园

在大山里觅一片土地,做我庄园!金斧子邮箱:trdq506@126.comQQ:214614245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43336
  • 开博时间:2008-07-22
  • 博客排名:第6931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小芳

  

《小芳》

         文/冯铭

 

 

 

祖母在屋外看了看天色,有点阴,又转回屋去坐了会,见光线朗些了,就说,芳儿,可以走了。小芳就从屋里走出来。刚上山路,祖母又嘱咐她父亲,说,叫芳儿一定要听人家的话!她年纪还小。说着,就撩起衣襟去眼角边擦拭。

小芳没跨过学堂,不知道朋友是什么样子,她除了做活路,就是睡觉。山上的活路做完了,便做屋里的,屋里的活路却做不完,天天都有。她穿的是人家的旧衣服,吃的是自家的红薯和玉米,

分类: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3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神仙

  

《神仙》

        文/冯铭 

 

 

王二邀李四打麻将,上桌才几轮,王二就输了个二百五。有一轮王二做条子,想翻个浪,结果没成,牌黄后有人伸过头来看他要三条,李四就接了话去,说我硬猜着他要三条了,说过脸上就有了成就感。又一轮王二做同子,别人打九同放炮了,王二倒牌下来是清一色,李四就说那放炮人没眼水,还说我是晓得他要九同的。王二虽和了牌,却听不得李四这话,接过去就说他,你硬是神仙?我要啥你都晓得!李四打牌就有这毛病,因此王二就呼他:李神仙。

分类: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3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找妈妈

  

《找妈妈》

        文/冯铭

 

 

太阳还有两竿高,英英就依在门框上等爹。今天是星期天,英英煮了早饭,又做完作业,便在屋里坐了一下午,爹都还不回来。

英英家在寨子最顶上,再上去就没有人家了。太阳一落山,英英就出了门去,在一块红苕地边刚扯了棵野草,就听见寨里有人喊妈妈。

英英看了眼寨子,又看了眼寨子前面的远山,看着远山那边,英英就想起妈妈来。爹说妈妈已经死了

分类: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2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三嫂

  

《张三嫂》

        文/冯铭 

 

   

天一亮,张三嫂就起床来做早点,三坎说好了一早就过来,可水烧开了他也还没拢,张三嫂就坐下来等。张三嫂想,干脆今年把麦子种了明年就不做了,包给他做,自从丈夫去挖煤出事后,她家的活路就是人家打顶手。想到这里三坎就来了,张三嫂就起身去下面条。三坎吃了面条,去猪圈边拌了挑粪灰,挑着就去了坡上。

太阳还有一竿子高,张三嫂就回家做了晚饭,三坎从坡上回来,天色就打了麻眼。饭桌上,张三嫂为了感激三坎,就破例陪三坎喝了小半杯酒。三坎以为她有了相好,心里就被什么东西堵着,才两杯下去,人就有了反应。

分类:闪小说 | 评论:3 | 浏览:3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贵人(载《当代闪小说》2013年第三期)

  

《贵人》

         文/冯铭 

 

 

    母亲叫我到二婶家去借三碗米,说是要招待贵人。我想既然是贵人,就不能怠慢,便拿了口袋,欣然向二婶家走去。

    母亲煮好饭,切好菜,只等贵人一到,就下锅炒菜。我已去大门外看了三遍,门外都没有人来,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母亲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叫我再去外面看一眼。我刚刚跨出门槛,就看见祁叔走进院里,我心想,祁叔这时来我家干嘛呢,我家又没请你?就跟他打了声招呼。祁叔说,你娘呢?我说在屋里。说着就朝大门边走去。

    祁叔进了屋,母亲就喊我回屋去,给祁叔倒茶,向祁叔递烟。

    菜炒好了,母亲就叫我拿酒,

分类:闪小说 | 评论:2 | 浏览:3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老先生

  

《周老先生》

         文/冯铭 

 

   

牛一达走进周庄,打听到周老先生家在庄子的南面,就折了身子往南走。到了南边,牛一达正要去找人询问,就见一家院里走出位老头。“老人家,请问算八字的那个周老先生家坐哪儿?”老头瞟了他一眼,又顿了一下说,你是特地来算八字的?

“您可是周老先生?”牛一达说,“晚辈眼钝,只闻先生大名,不曾与先生谋面,望先生大量。”说着,就跟着老头进了屋去。

老头取来纸笔,问牛先生是求前程,还是求运程?牛一达就说了前程。

分类: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4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祁捉鳖

  

《老祁捉鳖》

        文/冯铭  

 

   

吃过晚饭,天已尽黑。老祁在院里抽了支烟,又坐了一阵,才带上口袋和电筒,出了门去。这已经是第三个晚上了,今儿个要是再守不着,老祁可就要去借钱了。

出了大门,老祁又本能的站了站,感觉路上没人了,才朝河坎走去。在前天,老祁出门就碰着狗娃,狗娃说,“河里的鳖都捉完了,你去守个毬呀?”昨天又碰着牛娃,牛娃就问他守到几只了?老祁一听就来气,便回他说有卵的几只。牛娃不信,就瘪了下嘴,心想你不教我,你也守不着。

还好,今晚没碰着俩,是个好兆头。就顺了河坎,向上游走去。夜,在吱吱地闹着,河,就嚯嚯地喘了,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纸飞机

  

《纸飞机》

        文/冯铭

 

学校一开学,我就被安排到五年级当班主任。据调走的前班主任介绍,这个班总体是好管的,调皮的却只有那几个。于是乎,我就把他们的名字记了下来。

“老师,张强强和王兵兵在操场上打架。”中午我在办公室里写教案,有个学生就跑进来报告。

我去操场上把他俩喊到办公室。再翻出名单来核对,结果两人都不是调皮学生。我通过询问,得出是张强强打了王兵兵。原因是王兵兵拿了张强强的纸飞机玩,张强强阻止他不听,就给了王兵兵一个拳头。问题很明了,错在张强强,可是,张强强却不开口,不承认错,我怎么问,他都不说。这让我很恼火,也让我很担心,这矛盾如果不完全化解,他们回去会不

分类: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2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兄妹俩

  

《兄妹俩》

        文/冯铭

 

 

冬天出差,是件很不情愿的事。中午买了车票,就到站外去打发时间,寻些物事来解寥。

这是个小站,客源不多,且时间又近了年末,相对外出,那返回的人就要多些。不过此时,在站里却看不见车来,天有些阴,空气里有木炭的气味,房屋和路都蒙上灰白的一层面影,看了好一阵子都不见一个人来,以为这趟,就只我一人了。还好,那儿却来了一男一女。

分类: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3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打架

  

《打架》

        文/冯铭

 

 

 

    牛二在猪圈边刚提上裤子,他家的后门就开了。牛二家的后门正斜对着猪圈。在猪圈边解手的牛二把眼一瞭,就看到壮壮从他家后门出来,牛二没多想眼就红了。牛二的眼是从来不红的,他今天去城里赶集本是还要办一些事的,出门的时候媳妇春花就交代过了,叫他务必要办完才回来,结果才三点钟他就回来了。牛二回来把化肥搁在堂屋里,推了下门没推开,就去猪圈边撒了泡尿,尿一屙完,壮壮就从后门出来。壮壮一出门就逃去,牛二则撵至巷边,没撵着,一气之下就捡了粒石子朝他撂去。

  &n

分类: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3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罐儿

  

《罐儿》

        文/冯铭

   

 

 

    我捉到一只“罐儿”。隔壁牛牛叫我卖给他,我不卖。我说它是一只“罐王”,牛牛忒想要这只罐王,就把价格提高到两元,两元我也不卖。牛牛说两元钱要买好多包子哩!我说好多包子也不卖!我知道牛牛家有钱。

    我看着“罐王”硕大的身子,漂亮的羽翼,以及羽翼上那两坨腥红的点缀,就想起捉它的不易,追它的艰难。我拿着竿子,从中午就开始追逐,一直追到下午,不知踏过了多少菜畦,走过了多

分类: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4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亲家

  

《亲家》

         文/冯铭


   

荷花答应给牛牛喂一头猪,前提当然是牛牛买猪仔和提供饲料,荷花就负责提供场地和喂养。那时节牛牛在粮站,手头都有些办法。荷花家也非是田里不长庄稼,而是日子不肯以宽裕。男人又老实本分,基本就属于打不出个响屁的那种,叫他去要点救济,他说人不熟悉,不肯去。荷花去了,人家就要她喂头猪作条件,这条件荷花觉得也不苛刻,想想一头也是喂,两头也是喂,就答应了。

这天荷花请牛牛吃饭,牛牛就提了瓶酒去熟了门路。不到十天,牛牛把猪仔就送进了荷花家圈里。牛牛送猪仔去的那天荷花男人就不在家。荷花在圈边把着潲桶喂了两瓢潲食就向牛牛夸了海口,她说这两头猪在年底就保证能喂个二百斤。牛牛不信,荷花就把自家那

分类:闪小说 | 评论:2 | 浏览:2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网上网下

      随笔:《网上网下》
      文\冯铭

      爱好文字而不去推敲,一味堆砌,抑或平铺,便无意义。喜欢跳跃,且着墨不繁,叙来又意趣盎然,这却需要火候,需要功力。三天五天码上千儿八百,又不肯去找人来泼了凉水,或讨些敷衍搪塞的恭维,于是就只好上网。
  
      对于训练,对于提高,或许网络要高于现实。现实中,往往有这样或那样的因素,懂的不说,说的则不定懂。投稿于我又是极其不愿的事,一是费神,二是编辑不看。倘有朋友要了,择一篇寄去,刊了亦不兴奋,不刊也不气馁,一月半载真有人看了,或感觉这家伙在文字的驾驭上有所突破,就够了。这奖赏,似乎比稿费还值钱!
  
      去网上,略是07年的事。起初在“我们”,在“阅读”,不到半年则又移情“清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8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祖母说

      随笔:《祖母说》
      文\冯铭

      少时在村里嬉戏,疯跑,停下来就双手叉在腰上,狰狞摆在脸上,再伸出右手,指着伙伴,吆他们唯命是从。这派头虽成历史,于我却颇受启示。从青年入了中年,每与伙伴在巷里相见,这手臂儿就不肯抬起,手指儿也不肯伸出。上月里在田间在村巷,忽见三俩孩子效我模样,临我狰姿,作一副居高之势吆我是从。我即不肯,也不惟命。以为孩子闹的玩的,便多为儿戏,当不得真了。大凡人之狰态当初皆始于娱玩,玩之兴尽则娱,不尽则憾,有憾了人才有狰,才有狞,故而这狰狞就称了戏玩,却做不得成人的欲与利了。我虽懵懂,欲儿却纯真,及至青年也不曾去开过此方面的窍来。今人则不同,不光做事伶俐,说话也世故,在小小年纪就能看破大人的把戏,所以他们在巷里田间,是仿也淋漓,效也淋漓。

      记得祖母曾经说过,手指从手臂长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6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也说麻将

      散文:《也说麻将》
      文\冯铭

      麻将不分男女,男女不分等级。三教九流,九流三教,好玩者皆可上桌。四人儿一凑齐了,这牌就可以玩了。谁人把骰子儿一撒,定个庄闲,庄上把骰子儿再一撒,三点五点数着便开了秧门,其余的人就依次拿牌。牌儿拿来,各人就放面前立好,眼儿不好的分个类,目光儿就再去盯了庄上。庄上把牌儿一打,要碰,则需嚷一声“碰——”,嘴里一边喊着,手就一边倒一对牌下去,再从立着的牌里抽一张出来。不碰便什么也不说,保持缄默,只用眼儿去看,去瞅。牌儿摸拢庄上便视为一圈,一圈过后又再重复。序儿都依了逆时,不从顺向。因此吃牌便认了上家,摸牌亦跟了上家,独碰牌和牌不讲秩序,不依规矩,见
分类:杂记 | 评论:1 | 浏览:11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11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