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秋水的博客

万古长空,一朝风月zhuangqiushui@gmail.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14709
  • 开博时间:2008-07-21
  • 博客排名:第3961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杀手和她的小学同学

虽然手头一堆事,还是抽空看完了这篇长文。一个时代人有一个时代人的命运。看似面临的问题不一样,其实内在东西是相通的。无非是自由、勇气这些陈词,却远不是滥了的调子。

“我们被教育成怕被抛弃的人。我结婚后,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偏偏长成了不怕被抛弃的女人。对后来丈夫的隐隐约约的行为,只觉得鄙视,觉得一个人应该有勇气正视自己的行为,而不是偷偷摸摸的。我后来爱上了别的人,我还没有离婚。我对丈夫说,“我不再爱你了,我爱上了别的人。请同意离婚吧。”他不同意离婚。对我公开这样说话气得要命。他不理解,我要求光明磊落,我要求良心的光明,要求作人的光明。这些光明,是从我的身体上长出来的。在生活中,有的人可能越长越黑暗。很多人年龄越大越变得诡计多端,欺上瞒下,连他们自己也欺骗,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善良,光明这些词从他们的生活中退出。而我知道自己,我要长得光明,做事做得光明。姚锦云死后几个月,我结婚了。我因为胆怯而结婚。我那时没有姚锦云的勇气和信心。这种信心是在后来才生长的。一个女人在二十岁初头的时候是没有信心的。年龄会给女人很多力量,如法国哲学家西蒙·波芙娃的自
分类:转帖·图片 | 评论:2 | 浏览:5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Master 乌龟的人生哲学

  Yesterday is history
  Tomorrow is a mystery
  But today is a gift
  That is why it’s called the present (the gift)
  

分类:闲话一二 | 评论:2 | 浏览:3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潭柘寺


src="http://img13.tianya.cn/photo/2008/7/27/9200441_228064.jpg" alt="" onload="javascript: img_auto_size(this,500,true);" align="middle">
分类:闲话一二 | 评论:0 | 浏览:2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燕园的路

穿过一个居民区,便从四环嘈杂的环境进入一个家常安静的街道。因为是单行线,马路上车辆很少,放心地穿过马路,我再一次看见这灰色的大门。奥运会临近,场馆之一的北大,俨然一个壁垒,保安认真检查进入者的证件。我在门口等着朱老师出来接我。

两个中学生模样的孩子哀求保安,就让我们进去参观一下嘛。年轻的保安一脸严肃,请他们去看门前立着的告示。两个孩子悻悻然拍照,一个孩子嘟囔着:什么了不起嘛,几年后我们来这上学。

来。这里。上学。

多年之后,我仍然常常忆起那个9月的晨熹。或者说是那种气息,我从车窗里嗅到的那种气息:沉浊中透着阴天的潮湿,像一张大网,一直弥漫到人的心里。我没来由地心慌,在左脚踏上北京的土地上的瞬间,我便察觉到了这一点。我为自己的怯懦而惴惴不安。终于在我和父亲爬上堆满行李的校车摇摇晃晃向学校挺进的时候,我积蓄了许久的耐性和热情如同被阳光直射下的积血融化为一个一个的水渍。在汹涌的人群中,我的惊慌弥漫全身,一阵前所未有的孤寂感潮水般涌来。就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耗子从人群里钻出来,坐在高高的行李
分类:闲话一二 | 评论:3 | 浏览:4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与恨的边缘

哪些众所周知的经典让你心烦,恨不得一把火烧了?6月22日《星期日泰晤士报》,开列了众位作家的“欲烧书目”。结果陀思妥耶夫斯基、狄更斯、弗吉尼亚·伍尔芙这些已经作古的知名作家不能幸免,在世的作家多丽丝·莱辛、萨尔曼·拉什迪等也进入这个“光荣榜”中。

这真是一个好玩的创意。其实每个人都免不了充当一下“叶公”。我浏览了我的内存,发现我彻头彻尾是个“叶婆”。作为一个念文学的人,我居然只看过《安娜·卡列尼娜》,除此之外,我不知道托尔斯泰几斤几两,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念大学的时候,倒是捧起《战争与和平》,想挑战一下自己,结果我忘了我看到了第十页还是第十一页,就假装有更紧迫的书需要我去读,赶紧还给图书馆了。那书绝对是我彼时想烧掉的书之一。他给我上了一课,写得够长也是一种大本事呢。

一直到几年前,我才第一次认认真真读了《安娜·卡列尼娜》,深深为列夫·托尔斯泰折服。“爱情真的就是火焰,既结束了罪恶也结束了美德。轰轰烈烈。化为灰烬。这是一种被激情俯视的爱情。在她或他的
分类:影话书事 | 评论:0 | 浏览:6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锣鼓巷



分类:闲话一二 | 评论:0 | 浏览:3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月影路,微茫夜

  燕白颔与平如衡两个小才俊,扮作贫士,改名赵纵、钱横,雇船从苏州、常州、镇江,一路而来。在路上,遇着名胜所在,就浏览题诗,发泄胸中风流才学。有一天,两人到了扬州地面,慕名游赏城西北的平山堂。这平山堂是宋朝欧阳修所建。两人见基址仍在,但屋宇颓败,惟有一带寒山高底遮映,几株残柳前后依依。二人临风凭吊,不胜盛衰今昔之感,叫家人沽了一壶村酒,坐着对饮。
  
  燕白颔因说道:“我想欧阳公为宋朝文人之巨擘,想其建堂于此,歌姬佐酒,当时何等风流,而今安在哉?惟此遗踪,尚留一片荒凉之色。可见功名富贵,转眼浮云,曾何益于吾身!”平如衡道:“富贵虽不耐久,而芳名自在天地。今日欧阳公虽往,而平山堂一段诗酒风流,俨然未散,吾兄试看此寒山衰柳,景色虽甚荒凉,然断续低回,何处不是永叔之文章,动人留恋感叹!”
  
  此段是明末清初小说《平山冷燕》里的一段。这书是开才子佳人小说风气的代表性作品,讲述平如衡、山黛、冷绛雪、燕白颔四个青年男女,才色相慕,终成佳偶的爱情故事;就是《红楼梦》里贾母看不上眼的那种“才子佳人”故事桥段,一件钟情,相思消瘦,终成眷属等等。不
分类:影话书事 | 评论:1 | 浏览:4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恭王府

 阳光下的地面
枯荷
鸭子们的后现代生活
小荷才露
分类:闲话一二 | 评论:0 | 浏览:3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北京一日

前几天陪一位老友游览奥运前的北京,上午雍和宫,下午恭王府。
 父与子
拜佛
通往此岸或者彼岸
角
分类:闲话一二 | 评论:0 | 浏览:6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店开张

2002年就在这里注册,只是一直以游客身份登览。如今原来的博客网站被和谐了,转到这里。

人生真是没法子,我的前半生,似乎就是一个动荡,连小小的博客似乎也是一个映证。希望这次能够长久。
分类:闲话一二 | 评论:0 | 浏览:3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7页/25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3 14 15 16 1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