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305474
  • 开博时间:2005-06-22
  • 博客排名:第5508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旧文一个===南京:半坡村,罗辑、罗隶、老高以及杜

南京:半坡村,罗辑、罗隶、老高以及杜尚




到达南京是九月十六日上午十时三十分。
到达青岛路三十二号半坡村是下午三时。在这里,最先遇到的是老高。但我开始时不知老高是老高。我推开半坡村的拉门,走进里面,就只看见过道上的那张桌子前坐着一个穿红色T恤衫的男人,他在那喝着茶。我上二楼时与他擦肩而过。到达二楼,迎面看到罗辑的丙稀画:世像之一、世像之二。在这之前,我以为半坡村能迎面第一眼看到的是与杜尚下棋这幅照片。但在我到达二楼时,仍没有看到与杜尚下棋这幅照片。直到我坐在二楼临窗的那张桌子前,仍然没有看到这幅照片。坐在桌子前,我想,这幅照片不是在半坡村么?那么我为什么看不到?在这之间,大约二十分钟的时间内,我从大门进入,穿过过道, 拐上二楼,在二楼的靠窗的桌子前坐下。这二十分钟之间,我看到的是:在过道的那张桌子前喝茶的穿红色T恤衫的男人(后来知道他是老高)、墙上的韩东的照片、楚尘的照片、罗辑罗隶的照片、多人合影的照片、《扎根》封面招贴画、罗辑的钢笔画、罗隶的油画、有些不认识的人的照片、有些小得看不清脸面的照片。但是,我没在这二十分钟内看到与杜尚下棋那幅照片。但是,我知道,半坡村里肯定有着与杜尚下棋这幅照片。这之间,我给罗辑打了一个电话,我说我是马叙,我在半坡村,独自一人在喝茶。罗辑说马上过来。这之间,女服务生送来了罗隶的手机号码。我打罗隶的手机,罗隶说正在开儿子的家长会。打过罗辑罗隶的电话之后,半坡村又恢复了安静。这之后,我开始等着罗辑的到来。在这等候的过程中,我再次看到了罗辑的钢笔画,手术刀系列中的几幅。在不断地看画的过程中,我想,认识罗辑罗隶九年来,我看了多少次他俩的绘画?一九九四年,一九九五年,那两年看得最多。每一次到广州路罗辑的家中,都要看一看罗辑的钢笔画、丙稀画,都要看一看罗隶的油画。现在在半坡村再次看到他俩的绘画。但是,这之间,我仍没有看到与杜尚下棋这幅照片。这二十分钟里我在想,与杜尚下棋这幅照片会在这个咖啡馆的什么样地方?楼上?楼下?门边?门后?角落里?暗室中?在这里,这些布置会与与杜尚下棋这幅照片有关么?我来这里,会与与杜尚下棋这幅照片有关么?我离开,会与与杜尚下棋这幅照片有关么?也许有关,也许无关。但无关是肯定的。三十分钟后,四时十分,我从一楼的洗手间出来准备返回到二楼时,我看到了与杜尚下棋这幅照片。它就挂在门的左边,也就是我从洗手间出来时看到的相对方向即门的右边。它挂在两墙壁的U字形底部,所以我进门时看不见,而我进门时是往右边走的,于是就更不可能看得见了。所以我经过过道时所看到是上述的那一些事物:在过道的那张桌子前喝茶的穿红色T恤衫的男人(后来知道他是老高)、韩东的照片、楚尘的照片、罗辑罗隶的照片、多人合影照片、《扎根》封面招贴画、罗辑的钢笔画、罗隶的油画、有些不认识的人的照片、有些小得看不清脸面的照片。但是,我现在看到了与杜尚下棋这幅照片。我先是看到这幅照片中的裸女,然后看到穿衣裳的杜尚。依次看到:裸女的乳房、臀部、托在桌上的手臂、打褶的腹部、有点后屈的双腿、臀部下的椅子;然后是:穿衣裳的杜尚和杜尚的衣裳、杜尚专注的脸部、神态。当我看到这里时,我已来到这幅照片前坐下。我让服务生把我在二楼的那份红茶移到一楼的这幅照片前。我的周边没有其它的人。我想,我就这么地在这么一个地方,这么地喝着茶,这时的我,是有些做作的。我这时的一切行为会与这些有关么?但是,我坐在这里,我看到这幅照片。二十分钟后,罗辑来了。罗辑背对着照片坐下。罗辑指着墙上的一幅小照片说,这是谁?我说不认识。罗辑说,这是黄梵。我说我不认识黄梵,也不认识韩东,我只认识楚尘。罗辑现在是比寸头还短的头发。九年来,罗辑从长发到短发,从《罗辑罗隶纸上特别展》到《看杜尚下棋》。罗辑接着向我介绍了老高。老高一直坐在过道的那张桌子前喝着茶。老高与罗隶是半坡村的老板。因此,老高一直坐在半坡村里,我想他一定会是一个最早坐在这里的人,也肯定会是一个坐到最后离开这里的人。我想,与老高相比,平时也许罗隶坐在这的时间会少一些。至少在我进半坡这么长时间里,老高一直那么地坐着。而罗隶由于事忙,一直还没出现。晚上七点,我、罗辑、老高,三人坐到了一起。坐的位置也从原来的与杜尚下棋移到了过道的那张老高的专用桌子上来。我也因此下对着拐向二楼楼梯的所依着的那堵墙壁。我看到另一幅被打了大方格子的与杜尚下棋的照片。这是一幅招贴画,下面有一行字:罗辑·罗隶观念艺术——看杜尚下棋。现在老高与罗辑都侧对着它,只有我正对着它。看到这照片时,我其实没什么感觉。但是因为我正对着它坐着,因此我不可能不看到它。也不可避免地看到它。在这么一个地方,一天里的若干小时中,我抬了几次头就几次地看到了它。尽管我不在乎它,不去看它,但是我在抬头的时候总是会看到它。这之间,有可能我看《扎根》的招贴画与看它的次数一样的多,但是,总是会先看到它。显然,楼梯处的这幅照片晃是布置给有意识地看与杜尚下棋的那些人看的,真正被看的应是门左边的那幅照片。我、罗辑、老高,三个人,坐在这最主要的事情是说话聊天。九点时,罗隶来了。这时的说话的话题已转到了电脑网络上来。罗隶插着桌子的一角坐进来。我因此把椅子挪开了一点,这样,我不再正对着这幅与杜尚下棋的招贴画。电脑与网络的话题使得四个人兴奋。也使得我在这一时间段里忽略了我所面对着的这幅照片,尽管我原就不怎么在乎这幅照片。这时,半坡村里的人在逐渐地增多。人们陆陆续续地来。陆续有人上二楼,陆续有人在与杜尚下棋那幅照片前坐下。咖啡馆渐渐地有了来自各个方向的声音。有了各种说话声。然后,这些人陆续喝完了咖啡,陆续地走走掉。最后剩下我、罗辑、罗隶、老高四个人。
夜十二时,我们四个人走掉的顺序如下:罗隶因事先离开。他离开时,问我明天是否还在南京,如果还在南京的话就再聚一下。他说完就离开了半坡村。接着是我离开。半小时后,我站起身离开。我说,我走了。我说了之后站起告别罗辑、老高之后离开了半坡村。而罗辑与老高的离开顺序,我估计肯定是这样的,他俩中肯定是罗辑先离开。罗辑站起说,老高我先走了,上网去。说完罗辑就离开了。最后是老高一人。老高会在桌子前再坐一会,再抽两根烟,然后站起身,离开。
第二天,我乘T52次列车离开南京去西安。
在T52次列车上,我躺在下铺,再次想起罗辑、罗隶、老高。想起半坡村咖啡馆。想起与杜尚下棋的照片:杜尚、裸女、棋,裸女的姿势,杜尚的姿势。很快地,卡塔卡塔卡塔的列车声让我进入了旅程中的睡眠。

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申请Blog

今天申请了天涯Blog,弄了一下自定义模板。
前天与一年多没音讯的老朋友在MSN上遇见,昨天又与一更是多年未联系了的朋友以同样的方式遇见。聊了一下,对网络仍有着强烈的虚无感。
大雨大雨,持续了差不多有十多天了。


  中午在茶馆三小时,与上次相隔了二十余天。在时空深处的感觉。对着内部昏暗的灯光,试着对曾经的事物进行否定,但这否定显然缺乏了力量。否定的力量应是来自内心,这说明自己的内心还不愿对曾经的事物进行彻底的否定。对南京的记忆是深刻的。西苑的来吧不存在了,付后街应还在吧。还有天水雅集还在吧,但天水雅集肯定已不是原来的天水雅集了。
  出来的时候,等了很长时间的出租车,雨水四溅。人遇见持续十余天的大雨就迷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5页/22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41 42 43 44 4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