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305674
  • 开博时间:2005-06-22
  • 博客排名:第5481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发一首以前的诗—— 《动车朗诵者》,纪念7.23灾难

  发一首以前的诗—— 《动车朗诵者》,纪念7.23灾难
  
  动车朗诵者
  
  
  
  朗诵者进入动车组车厢。
  在这之前,他很小资,时常忧郁与哀伤。
  生活一直是慢车,有时晚点像一个发馊的面包,而他则自带诗意。
  他多少次想象着
  更快的高速列车,闪亮的钢轨像铺了猪油,动车呼啸着向前。
  
  他收集了太多的汉语音节,在街道,在居室,在阴天的乌云下
  他的身上挂满了它们。
  但汉语更热爱其它:粗话,唠叨,油面筋和失败的日常。
  他气喘吁吁,追赶着更多未知的词汇。
  
  他看到一个人,张嘴——“啊”,张嘴——“啊”。
  那个人,半天只重复这么一个简单的词汇,那个人是个落后分子。
  再过六十秒,动车就要向前开了。
  他挤过走廊里放行李的旅客,他挤到的一个旅客大声责骂了他。
  他突然他张口结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浮世集(二十)

  107


大雨中,一个南方兄弟的眼珠更黑了。
他是雨水的兄弟,他的心里揣满了忧烦。
在这场雨之外还有许多场雨,他觉得雨太多了!
太多了——
春天是多余的,夏天是多余的,白云蓝天是多余的
疯长的青草、怒放的鲜花是多余的
——整个南方都是多余的!



108


是啊,你是我的兄弟。我知道你的性你的苦难与不合群。
有事没事我们总爱喝两盅。
酒比女人好么——
女人与你总是还有一尺距离,她多么实在又虚无。
夜越深,你越黑暗
夜越深,你越颓废
一曲俄罗斯民歌响起,遥远的性事从冰天雪地向你袭来。


109


这个面孔别提有多普通了,一面是时间一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浮世集(二十一)

  浮世集(二十一)


115

天还黑着的时候,他知道
他有太多的不如意,对身体,对欲望,对生活,对将来。
他也有太多的幻想,不醒,不起来,不走动。
但是,天在渐渐地亮了,天正越来越亮了
一束晨光从外面射入
渐亮的窗户提醒了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提醒了他。
是,此时,他再次提醒了自己,但他身边的女人还在沉沉睡着。

116

天亮了,早晨是拖拉机,它很费力,它拖来光芒、声响、不愿说的后半截话。
慵懒端早餐的女佣,她讨厌说话并生气地做活。
他仍然还没来得及起来
他听到了外面乌云与乌云的吵闹,仿佛已经来到了昏暗的傍晚!


117


听到有人说起死亡。听到有人把死亡运走的声音。
他就要听不下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土地•;劳动•;记忆

土地•劳动•记忆 马叙 一、拗水 起来吧,起来吧!起来起来起来!哥哥十四岁时作为一个爱睡的年轻的劳力就这样被母亲一遍一遍地狠狠地喊醒。母亲紧接着吐出一个更加坚硬的词:拗水去!哥哥睡眼惺忪地说:鸡还未啼头遍呢。母亲说:拗水去!!母亲再说了一遍:拗水去!!!未等母亲再说第四遍时,哥哥很快地起来了。哥哥在床沿坐了约一分钟,然后摸索着穿好布褂。 黑暗中的哥哥从屋角里提出拗桶,到屋檐下背起拗秤、拗杆,摇摇晃晃地走进黑夜中的田埂。哥哥的力量,仅仅背得动这些农具,夜色中的哥哥,一步一步走得有些慢。他要去两里外的那一亩三分稻田边拗水。小心水井!在田埂上走,往往要走过许多别家的水井边,黑夜中,怎么能不小心呢!小心水井啊!这种告诫只能在自己的心里。在黑夜的田埂上,除了自己嘱咐自己,再没有别人了。 在稻田边,把拗秤架在拗杆上,在一端的绳兜里压上石块。这时产生了“重量”这个词。把连着拗桶的拗杆往井底下压。旱季的水井水浅井深,长长的拗杆几乎全部压下才勉强够得到水。越往下压,越感觉到石块的重和沉。重,只有在满满的一桶水提起的时候才被水的本身的质量所抵消。 拗啊!拗啊!拗啊! 拗啊拗啊拗啊拗啊拗啊! 拗水啊! 拗水啊! 井壁中的石碇上站着十四岁的拗水的哥哥。一亩三分稻田,得拗2~3个小时。一桶水。一桶水。一桶水。“重量”这个词比开始时更重了。力气呢?力气都渐渐地散发到空气中夜色中去了。越到最后,拗得越慢。到最后,哥哥的身子几乎早顺着拗杆下到了深深的井底里。在这时,“重量”这个间是个什么样的词?绳兜里的石头,它到底有多沉?而时间的计量单位在早季里是日子、是凌晨。昨天。今天。明天。后天。大后天。大大后天……。每天都有凌晨,每个凌晨都得拗水! 拗上的水都是井里的活水。拗上一桶,往拗水蒲垫上一倒,哗——!拗上一桶,往拗水蒲垫上一倒,哗——!反复、单调的声音。哥哥积攒了一夜的力气,被这个“哗”的声音,一声一声地冲走。包括时间,被这个“哗”的声音,一声一声地冲走。 天亮的时候,母亲过来背拗秤。母亲说,饭熟了,吃早饭去吧! 母亲背走了拗秤。哥哥提着拗桶,一步一步地走回家。一顿早饭,将是一次实在的力量的补充。还有中饭、晚饭。 母亲背着拗秤的身影已远。 二、烧泥灰 烧泥灰,这在农村是一种很平常的农活。泥土,有,不用花钱。干草、青草,有,不用花钱。闲置的劳力,也有的是。吃了饭就有力量,能掘、能挑、能做事。 所以,烧泥灰。 与拗水相比,烧泥灰是散漫的、快乐的,也更有层次的。一亩田,往往要烧2~4堆泥灰。烧泥灰,这是生产队的行为。烧泥灰的日子,田上的人更像一些忙碌的蚂蚁。很多的人,男人、女人,老老少少。旱田里的土要掘成一块一块连着去年或上一季稻草的干土块。烧泥灰的劳作中,会有一些去年或更远的往事被提起,被说出。这些事是快乐的、诙谐的、滑稽的、幽默的。甚至还有一些低级、粗俗的关于男女之间的性的话题。但它们不是往事,而多带有经验的成份。性的话题,在此时,有着很强的扩展性,它是最适合在旱田上是特别是在烧泥灰的劳作中散布的话题之一。 烧泥灰的劳作也因此是缓慢的,不断扩展的,分层次积累的。堆好泥心,然后往上盖干柴和干革,然后再在柴草上面堆泥块,然后再在泥块上面铺柴草(可适当地夹进些青柴、青草,这些可以延长闷燃的时间以及加大烟量),然后再在柴草上面堆泥块……。如此往复,一堆泥灰往往做得一人多高,直径2~3米。一堆堆好,另一堆也堆好了,别的旱田里的泥堆也堆好了,遍野是一堆又一堆的堆好了待烧的泥堆。人们的快乐也被一层一层地堆砌。旱田的劳作,比水田的劳作少了许多牵挂、障碍。人们挑泥、掘泥、抱草、抱柴,来去自由。劳动对象的干爽,给人带来了较好的感觉。还有造型、堆高的快慰和快乐。你看,一大堆,一大堆的,怎么不快乐呢? 点火吗?点火吧。 点火吧。心急的人往往在刚堆完灰堆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提议了。点火吧,他说。于是就有许多小孩子高声嚷叫,点火吧!点火吧!点火吧!声音里带着极大的快乐和小小的暴力。点火吧!终于另外一个男人响应了刚才的提议和叫声。点火吧!终于,更多的人的叫声确定了点火时间的到来。 分发到火柴的人蹲下身子开始点火。 很快,浓烟弥漫开去,烟色先是乳白,然后黄白,然后夹着些黄黑。浓烟滚滚。人被浓烟笼罩、隔开。咳嗽声、粗话、谩骂、孩子的高叫、妇女的笑,交织在浓烟之中。整个田野都被浓烟覆盖了。 微风吹来,浓烟向着一个方向倾斜。 一堆泥灰,要冒2—3日的烟,长的要冒到第4天或第5天。 高高的灰堆慢慢地矮下去。而人们则早已恢复了平静。只站在自家门口空地上,远远地望着一堆堆冒着白烟的泥灰堆。烧泥灰时赚到的一两盒火柴还揣在自己的怀里。 只有孩子们,希望这烟永远冒下去。孩子们希望春天的田野上除了有鸟、有花之外,还有永远不断的白烟飘荡。 三、放牛 一个小队一头牛。一头牛一户一户地轮流放。每户放十天。农忙时节,上午、下午都要犁地或耕田,因此放牛必须在清晨、中午和傍晚。终于轮到我家放牛了。我说不放。我真的不肯放牛。我怕牛踢我,还怕牛乱跑,乱吃别人田地里的庄稼。我说不放。但是,母亲说,你不放牛,谁放牛?!母亲的话实在无法反驳。你不放牛,谁放牛?!因此,这十天的牛就得我放了。我得放十个清晨,十个中午,十个傍晚。 我带着一条棕绳,去牛栏牵牛。我认为牛是我的敌人,因为我不想放牛而还得放牛。我手拿长长的竹篱梢,我走在牛的身后,我多么想狠狠地抽它一顿。但是当竹篱梢落在它的屁股上时,却是很轻。虽然这样,但牛仍然是我的敌人。 我一边赶牛,一边让牛吃着路边的草。但没过多久,牛就吃了别人地里的小麦。我趁机狠狠地用竹梢抽它,牛痛得疾跑起来,我被它拉着跑了好长的路。牛不再和我亲近,我一走近它,它就跑。我反过来成了牛的敌人。我把牛拉到一株树下,然后把牛拴到树下。让牛自个儿去吃草。我在远处用小石子打牛。牛是我的敌人,我是牛的敌人。小石子在我手中是小小的,但在牛看来是巨大的。小石子,它来自人间孩子之手,仅仅因为不想放牛,而把它打到了牛的身上。我确实成了牛的敌人。我是它的来自人间的一个尖刻的敌人。 但牛仍是一个有关食粮的概念,我必须放牛,必须让牛吃饱去耕田。这头黑色的有点老相的黄牛,它是沉重的,它是集体的中心,它是农具、寄托、象征、力、希望、焦点。处在它周围的都是一些贫穷的人,他们都是爱它的、护它的。唯有我,一个贫穷人家的孩子,我尚不知道自己家的贫穷,我把生产队的耕牛看成了自己的敌人,我从四面八方用泥土和石子袭击它!我是不想放牛啊! 是的,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家的贫穷,因为我打心底里不想放牛,因此,耕牛总是被我拴在一棵又一棵树上,然后我一边看着它吃草,一边用泥土和石子袭击它。到了一天,生产队里的人说,牛怎么瘦了呢?母亲听到了这话,反驳说,牛怎么会瘦呢?但那人坚持说,你看,牛真的瘦了呀。终于,母亲找到我,说,你说,你怎么放的牛呀!我说,我不想放牛。母亲说,小短棺材!我们总是要放牛的呀!我说,我真的不想放牛。我说完,我又向牛射出去一颗石子。母亲伸手扇了我一巴掌,母亲说,你打牛,怪不得牛瘦了。 后来,我没有再用泥土和石子袭击耕牛,但耕牛仍然瘦下去。后几天,哥哥代替了我放牛。 第十天,牛要交给另外一户放,但牛大瘦,那一户不肯接。母亲拿出三个鸡蛋、打了两斤老酒,把鸡蛋打在老酒里,然后叫人拉起牛的笼头,用倾斜的竹筒,往牛嘴里喂鸡蛋酒。 我找站在旁边看,我为自己不会再放牛而暗自高兴。 现在想想,因为那时我小,那时我是确实不知道自己家的贫穷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60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共45页/22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