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风吟天涯名博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1986734
  • 开博时间:2005-06-21
  • 博客排名:第666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过门而不入

2017年还来不及总结,来不及回味,2018年就已悄悄过了24分之1。人穿越在世间,走过的每一步,曾经经历过人人事事,总是会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存在记忆库的某一角落。你可以只管盛开,不问西东。

 

网络世界也然,如果你,翻过旧时写的博客,那里清清楚楚记录了曾经岁月中的点点滴滴。又比如淘票票APP,也生成了我的“来自淘票票的光影情书”,告别我曾经看过什么电影,有多少是喜剧电影。又比如支付宝年度的大数据帐单,告诉我花了多少钱,也告诉我,我的2017年坐过50多次的火车。但是,其实远没大家想像中的那么忙,因为大多数次,只是到旁边的大都市上海半日游而已。

 

2018年的第一场雪,来得晚,但听说下一周要来了。赶在第一场雪来之前,“泡制”我的2018年第一篇博文。既然是泡制,难免就可能有腌咸菜的味道,就是又“烟”又“嫌”。

 

分类:且听风吟 | 评论:26 | 浏览: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明天我也18了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时间一秒还是一秒,不快不慢。过了今天,明天就是2018。尽管“年”和“岁”是双胞胎兄弟,我们可以到了18年,可是到不了18岁。

 

百度:《礼记·月令》孔颖达疏:“中数者,谓十二月中气一周,总三百六十五日四分之一,谓之一岁。朔数者,朔十二月之朔,一周,谓三百五十四日,谓之为年。原来岁和年这两个兄弟,和世上所有的双胞胎一样,也是有大有小的,岁略大,是年的哥哥。

 

分类:且听风吟 | 评论:17 | 浏览:1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今世情敌

我的今世情敌

 

我原来没有读过,师师在上篇博文评论中,说起的余光中散文《我的四个假想敌》。问过别人家的度娘,被可爱、风趣诙谐的别人家的余爸逗乐。他说出天下所有的有女儿的老爸们的心理,内心中独特、微妙的父爱。

 

其实,我的内心中也无数次想象过,女儿出嫁那一天,我的心理是什么样的感觉,也想像过在那一天,我会对她们说些什么?但是,想像不出在那一天,我们会不会像某些不争气的老爸一样,心酸着哭着鼻子,把她的手交给所有老爸心中那个坏男孩的手里。

分类:且听风吟 | 评论:21 | 浏览:1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别人老婆的三二事

别人老婆的三二事

 

每次,送孩子到校边,不管她带着有多少重的东西,她都希望我能陪到她的寝室。其实,我也愿意陪着她去,因为常常在这个时候,她会和我说一些她想起的事,学校里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情,她自己的、老师的、同学的、各种八卦的事等等。

 

在寝室里放好东西,然后,她挥挥手要回她的教室上晚自修,她还常常会嘱咐一句:你们俩人在家要好好的。我曾玩笑着回答过她,你是不是怕你爸在家,被你妈给消灭了,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好好保护好自己。她回答说,

分类:快乐美女 | 评论:26 | 浏览:1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放浪形骸

某日,孩子背诵兰亭集序。我说,我没有学过这篇文章,只是知道所谓的天下第一行书,略微知道几句。孩子一边说,同学们学习了文章后,都嘴上都喜欢说“放浪形骸”那个词,一边也顺带鄙视一下我,怎么没学过这篇文章。

 

到底是青年人,向往自由,内心不想被世俗的约束,可以内心呼唤“放浪形骸”。也许只有到了一定年纪的人,仰看了宇宙之大后,知道放浪形骸不易,不如引流觞曲水,一叙幽情。

 

有些“放浪形骸”,需要一些理由说服自己,让自己内心平衡,放浪形骸得理所当然。比如,上上周周六上午家长会,按照《中国好歌曲》中一首川语歌唱得,就是《老子明天不上班》,想咋懒我就咋懒。下午陪家人去看“故”人,家长会后就不回单位。

 

时间是老男人的膀胱,小女人的那个啥,挤挤当然有,比如说看一场电影的时间总归有。看一本

分类:且听风吟 | 评论:10 | 浏览: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弃夫,我曾经是伪文青

孤独是一个人狂欢,所以弃夫,有好多种心情可以修炼。家中的那位陪友人吃饭去了,本来还有一个伴的空巢老人我,成为弃夫了。昨天,我还在和她说,你在外面吃饭,要不我请J吃饭,几个朋友也聚一聚。但是,后来对吃伴选择比较挑剔的J,对我提起得,我原以为J估计比较乐意几个人,表示不感冒,于是散伙,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有时,我自己心中也暗暗感叹,随着时光的流逝和沉淀,真正能找到几个自己也非常愿意,一起吃个饭喝杯茶的人,其实也不太多。

 

弃夫,有弃夫的自由。没有了家中领导指导的我,像是老师不在时学生一样,猫到永康(地名),老鼠翻缸。只要自由没过了火,寂寞也是不一样的烟火。

 

12月14日,余先生走了,和平常时候这样的日子一样,是真文青们感时伤怀,也是伪文青们的饕餮盛宴。不管爱不爱看书,爱

分类:且听风吟 | 评论:31 | 浏览:1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到中年,就是一部西游记

人到中年,就是一部西游记。有大师兄悟空的压力,二哥八戒的身材,三师弟沙僧的发型,唐僧一样的絮絮叨叨,最主要的是,离西天越来越近了。我不是唐僧,我也没白马可骑,但我可以“谈生”,无聊时,就絮絮叨叨。

 

12月9日,入冬后,最低温度第一次到-1℃,我也差不多进入冬眠模式。到了晚上,就可以“理直气壮”地窝在床上,房里的、屋外的运动,都意兴阑珊了。像是到了年纪看到美女也不太激动一样,自从脉博每分钟恢复到60左右后,生活不咸不淡水波不兴了。其实,从来到天涯的时间中,也可以看出来,大叔不亢奋,已经是很久的事了。

 

孩子住校后,我不再需要接送孩子,慢慢地适应一种新的状态。岁月悠长深邃,我们都好好走路,像是到了那个点,自然会有人喊,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如果相看无趣,就可以暖和时,偶尔到公园里,暴走一番。天冷时,你看你的剧,我追我的喜好,偶尔去看看电影,提前进入空巢模式。

分类:且听风吟 | 评论:40 | 浏览:4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一种糊涂,叫傻

玩《饭局狼人杀》的朋友,喜欢一个词,叫“滑水”。滑水,不露痕迹,又若有其事。我曾形容过某些人的文章,如嫩枝滑水,行文自然,细润舒畅,看似波澜不惊,水波不兴,实是意味深长。而不是像风某人的文章,如老牛犁地,硬拉撕扯,坑坑洼洼,看似犁波翻倾,实是言之无物。

 

记忆,随时时光流逝,渐渐地变得残缺不整。我只记得,那些年,考过的试中,好像只有英语才有所谓的阅读理解。对于语文课的考试中,有没有阅读理解题目,已完全没有印象可言。

 

对我来说,如果说英语考试是填坑刨坑式的挖地雷,那么阅读理解就像是在花生地老牛犁地。不规则、间断着犁,能翻多少是多少,寻找有价值的花生果。可不可以这样说,把这做阅读理解题目的方式,我称为阅读犁解。

 

看过施先生的一篇文章,大意是说,人挂掉后,被挂起来,大致是三

分类:乌龙故事 | 评论:24 | 浏览:1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病,说病;无病,呻吟

有病,说病;无病,呻吟

 

(一)

 

有病,说病,无病,呻吟。这好像也是写博客的经常性的风格,且有着长盛不衰、发扬光大的势头。

 

问某小孩,没病说自己有病,和有病说自

分类:且听风吟 | 评论:30 | 浏览:1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恢复出厂设置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人生如果能有一个“键”--恢复出厂设置键,和手机一样,如牛负重,行深泥中时,就按一下那个键。

 

我们知道智能手机,刚买到的时候,硬件新,系统垃圾少,响应快,用起来速度快。后来,我们逐渐地装上自己喜欢的APP,于是空闲的内存越来越少,加上硬件的老化,手机的反应就越来越慢了。于是,就有人建议,如果我们恢复出厂设置,尽管不能和刚买到手机一样高速快,但是速度多少会恢复不少。

 

其实,有时从某一角度去看,人和手机是一样一样的。年轻的时候,孔武有力,身手矫健。后来,因为要满足自己的欲望,逐渐地装上金钱、地位、名誉等等各种不同的APP。直到有一天,自己终于感到背不动了,开始心憔力瘁了。于是,就有人想着,是不是能够恢复出厂设置,抛掉一些负重的空油箱,重新轻松上路。

 

分类:梦言乱语 | 评论:18 | 浏览:1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装装B,你都选C

我是个男人,装多了,也无法从A变成B,没事也只能装装B。你都选C,不是说你有多么得喜欢C杯,而是说,你多不喜欢,那就选C吧。

(一)

 

两天里,网络里流行,滑腻中年人的对号入座。男人对号自己,是不是油腻男,美女们对号自己,是不是肥大庸俗女。只要是你对过号,估计能说明,你就是中年人或者快是中年人。小孩子们,才不屑于去对这样的号,那是你们中年人才乐于干的事。

 

不知道是为什么?我看过后,最先从我的脑海里,跳出的一个中年油腻男影子,居然是一位采访美女时,说起性的名人。我就不说他是谁了,因为我怕被粉丝们的吐沫淹没。罪过罪过,一时的心猿意马,亵渎亵渎!

 

我自己也对号入座过,好在我的外表长得不太肥大,会蒙蔽朋友们的眼睛。其实我的心中

分类:且听风吟 | 评论:30 | 浏览:1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逆流

那个路口,南北方向,来去的路,机动道两条。中间还隔着一条,30公分左右高,水泥彻成的隔离带,两边还各有一条非机动车道。

 

上下班高峰时段,拥挤,经过路口,需要几个红灯是常事。昨天,我车停在路口,等着红灯变绿。突然发现,前面过来方向的车道边,一位二十多岁的青年人,倒推着自行车。汽车不断地驶过,加上空间性局促狭小,看上去他的动作特别笨拙。

 

显然,他是发现自己骑在机动道上,继续往前,要走很长的一段这样的路,所以想退后十米多,回到路口原来的自行车道上。看着他的笨拙的动作,我心想,他怎么不掉转一下车头,推着车走,总比这样向后推车要方便很多。他正用前面的双手,捏着手把,眼睛往后斜看着,顾忌着后面驶过的车辆。

 

其实,人就经常这样,生活在类似般的窘境之中。有时候,我们确实可以掉转了一

分类:且听风吟 | 评论:31 | 浏览:1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陌上花开

陌上花开

 

连续上班,时间不算太长,今天才第12天而已。明天继续,下周再继续,忆往昔“狰狞”岁月的连续70多天革命工作,相比不算太长,更像是自己的忆苦思甜。

 

也许是因为秋天了,合于时节,该燥了。真得有些燥了,不想说是莫名地就燥了,如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一样。有些事只不过是,道不同,而不得不相谋而已,憋屈而已

分类:且听风吟 | 评论:13 | 浏览:1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梦醒背古文

一年一度的大修和国庆安排在一起,对于喜欢旅游的人来说,可真是让人讨厌的事情。这里说的“讨厌”,可不是小情人们的第二重意思,“讨人喜欢,百看不厌”。和可遇不可求的爱情一样,人生中,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狠下心出走,来一次想走就走的旅行。

 

回一次老家,呆了二三来天,陪妈过了一个中秋节。看了两场电影,没品出个五味杂陈。我的思想从来没深刻过,再说也过了那个“装”的年纪,不三不四,一直二着呢,看的电影就选了,两部轻松笑一笑的电影,《羞羞的铁拳》和《缝纫机乐队》。这就是我的长假,非正常的经常性的生活。

 

10月,过了也快半个月,还没写过博客。有人说,2018年快要来了。还有人说,春节也只有100多天了。  我这样说,怎么都看上去像是,“吃了冰棒,拉得也是冰棒——没化(话)”,找话的架式。

 

分类:梦言乱语 | 评论:19 | 浏览:1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身未动,心亦难远

秋雨,疏滴一梧桐。落叶,稀落三五片。

 

早晨,一个人,有一种不习惯的闲适,身不想动,心也慵懒。

 

听着靡靡之音,翻看着朋友圈。一年一度的大修,有不少朋友,奔向理想的远方找诗去了。而我有湿无诗,仿佛被这场秋雨,湿了裤脚,沉了脚步,不想出发了。

 

人生有三重境界,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前几年还有机会,避开国庆出游,今年没时间了。国庆出游,像我这样的普通人,也能达到人生的第二重境界,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到的是人山人海。

 

其实,只是我

分类:且听风吟 | 评论:14 | 浏览:1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4页/140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qqwweeasd

2018-01-22

清风v杨柳

2018-01-20

感觉乱了

2018-01-20

清清淡淡ABC

2018-01-20

崛的后后v

2018-01-20

文锦书屋

2018-01-20

hl20180106

2018-01-19

海箫圻

2018-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