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4
  • 总访问量:1586485
  • 开博时间:2008-07-16
  • 博客排名:第900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门铃
博文

乡 井

乡   井

 

乡党、乡情,乡土,乡亲,乡曲,离不开乡井。“白发还乡井,微观有子孙”。( 唐 崔峒)乡井指乡里乡亲,同乡的人。这里有父母的骨血,自己生命的根脉所在。

市井文化,具有生活化、自然化、无序化属性的自然文化。在元氏这块古老的土地上,分布着商周时期的槐河老井,秦汉时期的古城老井,隋唐时期的城街双井,还有近代大口井、小口井,古老文明,一脉相承。南水北调的水,一渠调剂南北,改善了北方城市乡村的贫水状况。

 

分类:社会 | 评论:1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麦稍打垛

麦稍打垛

 

 

布谷声声,“麦稍打垛”的鸣叫声,田野飞过,麦稍金黄,麦穂炸芒,芒种前后,就是冀中人家的麦收时节。麦收是农村的盛大节日,抢收抢种,一朝收割不让晌,这是老祖宗的明训。《诗经·鄘风·载驰》:“我行其野,芃芃(读音péng,植物茂盛、健壮意)其麦。”我行走在田野上,麦田茂盛,绿野如毯。习习谷风,维风与雨,转眼到了收获的季节。

早晨,鸡叫三遍,队上的钟声敲响。“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男女披衣下炕,米罐里摸两个鸡蛋,碰口喝了。或者吊篮里取一个馍馍,边走边吃。桌子上前晚准备的凉白开,一饮而尽。街口的大槐树下,已经占满了人。今天北坡拔麦子,跟以往一样,每

分类:社会 | 评论:1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少小离家老大回

少小离家老大回

 

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母亲在世时是不愿提及的伤心事,亲生骨肉襁褓中送与陌生人。好在20年后离子来归,母子相拥,喜极而泣。此中缘由,且听我慢慢道来。为了叙述明白,分三个章节,交代清楚。一,丝弦艺人赵州红,因为是二哥的继父,需要简单介绍。二,送人的二哥。三,嫂子的勤谨持家。

一,     丝弦艺人赵州红

 

何风样(1896-1967),男,丝弦演员,乳名狗旦,河北省赵县人。幼年拜丝弦花脸演员何老鹏为师,工小生、穷生,后改文武老生,晚年兼演花脸。主要剧目有小生戏《扯伞》、《封相》,老生戏《下河东》,《出庆阳》、《樊城关》

分类:社会 | 评论:2 | 浏览: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元氏县城老字号

元氏县城老字号

 

元氏县是千年古县。县城迁址槐阳后,工商贸易非常发达。仅从一块2010年出土的一块残碑上,可以看到许多商家买卖老字号的影子,有旅店、当铺、布店、茶店、染坊、鞋店、药店春和堂等,并且按南街、南关、东街等排列。

此碑所在位置,东街北巷中段。上部有一篆字,难以辨认,下部是:

施钱姓名开列于左,

(前任)元氏县正堂福  兴  

分类:社会 | 评论:3 | 浏览:2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奚啸伯元氏唱戏

 

奚啸伯元氏唱戏

奚啸伯为我国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京剧“四大须生”之一,他的艺术生涯,深受观众喜爱。1940年到上海演出,报纸称“奚啸伯吐字是遒而不浊,行腔是新而不俗,戏路是大而不伏,作风是劲而不火,集诸子百家大成,而树一帜”。

解放后,奚啸伯曾担任北京京剧四团团长、石家庄京剧团副团长等职,同时还热心于现代戏的实践和创作。1957年,奚啸伯来到石家庄地区京剧团(即现今石家庄市京剧团),担任常务副团长,从此和这片土地结下不解之缘。

分类:社会 | 评论: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神树故事

神树故事

南顿张助,于田中种禾,见李核,欲持去,顾见空桑,中有土,因植种,以余浆溉灌,后人见桑中反复生李,转相告语。

有病目痛者,息阴下,言:李君令我目愈,谢一豚。目痛小疾,亦行自愈。众犬吠声,盲者得视。远近翕然,其下车骑常千百,酒肉滂沱。

分类:社会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道陵七试

张道陵七试

 

第一试,到门不为通,使人辱骂,四十余日,露宿不去,乃纳之。

第二试,于草中守黍驱兽,暮遣美女非常,托言远行,过寄宿,与其接床。明日又称脚痛不去,遂留数日。亦复调戏,而终不失正。

第三试,行道,忽见遗金三十瓶,乃走过不取。

第四试,令入山采薪,三虎交前,咬其衣服,唯不伤身。其不恐,颜色不变,谓虎曰:我道士耳,少年不为非,故不远千里,来事神师,求长生之道,汝何以尔也?岂非山鬼使汝来试我乎?须臾,虎乃起去。

第五试,于市买十余匹绢,付直讫,而绢主诬之,云未得。其乃脱己衣,买绢而偿之,殊无吝色。

第六试,守田谷,有一人往叩头乞食。衣裳破弊,面目尘垢,身体疮脓,臭秽可憎,其怆然,为之动容,解衣衣之,以私粮设食,又以私米遗之。

第七试,将诸弟子,登云台绝岩之上,下有桃树,如人臂,傍生石壁,下临不测之渊,桃大有实。谓弟子曰:有人能得此桃实,当告以道要。于时伏而窥之者三百之人,股战流汗,无

分类:社会 | 评论:2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刘安与八公

刘安与八公

 

一公能坐致风雨,立起云雾,画地为江河,撮土为山岳;

一公能崩高山,塞深泉,收束虎豹,召致蛟龙,使役鬼神;

一公能分形易貌,坐存立亡,隐蔽六军,白日为暝;

一公能乘云步虚,越海淩波,出入无间,呼吸千里;

一公能入火不灼,入水不濡,刃射不中,冬冻不寒,夏曝不汗;

一公能前变万化,恣意所为,禽兽草木,万物立成,移山驻流,行宫易室;

一公能煎泥成金,凝铅为银,水炼八石,沸腾流珠,乘云驾龙,浮于太清之上。

 

分类:社会 | 评论:3 | 浏览: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陨铁石

陨铁石

2017年初春,野游,在元氏县城西高铁和槐河河道交叉处,捡得一块石头。此石颜色深黑,比重较大,外表形状不规则。其一面似乎是高温热体降落撞击地球柔软地面时形成的类似椭圆体形状。2017年4月25日,和友人王仁君(周天易)在元氏县墨缘斋谷立朝处,高磁测得此石含磁铁。

如需确认,尚需进一步检测。

陨铁石陨铁石

分类:社会 | 评论:5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城故事

老城故事

 

一,祭孔大典

祭孔,自唐宋元明清以来,祭孔大典有固定的程式。旧县长,父母官,一出县衙,过钟鼓楼,左拐往东,再右拐过文明街(水塔街,或称无门街),正南道顶头,东拐,过牌坊。孔庙门前路上有东西牌坊,分别为腾蛟起凤牌坊。到孔庙走南中门(东西有小门),孔庙建筑红墙琉璃绿瓦,红顶出水,东边有文章阁,高许三丈,宽有丈五,庵顶,六角,亚葫芦状,全高许有六丈。台阶石砌,一阶30公分,15级台阶。一层阁内有左右滑梯二个。院内有荷花池和石桥,和大观园的桥一样,东边有走廊。入里有三进门,大门红漆,黄钉,木板厚重仿故宫大红门。孔子殿在内,日伪时期,大殿年久失修,已经颓坏。

 

一班官员,穿戴一新,昂扬精神,衙役护卫,鸣锣开道,从县衙一路走来,围观群众很多。孔子为圣人,儒家典范,所以,祭孔时,官员并不张扬和扰民,本着庄严和隆重的精神,早年行跪拜礼,后来是鞠躬礼,以此教化大众。行走路线和祭孔仪式按固定程式进行。

分类:社会 | 评论:3 | 浏览:1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军行

从军行

 

丈夫立志出乡关,

投笔从戎赴关山。

电波密码牢牢记,

军机大事非等闲。

 

戎马倥偬暂息肩,

老父病床殷勤看。

卢沟事变鼙鼓急,

“自古忠孝难两全”。

 

堂堂甲兵锣鼓喧,

黑云压城风云暗。

京西炮火连天响,

千年古城起狼烟。

 

半壁河山已倒悬,

砥柱中流战犹酣。

一寸山河一寸血,

厉马秣兵浴血战。

 

十年从军凯歌还,

将军卸甲复归田。

某官诬他不抗战,

红脸汉子扯急脸。

 

上书蒋公留底案,

抗日十策美名传

分类:社会 | 评论:1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习字

                            习字

 

习字

 

分类:社会 | 评论:2 | 浏览: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公子元和元氏县的来历

公子元和元氏县的来历

 

 

春秋战国时代,有几个公子元,卫国,齐国,楚国和赵国,魏国,都有公子元,还有大臣元某人。元氏县的来历据说和公子元有关。本文试做一下探讨。

元氏县:《史记.赵世家》赵孝成王十一年,“城元氏,县上原”。 即公元前255年,

元氏城于地势高平的地方上原。钱穆《史记地名考》注元氏:“今元氏县西北。”

上原“今元氏县西,因地势高平名。”

在此之前是封龙邑,《史记.赵世家》:赵武灵王二十年,攻中山,王军取鄗、石邑、封龙、东垣。中山献四邑和。四邑中其一有封龙邑。《括地志》云:“封龙山一名飞龙山。邑

分类:社会 | 评论:1 | 浏览:2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槐河岸吊古

槐河岸吊古


     某日,徒步槐河,在静寂的河床,看到圆圆滚滚的石头,思接千古,发寻古之幽思。
      山不在高,有仙洞宾,水不在深,有龙潴龙,山灵水秀。岩岩神山,名列有六:三公、封龙、白石、灵山、万花、无极。迢迢河水,南北有三:槐河、潴龙、北沙河。
       这一块,是三公山的石头。三公山,元氏名山之首。《史记.殷本纪》:“古禹、皋陶久劳于外,其有功乎民,民乃有安。后稷降播,农殖百穣。三公咸有功于民,故后有立。”大禹、皋陶、后稷三人,有功于民,恭称三公。先帝封命大禹、皋陶、后稷位列三公。----这是“三公”这一名称的最早来历。元氏的这三座山三公山,就象三皇五帝时期三位大臣一样,兴云布雨,泽沛天下,庇

分类:社会 | 评论:1 | 浏览: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武吉打柴

武吉打柴

 

武吉,周时元氏无极山下岳庄村民。他心底良善,家境一贫如洗,樵柴为生。

 

某日,打柴而归,路乏,渴甚。就汦水饮水。遇白发翁垂钓于岸,言可卜,预知吉凶。武吉问:“老丈,我今卖柴如何?”老翁说“汝色赤,面和,气正,不用讨价,挣得平日两担银。”武吉暗笑,那里肯信。饮罢,担柴上集。灵山脚下,东西城角,是当年的山口大镇,贸易繁华。武吉放稳柴担,几个人争相要买。一官者模样的人对他说:我家包圆了,请把柴担挑上跟我走,给你脚价。那个官家正在办喜事,急需柴禾。不容讨价,那人拿出银两说道:辛苦了,这点纹银请收下。武吉走到转角处,点数银两,果是往日两担柴钱。买上两条鱼,高兴而归。

分类:社会 | 评论:2 | 浏览: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9页/72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dengbinhom..

2018-09-24

际名水

2018-09-23

mejojo01

2018-09-23

九州神国阜

2018-09-22

秀小妹

2018-09-22

binwang510

2018-09-22

u_10212459..

2018-09-21

按争斯

2018-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