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剑小筑

书与剑的结合、文与武的兼修大概是许多读书人的愿望。这里记录的是一个读书人的渴望与追求。俺的联系方式:hjf1121@126.com,QQ:13534105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4
  • 总访问量:815235
  • 开博时间:2004-02-22
  • 博客排名:第1674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枫树:但看丹红处,滴滴皆是蚩尤血

 

立秋,广州暑气依然重。坐在的士里,空调冷气阵阵袭来,送来一片清凉。司机正开着电台,电波中,主持人温声在提示:今天是立秋,下面播放一首与秋有关的老歌……于是歌声响起,“在这个陪着枫叶飘零的晚秋,才知道你不是我一生的所有……”竟然是毛宁的一首老歌《晚秋》。熟悉的旋律,将思绪拉到很多年前。秋心成愁,秋天里总是弥漫着淡淡的愁意,惹起阵阵诗思。从立秋到晚秋,还需要一个时间段,歌声中,枫树这种带着季节色彩的诗意树木就这样浮现在心头。

 

在没有见到枫树之前,我就已经深深地喜欢上这种树木。这个莫名的情结来自于对这种树木诗意的臆想。早在小学的时候读到张继的诗歌“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我就深深地被这种古典诗意的意境所迷,时隔千年,读着诗,仿佛看到江枫渔火,听到禅院钟声。《枫桥夜泊》这首诗的意境后来被现代音乐人陈小奇改编成流行歌曲:“……月落乌啼总是千年的风霜,涛声依旧不见当初的夜晚,今天的你我,怎样重复昨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感时花溅泪

仲夏的清早,我提着装满清水的花洒来到阳台。阳台之上,姹紫嫣红,是我平时闲来所种的花花草草,虽非名贵,但是每逢花开季节一样让人赏心悦目。盛夏阳光强烈,必须准时浇水,否则到了中午这些花草便会被晒得萎靡不振。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我一直相信,草木也是有情的,你对它好,它把一世芳华都给了你,你对它不好,它就独自荒芜,独自凋零。

 

你看,九里香开花了,一簇簇,散发着清香,真的让人欢喜,午时花也正含着红蕾,午后估计也将盛开。这些花草都很普通,有个特点是比较耐旱,有时候出门几天忘记伺候也没有关系。我手提着花洒,一边看着花开,一边闻着花香,手中的花洒不停移动,清水纷纷,喷洒在花草之上,这一种给予的方式,让我内心感觉欢喜。

 

我喜欢为花草浇水,除了淋洒过程心情放松,充满喜悦与欣喜之外,每次为花草浇水,我还会想起观世音菩萨挥洒杨柳甘露遍洒大千世界得慈悲形象。此刻我为花木浇水,花草茂盛成长,而同样,我们能够在这个世界健康生存,一定是冥冥之中造物主为我们施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石桥弯弯

  

石桥弯弯

 

文/黄剑丰

石桥弯弯

 

梅林镇是僻居普宁市的一个山区镇,永兰村则深藏于梅林镇群山之中。周末的一个上午,我从广州回到普宁,梅林镇的文友文兄专门开车到市区,带我来到永兰村。三十多年前,文兄出生在这里,他从这里一步步走向梅林镇,再从梅林镇走到普宁市,然后来到外面的世界打拼。

 

一路上,但见山路盘旋崎岖,曲曲折折,如今已经很难想象住在山区里的人们以前是经过怎样的艰辛跋涉才来到外面。客家人住居大山,大多是为了避乱世,但是乱世过后,当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做戏状元才

做戏状元才

 

文/黄剑丰

 

做戏状元才

潮剧有一句谚语,叫做:“做戏状元才”,用来形容潮剧舞台上演员的多才多艺。确实,人生百态,唱尽世情的悲欢离合,上到帝王将相,下到乞丐平民,演员无不信手拈来,在舞台上无不演绎得惟妙惟肖。甚至还有戏谚说:“三年能出一状元,十年难出一小生”,认为舞台上的好小生甚至比状元还难以培养。

 

在农村,戏曲演员似乎被赋予了一层神奇的力量,但凡入祠祭祖拜神赶鬼,均要聘请戏班做戏,一方面是为了喜庆助兴,另外一方面是民间一直觉得通过演戏,可以达到与神明之间的沟通。特别是在净土的时候,更是充分地突出了这一点,借助戏剧人物,加上充满煞气的乐器,驱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曲尺楼前无限情——《曲尺流韵》后记

 

文/黄剑丰

曲尺楼前无限情——《曲尺流韵》后记

 

  《曲尺流韵》是普宁二中学生作品集,母校领导嘱我写点文字作为后记。我收到《曲尺流韵》书稿,倍感亲切,不用看内文,单是书名,即刻就会想起了母校的曲尺楼,于是宛若时光倒流,昔日再来,十几年前在二中求读的一连串记忆如电光火石般一一重现眼前。

  

  每一所校园都有一处标志性的景观或者建筑,如果说北京大学有未名湖与博雅塔,那么普宁二中无疑则首推曲尺楼。曲尺楼是一座融合中西建筑风格的古典楼房,黄墙黑瓦,中式屋顶,西式水泥柱,因呈折尺形故名。这座蕴含深厚人文历史底蕴的古典教学楼,走出了一批又一批的二中优秀学子,为国家培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号头声响杀气盛

号头声响杀气盛

文/黄剑丰

 

号头声响杀气盛

 

潮剧与京剧是我国出过演出比较多的剧种,相对于外国人来说,京剧与潮剧是没有国剧与地方剧的区分,都是来自中国的戏曲艺术。而在潮剧与京剧的出国演出过程中,京剧删减了唱腔,充分发挥武斗的特长,增加了翻筋斗或者是对枪之类的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扫地,月点灯

风扫地,月点灯

文/黄剑丰

风扫地,月点灯

(澄海潮剧团蔡植群在《彩楼记》中的扮相)

 

潮剧《彩楼记》唱词典雅,旋律动听,是我最喜欢看的一出戏。这出戏讲述的是宋代穷书生吕蒙正栖身破窑,相府千金小姐刘翠屏不嫌弃其出身,看中吕蒙正才高八斗,认为吕蒙正日后定能成器,遂不顾世俗眼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刘明珠》中的蝴蝶

文/黄剑丰

《刘明珠》中的蝴蝶

 

 经典潮剧电影《刘明珠》剧情紧凑,短短一个多钟之内,时间跨度从夏到秋,地域从南到北,浓缩了刘明珠从海滨潮州跋涉到京城为父鸣冤的曲折。其中,铺垫的手法经常用到,可以说前面用到的一些镜头,在后面都会有呼应,此呼彼应,非常巧妙,而且题材的选择充满了浓郁的潮汕地方特色,这里简单地提一下影片之中的一双蝴蝶。

 

戏一开场,刘家婢女碧玉摆好香案,朝内呼叫:“小姐,香案已经摆好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经卷终究难将春心压

文/黄剑丰

经卷终究难将春心压

 

(图片说明:昆曲《偷诗》剧照)

 

潮剧折子戏《偷诗》是一折文雅的生旦对手戏,扮演生旦的分别是陈学希与吴玲儿,都正值妙龄青春的年纪,男才女貌,因此看得赏心悦目。这折戏是文戏,移植改编自昆剧《玉簪记》中的一折,因此保留了诸多昆剧文雅的唱词。听这折戏,需要有休闲的心情,最好再来一泡工夫茶,虽然是男女之间的调情相悦,却是文雅得可以洗涤凡尘浮躁。惜乎如今很少有人会听这类文戏,剧团更是少有演出了。

 

乱世之中,青春少女陈妙嫦逃难入了道观当了道姑,某一日遇见青年公子潘必正,不由芳心大动。一个西风萧飒的午后,陈妙嫦神思困倦,伏案睡前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给星空——为黄剑丰诗集《星空下的呓语》再版插图

  

写给星空——为黄剑丰诗集《星空下的呓语》再版插图

 

文/陈永光

未命名.jpg

 

窃以为,星空本身就极富诗意,如果天上还有一轮明月、地上还有白衣飘飘的人儿在闲庭信步就更有感觉了。

 

星空,无限幽静、空灵。

 

星空一词,占尽唯美,远离一切尘世的喧嚣、纷争、苦难、忧伤……

 

在音乐世界里,不知道有多少作品是直指星空的。我相信这类型的作品大多数必然如歌似诉、淡然清雅、温婉柔美,让听者浮躁的心浮尘落定、物我皆忘。

 

我曾以“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走进寒风中

  

走进寒风中

By黄剑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是“清曲”,应为“法曲”——辨析田汉先生写给潮剧

  
  不是“清曲”,应为“法曲”
  ——辨析田汉先生写给潮剧的一首诗
  文/黄剑丰
  
  


  

近日,在第四届国际潮剧节期间,深圳有媒体采访潮剧名旦姚璇秋,在回顾建国后潮剧发展的历程时,特别提到了1957年广东潮剧团在北京演出时候,时任中国剧协主席田汉为潮剧赋诗的事,这首诗发表在1957年6月1日《人民日报》上面:

争说多情黄五娘,璇秋乌水各芬芳。湖边细柳迎玉佩,江上名桥走凤凰。法曲久曾传海国,潮音今已动宫墙。难忘花落波清夜,荡气回肠听扫窗。

诗中,“法曲久曾传海国”一句,媒体记者有点费解,在查询这首诗歌的相关资料的时候,发现不同的报刊书籍有两个版本,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回白衣飘飘的年代

  重回白衣飘飘的时代
  序赖俊文诗文集《幸福没有地址》
  
  文/黄剑丰
  
  



就是这么巧,翻阅文友赖俊文送来的书稿《幸福没有地址》时,正是深夜时分,电脑里正好播放高晓松作词的那首《白衣飘飘的年代》,就这样,在略带怀旧的歌声里,我的思绪随着赖俊文的文字,重回那白衣飘飘的青春年代。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的故乡——潮汕西部的小城普宁市,在经济大潮涌动之中凭着服装、烟草、药材三大行业迅速崛起,成为潮汕地区经济发展的一颗闪烁明珠。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普宁当地的文化发展也达到了一个高峰,记得当时这个小小的县级市拥有《普宁文艺》、《弄潮儿》、《普宁报》、《潮汕西部文学》、《普宁青少年报》、《红绿灯》、《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把童年在故乡埋葬

  







诗/黄剑丰


那个叫做湖内的地方
其实看不到碧波的荡漾
只有贫瘠的土地
种植着四季常绿的柑橘和菜园
在这里
我把自己的童年埋葬
然后,背着青春的行囊
义无反顾地走向遥远的他乡
远走
并非为了遗忘


在湘江边
我剥开一个橘子
想起了宫前柑园的果香
在山西的绵山
吊祭完介子推
我想起故家介公古庙飘渺的香烟
在西安的慈恩寺
听着经声的呢喃
想起湖山古寺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5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解救释迦牟尼(诗歌)

  解救释迦牟尼
  
  诗/黄剑丰
  
  


  傍晚的时分
  经过广州城的一座古寺
  听见钟鼓齐响经声呢喃
  惊破俗世的喧嚣
  唤起了我内心古典的安宁
  有心进去参拜佛祖
  门口有个人拦住了我
  “买票。”他冷冷地说
  没有票就进不去
  我说我不看演出所以不买票
  我是来礼佛的
  “礼佛也要买票”
  我说佛祖是你们家的吗
  他说不是
  不是为何要向你买票?
  他恨恨地盯着我仿佛看到天外的来客
  
  我想起月落乌啼的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1页/61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mukj049

2020-02-25

小奋青滤pe

2020-02-20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